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高峻山的手段
    ,!

    孙长空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从昏迷之中苏醒了。他只觉得四周灯火通明,不时还有几声呵斥传入耳中。因为低着头,所以他并不能看清说话人的模样。只是,他依然间觉得,这些人觉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老大,这家伙怎么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要不要和上面说一下啊!”

    说着,孙长空感觉有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走来,然后扯起他的头来,仔细端详了一番。

    “看来之前这家伙受了很重的伤啊!不要紧,主人吩咐过,这小子体质异于常人,死不了的。”

    “不过他这么昏睡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其它几个人已经被搞得差不多了,只有他还没有上台。”

    听对方的口气,非凡和无求好像也在这里。可对方所说的“上台”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要搞什么选举不成?可自己何德何能,怎么能担当重任呢?

    “嗯,你说的有点道理。来,用水给我浇醒。”带头之人随即说道。

    这回,那个做小的明显有些为难,吱唔了几声才说道:

    “老大,我记得主人好像说过,不让咱们给这小子喝水。”

    “你是不是脑筋不好使?说了不给喝水,又没说不上给他洗澡。拿水来,出了事情我担着。”

    那个小弟应了一声便出了房间,而那个带头的则回到孙长空的身边,居高临下道:

    “嘿嘿,让你小子多事,早点放弃比赛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现在倒好,被带到这个素有人间地狱的实验室来,看来你是凶多吉少喽。”

    话音刚落,之前离开的小弟已经折返回来,听喘气声略显急促,应该是干了些体力活。

    “老大,水来了。”

    “看我干什么,给他泼头上啊!难道让我自己动手?”

    意识到自己无意间的一句话又苦恼了眼前的头目,那人只得一边说着好话赔不是,一边将一大桶清水拎到了孙的面前。

    “嘻嘻,你小子有福气,能让大爷给你亲自洗澡,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说远,那人从桶里掏出个瓢来,盛满清水,抬手就像孙长空的头上淋去。

    “啊!”

    孙长空故意装出一副十分难过的样子,实际上心底里别提有多么高兴了。他有再舟体质,遇水便能再生,就算断去的双掌也能恢复如初。只要身上的伤势恢复了五六成,他便有信心从这里逃脱出去。

    “老大,他醒了!”那人忽然道。

    头目再次走过来,揭开孙的眼皮,瞅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略做深思之后,于是道:“接着给我浇,这种状态上不了台。”

    这已经是孙长空第二次听见“上台”这个词汇了。一时间,他不禁对这个所谓的“台”产生了兴趣。这个时候,他已经可以微微抬起头来,只见四周放置着若干与自己身后的相似的木架。而那些架子无一不是血迹斑斑,污秽不堪。一开始,他还以为自己身在监牢,这么看来,这里分明就是刑训室嘛。

    想到这里,孙长空忍不住打了个激灵。都说这种地方不是人待的,其中尽是些惨绝人寰的副供手段,一旦上了套,就不怕你不说。他们可以让一个体重一百八七十斤的人,两天之后,骨瘦如柴。也能让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变成一个体态臃肿的丑老太。真不知,接下来他们会对自己采取怎样的残酷手段呢?不知为何,他竟还有一丝期待。

    “唰唰唰~”

    几瓢水下去之后,孙长空只觉得全身的细胞都在欢笑。他已经感觉到双腕的患处微微发痒。好不容易睁开眼睛,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平常状态,之前光明迦楼王的形态已经消失不见了。这样也好,最起码对方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折磨自己了。

    “老大,你快看!”

    那泼水的下水似乎看出了对方身上的异样,像开口招呼自己的老大前来察看。孙长空心声不妙,身上的伤势才修复了不过两三成,尤其几处要穴的伤患更是没有回春的迹象。如果这个时候让他们发现再舟的秘密,那么他这辈子恐怕都沾不到水了。

    “又怎么了?让你干点活怎么这么费劲。”

    那个头目显得颇不耐烦,只是用眼一扫便又扬长而去。

    “没事没事,继续继续。给我把他泼到完全清醒为止。不然,一会儿在他身上搞研究的时候,不好收集他的反应情况。”

    “什么?搞研究?我是不是听错了?难道,对方要把自己当作小白鼠,从上到下日解剖一番吗?不,这绝对不行。”

