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又见旧识
    ,!

    小德子从小到大,没怕过什么,唯独对蛇这种东西极其忌惮。有时,他能因为有张蜕下的蛇皮心跳加速好一阵。看了这玩意一眼,他可以一整天不用吃饭。

    现在,这手指粗细、一尺来长的小家伙又出现了他的生命当中,而且不只有一条,抬眼望去,所有石块的下面,几乎都能寻得它们的踪迹。小德子知道,这回自己完了。

    就在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道剧烈的震动猛然在旁边的位置处炸开,不用看也能知道,苦叔到了。

    现在的小德子,见了苦叔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对方才刚落地,他便像个跟屁虫一把抱住对方的大腿,面色惊慌道:

    “救我,救我,这里有好多的蛇。”

    就在小德子准备向对方投以可怜目光的时候,他发现对方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细长的物体,那不正是他视为噩梦的蛇吗?

    “你说的是它们吗?”

    小德子脚下一滑,直接张倒在地。看到这一幕的苦叔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这小子的身上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不用怕,这些蛇没有毒,不信你看!”

    说完,苦叔将手里小蛇的嘴巴轻轻启开,只见里面确实没有毒蛇那样的獠牙,而是二枚普通的纤细牙齿,好像稍一用力就能掰断似的。

    “这……这是真的吗?”

    小德子还没回过神来,苦叔已将手里的蛇捧到了他的眼前。而就在这时候,那个小东西做出一件令小小德子如遭雷亟的事情。它居然伸出自己的信子,挠向对方的鼻子。

    这下,小德子真的晕了过去,两眼翻白,口吐白沫。这样一来,他只得一个肩上抗着一人,继续向前赶路。

    可没走多久,他便发现迎面走来一人。

    那是一个灰头土脸、但眉宇之间散发着超凡英气的青年。他只不过多年了对方两脸,没想到那人竟然也看向了他,而且眼神当中充满了骇然的怒意。

    “你是谁?”青年冷冷道。

    “你又是谁?”苦叔显然不想先于对方亮出身份。

    “你肩上的两个人是怎么回事?我和他们认识。”青年继续道。

    看这架势,对方是打算和自己僵持下去了。如此一想,他竟也释然,于是接着道:

    “然而,认识不一定是朋友,能真正伤人的,往往都是熟人。”

    “那你料定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了?”青年冷笑道。

    “最起码现在不能确定。”

    “好!”

    简简单单的一个“好”字,其中却包括着好几层含义。

    对方说的对。

    他终于可以动手。

    对方的气魄很不错。

    他自己也下定了决心。

    尾音未来得及完全散尽,苦叔已经和青年人交了第一招。

    对方用一记漂亮的谭腿,直接迎上了他的铁臂。

    虽然苦叔现在只有三成不到的功力,但放到整个无妄修罗界中,已经可以跻身一流高手行列。但即便这个样子的他,仍然没有成功未退对手。青年人竟然越战越勇。

    这回,对方出的是掌,一柄散发着金属光芒的手刀。单看这起手的姿势,他就知道此刀绝对非同凡响。

    接着,苦叔便听到了自己骨髓崩裂的声音。

    以他现在这种残废的身体状况,与这样的高手对招还是略显勉强。不过,他并不慌张,甚至还有没些欢喜。多少年来,他已经许久没有和这样的新秀切磋手脚功夫了。也好,他就陪这小家伙好好玩玩。

    呼吸间,他怂了下双肩,小德子和无求便从他的肩上摔落下来。不巧的是,因为高度太大,二者之中的无求在落地的震荡之后翻了个身,于是他胸上那道可怕的致命割口出现青年的眼前。

    青年的表情瞬间冻结了,冷得好像寒冬季节之中的冰面。苦叔甚至可以在对方的脸上看到自己的倒影。对方已经疯狂了。

    砍,削,搠,劈,所有动作都如行云流水一般,毫无迟疑。一切刀式都来得那么自然,浑然天成。他已无法形容眼前这套精妙绝伦的武学,可以的话,他也想学它两式。

    然而,姜还是老的辣。青年的刀法再是高超,但是高不过苦叔的无招。因为,无招胜有招。

    他只是架起一只手掌,然后又抬起另一只手掌,于是青年的两记手刀便被他轻易接下。

    按照常理来讲,一般人见此情况都会示弱败走;而苦叔也不会赶尽杀绝,自然放他一条生路。

    可奇怪的是,这家伙眼中的怒火丝毫没有减弱,他就好像永不熄灭的艳阳一样,只要光还在,他就不会停。

    然后腿刀掠至,正中苦叔胸膛。可不知后者的身躯究竟由什么构成,青年的腿刀竟是撩他不动,击中的刹那,他只觉得自己置身于无边汪洋之中,身上就算有再多力气也施展不出,全部被随之而来的澎湃气势所吞没。

    但青年并不因此丧失信心,这回他手腿并起。手刀如精钢短刀,迅猛快疾,连搠苦叔上身。而腿刀气势如虹,犹如朴刀开合,刀刀崩天裂地。这回,苦叔有些不淡定了,因为他感觉到双手双臂之上已有了痛意。这是防御即将崩溃的前兆。

    “好小子,果真难缠。那好,我就陪你玩玩!”

