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真相
    ,!

    高峻山追击不成,于是又辗转回来。当他们再次回到那扇石门跟前的时候,狭长的走廊已经变得一个巨大的圆形空间。周围的石壁上竟出现无数小德子曾经伤口中透露了白光,石壁的一角,一阵瘆人的咀嚼声不时响起,仔细一看,竟是无欲。

    “这……这都是你干的?”

    小德子看着周围缺失的岩石,不禁吞了吞口水颤抖道。

    “啊!”

    突然间,无欲放下手中带光的岩石,身上立时散发出骇人气势。几道剑气顺势劈落四周,又在那些伤痕累累的石壁上留下了若干耀眼的白色光芒。

    “好你个宗主,看我不把你碎尸万段。”

    而这个时候,高峻山已经发现了那连通外面的隧道,意识到自己中了瞒天过海的诡计,立时火冒三丈,气得直跺脚。

    “果然,姜还是老得辣。”

    高峻山奋力一握,直接将旁边的一处岩石捏得粉碎。

    伴随着一阵悦耳的音乐,孙长空从昏睡中苏醒过来。只见几个穿着暴露。身材妖娆的女性正在前方的空地翩翩起舞,一颦一笑都饱有万种风情。

    起先,他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但当自己捏了一把大腿、发现痛觉清晰的时候,孙长空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有一种身在花街柳巷的错觉。

    无妄修罗界里的子民十分保守,别说是那种地方,平时就算想要找个喝酒的酒馆都相当费力。什么时候,这里居然变得这么开放了?

    “你醒了……”

    对面人呷了口酒,笑呵呵地看着孙长空。后者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仔细辨认了下对方的容貌。

    “你是王?”

    听了孙长空的话之后,那人竟是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拿起一串葡萄,向他走来。

    “我和他真的那么想像吗?刚刚在石门处你这么说,到我的府上,你居然还没改过来。来,吃点东西清醒清醒。”

    出于礼貌,孙长空接过对方手里的水果,一瞬间,他想起了之前经历的一切。与小德子、苦叔寻找非凡的过程,以及之后众人集体撕下伪装,与面前这位中年男子对峙的情形。更让他接受不了的:眼前这位看似普通的男人居然就是无妄修罗界的最高领袖,宗主。

    “宗……宗主!”

    想到这,孙长空顾不上身体的疲倦,赶紧下床给对方请安。然而,宗主并不喜欢这些面子活,在孙还没跪地的时候便已托住对方的双臂,孙长空再想跪可就跪不下了。

    “事已至此,你也就不要再跟我客气了。你不是这里的人,所以不用像他们那样尊敬我。说到底,我只不过是看门护院的下人。”

    宗主示意其它人先行退去,只留下自己与孙长空待在房间之中。

    说这是房间,实际上这是一个高不知有多少的巨大天坑。四周的山壁如同一柄柄石剑一样,直指上方苍穹。而在石壁的尽头,他也看到了久违的阳光。

    “天啊,这等有多深!”

    头上的开口,在此刻孙长空的位置看去,顶多只有碗口大小。而这里的光亮,全都靠着四周燃烧的烛台支持。

    “呵呵,怎么样?我这地方还是别有一番风趣吧!”宗主莞尔笑道。

    孙长空看了看四下,然后微微点了点头:“有挺有意思的,可这地儿应该挺湿的吧!阴天下雨的,这里不成了水湫?”

    宗主朗声一笑,回答道:“那你可就小看了这里了。你那瞧!”

    说阗,宗主往灯光昏暗的地方一指,只见那里居然有一条天然的小溪潺潺流过。而在四周的石壁之上,也有数枚洞口与外界连同,以便排出这里的湿气。

    “这样虽不潮了,可刮起风来应该相当吵吧?大半夜了听着鬼叫一样的风声,我想是谁也睡不好的。”

    这回,宗主没有说话,而一跃跳上石崖,伸手抓了一块碎石下去。来到孙的跟前,摊开手掌让对方看。

    “这里的石头怎么是这个样子的?”

    孙长空放下手里的葡萄,又拿起那块石头,凑到跟前端详了一番。原来,这些石头看似普通,但内部却均匀遍布着若干细小的气孔。这样一来,石头的重量就比一般的轻了不少。更奇妙的是,这样的石质竟让他拥有的吸声的功效。所以身在这里如此长的时间,他也没听到半声风啸。

    “没想到,你的心还挺细致的啊!”宗主赞许道。

    孙长空面露惭愧,再细致也没有宗主您考虑周全,我能想到的您全料到了。

    “那不一样,我比你活的年数长,所以经验自然比你要丰富。如果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不知会有怎样一番惊人的成就。”

    孙长空稍微想了想自己百年之后的模样,竟忍不住笑了出来。希望自己不会和常人那样满脸皱纹,雪发霜鬃吧!

