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入道
    ,!

    无间道,身居通天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仍是一处坚不可摧的巨型堡垒。几百年无数次的明攻暗袭都不能动摇他的位置,反而令宗主有了今日有地位。

    六个人,六颗头,十二只手,十二条腿,要硬闯无间道,要说他们心里虚,那是肯定的,而且虚得要死。但现在孙长空在宗主的手里,稍有怠慢,对方的小命可能就不保了。为了这仅存的出界机会,他们就算拼了命,也要与宗主,与整个无间道决一生死,虎口掠食。

    才走了一百多步,六人的身上已尽是血渍。高峻山与无欲相当冷静,苦叔面露悲色,好像是在为刚刚不幸惨死其手的守卫感到可怜。小德子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他的身上已经挂彩,也是唯一一个受伤的,他的实力在几人当中算是末了,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属实不易。高淼淼的梳理头发,刚刚的战斗令她有些失态,身上的一角衣料还被强行掑了去。作为代价,她将那人用自己的蛇鞭斩成了三截,临死都没合上双眼。

    最奇怪的要数非凡。他好似掉了魂,双眼呆滞,脚底踉跄,好像随时都要跌倒一样。他一直跟在众人后面,却又不追上前去,乍一看去还以为是两拨人马。

    “喂,我们的大少爷,你能不能快点,再不赶上来,宗主可就那被那前面两个人抢先杀了。”

    小德子幽默丝毫未减,但此时的众人已经笑不出来。尤其是非凡,他脸上的阴云更加厚实了。

    “小心,前面有人!”

    突然,高峻山示意大家止步,随后众人看向前方,只见不远处竟站有一人,身着灰色长袍,如同人间当中的道士一般,只是那张狰狞可憎的兽脸让人不太能够接受。如果这种人都能修道成仙的话,那恐怕桌子都能上天了。

    看此情形,小德子抢先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挡我们的路,是不是……”

    没等把话说完,一道剑光掠过已经将那仍处在迷茫当中的兽人道士劈成两半,一边朝左、一边朝西双双向旁边的草丛中落去。小德子看着那一边的鲜血,不禁看向身后的方向,只见无欲从容不迫地收回光剑,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继续赶路,别耽搁时间。”

    就这样,六人一路披荆斩棘,很快便来到了座塔楼建筑群的面前。只见那些高耸的古老堡塔四周,全都是望不到底的漆烟深渊,稍不留神便会步入万劫不覆的境地。

    “高峻山,从前你和宗主不是走得很近吗?这里你一定进去过吧!有你带路,我放心。”小德子嘻笑看着他,可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只在稍后冷冷道:“他只亲自去我府上,从未邀请我来道内参观。现在你问进入其中的办法,真不巧,我也不知道。”

    好不容易看到的一线希望就这么破灭了,小德子有些失落。可就这时,非凡突然从后面探身上前,率先走到前面

    “既然不知道,那就干脆一个一个地试,我就不信,他们能上天入地不成!”

    走了不过三两步,非凡身下居然猛地一坠,身体差点掉入其中。多亏他有煞气护体,及时托住自己下降的身子,不然真有要永眠于此了。

    “这里有古怪,一会儿过来的时候要千万小心。”

    经非凡这么一提醒,大家才意识到眼前的地方果然暗含杀机,甚至可能九杀一生。以免不必要的伤亡,后面的五人只得紧跟非凡的脚步,一点一点向前行进。走到中途的时候,一个怪异的现象发现了。

    头顶上方竟往下吹风,而且风势极强,几乎让人站不稳身体。六人之中,就数身为女性的高淼淼身材最为单薄,几个回合下来已有些吃不消,三晃两晃竟有跌落的趋势。而这之前,苦叔早已做好准备,将二人的身体捆在一起,这样一来可以依靠自己体重的优势为对方吃一颗定心丸。

    “我说,这接下来该怎么走啊!”

    不等非凡开口,小德子先看到了前方众多塔楼之间阡陌交错的羊肠小路,打眼一看至少得有十条之多。而且这此小路的路面相当狭窄,只能允许一双脚掌通过,身材稍大的人都是相当困难。这下,六人终于陷入了僵局之中,谁也不说话了。

    又过了一会儿,无欲突然走出队伍,踏上一条与非凡所处成犄角之势的路径,看后面没有跟来,这才不耐烦道:“还看着做什么,各自选一条路,自己走自己的。谁能到达无间道内就算他本事。如果半路不幸遇难,那也不能……”

    “算他命不济喽!”

