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原罪者
    ,!

    非凡出现了,而且毫发无伤。他有脸上没有丝毫波动,更好像没有看到地上半死不活的孙长空,直接就对宗主吼道:“你个老家伙,多管闲事。我们的计划本来马上就要完成,结果让你这个事外人搅了局。怎么,你想和我们七个作对吗?”

    孙长空心里小惊,暗道:“七个?什么七个?难道策划这次阴谋的有七个人?”

    宗主淡淡一笑,继续道:“你们几个如果联手的话,我确实敌不过。但凭现在你们三个,还不是我的对手。”

    “呵呵,你就这么自信?”非凡轻笑道。

    “当然!”

    接着,一条血色虹光迫空而来,直击前方宗主。可他并不闪躲,仍然像一座山峰一样,笔直地站在那里,目空一切。

    “啪!”

    随着声刺目的脆响,宗主已经用手制住了那道红光、然而那不是一般的光,而是一条蛇,一条以蛇为体的蛇鞭。

    从蛇鞭出现的位置一直到宗主所站的地方,这之间有十几丈长,那蛇居然可以横跨两地,甚至还有富余,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怎么长的。

    “哦?三目蛟被你炼化成这个样子了吗?看来你也是好耐性啊,九幽蛇姬。或许,我应该叫你高淼淼?”

    宗主所说的话再次震惊了孙长空。按照对方所讲,高淼淼居然也是这次计划中的参与者之一。可他分明记得,对方是那么真,那么纯情,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设计蛊惑自己?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人说话了:

    “你不说这个名字,我都快忘记自己叫什么了。我在这里被困了太久,需要出去吸食一睛外界男人的阳气。”

    说着,高淼淼竟做出一个用力呼吸的姿势,接着便能发现自小德子和苦叔的身上缓缓飘出两道若隐若现的白烟,而后钻入到前者的身体之中。转眼间,她脸上的疲倦感便得到了缓解,皮肤之下更是泛出淡淡的红色。

    “喂,你个老妖婆,能不能看清楚敌我再吸食阳气。”

    小德子的话令高淼淼突然怪笑起来,笑声之厉,声调之高,几乎让孙长空窒息。

    “果然,你也是!”

    孙长空的身体虽然已经昏迷,但精神却是格外的清醒。他在心中大声呼喊,怒吼,哭叫,他感觉世间的一切都成了镜花水月,竟没有一样是真实的存在。他本和这群人推心置腹,坦诚相待,却不曾想他们居然从头尾都在利用自己,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而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出界。

    但自己与出界这件事情究竟有什么关联,孙长空也不知道。难道,就因为他是从外面来到这里的异界人吗?可从他们之前所说,这几个人也不是这里的原著民,同他一样也从外界进入到这里的。一时间,他不禁好奇,自己的存在到底还隐藏着怎样的惊天秘密。

    “呵呵,相隔这么多年,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婀娜,这么美丽。我差点忘了,自己已经在这里渡过了几千年。几千年,你居然一点也没有变老。”

    面对宗主的冷嘲热讽,高淼淼气得发笑,于是冷冷道:

    “哼,我不像你们,能凭借高深的芳颜永驻。想要一直保持年轻时候的样子,我必须不停地收食男人的阳气。然而这里的兽人,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近些年我都找不出个像样的人细细品尝了。所以,我也要出去。”

    宗主冷哼一声,目如炽焰道:“所以你就要危害人间?好蹩脚的说辞。”

    高淼淼再也忍他不了,于是恶狠狠地回道:“你今天就算吃破了天,我也要让他开门。只有开了门,我们才能出去!”

    “出门?”

    听了高淼淼刚刚的话,孙长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关键。开门,原来是开门,他们一群人给自己设了这么大的一个局,居然只是为了开门。那这道门后,难道就是通往人间的道路?现在的他,意识已经十分模糊,他必须要趁这个时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清楚。这样就算死了到了阴曹地府,判官向他问地生前事迹的时候,他也不至于一问三不知。

    “开门?这扇门有这么好开吗?”

    宗主的语气变得有些尖锐,看样子有些动怒了。接着他用拳头往门上用力一磕,一股强大无法想像的反震波随即从里面暴射而出,硬是将除了宗主与孙长空之外其余四人全部逼退。

    “你要做什么,难道要与我们同归于尽不成?”现在的小德子是又怒又怕,想要上前阻止对方,又怕那家伙突然做出些冲动的行为。那样的话,别说是他,在场的所有人都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现在,只有孙长空一人可以触碰这扇古朴却又诚征的石门。

    宗主看着其他几个想要他性命却又束手无策、一脸无奈犹如跳梁小丑的人,不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然后说道:

    “开门可以,但你们都得死!”