    “好了,闲话不多说,咱们进入正题吧!”

    孙长空发现宗主的眼睛陡然一变,睿智得就好像下凡圣者一般,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嗯……”孙长空小声应了一句。

    “是谁让你进入无妄修罗界的?”

    宗主开场便已直指要点,根本不给孙长空考虑的机会。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回答。又或者说,现在的他还能相信谁?

    “这个问题重要吗?”孙长空淡淡道。

    “重要。”宗主毫无迟疑地回道。

    “那到底有多重要?”

    “直接关系到你的生死,左右我是否应该留着你。”

    此时,宗主的眼睛已经眯成两枚刀牙似的尖刀,好像谁敢让他动怒,就把它们扎到谁的身上似的。孙长空的心跳急快,他已经感觉到整个身体都在这种欢快的节奏中一齐颤抖。

    “一个人。”孙长简单地回答道。

    “你别给我兜圈子,你还有三次说话的机会。三次之后,如果你没说出我想要答案,或者你不是我要找的人,那你便会成为一具尸体。”

    孙长空知道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但他同样清楚像纳百川的人一定不是宗主这样名门正派之士的友人。难道,自己陷入死局之中了?

    他必须找到一条生路。

    略微停顿了下,孙长空开口道:“我和他并不熟悉,我也只是他的一个帮手。”

    宗主点点头,意思是第一句话完了,你还有两次机会。

    接着孙长空又继续说道:“他让我进来寻找一处封印。”

    这下,宗主彻底淡定不了了,他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孙长空,冷冷说道:“那他是让你解开封印,还是破坏封印呢?”

    宗主的心里好似已经有了答案,他的杀掌已经抬到了肋间,只要孙长空一说话,他就可以直接将其至于死地。实际上,他本可以在逃出走廊的时候直接击杀对方,已绝后患。但他没有这么做,他怕万一,万一自己错杀好人,那就真的罪大恶极了。

    对于孙长空来讲,他的生命只剩下一句话的工夫。一个回答,就可能决定自己的命运,是继续下去,还是终止在这烟不见底的天坑之中。

    但凡事都有到来的时候,所以他将心一横,随即开口道:“我是苍北仙苑的弟子。”

    孙长空犹如呓语般的话语,却是让宗主完全愣住了。他的思绪在飞快运转,他仔细回想着曾经的一切,回想着之前人界的一幕幕场景。他看一眼对方,之后问道:“你知道我?”

    孙长空一看对方让自己继续说下去,心想危机终于解除,于是接着道:“在石门处我隐约听到了他们唤你苏如云,而多年前我与飘渺云巅的弟子柳如音有过一次合作,那个时候我才得知他们的派门许久之前便已失踪,不知去向。而他老人家的名违就叫苏如云。结合你们二人的修为,身份,以及中间的种种关联,我相信您就是苏如云苏派门。”

    说罢,孙长空竟给宗主行了一个大礼,这让后者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一想到自己曾经的过程,他的心就好像被人用剑刺上数百下一样,痛得不能再痛。

    接着,苏如云做出一件令孙长空怎么也没想到的事情:对方还是击出一掌,拍在了他的天灵之上。

    瞬间,他只觉得全身的灵气都在向外四散逃离;三魂七魄全都无处依存,飞升在即。他感觉自己的七窍之中都流出了滚烫的液体,这鲜血,还是脑髓,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命归天际了。

    “噗通”一声,孙长空跌倒在地。接着,宗主将手探入怀中,竟然自脖颈下端扯下一张巨大的人皮面具。看着面具上那张饱经沧桑的面庞,常年躲避在伪装之下真实脸庞随即淌下两行热泪。

    “我说,咱们真的要上门去找人吗?那老家伙在咱们的地盘上都没吃大亏,咱们这样没头没脑地硬闯,岂不是自寻死路。”

    高逾千仞的峻山之上,一座气势恢宏的巨型建筑横跨其中,好像是从地下长出来的一样,与周围的地势完美贴合,浑然天成。

    建筑中央有一最高的塔楼,那里便是宗主所在地方,也是整个无间道的机要所在。只要一进去,只有一方才能话下来。

    无**了一眼那座城堡,心中顿生一股悲凉。事已至此,再无任何退路,永生困在这里,这还是拼上一把,急求一难得机会,他清楚自己的选择。

    于是,六人走上了通往前方的道路。

    这是一条不归路吗?

    谁也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