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封印
    ,!

    光自然不会招手,那是因为光源太弱,以至于射出的光在穿过密度不同空气的过程之中出现了折射,因为空气在不停流动,所以各个位置的密度也在时刻变化,折射后反映出来的实象,位置也会随之变化。远远看去,就好像有人招手一样。

    孙长空吓了一跳,他以为那人一直待在那里,并且完全没有引起自己的注意。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对方可就真的太可怕了。

    “那……那是什么!”孙长空颤抖道。

    苏如云面色冰冷,不悦道:“小子,之前你不是都招了吗?有人让进来寻找封印。原罪者固然手段多端,但绝不可能与外界取得联系。所以,你的目的并不是他们,而是它,阵眼之下镇压的魔物。”

    说实话,孙长空也不知道封印之中到底有什么东西。他只是按照纳百川的提示,进到了这里。充其量,他只是一个打工仔,连长工都算不上。这样的他,怎么可能知晓其中的隐情。

    可苏如云并不知道这些,她只认为孙长空在装聋作哑,以求蒙过自己。想到这,他再次扬起了右掌。这回,他手上所聚的力量比之之前击中孙的要强上整整九倍。十倍的掌力之下,别说是人,就算是山也要塌了。

    看到这个阵势,孙长空哪里还能淡定,于是连忙求情,将自己进界之前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尤其是说到自己见到天魔兽甲那段,他极力把它描绘神乎其神,希望对方能够原谅自己的一时鬼迷心窍。

    “你真没拿宝甲?”苏如云冷冷道。

    “没有,真没有。要是拿了,我怎么还会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孙长空看了一眼苏如云,发现对方的脸色变得愈发难看了。意识到口误的他,赶紧挤出一丝谄笑,以求上人的谅解。

    “听你说所,那个叫纳百川的应该就是魔界后人了。”

    “魔界?魔界不是已经被隔离出去了吗?怎么还会有魔人存于人世?”

    “说你笨真不冤枉。谁说人魔两界的通道切断之后,人间就没有余党?虽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千年,可只要他们耐得住性子,小心地繁衍发展,不是没有魔人后裔的可能。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人间的魔族势力是不是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了呢?”

    孙长空想了想,然后欲言有止。苏如云看出他有心事,于是让他说出来。这时,他才张口道:“之前我到过他的府上,也见过他的门人。可除了一此下人之外,他的身旁就再也没有同伴了。甚至,有时我会在他身上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寂寞。这股寂寞并不是单纯地想找个人说话,而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广义孤独。有时我会想,有一天他是不是会想不开引刀自戕啊!”

    苏如云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

    “也许,他根本没有同伴。就是因为没有同伴,所以他才急于要重建人魔两界的通道,让自己能与族人们再次团聚。”

    听了孙长长空的推断,苏如云不禁讶然。因为这个思路很通畅,完全都在情理之中。可为什么她没有想到呢?看着眼前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青年,她不得不再次打消之前对他的不好看法。

    这娃娃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啊!

    孙长空抓耳挠腮,好像有话要问。但显然,这不是一个好问题,所以迟迟没能张口。

    “看在你有点本事的份儿上,有什么事就说吧!”

    “我想问那阵眼之中,到底有什么东西啊!”

    “你真想知道?”苏如云看了一眼远处的幽光,若有所思道。

    孙长空点点头。

    “说出来会吓死你。”

    “从找进入到这里之后,我受的惊吓已经够多的了。我自认为,现在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真的让我害怕,即便是死亡。”

    苏如云看着对方坚定的眼神,知道这个小子没有再开玩笑。她特意换了口气,生怕自己的气息不够把话讲完。

    “那里关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你那位朋友至亲,魔界的王。”

    “你说的是魔王?”孙长空睁着牛眼道。

    “不不不,魔王只是小头目而已,我说的是整个魔界的王,被世人称作魔皇的至强之人。”

    “啊!”

    随着一声惊斥,孙长空直接瘫软在床上,一时竟忘了自己刚刚夸下的海口。

    “你不是说什么都吓不到你吗?”苏如云得意道。

    “可我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居然这么恐怖。魔皇,有多厉害?几个你这样的高人能打得过他?”

