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反扑
    ,!

    困兽的反扑是相当恐怖的,很多优秀的驯兽师都死在了把猛兽关入牢笼当中的瞬间。

    无欲不是禽兽,但显然他比那些还有可怕好几倍。吏何况,对方给予了自己那么的侮辱——将自己四平八稳地怕在地上,一股天生的傲慢随即涌上心头。

    “只有我踩别人的份儿,怎能让别人践踏我的尊严。这是亵渎!”

    接着,他的四肢百骸,甚至他的每个细胞之中,全都爆发出强劲的气场。巨大的力道令他当即脱离苦叔的束缚,进而跃入到天空之中,如同一只巨大的魔蝠。

    “纳命来!”

    虽然意剑已断,但是他的剑意仍在。刹那间,光剑重塑,竟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而因为有怒意参杂其中,此时的光剑比之从前还要强盛好几分,剑锋在灵力的摧动之下不断划出一道道残影,看上去充满了梦幻感。

    光剑斫至,苦叔不得不出手。但他的脸上仍然自信满满,只是眼神当中流露了一丝难以理解的哀伤。眼看剑锋即将割入脖颈,他竟微微将头一歪,同侧的一只手掌精确地握住光剑剑身,不费吹灰之力地瓦解了眼前的攻势。

    “放弃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看着对方怜悯的眼睛,无欲气得头发都要炸立起来。他已怒不可遏,如今只能继续挥剑。

    这回,光剑之上起了异变。剑已不再是新单纯的剑,而是变成一只炸毛的刺猬,一簌长满针叶的仙人掌。这样一来,如果对方强行握剑,手掌便会被生生死成碎片。

    苦叔自然不傻,但他同样不能后退。因为一旦让对方抢得先机,那遭殃的就是身后的小德子。于是他做出一个惊人举动:他居然用牙齿咬住了满是荆棘的光剑剑身。而剑身竟在他的一记撕咬之中应声折断。碎成数块。

    至此,无欲已经彻底无欲了。他已经没有了继续进攻的**。他的战心已失,战意已泯。他的意剑也因此被毁了。苦叔诡异地笑了笑,就好像是阴谋得逞了的小人,在暗中窃喜一般,奸诈,狡猾。

    无欲一败,银雪狼心知大势已去,于是抢攻几招,将孙长空击退数步,自己则携着失了魂的地欲,一头钻入石壁之中。

    “我们还会再见的。”

    目送着二人的身影,孙长空呆立在原地,口中随即道:“嗯,再见!”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竟习惯了这种见面之后不死不休大干一场的行为。在别人看来,这可能是一种自虐的倾向。而对于他,甚至对于银雪狼,这更像是一种虔诚的仪式,对于自身力量的充分肯定。

    只有一直战下去,他们才能知道自己进步了多少,究竟还有多少不足。这种你追我赶的博弈,竟成了二人不断成长的巨大动力。

    “终于把这两个煞星赶走了,接下来我们该去哪,那扇门后吗?”小德子问道。

    “好像,现在除了这里之外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了吧!”

    孙长空抬头看向那扇巨大三石门,不知为何,他的心竟是狂跳不止,好像预感到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一样。门后到底有什么,究竟自己能不能找到非凡或者称作志儿的人,这一切都是未知。

    就在孙长空犹豫是否前进的时候,苦叔竟从后面走了过来,手扶着刚刚无欲砍中的肩膀,开口道:“还在想什么,都到这里了,哪还有回头的道理。我的力量已经基本恢复,就算遇上我的老友,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况且,凡事不一定是最坏的结果,万一你的朋友还在面后等你呢。所以别再迟疑了,勇敢前进!”

    听完苦叔对自己的鼓舞,孙长空重拾信心。想来也是,人生在世,总会有那么几次面对生死抉择的时候。选择的话还有机会,但放弃不选,那就只能淘汰。是让自己不留遗憾,继续向前。还是做一辈子懦夫,多年以后悔恨今日的决断。结果显然易见。

    于是,孙长空踏上了石阶。

    楼梯并不长,但足以让他走上一段时间,小德子和苦叔在后面看着他一步步远去,但眼中的炙热竟比他们亲自上前还要来得强烈。

    终于,孙长空到了石门跟前,他抬起了手,刚要推动巨门,苦叔与小德子更是紧张得摒住呼吸,只为目睹接下来的结果。但在就这时,一道白影豁然降临在孙的身边,伸手钳住他的手腕,沉声道:“不要动!”