    苦叔嘴里说得轻巧,但在青年眼中却是一点也不敢怠慢。因为他发现了一柄剑,一柄顶天立地、无所不杀,无所不斩的天剑。

    说它是天剑,那是那就好像一把混然天生之利剑,而剑体就是苦叔本身。

    他居然在一瞬间便将自己打造成了一柄无坚不摧的神兵,这已经完全超乎了青年的想象。

    接着,天剑发动了。

    青年先是用单手手刀去迎,可没到跟前手臂已被激荡而来的气场震飞出去。他的手已见血,但并未放弃。于是他又用双手刀抢攻,希望能有些成效。

    然而,他将双手合于身前,准备奋力一击的时候,天剑剑端已然刺入近身,并且停在他的手腕之上。突然间,空气中传出一连串密密麻麻的碎裂声,青年的脸上略显痛苦,随即身化飞虹,倒射出数丈开外。

    当他站稳之时,他的脚下已全是血。血并不自手腕,而是源于脚底。现在他的靴子已经只剩靯面,鞋底之上有一个几乎与之等大窟窿。那是他刚刚抽身之际,一击回马搠刀之时被对方剑气击伤所致。至此,他已终于明白,自己绝不是此人的对手。

    然而,既然打了起来,苦叔就没有轻易停下来的理由。打就要打个酣畅,就像喝酒一样,要不就不喝,喝就要尽性。

    苦叔提身再上,但这个时候,他的剑气已经庞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就算他一步不动,站在原地,也能轻松击破十步之外的目标。所以,他的天剑还未到,青年也怪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气。

    这一剑将空前绝后。

    就在这时,一个异样的声音突然响起:孙长空!

    小德子从地上好不容易爬了起来,这才发现苦叔更在与一个身手不凡的青年人在战斗。而当他定睛一看之后,这才发现,那人不是别的,正是自己曾经的战友孙长空。

    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也有些太过戏剧性了。要不是他及时呵止,恐怕今天真的要有人死在这里了。

    “小德子,你没死?”

    孙长空没有些不敢相信,他以为对方和无求一样,都身遭毒手。却没有想到,小德子居然能再次生龙活虎地站在他的身边。

    “你们果然认识……”

    苦叔早在交手之前,便从孙长空的眼中读出一丝特别的情感。想必是见到无求如此悲惨的死状,一时间接受不了,所以才会如此激动。但好在,他及时收住了自己,摒住了天剑,这才没有让悲剧发生。

    “这位前辈功力深厚,实乃界内罕见,不知是何方高人?”孙长空恭敬道。

    这回,苦叔没来得及说话,小德子却接过茬来,将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叙述了番。至此,孙长空才知道,高峻山才是罪魁祸首。

    “高峻山,又是你!”

    孙长空难抑满腔怒火,又无从发泄,只能挥动手刀,斩在旁边的石壁之上。厚实的石壁立即被斩出一道足有一人来长的断痕,最深的地方竟有丈许。不得不说,孙长空的手刀已经初见火候,虽不及苦叔这样的高人,但已经足令同辈之中无出其右了。

    “话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出去再想办法?”小德子沉声道。

    孙长空面露难色,好像有些难言之隐,经小德子再三询问,这才说道:“我本不想再让你趟这湾浑水了,可我还有一个同伴,也就是之前顶替你参加了第二场团队赛的志儿,和我与无求一样被困在这里。我要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这好说,咱们一起去!”小德子痛快答道。

    孙长空有些动容,接着说道:“前面凶险万分,很可能有去无回,你真的要和我一起去?”

    “那当然,都是一起来的,怎么能让你孤身犯险。苦叔,你能出来实属不易,就先离开这里吧!接下来,有我们两个就足够了。”

    说罢,小德子朝孙长空挤了下眼睛,显出一副俏皮的样子。

    “呵呵,你们当老夫是贪生怕死之辈吗?你们去,我自然不能落后,走,一起。”

    说完,苦叔双手拥着二人,继续朝更加烟暗的前方行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