    “那如果我们执意要开门,又不想死呢?”高淼淼冷笑道。

    “那你们可以试试!”

    这回,宗主的手里居然多了一柄武器,那是一把做工极其简单、但却又让人不得不重视的古老宝剑。好像从这天地初开之时,便已流传于世。

    这是宗主的战友,宝贝,甚至知己,古风。

    古风剑上透出的荒凉,令人不禁有些唏嘘。一柄经历了多少次战斗、看到了多少世间冷暖,才能变成如今这副如同人类一样的沧桑面貌,是个人都想知道一下他的历史,以及它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古风一出,无人再敢冒犯,因为他们知道,宗主已经认真了。

    一名认真的剑手,要比一只饥饿的猛兽可怕百倍。更何况,他是宗主,是位于无妄修罗界顶端的男人,这样的他,又怎能不可怕吗?

    不知双方对峙了多久,突然苦叔和善地朗声大笑,随即劝和道:

    “大家认识这么多年,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像从前那样井水不犯河水不挺好的吗?”

    宗主看到对方一脸的谄媚,几乎忍不住破口大骂“虚伪”,沉吟了许久,他才开口道:“那你说谁是井水?”

    “我们,当然是我们。我们一届鼠辈,怎么能和你这个当时叱咤初升大击的大侠相提并论,你说是不是啊?苏如云。”

    “苏如云?”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孙长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不知因为现在意识不清醒的缘故,还是因为他怕记性本就不好,任他想破脑袋,都没能回忆起此人身份。可从苦叔的口气,此人在人界之中威望定然不小,甚至可以与本派的方惜时一较高下。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绝不应该是无名之辈,自己一定在哪里听说过。

    然而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宗主显然动了心,他的眼神变得迷离,好似瞬间回到了当初身在人间时的情景。那时的他,权倾一方,不可一世,一句话就能定论上百号人的生死。他风流,甚至有些多情,但无数少女还是愿为他奉献青春年光。他的修为高深,同期之中无人出其石,受他荫庇的门人不下千人。他们曾是那片大陆上的霸主,只是不知如今又是如何一番局面。

    说实话,他也想离开这个牢笼,但他进入这里的使命,就是为了让自己和这些人永远待在无妄修罗界,一步也不能离开。为了这个目的,他丢弃了所有,功名,浮华,金钱,佳人,还有他曾拥有的一切。现在他所有的,只有一柄满是伤痕的老剑,还有一颗几乎支离破碎的老心。

    似是从回忆之中清醒过来,宗主的眼神又恢复了以往的犀利,仍是不动声色道:

    “过去的事情不用提,我心里知道。想用这些陈年往事让我触景生情,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呵呵,那你们也我苏某人想得太过……”

    话未尽,杀机已至。苦叔,小德子,非凡,还有高淼淼全如离弦快箭,飞驰出去,直逼对面的宗主。刚刚还不敢冒进未分的他们,怎么突然间有了勇气?

    因为第五个人到了。

    他就是高峻山。

    他的身材在所有人当中最短小,但其中透射出的深厚气势,让他不输于在场任何一个人。甚至,就连小德子他们都对他略显忌惮。和高峻山斗,就相当于同半个妖兽界斗。这样的结果只有一个,绝无活路。

    借助自己的身材优势,所以高峻山的身手最快,气势最凶。一招之内,便抢到了宗主跟前,杀性大盛。他的眉发翻飞,好似一只出笼猛狮,仿佛要撕碎眼前的一切。

    几年不见,高峻爪攻又有精进,现在的他已经练就不接触便能隔空伤人的高深技艺。凭借这一点,出手的刹那,他已经率先撕破宗主的衣襟。

    然而,宗主的实力还是最强的,对方只是破了他的衣衫,而他已让对方飙血。而且伤口极深,深到让高峻山痛彻心扉,忍不住破口骂娘、

    宗主的笑容还有来得及收回,脸上的表情便已完全僵硬,因为另一柄光剑不知何时来得自己的身后,并给予了他一记贯胸剑意。

    无欲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