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六人
    ,!

    无欲的出现无疑是给高峻山一方增添了又一强大的助力,而孙长空的猜想没有错,无欲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之前的混战,只不过是对方给自己演的一场戏而已。他们的目的就是让他打开石门。只要打开门,他们便可以重获自由。

    一招得手,无欲抽剑回身,来到高峻山的面前,脸上却是恐怖的笑意,随即说道:

    “宗主,你果然还是老了,不中用了。居然连我的吞佛剑都接不下了。”

    宗主捂着心口,闭口不语。而其余几人想要上前,却仍没有勇气。

    现在的他是最为可怕的时候,临死反扑的力量甚至要远超巅峰时期。那是一种几乎在燃烧生命、透支未来的力量,怎能不让人忌惮小心。过了一阵,他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然后轻声苦笑道:

    “你们几个人,虽然同是被关在这里的原罪者,但实力也有参差。而酒吞童子你,不就是他们之中的最强者吗?”

    原罪者,这是孙长空听到的最后一个词。接着,他便坠入了梦境之中,再无知觉。而无欲听了这话,脸上不禁显出几分得意,这让旁边的高峻山颇为不爽。

    “哼哼,空有一身蛮力又能如何,最后不还得靠脑子才能让你们入套。”

    “怎么?你想和我较量较量?”无欲根本没有去看高峻山,因为他嫌费事。对方的身材太小,他必须将头低下才能正面对话。所以,他干脆不动,只是双眼平视,淡淡地问着,满脸都是轻蔑之意。

    这回,高峻山竟收敛了不少,接着道:“哼,你就是这么三回你的再造之人的?别忘了,是谁让四分五裂的你恢复成现在这副面貌的。”

    “呵呵,我当然知道。但你也清楚,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说完,无欲竟从张开嘴巴,从中吐出一只漆烟的甲虫。其余几人上前去看,不禁个个脸色大变。

    “慑魂虫?”小德子突然尖叫道。

    “没想到世间还有这种恐怖的东西。”这苦叔所说。

    “不小心被他沾上,可是一辈子都脱了一身。”高淼淼说完,看了眼旁边的高峻山,他分明看到了对方脸上的几条青筋在隐隐跳动。

    “这就是所谓的再造之恩吗?高峻山,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原来,高峻山在帮无欲三位一体的时候,竟在器官之中植入了让人闻风丧胆的慑魂虫。

    这种昆虫拥有十分奇特的功能:控制寄主的意志。一旦被其侵入体内,就不得不听任拆迁,牌让他当众自残也毫无犹豫。因为,那时他的身体已不属于他,他只不过是只可怜的傀儡。

    然而,无欲又异于常人。他原形是我为吞噬光者的妖物,一种介于****魔三者之间的特别存在。他以光为食物,且能吞噬一切可以被他吞下的物而不被其影响。早在三位一体之后的第一时间,他便感觉到了身体之中的异样,表面上他毫无反应,实际上早已将慑魂虫转移动了对身体无害的位置,小心地贮存起来,不让对方的发觉。高峻山对自己的慑魂虫过于自信,以至忘记了无欲的特殊体质,最终露出了马脚。

    高峻山很是尴尬,面对铁一般的事实证据摆在面前,已经是百口莫辩。想了一会儿,他才勉强笑道:“这件事情你也不能全怪我,谁让你实力超群,已在我们不上。如果不用点手段设法牵制你,那我们几个还有好日子过吗?再说,你是什么人,吞噬光者!我能不知道你的厉害吗?慑魂虫即便能够顺利发挥效力,但也只能支持一时,却难制你一世。说到底,我只是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

    高峻山偷偷地瞧了一眼无欲,想看看对方到底什么意思。谁知,他居然好似读出了自己的心思,竟是将脸主动靠近过来,一脸冷漠道:“再有下次,你就得死!”

    说完,无欲又一次站起身来,挥舞了下手中所谓的“吞佛剑”。剑气激荡,竟将远处石壁上的岩石剥离下来,散落一地。其间,一道足有一人多深的断口赫然出现,犹如一只多脚的蜈蚣,伫立在众人面前。

    “宗主,咱们该算算之前的老账了吧!”无欲冷笑地说道。

    对此,他并没有什么怨言,而是一脸平静道:“好,但你不能把他牵扯进来。”说着,宗主指了一下地上的孙长空,神态显得十分温柔。

    “哦?我本想与你比试,如果你输了就将他交给我们,放你一条生路。但现在看起来,你一定要救他喽?”

