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无求之死
    ,!

    顾不上太多,小德子已经破空而入。好在这里除了他们之外再无第四人,于是赶紧凑到台前,一看究竟。

    但这一看,小德子的心脏就凉了半截。只见无求面前苍白地平躺在石台之上,正面的身体上从脖颈开始有一处割裂伤,直达小腹。胸腔与腹腔内的器官已被人全部摘走,现在的无求已经是一个死人。

    活死人似乎看到对方脸上悲意,便好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即说道:

    “你认识他吗?”

    小德子点点头,没有说话。他打量了下无求的身体,发现其中一只手掌竟是死死攥紧,好像用力握着什么东西一样。

    出于好奇,他想把手掌找开看个清楚。谁知,那看似有力的手掌竟只轻轻一碰便自动张开,里面什么都没有。

    “看来里面的东西已经被人事先取走了。”活死人道。

    “可在临死之前,是什么让他这么执着,非要将它握在心中呢?”

    “这就不好说了,一般情况下都是死者生前十分重视的事物。比如至亲至爱,像这种惨遭横祸的,也可能是因为凶手近在眼前,不愿放其离开所以才会拼命扯住。这里的变数太多,除非亲眼所见,不然很难推断。”

    “无求啊无求,相我们前不久还在一起并肩作战,可如今你竟已魂归九幽,身死道亡了。这个世道真是太过无情,让你我这样的可怜人受尽折磨。”

    话音刚落,小德子又想起一人:

    “按照时间的话,他们应该已经参加完了最强斗者大赛。那孙长空人呢?”

    于是,他又环视四周,希望也不希望发现对方的踪迹。好在,最坏的结果并没有发生,孙长空也没有在这里。

    “他是在比赛之前被送来的,还是之后遇上了什么变故,遭人毒害落魄于此?”

    为了弄清其中的细节,小德子干脆趴在石台旁边,一寸一寸地检查着无求的尸体。这在活死人看来十分奇怪。

    一个男性尸体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然后被另一名男性像欣赏艺术品一样目不转睛地观察,这不是变态是什么?不过这也是他一刹那间的荒唐想法罢了,毕竟死者为大。

    “快看!”

    小德子突然招呼对方,上前来近处观瞧,看样子有重大发现。

    “无求身上的伤,除了一些陈年旧伤之外,可以大致分为两个时间段。一个是距离现在半月之前,大概就是我们第一次参加团体赛的时间。而这些看似较新的伤势,应该就是第二次……”

    想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这些新伤定然是他与孙长空参加第二次团体赛留下的伤痕。可令他不解的是,缺少了自己的出席,他们还能继续战斗吗?

    对于非凡的事情,小德子一无所知,对于障眼法这种奇术,更是听都没听过。他只是隐隐猜测到,其中一定有人顶替了自己的位置,是谁就不知道了。

    “我倒是好奇,那些拿了他的脏器,到底欲意为何。难道,只是为了炒一盘新鲜的大肠?”

    听了活死人的话之后,小德子脸色顿时变得铁青难看,要不是因为资辈远高于自己,他早就上前教训一下这个出言不驯的愣头青了。

    “那照你这么说,他们除了吃就不会做其它用途了吗?”

    “有倒是有,不过……”

    “是器官移植!”小德子忽然道。

    “嗯,倒是有这个可能。只是不知眼下这个世道,还没有精通那项被人们视作不祥力量的技能呢?”

    小德子立即接道:“有,当然有。珍兽堂的堂主高峻山便精通这项异术。”

    “高峻山?他是谁?”

    一想到对方长时间与外界失联,连大名鼎鼎的珍兽堂堂主都不知道,小德子有种无力感,如果要一点点把高峻山的事迹讲完,还不知要到猴年马月呢。

    “说白了,反正就是一个十分厉害的角色。而且,根据刚才咱们遇到那个李勇,我猜这里就是他的一个秘密基地。”

    “是么?照你这么说,他有可能是我的那个老朋友喽?”

    听到这里,小德子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回事。确实这么想来,对方所说的确实极有道理。可为什么,当他提起高峻山名字的时候,对方居然一点也不知道。难不成,高峻山原来不叫这个名字,而是有其它的名号代替?

