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剑意剑
    ,!

    无欲举手投足间展露出来的强大身手令孙长空极为汗颜,眼看苦叔与小德子身遭劫难却无力相助。因此失神的他,被银寻狼的贯天角逼出数十步,险些没摔倒在地。

    中招的数息之后,小德子才终于恢复自如。仔细一看,他的身上已多了十八条全新的剑伤。而苦叔也没好到哪里,衣衫已被鲜血浸湿了大半,好在他的衣服是从李勇身上扒下来的暗红色劲装,就算被染上了血,也并不觉得刺目。二人一共中了三十四剑,然而这只是无欲一道剑气所致,如果对方在刚才多挥动几下光剑,恐怕现在他们已经不能站立了。

    “这个家伙将无求的神技也学到了手,加上炸力和那柄凌厉的光剑,这么下去咱们必败无疑啊!”

    苦叔不说话,但他十分眼前的局势,对他们相当不利。要是换作以前,时间静止那一招还奈何不了他。可眼下他连自保都成了问题,哪里还有精力对专心对付这种辅助的招式。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解救得了他们俩,那就是恢复他的战力。

    原本,他将李勇吸食之后,恢复了差不多三成的功力。但因为之前的消耗,加之受伤力量消失,现在已剩下不到二成。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跃升到十成十的巅峰状态,没有五个健壮的兽人是满足不了的。可这里空空如也,算上自己也不过才五个人,这个时候要是能找到一头妖兽就好了。

    妖兽不同于兽人,它们体形庞大,底蕴雄厚,一只妖兽可以赶上七八个功力高深的兽人。之前他听小德子说里可能是珍兽堂的地方,既然是珍兽堂,那此处应该有妖兽存在的吧!按照这个思路,如果能够成功引来那么一两只蠢货,重拾战力,绝不是梦。

    可能是怕他们二人太快倒下,这一阵子无欲并没有使用光剑与时间静止的组合连招,就连炸力也很少使用。这样一来,小德子身上的压力小了不少,也有精力你顾及其他人的情况。

    “苦叔,你怎么样了?”

    “呵呵,放心,我没事。”

    话音刚落,无欲与光剑抢攻来犯,呼吸之间已使出一十三剑夺命杀。剑气磅礴,势如破竹。苦叔以指为剑,却被刺得掌如血泊,皮开肉绽。这么看来,对方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可为何无欲不使用破坏力更大、收效更为可观的连招呢?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情!小德子,你先顶着点,我去去就来。接下来,你尽管攻他弱点,现在的他使用不了时间静止。”

    不等小德子回过味来,对方已经跳离开来,消失在烟漆漆的走廊之中。

    “不是吧?关键时候让我自己上,这不是要我命吗?”

    想到这,小德子已经几乎放弃抵抗,假装攻出一拳,可对方竟是没有躲闪,直接硬吃了一招,当场便流起了鼻血,样子相当狼狈。

    那么厉害的一个高手,怎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小德子属实不太理解,但苦叔却是清楚得很。

    原来,现在的无欲仍处在初级阶段,对于自身的各种能力还不能完全掌握。之前,他虽已成功使出无争的剑、无求的神技,但因为用力过猛,一时之间竟已内息不足,力有不继。再想使用之前的套路,已是有心无力。所以,他只得用剑,用那柄闪着金光的利剑。

    小德子出手稍一试探,觉察出对方身上的异样。心知机会难得,于是连忙运起拳劲。眨眼间他已连续攻出十八拳。这是小德子的另一项得意之作,十八轰天。

    据说,此招练到极致,可以在第十八拳的时候使出第十九拳,而这十九拳的威力要强于之前的十八拳的总和,并兼有轰天之能。然而现在的他只能算作小成,还远远到不了那种传说当中的层次。不过即使宋,十八轰天仍不能小觑。甚至不能小看一眼。

    无欲此时气势正盛,好似什么也难以引起他的兴趣似的。然而就是这么点分刘的工夫,拳劲临近,一上来便已锁定了他的面门。

    见此情形,他自是提剑防体。但不曾想,一拳未完,第二拳竟然接踵而至,而至力道更大,速度更疾,几乎与第一拳在同一时间来到跟前。

    一柄光剑,如何同时应对两次同时到达的攻击?无欲不是傻子,应该说现在的他比谁都要机敏。不等对方反应,他另一只手上已浮起剑罡,进而以气化形,第二柄光剑应急而生。

    如此一来,之前的那柄光剑骤然昏暗了许多,但因此换来了第二柄光剑的诞生。不得不说,这笔买卖十分值得。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第三枚拳劲不知什么时间擦到了他的肩膀。巨大的力量差点令他失了手里的光剑。那样的话,另一枚拳影也会命中自己。眼看第三次拳势即将发难,他的眉毛猛然一振,就好像挥动一柄神兵利器似的,一柄眉剑随即凭空出现,正中拳影中心,完全阻断了对方的攻势。但无欲还是大意,他只顾得前面,却没有发现身后的尾椎出竟有一道拳劲。这要是中了的话,轻则失足跌倒,重则尾骨碎裂,当场瘫痪,再无行走的可能。