    宗主摇摇头,随即道:“你是救他,而是同时救两个世界的人。”

    听了对方的话,无欲不禁大笑起来,好像刚刚听了一个世间最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救两个世界的人?你以为自己是谁,求世主吗?好!既然你有心想死,我就尽力满足你!”

    一时间,天空剑光四射,奔龙走蛇,好不热闹。见此情形,高峻山几个心知不妙,赶快后撤。谁知,刚退了一半,他们身边已有凌厉剑气不时掠过,小德子稍不注意,还被划出一道血痕。那血痕很是诡异,里面竟有白色的光芒隐隐射出。见此异象,高峻山立即诵念法咒,手指一点,那道白光才渐渐消失。

    “怎么了?刚刚那束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峻山面色铁青,看着前方正处于癫狂状态下的无欲,语气低沉道:“那是他的标记,被其标作成‘光’的物体,都会成为他的食物。他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不然我也不会动用慑魂虫那样的歹毒手段。”

    听完这话,小德子的后背都被冷法政浸透了,这么说,他差点成为无欲的能量补给品。而且仅仅只用了一剑,就让他差点丢了性命,这样的事情也未免太荒唐了吧!

    “以前听说他们几个之中的最强战力,我还不信。今日一见,果真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听完高峻山的叙述,苦叔忍不住赞叹起来。有了这样的同伴,想不赢都难吧!

    高淼淼见此情形,随即问道:“那照你所说,宗主必败无疑了?”

    看着对方热切的眼神,高峻山摇头苦笑道:“丫头,你还是太天真啊!如果宗主这么容易被击倒的话,那他还有资格站在那里吗?”

    随着高峻山的目光,众人看向战场中央,只见一道剑影闪过,无欲已被打飞出去,重重摔在穹顶之上,然后坠落在地。等他再次爬起的时候,他们发现这个所谓的吞噬光者竟没了之前的嚣张气焰,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失落的阴霾。

    自信当世无敌的无欲,居然在宗主的手里走不过十招,而且对方先中贯心之伤,仍然屹立不倒。远远看去,宗主就好像一座大山一样,击不到,更搬不走。仿佛有他在,他们就永远过了自己这道天涧一样。

    “该死,我就不信杀不了你了。”

    无欲突然弃剑,并将其抛入天空之中。一时间,走廊之中光芒万丈,耀眼夺目,由于众人长时间置身于烟暗之中,眼瞳扩大,突然间受些如此强烈的光源照射,竟出现了短暂的失明。趁此机会,无欲发动奇袭,他的掌中暴射一道半人来高的火舌,直击宗主心门。

    宗主也是人,他的眼睛同样受光影响,失去视觉。但即便不用眼看,他仍能清晰感觉到对方的运动轨迹,还有即将出现的手段套路。火舌扑至,他竟只是稍稍侧了一下身,但把无欲让了出去。由于宗主就站在石门边上,所以他这么一躲,就等于让无欲直接撞在了门上。受到火力的冲击,巨型石门立即反震出更之刚刚拳击还要大上数倍的气浪。恐怖的力量直接将无欲轰飞出去,鲜血顺着他身后一尺来长的伤口汹涌喷出。最无辜的还要数高峻山他们,没动手的他们,居然被无欲引出的气浪抛飞了好几个跟头。高峻山体形最小,所以滚得最远,在撞到石壁的刹那,他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粉碎了。

    “无欲,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高峻山挣扎着站立起来,却发现对面的巨门之前竟然空空如也,宗主和孙长空不知何时双双不见了。

    “糟糕,他们跑了。赶紧追!”

    顾不上一旁混身欲血的无欲,其余几个连忙朝通道外奔去。过不知多久,石壁上的一处岩石突然滑落,露出藏身其中宗主以及孙长空。

    无欲只恨自己不能动弹,不然立即便会拼杀上前,与之斗个你死我活。但当宗主抱着昏睡的孙长空,走到自己眼前的时候,他知道一切都是妄想了。

    “你是条汉子,我就不杀你了。可记着,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永远。”

    宗玉伸手一指旁边的墙壁,一道光亮立时出现在走廊之中。无欲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早给自己准备好了后路,怪不得能如此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他们眼前。想想刚才外出追敌的几个同伴他便觉得有些好笑,让人耍得团团转不知,还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洋洋得意呢?人啊,就是那么自负的动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