    眼前的疑问实在太多,一时之间也找不出个解决的办法。他们想去别的地方再去找寻出路,而小德子又不想就这么放着无求的尸身弃之不管。好歹也是曾经一起战斗过的队友,说什么他也要把对方运回斗兽场中。

    “怎么?你要带他走?”活死人看了一眼为难的小德子,心领神会道。

    “可这么大的一个人,我该……”

    不等他把话说完,活死人已经将开了膛的无求背到了肩上,未能放净的血水瞬间洒了他一身。对此,他居然毫无在意,而是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继续向外走去。

    “没想到看似古板的家伙,居然这么通情达理。哎,如果能够活着出去的话,我一定要好好款待一下你。”

    二人出了门,一路向西行去,这是一条狭长的走廊,走廊两边雕绘着各式各样的稀奇妖兽。不过因为光线的问题,并看不太清,只能通过手掌感受其间的起伏来判断上面的纹路。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怎么我从来都没见过。”

    不知为何,此时的活死人竟然变得异常沉默,好像有什么事情压在心头,令他说不话来。

    “怎么了?我有说错什么话吗?”

    活死人随后咳嗽了几声,往地上吐了几口的黏液,然后才勉强说道:“这里所画,大多都是上古时期的洪荒凶兽,你没见过那是自然。”

    “洪荒凶兽?很厉害吗?”小德子愣愣地问道。

    “呵呵,厉害?最起现在这个世道上仅存的这些物种,还没有哪一个能和它们相提并论。恐惧强大吧?在那个天地初成的时期,不过是从多凶兽的一盘开胃菜而已。”

    “这也未免太夸张了些吧!况且,你是如何知晓这么多的?难道,你真的是从那个时候活到现在的千年老妖?”

    “呵呵,千年?我活了何止千年。”

    小德子的脑海之中不禁想起小时候祖母讲述的童话故事,说某座山里住着位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妖怪,一到天烟就出来,专吃小孩子。因为这件事,他都十二三岁了仍不敢走夜路,就是怕不知从哪蹦出来个凶煞把他整个吞了。而那样只存在于故事当中的人物,如今居然就在自己的眼前,稍微赶上两步就能直接撞上。

    “前辈,我老是这么称呼你也不是办法。您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听了小德子的问话,活死人忍不住怪笑了两声,随即道:“我可不是神圣,甚至算不是好人,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我究竟是谁。或许,就算我说了,你也搞不清楚我的身份。你要是觉得一直称呼前辈麻烦的话,那就叫我苦叔吧!”

    “苦叔?怎么听着这么不痛快?能不能换个名字?”

    “不好吗?我感觉挺顺耳的,人生苦短,能尝到苦的滋味其实是件好事。”

    “这……那好吧,苦叔。”

    就这样,二人一路快步,不久便来到了一处地下暗河之前。

    “嘿,没想到这里风水这么好,居然还有暗河的存在。咱们,怎么办,从这里直接趟过去吗?”

    一边说着,小德子就要往河里走去,苦叔连忙阻止,将他从河边又生生拽了回来。

    “这里不是什么墓葬,要是只为了风水问题完全不需要找这么条暗河。如果说不是为了风水,那它一定是为了阻止这里的人从内部逃脱,所以才会被设置在这里的。”

    “哦?这么说,水底下有古怪?”

    不信邪的小德子拾起身边的石子接连投掷出好几颗。那些石头质地稀松,居然能漂在河面之上。就在这个时候,石头边是竟泛起大量的气泡,随后一道烟影闪过,顺势将其整个吞没。在二人的注视当中,烟影消失在了烟色的河水之中……

    “这……有些太过……”

    不等小德子反应过来,一双厚实有力的手掌猛然将他从地上托举起来,来不及询问,他已像小石子一样被随手丢了出去,差点没打了水漂。一路过来,水面之下不断有烟影掠过,但因为他本身速度太过,对方根本来不及反应,所以也不存在被袭击的事情发生。终于,他的面前出现了一片沙石,他居然到岸了。

    惊魂甫定的小德子转过身子想看苦叔要怎么过河,谁知另一道人影已经轰然降落,无求的尸身紧随其后,第二个达到对岸的浅滩。

    为了不让无求摔得太过狼狈,小德子连忙双手去接。谁知,运在尸身上的力道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一无留神,自己竟也被带走出去,二人混成一团,全都栽在地上。就在他准备挣扎站起的时候,一个小巧的脑袋瓜钻出沙土,与趴在地上的小德子对视了一眼,后者当即大声尖叫起来。

    “妈呀,是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