    此人的出现令苦叔和小德子急得从地上跳了起来,前者更是大失风度地破口大骂,完全没有之前宗师泰斗的样子。

    “你来这里做什么?”小德子冷冷道。

    “当然是阻止你们。”

    那人看了孙长空一眼,而后都同样看了他一眼。孙长空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自己,突然一个令他十分忌惮的名字现在的他的脑海之中:“你是王!”

    “呵呵,你见过他了?”

    对方的话让孙长空有些迷茫,他又仔细端详了下那人,然后又认真与脑海之中那张脸面对比。而经过这一系列的活动之后,他十分肯定,此人就是葬兽场的王。但从对方的口气,他并不是自己所知道的那个人。可他又能是谁呢?

    这个时候,小德子越看越急,恨不得亲自上去打开石门。可苦叔将身体一横,刚好挡在他的面前。

    “宗主,你这个时候来,有些太不合时候了吧!”

    “宗主!”

    孙长空瞪在了眼睛,差点没把眼珠子挤出眼眶。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个长相与王几乎一摸一样的男子,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无间道宗主。一时间,他感到有些迷糊,脚下也有些站不稳,差点跌在地上。

    “我……我这是怎么了?”

    宗主微笑着看孙长空,就好像在观察自己的孩子那样,伸手扶弄了一下他头上两缕翘起的发丝,然后道:

    “没什么,你只是太累了。睡一觉,醒来之后什么都会恢复如初,你也会回到你来时的地方。”

    孙长空有些惊愕,甚至有些恍然如梦。大名鼎鼎的宗主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底细的,还是说自打开始的时候,对方已经开始注意他了?

    不知为何,他竟有种不寒而栗的恐惧感。他感觉自己掉入一盘巨大的围棋之中,一切活动都受人监视,受人摆步。说到底,他只是一颗棋子。

    到这个时候,孙长空的眼睛已经完全合上,五官之中唯独还有听觉还在运行。接下来,他听到了自己这辈子见识过的最大阴谋。大到让他不敢相信。

    “宗主,你老了。既然老了,就该好好地身居幕后。这些琐事,让我们这些小的做就行。”

    孙长空能够辨别出,说话的人是小德子。

    在他的印象中,对方一直都是一个和气善良的人。虽然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但大多情况下都不会伤害到别人。就像当初他们的首次合作,虽然他曾身陷危机,但最终因为小德子关春雷还有雷惊蛰等人的强势另入转危为安。

    可现在,对方居然一反常态,态度极其嚣张,而且他的说话对象还是位于无妄修罗界顶端的宗主,难道他真的不怕一招将其击杀吗?

    接着,宗主说话了:“呵呵,我是老了,但我不傻。你们几个在做什么,我十分清楚。你忘了你们来这的理由了吗?现在,你们居然为了一己私欲,要打破这里的平静。”

    “哈哈,好一个一己私欲。你把我们留在这里,难道就不是你的个人希望吗?你想一辈子留在这里,我们可不想!”

    听到此处,孙长空心中一惊,按苦叔这么说,他和小德子居然原先就认识,而且还是一伙的。而之前为什么他们会表现出素不相识的样子呢?

    事情越听越糊涂,于是他也不再纠结,于是接着听下去。

    这回是宗主说话了:“万悲佛,你忘了当初在人界的时候被仇人追杀的情景了吗?要不是来到这里,你早就被砍成肉酱了。”

    原来苦叔的原名叫万悲佛,怪不得要拿“苦”这个字来自称。都万感俱悲了,苦那成了必然。可是听这字眼,孙长空无论怎么样也不觉得这是个好人的名号。

    “如果宗主这么说的话,那我是不是就有些无辜了。我可没像他杀那么多人,有那么多的仇人整天追着打打杀杀。曾经的我也是一只祥兽。”

    现在讲话的是小德子,孙长空一听就能知道。可对方话语的意思,他却是搞不明白。

    “你曾经确实是一只受人爱戴的瑞兽,麒麟谁不晓得。可后来,你坏了心肠,喜欢挑起纷争,蛊惑人心,叫百姓做违背良心、伤天害理的事。你不杀人,但无数人却因你而死,你和万百悲佛一样,都是人界的罪人。”

    宗主说话极有气势,就算意识迷离的孙长空都能清晰感觉得到。

    至此,他已了结了小德子与苦叔的真面目,原来他们是两个披着人皮、装模作样的禽兽。如果他猜测无误的话,自己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是二人的精细安排。可话又说回来,他们反引到这里究竟欲意何为呢?

    就在孙长空迷惑之际,第四个人出现在狭长的走廊之中。他的气息,孙长空很是熟悉。

    他就是非凡,亦或叫作志儿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