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知面不知心
    ,!

    就在非凡身陷刀光剑影、难以自保之际,其它几人同样遇到了埋伏。有的是火攻,有的是水浸。一会天下掉下瓢泼大雨,一会阴云密布,闪电奔雷一同抵至。最可怜的可能要数小德子。

    他这一路上倒没遇上什么阻碍,但走了半个多时辰仍在距离起始位置不到百余丈的位置,再先往前一步都是奢望。现在的他就像进入了一条闭合的回路当中,只要跳不出这里就休想继续前进。

    无间道内,孙长空看着面前这个自称苏如云的女子,脑袋好似挨了一闷棍,竟是有些头晕目眩,不知该如何思考问题。

    “他说他是苏如云,可之前不是个男的吗?怎么一转眼的工夫就成了这副模样?而且……”

    孙长空心中一边盘算着,一边又忍不住打量了下对方的身材,嘴里吞了吞口水,继续暗自道:“长得如此年轻,看起来比我也大不了几岁。永驻青春?别开玩笑了,那种事情只有仙人才能做得出来。”

    苏如云看着对方忽明忽暗的脸色,尤其发现对方看自己的那种异样眼神,有种被人调戏的感觉。想自己曾经也是一派之长,受千万人供奉,怎么能让一个小辈这般亵渎,。想到这,他已箭步上前,一把揪起对方的耳朵,语气森然道:

    “你这小子好没教养,真不知方老混蛋是怎么教育你们的。”

    孙长空自知理亏也不敢求饶,可对方下手太狠,即便是兽人之躯的自己仍是挨不住。他只觉得自己的耳廓一下子拉长了几个倍,和那野兔都相差不远了。

    “哟?还挺硬气,看我不把你的耳朵割下来卤了吃!”

    “别别,苏掌门手下留情,晚辈一时失态,无意冒犯,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惹了我吧!”

    看着孙长空那副楚楚可怜的怂相,就算面如冷霜的苏如云也不禁破怒为笑,纤手随即从对方的耳朵上移了开来。

    “原来苏掌门是……”

    “是什么是,飘渺云巅的掌门不是女人,难道会你是你们这帮臭男人吗?”

    孙长空赶紧陪笑道:“是是,我们这些臭男人自是和那群仙女姐姐高攀不上的。可苏掌门你是怎么到这的呢?”

    听了对方的话,苏如云刚刚才舒缓一些的脸庞又一次绷紧起来。不过,她这次并不是嗔怒,而是满副忧伤的表情。

    “这个……真的是说来话长。”

    接着,她便向孙长空讲述起自己来此绝地的前因后果。

    原来,百年之前,就在苏如云名声最响的时候,作为女人当中的翘楚人凤,她已所向披靡,罕有敌手。就在那个时候,她发现一个古老的法阵。

    苏如云一眼便看出,这是一处镇压妖邪的驱魔大阵。阵中有一阵眼,以及七块附属的镇恶石。当时她心高气傲,突发奇想,要找开封印会会其中的魔物。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只是轻轻碰了一下中心的阵眼,竟无意间触动了其中的机关,开启了封禁模式,直接将他吸入其中,再也没能逃脱出去。于是之后的无妄修界便有了无间道,以及宗主的身份。

    听了对方的叙述之后,孙长空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随即说道:“我听说无间道自打上千前便已存在于这个世上,而您入界也不过百十余年。前后相差这么多年,难道原先也有一个无间道不成?”

    苏如云苦笑了下,然后伸手指指自己的脸:“这就是答案。”

    “什么意思?”

    “我虽不知道现在外面到底是什么时间,但我在这里确实已经活了上千年,甚至更久。无妄修罗界的时间流速,要远远快于人间。”

    孙长空彻底惊呆了,更应该说是听蒙了。一开始,他并没有听懂对方的意思。而当他看到对方那副细嫩的面颊,他才意识事情的关键所在。

    “怪不得你的容颜没有变老,原来这里的时间流速过快,而因为是界外人的缘故,所以你的时间变没有被影响。对于别人来讲过了千年,对于来讲却不过百年的时间而已。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创建法阵的人也太强悍了些吧!”

    苏如云附和着点了点头,然后道:“无妄修罗界本就是用来关押诸邪用的。只是在这之中,也有一部分无辜者。”

    “谁?”孙长空不禁问道。

    “那还用讲,就是那些被镇压的邪恶之人的后代啊!也就是你在界中所见的平民百姓。他们都是无数年前被封印至此的至邪至恶的后裔。”

    孙长空恍然大悟,怪不得无妄修罗界中的人大多长相丑陋,就算有那么几个能看顺眼的,那是人面兽性的伪善人。

    “可高峻山他们是怎么回事?这几人的力量明显高于常人,难道他们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吗?”