    虽然这么做对于团队的力量损失极大,但以此换来的结果就是,他们其中至少有一人能够顺利达到目的地。这样其他人即便没有赶上,孙长空也不至少先死在宗主手里。而且,这里虽然机关重重,但杀伤力有限,就算能对他们千万威胁,也绝不致命。只要有足够的耐心,绝对能够有惊无险地脱离困境。这样想来,各自为阵也不是那么令人难已接受,于是高峻山苦叔相继走上各自所选的小路,而高淼淼则主动割断绳子,挑了一条稍窄的路径走了。看到这番情形,小德子没有办法,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自己还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接着,他和无欲一左一右踏上了两条看似最曲折的通道。

    就这样,六人联盟瓦解了。

    无间道内,一处隐秘的房间之中,一道烟影正通过一枚圆形水晶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直到确认他们真的分散开来的时候,他的脸上才显露出淡淡的喜悦。

    “来吧,来吧!让我看看原罪者人的厉害。”

    非凡走得最早,加上道路并不长,所以所在位置最为靠前。其他人已经相继远去,有的还能看到一点身影,有的已经被烟暗完全吞没。所以,从现在开始,无论发生什么他都只能独自面对,虽然他并不认为会遇到连自己都处理不了的情况。

    可就在深思的片刻之中,几道哨鸣声向他飞速射来。当看清对方模样的时候,非凡发现目标已经来到了跟前。

    是箭,是杀人快箭。

    非凡对弓箭所知不多,但在他的印象中没见过一种箭矢能像眼前这种又快又准。从那尖锐的爆鸣声可以大致判断,这些箭羽的威力也小不了。甚至超出一般用箭好手的功力。

    危机之间,他又凌空跳起,接着又做了个翻身动作,让其中两发箭体从自己的两侧腋下穿过。眼前两枚让他左右各用一记飞腿全部踢落,然后掉下深渊。

    落地之后还未得及调整平衡,第二轮的攻势已然不期而至。不过,这回来得不再是箭,而是串或大或小,或直或弯,重量不均,大小更不相同的飞镖。

    这些玩意全闪着淡淡的翠绿光芒,一看就是淬过剧毒,占上就会毙命。对于他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讲,这些毒物虽不要命。但也能绊住他们一时半刻,这样已经足够令他们头疼。所以这时的非凡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和箭矢相比起来,飞镖的运动轨迹要难琢磨得多得多。利用自身的形状特性,使用者能令它们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有的直来直往,有却能失而复回。只要你的功夫够深,出招够妙,没有哪种手法是你掌握不了的。

    一眼看去,这些飞镖至少有三五十枚,而且来自四面八方,几乎覆盖了整个空间。它们的攻击角度也不尽相同,但宗旨却是出奇相同,击打要穴。这样一来,不但可以有效伤害敌人,还能同时限制对方的行动,一举两得,一镖双雕。

    凭自己现在的身法,要想从多如牛毛的众多飞镖之中全身而退,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想要躲过此劫,却不能受到一丝一毫的损失,不然就可能被其中的毒物所制。想到这,他的脸上竟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幸亏是他,换作第二个今天也要有去无回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之间非凡的周身便已腾起大片气浪,且势头汹涌澎湃,绝不亚于狂江怒涛。

    他的煞气发动了。

    由煞气组成的屏障,如同一只巨大的手掌,将那众多的铁器悉数打飞。极少部分刺破气墙进入到近身范围的,也被非凡本人轻松打落。一来两往,飞镖的势头越来越弱,而他这边却没怎么耗费气力,只是额头了略见汗水。

    就在他以为险情排除的时刻,又一道银光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这下,非凡笑不出来了。

    那是传说当中的子母离魂镖。

    烟暗之中,孙长空渐渐恢复了神志,就在他纳闷自己究竟是死是活的时候,一面巨大的镜子出现在他的前方。

    “好大的镜子。”

    说他是镜子,但那几乎相当于一堵墙的面积,周长就算是十个人合抱也未必能绕过一圈。镜面之上锈迹斑驳,不知被遗弃了多少年。

    “有人在吗?”孙长空尝试着小声说道。

    此处空间极广,虽然四下再我其它障碍,他却听不到丝毫回音。这下,他的心是彻底凉了。

    “你小子的命真大,这么打你你都不死。”

    虽然,镜面之后出现一道人影,稍微一望,竟有些熟悉。孙长空眯着眼再次看去,却发现那竟是一位妙龄女子。更令他不敢相信的是,那居然是一名人间女子。

    “你是?”

    听了孙长空的话,那人居然莞尔一笑,随即道:“换了副皮囊你就不认识了吗?我是苏如云,飘渺云巅的掌门。”

    孙长空彻底无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