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最是人间留不住
    ,!

    苦瓜不好吃,但却能醒神明目。

    孙长空自知双方间的悬殊差距,自是应激性地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从而应对接下来的战斗。但另一件事情让他有些头疼:旁边还有一个实力与自己相当的银雪狼。一个无欲就足以令他顾及不暇,再加上个这样的对手,自己哪里还有胜算。

    他必须想个办法,先解决了银雪狼,然后再筹划对付无鹆的事情。

    接着,他便想起了不久之前才领悟的第四张无二真经图,光明迦楼王。

    但是现在的他还不能显露自己的全部的实力,不然之后自己中有背动挨打的份儿。要想攻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就必须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改动奇袭。不然,银雪狼与无欲联手,就算闭着眼也能将他活活玩死。

    就在孙长空心中盘算计划的时候,小德子已经来到苦叔的旁边,察看对方的伤情。

    “苦叔,你怎么样了?还能不能坚持?”

    这时,对方才终于睁开眼睛,语气低沉道:“快跑!”

    苦叔的手猛然抓在小德子的手臂上,巨大的力道之前,数条血痕立即出现,其中的鲜血竟顺着指间,涌入到前者的身体之中。

    “对不住了,但现在只能借助你的鲜血让我重拾战力。但我也顶不了太久,要想活命,就趁现在赶快离开。”

    小德子还沉浸在对方刚刚话语当中的时候,苦叔已经展身跃入战场之中。他这才明白,对方刚刚吸食了自己的血液,以换得暂时的活力。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奇功,居然可以浴血重生、饮血而活。最起码在自己所知的常识当中,还没有一部典籍能与之吻合。

    苦叔身上的迷雾越来越浓了。

    “前辈,你没事吧!”孙长空看到苦叔再次站到自边,不禁心中一暖,随即说道。

    虽然身遭数处重创,但苦叔仍然表现出一位老前辈应有气度和胆识,仰天大笑几声之后,他才张口不紧不慢地说道:“放心,这么点火得还奈何不了我。要不是精元尚未恢复,力有不继,就算顶着爆炸我也能将他击飞出去。”

    说罢,苦叔的目光不禁再次投在无欲的身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对此人仍是颇为忌惮,即便显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一会儿你对付另外一个,这人交给我。”苦叔凛然道。

    孙长空有些动容,看着对方狼狈的外表,他有些于心不忍。他实在不想一个老人家去肩负起这么重的责任。

    “放心啦!”

    就在这时,从后面走上来的小德子轻拍了拍孙的肩膀,一脸自信道:

    “苦叔的实力你应该也见识过,你对他还不放心的话,那恐怕就没人能制得现在的无欲了。况且,不还有我了吗?虽说我是咱们三个之中实力最薄弱的,但苍蝇再小也是肉啊!只要我在旁边不断干扰,就不信无欲那家伙不受影响。”

    都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苦叔,小德子,居然能够舍生忘死,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甘愿为自己披荆斩棘,血衣重袍。人生在世,能得一两个这样的知音,真的可以死而无憾了。

    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轻言放弃,不然别人的付出不全都付之东流了吗?

    瞬间,孙长空身上的战意攀升了数个层面,就算不看,也能清楚感觉到此时他身上散发出的浓郁杀意。这场战斗,只准胜,不能败。

    “死来!”

    孙长空移形换影以先声夺人之势攻入银雪狼的近身。经过了几番改造,现在的银雪狼已趋之完美,身体上下几乎全副武装,根本找不到半点破绽。眼觅孙长空手刀劈落,他竟也不避,直接用手去挡。眼见手刀之上泛着的猩红光芒,在触及到那只狼爪之后立即消失不见,好像老鼠见了似的。

    “哈哈哈,不过……”

    “如此”二字没来得及说出,银雪狼已觉得肋间传来一阵痛彻心扉的酥麻感。接着,他便发现孙长空已腿带刀,以手做掩护,趁其不备斫中了他的软肋。这一击,几乎让他把胃里的食物吐出来。一爪架开对方,银雪狼捂着受伤的部位一连退出数步,一直来到墙根处才停下来。

    “妈的,居然敢阴老子。”银雪狼看着远处的孙长空,恨不得将对方生吞了。

    孙长空的听觉极其敏锐,于是开口接着道:

    “战场之上哪会分什么光明磊落,卑鄙无耻,只要能杀敌,那就足够了。怎么?这就放弃了?”