    苏如云轻抚巨幅镜面,只见上方竟是泛起几道幻象,孙长空心中一数,发现正好是七个。呈北斗七星之式。而在七星的北面不远处,一道幽光若隐若现,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先前我说过,那法阵之中有七块镇恶石,它们本是七个原罪者所化,为的就是以恶镇压,以毒攻毒。”

    “原罪者是什么人?我怎么没听过。”

    “原罪者本不特定的某一个人,只是他们性格偏执,作风乖张,为正道所不耻。久而久之,他们便成了人们口中的邪门歪道。而这些人也大多因为心魔作祟,最终祸害人间。如果当时有人能够给予他们正确的导向,也许就不会有今天了吧!”

    孙长空突然明悟,原来苏如云口中所说的原罪者,就是高峻山他们那群人。可他仔细一想,又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照你所说,原罪者有七人,可算上出现过的几个一共只有六人。那剩下的那个又是谁?”

    苏如云淡淡一笑,显然他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只是他默不作声,好像故意卖关子似的。

    “苏前辈,苏大掌门,你就告诉我吧!”孙长空焦急道。

    “其实这个人你很熟悉,同样也出现在你进入界内的生活之中。”

    “是吗?”

    孙长空想了又想,可他的周围就那么几个有限的人,小德子与非凡都已入列,那还有谁……

    “是高远山,高场主!不可能!”

    刚说好,他便立即推翻了自己的猜想。他不愿相信,也不能相信,那般和蔼谦逊的长辈,居然是那十恶不赦的原罪者之一。

    “也许你还不知道,原罪者都有自己对应的特有属性。你看高峻山,他代表的是贪婪。所以,他做事向来都是心狠心辣,对敌人斩草除根,为人十分歹毒。而无欲则是暴怒的化身,他的招式当中充斥着暴力的色彩,一言不和就有可能与人性命相拼,死在他手中的冤魂不计其数。”

    “那高场主的属性是?”孙长空小心问道。

    苏如云劲吐了口气,好像心中有什么负担一般,说起话来不太流利。

    “他……他的属性和高峻山有相似之处,但又不尽相同。他代表的是暴食,不论什么东西都逃不过他贪婪的血喯大口。”

    “苏前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和高场主相识也有几年时间,其间更有数次一起用餐的经历。但没看他哪次狼吞虎咽啊!”

    苏如云被长空的天真彻底打败了,他指着对方的鼻子,又恨又气道:“你是不是傻,他会当着你的面显露出本来的嘴脸吗?就算是大吃特吃,他也会找个没有的地方,独自享用。所以,他的身边经常会有未了心愿的鬼魂出现,那就是被他生吃活剥人的残念。”

    经苏如云这么一说,孙长空想起之前那次去高远山府上的事情。他确实也在对方身边看到了灵异的事件。那这么想来的话,志儿或是说非凡身边的鬼魂也许都是惨死于高远山口中的可怜人。

    想到这,孙长空的汗毛都炸立起来。想到自己那么多次与之单独共处,只要对方有一次动了邪念,他恐怕都不会坐在今天的这个地方,与苏如云请教这些天大的秘密。真不知是自己福大命大,不该死在那里,还是说那只不过是巧合而忆,根本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有时,这个所谓的命数还真让人琢磨不透呢。

    “可之前高场主神秘失踪,连斗兽场都交给了高峻山打理。之前的袭击之中更没见他的身影,他到底出了什么岔子?”

    苏如云摇头道:“高远山是七人之中城府最深的一个,他心中所想,我也猜不透。或许他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一时间脱不开身。又或者,他在预谋一件更大的案子。”

    “案子?什么案子还能比从这出去更令他心驰神往、迫不及待呢?”

    这时,苏如云的眼神中闪出一丝智慧的神光,他看着孙长空,似乎要用眼神把他活活戳死一样。孙长空退了两步,已来到之前的床榻旁边,身体一斜,干脆坐了上去。

    “小子,你不要以为能他们的事情就能掩盖得了自己的目的。你难道忘了自己来这的初衷了吗?”

    说完,苏如云目光斜视了一眼不远处的走廊之中。只见那条烟色的尽头之中,竟有一道幽幽的绿光向他们招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