    修道习武之人,最忌讳的就是相互比较。而孙长空还特意用了“几个”这样量化的词汇,苏如云只觉得的自尊心刹那间受到致命的伤害,差点呕出肝血来。可一想到这个小子的德性,他也就不是那么难受了。

    和呆子对话就不能讲究那么多。

    “光是我这样的,多少个跟他对上,都是有死无生。”

    “那我派的方掌门呢?”孙长空满眼期待道。

    “哼,我出道的时候,他还是个黄毛小子呢!什么时候能轮得到他。不是我说,就算真的天下强者一起围攻魔皇,人家都不屑于杀他那种无名之辈。”

    孙长空有些尴尬,甚至有些窝火,要不是碍于对方的身份和修为,他早就上前讨教两招了。稍稍缓和了一下,他才继续道:“如果魔皇真像你所说的那般强大,那人间怎么没有灭亡,魔界又为何被强行驱逐?难道,他是死人不成?”

    苏如云直愣愣地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竟没说出一个字。

    “他真死了?”

    苏如云点点头。

    “那阵眼之中镇压的是什么?”

    苏如云从怀中掏出一块丝巾,然后在空中抖落了几下,这才道:“一缕残念。”

    孙长空活了这么大,只知道一缕丝线,一缕阳光,再玄一点的有一缕魂魄。可他从不知道念想这种东西居然还能被保留下来。带着疑问,他接着道:“那残念有什么用?能吃能喝,还是能大补?”

    苏如云已经习惯了孙长空的讲话方式,也不动怒,干笑了两声,才不情愿道:“这玩意不能让人立即力量大增,却能令人脱胎换骨,前途无量。”

    孙长空终于明白了纳百川的用意,怪不得这家伙费尽心机也要自己进界破除封印。原来,那残念居然还有如此神效,比之仙丹灵药不知要好多少倍呢!想到这里,孙长空又不禁问单簧道:“那这东西对一般人也管用?”

    苏如云摇摇头:“这个就无从查证了。毕竟,这玩意只有这么一处,没人把他用在凡人的身上。只是人间流传着‘残念不灭,总有一天魔皇会再临人间’的话法。我想那位高人就是怕这种事情发生才会设阵将其镇压吧!”

    “那照你这么说,法阵的真正意图只是封印魔皇残念。那七个原罪者又算什么?”

    “呵呵,算是封印的道具吧!”苏如云笑道。

    “那他们活得也太憋屈了吧!”孙长空不禁替原罪者们叫冤道。

    “不用你假惺惺地可怜,”我们自有出界的办法!”

    就在孙长空与苏如云将心思都放在魔王残念之上的时候,一道人影突然破墙而入,随之剑光明灭,杀气腾腾,几乎要将这里的水气全部蒸干。

    “终于来了。你们的动作还真是快呢!”

    顺地上的伤痕一直向前看去,只见无欲手握吞佛光剑,已第一个进入到无间道内。

    现在无欲已经面目全非,身上脱衣服已经被烧去一半,上身露出淡青色的皮肤,显得异常凶恶。

    无欲所选的路径有火毒埋伏,纵有一身力量也使用不出。凭借着自身强大的恢复能力才算勉强坚持过来,但心里的灼热感却怎么也平复不了。看着不远处的暗河,他有种见到亲人的感觉。如果不是孙长空和苏如云在场,他一定要脱光衣服跳到里面好好洗个凉水澡。

    “无欲,你怎么还是这般暴躁。要不是这样,当初我也不会想出分神之术,将你一斫三段。”

    看着苏如云一脸得意的神彩,再看看被气歪鼻子的无欲,孙长空这才想到,无争无欲无求三人是拜她所赐啊!怪不得无欲看苏如云的眼神不对,那是一种只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方能孕育而生的畸形情感。

    不过,无欲有些意外。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一个让他无时无刻不受断体之痛的仇人,居然是个女的。

    通过气息,他可以确定对方就是自己所要找的宗主本人。但他又一向不屑于向女人挥剑。这下,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怎么?来都来了,怎么不都动手,怕打不过我吗?”苏如云激将道。

    “哼,区区一介女流,也配和我为敌。你要还是那个宗主,我早就把你碎尸万段了。”

    “哦?没想到你还挺有原则。孙长空你上,我稍稍点拨你几下,足够打赢他的了。”

    孙长空目瞪口呆地看着苏如云,又看了看远处怒不可遏但仍在克制的无欲,心中不禁暗道:“完了,这下恐怕死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