    此时,孙长空的表情着实嚣张,好像要故意惹怒对方似的。银雪狼天生傲骄,原先都是他给别人耍威风,什么时候被别人冷言过?想到这,银雪狼越来越气,就好使一只受惊的河豚,几乎将自己撑成一只浑圆的皮球,样子十分好笑。

    “孙长空,我要你命!”

    一时间,漆烟的空间之中闪过一阵耀眼的雷光,一道迅捷的光影不断窜动在孙的四周,套机改动袭击。而借着微弱的光亮,另一面的苦叔和小德子,正在与无欲展开殊杀搏斗。

    虽然是拼命,但真正这么做的只有他们。而无欲显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好像故意戏耍他们似的,跳跃在石壁之间。二人只得吃力地跟在后面,一边保证自己不会被偷袭,一边尝试性地进行一些力量有限的攻击。不一会,他们已经气喘吁吁,体力大量流失。而无欲倒是一脸轻松,就连大气也不喘一声。

    “苦叔,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难道,咱们真拿他没辙?”小德子有些不甘心。在他看来一,所有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弱点,只要抓到它,想要击溃无欲绝不是问题。但谁知,苦叔竟是连连摇头,面色阴沉道:

    “你不懂,不知道这厮的厉害之处。光凭现在的你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你认识无欲?哎。不对啊!你在这不是被关押了上百年了吗?可无欲充其量也就几十岁的样子,你们不可能在外面见过面啊!”

    这回,苦叔真苦笑了笑,面露尴尬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能解释得清的。这家伙不是般人,他和我一样,都不是这里的人。”

    小德子震惊不忆,于是紧接问道:“那你们到底来自哪里,来这又是为了什么?”

    这回,苦叔竟不再迟疑,利落地回答道:“为了你们。”

    “还有他们,以及所有被关在这巨大牢笼之中的兽人。”

    听了苦叔的话,小德子彻底糊涂了。什么,你们,他们,难道他们两个人是上天派到这时拯救黎民百姓的天神吗?

    如果真是天神的话,那打不过也是理所应当的。可看现在无欲这副鬼相,一点也看不出天神天仙的样子啊!难道,他是在落地的过程中脸先着了地?

    “这里面的事情一言难尽,我只能说,这个家伙实力之强,就算全盛时期的我也对付不了。现在的他之所以会畏首畏尾,想必是体内的力量没有完全觉醒。而一旦让他恢复了全部的力量,别说是你我,恐怕就算是所谓的高峻山也要被其撕成碎片吧!”

    “这……真有这么厉害啊!”

    小德子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看向石壁之上站立着的无欲,只见此时的对方正在笑,笑容极其狰狞,看得让人毛骨悚然。

    “所以,咱们现在的任务不是打倒他,而是与他周旋。这样,等你的朋友把那边了结之后,可以腾出空来与你我一起对付他。那样的话,趁他实力未满,可能还有一搏的可能。”

    “那如果孙长空帮不了咱们呢?”

    苦叔的声调有些颤抖:“那就只能全军覆没了。”

    二人对话的末了,无欲已然再次袭来。这回,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光剑。那是由自身灵气所化,但锋利无比的气剑。

    气剑的威力,与使用者的自身实力有些直接的关系。使用者力量越强,气剑也就愈加锋利。现在的无欲虽不处在巅峰状态,但实力比起之前的自己仍要强上几倍。所以同样的一柄光剑,也要厉害数分。不过小德子忽然想起,无欲并不用剑,那这剑又是从哪来得呢?

    他不知道不稀奇,因为他没有见过无争,也就是无求无欲的哥哥,铁剑长。铁剑长便是用剑高手,曾经以便一己之力,差点毁掉冰魄的厉害人物。眼下,无争的力量已经被聚集到无欲的身体当中,无欲能使剑也就顺理成章了。

    另一边,孙长空与银雪狼拼杀正欢,突然觉得侧面传来一道亮光,斜眼一看正是无欲挥剑攻向小德子二人的时候。一时间,他的脑海之中闪过无数个场景。在刹那之后,他立刻尖叫道:“快闪,他能使用无求的时间静止。”

    然而,一切为时已晚,小德子与苦叔已变成两尊雕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剑光闪过,二人的身上立时暴射出数道血泉,远远看去,就好像一簌盛开的爆仗竹。

    “啊!”

    “哼!”

    哀呼和闷声之后,孙长空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似的,小德子与苦叔能挨过这最难的一关吗?

    不远处,无欲翩然落地,双脸迷离的他,口中咏唱道:

    “隔世剑,孽镜台,火毒焚身百骨哀。”

    释剑,振眉,好一个杀生逐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