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三位一体
    ,!

    孙长空很是感动,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像苦叔这般仗义之人,况且他们只是萍水相逢,连最起码的认识都算不上。一个人,能不计较得失,无惧危险地帮助别人,这将是怎样的一种高尚情操?想到这,他不禁为自己之前的鲁莽行动而深深自责。

    无求尸骨未寒,但又不能一直带在身边牵绊三人的行动,于是孙长空决定先将他藏到一个秘密地点,如果能够成功救到非凡,再回来找他。但你如果问救不到人呢?那多半他们要和高峻山以及珍兽堂的人决一死战,恐怕凶多吉少了。

    想到这,孙长空不禁有些释然,人死也必须是件太坏的事。虽然,那样可能会令一些人伤心难过;但随之的一些烦恼琐事也会烟消云散,不再让自己劳心伤神。但话说回来,自己死了之后,又有谁能为自己掉下几滴真心实意的泪水呢?

    最终,苦叔硬生生在石壁之上掏出一个硕大的洞穴,然后把无求放入其中,并用掉下来的碎石掩盖。确认了周围的地形特征之后,三人这才一同离去。

    “对了,你是从哪跑出来的?”小德子问道。

    于是,孙长空又将自己在刑训室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从描述来看,孙长空出现的位置在西,而小德子与苦叔所在监牢石室在南侧。他们现在位于东面的方位,所有只有北面边的区域还没有搜寻。如果,非凡也被运到了这里,如果他还活着话,那他多半就在北方了。

    “你们两个最好有所准备,接下来可能会有一场硬仗。”虽然话语内容很是沉重,但苦叔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波澜,好像这件事情和自己无关一样。

    “可惜我的冰魄不在,不然一会儿也能平添些战力。”孙长空有些郁闷,从出道到现在,自己用过的兵器无数。它们或是被毁,或是遗失,有的成了别人的助力,有的甚至成了屠宰专用的杀猪刀。难道,自己天生就和它们犯相不成?

    “哈哈,我倒是无所谓,拳头就是我的兵器,除非断了我的双臂,不然它们永远不会丢失。”

    小德子有些得意说了两句,而苦叔紧接道:

    “小德子所说没错,靠什么都不如靠自己来得实在。与其一心想着借助外界的力量武装自己,不如先从自身的基础下手,这样就算遇到这种情况,也能减少些压力。当然,这也是只是我的个人观点,你不接受那也是应该的。毕竟,我不能左右你的思想。那样的话,就和傀儡师没有什么区别了。”

    终于,通道走到了尽头。

    这里没有岔路,只有一条略显蜿蜒的石阶楼梯。楼梯一直延伸到烟暗的边缘,一道白色的巨门出现在那里岿然不动,好像从未被人打开过一样。

    “这里就是最后的房间了吗?我怎么事情的有些太过顺利了。”

    虽然说不出那处异样的感觉,但凭借多年来的经验,小德子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对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们带到这里,难道就能这般容易地逃脱?要不就是他们考虑得太多,要不就是其中还有更大、更难想象的巨大阴谋。

    “对了小德子,你在聚恶岭中到底遭遇了什么。我和志儿去了之后怎么没有发现你。”

    孙长空的话,让小德子有些发呆。说实话,当天发现的事情他也记不清了。但他可以确定的是,将他带离聚恶岭的是一个曾经认识的人。至于是谁,他就想不起来了。

    看着对方阴晴不定的脸色,孙长空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于是赶紧改口道:

    “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事已至此,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前面就算是龙潭虎穴,今日我也要闯上一闯了。”

    “几天不见,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精力充沛啊,我的老朋友!”

    孙长空几乎不用去看,便已猜到对方的身份。银雪狼,一个自从五年前就和他处处作对的宿敌,再次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他是从墙壁中钻出来的,这倒是让人有些好奇。莫非,他已经学会了穿墙术,身体不同志受五行所限?

    “哼哼你也一样,还是像从前那么招人厌烦。今天就你自己一个吗?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可拦不下我们三个。”

    银雪狼也不生气,反而轻笑道:“当然,义父知道你们实力非同小可,所以还给我派了一个帮手过来,你们看了一定会大吃一惊。现身吧,和你的老朋友们见上一见!”