    然而,这样的事情无欲怎么会让它发生。于是他自己化为一了柄剑。不同于之前苦叔所施展的天剑,无欲所使用的是另一种霍然不同的剑术,一种被作意剑的高深技法。学会了它,即使手中无剑,你也能使出剑气逼人剑招,斩杀敌人如同切菜一般信手拈来。

    只有心中有剑,那么随时都能有剑可使。所以在危险的时刻,他变成剑,轻而易举地躲过了。

    这样一来,无欲似乎逃出了拳影的围剿。可没等把心放好,他便觉得周身的四个方位之中,竟同时传来阵阵劲风。不用用看,他已猜到小德子的连招又到了。这是他首次感受到莫名的压抑。他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不想是自己太过单纯。

    同样都是斗兽场的一员,怎么可能没有一些压箱底的杀手锏呢?这么想来,他突然释然了,然后整个空间又再次静止,冻结般完全凝滞了。

    他先是挥剑破除眼前的四道拳劲,刚要上前,他发现不远处又有几道相似的拳影。于是他又挥剑,连劈数下。拳影像泡沫一样逐一破灭,而小德子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化为乌有。

    “不是不行吗?怎么突然又能用了,这可怎么办?”

    眼看对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小德子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就在这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横在自己的身前。

    “怎么苦叔会能安然无恙?”

    虽然嘴上不能说,但他心里在大声呐喊着。可对方似能看穿他的心思似的,居然回答道:

    “小子,你运气好,让我找到了只漏网之鱼!”

    接着,小德子便看到了对方嘴上的血渍,已经手上没来得及吃下的残肢。那只残肢的主人少有也得有五六米高,体重逾越三四千斤。可注这么一只庞然大物,居然就被苦叔这么轻松地吃下了,连根骨头都不吞。

    原来,趁着刚刚二人交战的时机,苦叔转身往回走去,希望能找到些余党。恰好,一只无意间路过的残暴狮进入了他的视线。三焉无除二,便成为了他手下众多手下亡魂的其中一员。苦叔的胃口很好,几乎没怎么废力就吃了大半,剩下一些直接就抗在肩上,一边吃一边往回赶,生怕这边的两人撑不住局面。好在,小德子没有让他失望,成功坚持到他归来。

    见到苦叔以饱满的状态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小德子终于松了口气,随即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他的身上已被汗水全部浸湿,不断的攻防交换已经令他的双臂完全超脱,不自主地打志颤来。好在好在,救星终于赶到了。

    “我说苦叔,你刚才去哪里了,这一阵子让我好等。”

    小德子报怨又略显撒娇道。

    “呵呵,让你自己在这里独自迎战,是有些难为你了。不过你放心,现在的我绝对有信心击退这厮。”

    话刚说完,无欲挥剑袭来。

    这回,无欲已经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所以此次所使的剑招,用是意剑之中的绝强之式,问心剑意。此招强就强在,可以读出对方的心中所思,进而改变攻击的思路,做到无坚不摧,无所不入的高深境界。可苦叔似乎丝毫没有将他与他的剑放在心上,自己仍站在那里,上身笔挺,双腿如砌,乍一看去就好像一柄剑,一柄天造之剑。

    “碰!”

    天剑与意剑汇聚一处,擦出耀眼的火光。苦叔一脸冷静,而无欲却已不能淡定。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光剑居然断了。

    三分之一的剑身被苦叔的身体齐刷刷斩下,而后者竟没有损失一兵一卒。电光火石之间,苦叔已掠过断剑一把擒住无欲的衣领,接着抢圆了臂膀,直接将对方摔在地上,并用铁掌死死抵住。

    看到这一幕,就连处于鏊战当中的孙长空都忍不住大叫一声:“漂亮。”

    一时间,孙长空三人的气势主高涨了无数倍,小德子更是因为激动流出了欣喜的泪水。

    “爽!”

    苦叔心中默默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