    孙长空的心里虽然在大声咆哮,但脸上却看不出丝毫波澜。他在等待,只要身上的伤恢复得差不多,他一定要让这帮家伙们知道一下自己的厉害。

    敢让我孙长空当试验品,我先你们泡酒喝。

    随着一瓢瓢的凉水劈头而下,孙长空感觉自己身体的状态越来越好,他的掌骨在慢慢生成,虽然速度不快,但仍然可见。但那人只把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脸上,丝毫没有看到这一细节。他心道“有戏”,便继续装死下去。反正,只要自己一刻不清醒,对方就得一直用水这么浇下去。身体复原,指日可待。

    “老大,水没了。”

    很快,一桶凉水耗尽,可孙长空仍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歹样。这时,目头有些不太淡定了,他感觉自己好像中了圈套。

    “不应该啊,这么个浇法,按理说早就醒了。莫非,他身上还有别的伤情。”

    就在他准备走上前去一探究竟的时候,一道白光不知从何方飞射而来,径直刺入到他的咽喉之中。一时间,血沫飞溅,哀呼不断,那个小弟看到这一幕竟是被吓得瘫在地上,不会走路,甚至了尿了裤子。而那头目捂着伤口,嘴里发生奇怪的声音。

    “救……救……”

    然而,就算到了死前的一刻,他也没能将“我”字说出来。看着木架之上缓缓走下来的青年,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对方。

    “壮士饶命,我也只是听人差遣办事。您大人有大量,就放了我吧!”

    孙长空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朝前走去,从那具死尸之上直接踏过,又来到那个下人面前,随即开口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

    “回……回大人,这里是珍兽堂。”

    “果然是高峻山那个王八蛋。他现在在哪?”

    “他……他,他和与您一起送来的人在试验室里。”

    “糟糕!”

    孙长空心叫不妙,于是连忙运起身法向外奔去。而就在他纵身跳起的瞬间,一记精妙的鞭腿正好击中那人的后心,后者立即栽倒下去。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看在对方无意间用水救了自己的份儿,就不下杀手了。因为他觉得,这些天自己的杀戮已经够多,再这么下去,恐怕要连累周围人了。

    活死人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吸食,身上那些细小的触手竟是相互纠缠在一起,汇成更加粗壮物体,遍布在整个体表。

    他的脸已经有些人的模样,但那一根根肌肉纤维还是看得让人颇为恶心。要不是情况所逼,小德子早就撒腿就跑了。

    “这就是你三成功力的样子?”

    “嗯,可能还差一些。这个家伙,之前应该遭遇过什么受创,总感觉元气稍显不足,不能让我满意啊!”

    听对方说完,小德子看了一眼地上的白骨,只见右侧的袖管里空空如也,竟是缺失了一臂。

    “哎,想当年杀人收刀李勇也是个名躁一时的人物,死在他刀下的好手不知有多少。他的收刀最最精妙的地方在于,拔刀不杀人,杀人不拔刀。看似最为平淡的收刀状态,却成了暗藏杀机的摧命符。”

    “你果真认识他?”活死人问道。

    小德子点点头,然后道:“不但认识,就连他的那只手臂他是我折断的。如果他四肢健全时候的巅峰状态,刚才你我绝对制不住他。”

    说来说去,原来小德子竟是面前这位杀人收刀的断臂仇人。活死人轻“咿”了声,这才道:“看来你就是他命中的克星啊!”

    “然而,原先的我们更是朋友。”

    “那后来为何?”活死人不禁接着问道。

    “没有为什么,只是道不同,不相与谋。我早就知道他离开斗兽场后进入了珍兽堂,但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碰上。不过也好,死在我手里,总比死在别人手里强。你说是不是啊李勇?”

    稍作休整,二人再次上路。这回,有了火把,二人就要方便多了。

    以免暴露自己,小德子将李勇的衣服穿在活死人的身上。而自己则用另一只手遮住脸面,不让别人在第一时间认出自己。这样,就算中途遇上敌军,也不至于连招架的时间都没有。

    “快看,前面有光!”

    小德子伸手指一远处的墙壁之中,只见一道诡异的绿光通过缝隙,射入到二人的眼帘当中。活死人想了想,然后道:

    “现在我功力大退,如果真遇上那位老朋友,一定会必败无疑。保险起见,咱们先看看再说。”

    听对方这么一说,小德子连忙熄灭手里的火把,二人蹑手蹑脚地来到光源前面,打眼向里看去。

    这下,两个人全都惊呆了。

    只见巨大的密室当中,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器官组织,有些属于人类,人的则是来源于妖兽的身体。位于中央位置外,有一平整的石台,上面竟躺着一具不知死活的躯体。

    “是无求!”小德子失声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