    说罢,银雪狼拍了拍手,那扇巨大的石门竟是应声开启,一道人影从中缓步走出。

    那人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古老的气息,一行一动之间都蕴含着难以言表的奥妙。他的目光呆滞,面容僵硬,要不是他在移动还以为是具死去已久的遗骸。

    “快看,那是谁!”

    在小德子的提醒之下,孙长空递目观瞧。而当那人真正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空气瞬间凝固了。

    “哎?这人长得怎么像那位死去的兄弟。难道,他又死而复生了?”

    还是苦叔率先说话了,而孙长空与小德子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双方对峙了好长时间,孙长空长艰难道:“无欲!”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了寻找兄长无争、失踪多时的无欲,居然会出现在这个鬼地方,而且还站在对面,敌人的阵营之内,这实在令他们难以接受。难道,无欲已经背叛了斗兽场、归顺了珍兽堂不成?

    “啊?这个就是你们所说的无欲啊,怪不得和无求长得这么想象。话说,他们不是你们的同伴吗?”

    银雪狼怪笑一声,接茬道:“原来或许是,但重生之后的他,已经是高堂主的得力悍将,地位之高,已不在十八烟煞令之下。”

    “什么重生?你们把他怎么了?”

    孙长空再次看向对面的无欲,发现对方的身上除了那道诡异的气息之外竟全无半点活色,单用眼看,分明就是个死人。难道,高峻山用什么异术控制了他的心神?

    如果真的和他所想一致,那就再好不过了。那样的话,无欲还有一丝生机。因为只要找施法者,令其解除相应的控制,对方便能清醒过来。但怕就怕,他已不是个活人,而是一个受人摆步的傀儡。那样的话,就算大罗神仙降临,也无法改变无欲的心志。

    银雪狼来到无欲身边,伸手轻轻抚过对方的脸颊,显得颇为暧昧。他的眼神温柔,好像能将万年冰川融化一样。

    “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只不过是把当初本应在一起的东西,重新聚合到了起,使得无争无欲无求三人三位一体。”

    “三位一体?你的意思是说……”

    孙长空了一眼无欲的身体,愕然发现对方的身材竟比之前魁梧了整整一倍。就算相隔这么远,他仍能嗅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药水味道。

    “你们把他们三人改造成一个人了?就像三无兄弟一样?”

    “哈哈哈,孙长空就是孙长空,果然聪明。不过你也许没有想到,义父之所以将三无兄弟改造成那个鬼样,就是为了今日改造无欲做的试验。事实证明,他老人家是对的,无欲果真是他梦寐以求的人。有了他,我们珍兽堂将会所向披靡。”

    银雪狼手掌一挥,无欲已经消失不见。接着,孙长空的面前突然出现了苦叔与无欲两个人的身影。这种状态下,也只有苦叔能与现如今的无欲正面抗横。

    “哎呦,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个老家伙居然还能动弹得了。义父所说果然没错,早就该将你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

    苦叔一脚弹开无欲,随即开口道:“我不知你所说的义父是谁,但我清楚,如果不是你们有意压制我的力量,怕我反扑,恐怕这里早就成为一座废墟了。”

    看着对方正重的表情,银雪狼有些不太自然,显然他心里十分清楚眼前这位前辈到底是位怎样的狠角色。他所说的绝不是耸人听闻。不然,高峻山也不用费那么多的力气才将他困在石室之中。

    “哼哼,就算你有那个实力又能怎么样,不还是被我义父玩弄于股掌之中吗?他老人家能困你一次,也就能困你第二次。无欲,给我上!”

    说话之间,无欲踏步掠入空中,随即身形化作流光一闪,射向下方的苦叔。

    看到这一幕,孙长空心声不妙,于是连忙提醒道:“小心!”

    果不其然,才飞行了几尺距离之后,那道流光已炸成漫天紫焰,气势如同吞天一般,轰然袭向中间所站之人。这时,苦叔竟是不和时宜地说出两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字:“傲慢。”

    其它人本以为这是他对无欲态度的评价,可孙长空看了一眼,却发现对方脸上的表情竟是格外难看,好像看到了一只张牙舞爪的魔鬼般,面如死灰。苦叔躲闪不及,被其中一道火光直接掀飞,身上燃起熊熊烈火。

    没想到,三人之中战力最强的人先倒下了。凭自己和小德子真的能力挽狂澜吗?

    孙长空猛然尝到一股苦瓜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