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重逢
    ,!

    石室之中传来一阵异样的骚动,好像一排骨头在地上爬行似的,听起来着实瘆人。不知过了多久,那名女子终于发现了不同劲的地方,于是赶紧上前。

    “你个老不死的东西,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说完,女子从腰间取出钥匙,打开了那扇沉重的铁门。随着一声“吱”的怪响,小德子和那个活死人,以一种令人发指的姿势出现在她的面前。

    “混蛋,主人交待过不能伤害他,你怎么还……”

    说话的工夫,她已来到跟前,然而就在这时候,一只不知从哪伸出来的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钳住了他的脚腕。

    从小到大,她最怕别人接触的地方不是一些私密区域,正是自己的脚踝。他甚至暗自发誓,谁要摸他的脚踝,要不就嫁给他,要不就杀死他。可女子怎么也没有想到,此时此景,这种事情居然发生了。

    所以,她赶紧收腿。但巨大的腕力让他挣脱不出,他开始注意那只手掌,他的主人居然是王有德,小德子。

    “前辈,趁现在!”

    关键时刻,那只趴在他身上的骷髅,猛然一震,随即身上锁链如同出笼猛兽一般袭向那名女子。后者躲闪不及,被击中头部当场昏死过去。

    原来,一切都只是二人设的局而已。

    就在刚刚活死人扑上前来,准备“索问”的时候,前者突然俯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自己有办法让他们出去,并让小德子配合他的行动。

    虽然一动雾水,但看样子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而且,那时的他已经没有和选择,如果自己真的拒绝的话,小德子不敢保证自己的下场能比倒下的女子好到哪里。

    这时,那个活死人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而一脸尴尬的小德子则伸手拍打着身上的灰尘,语调低沉道:“她,她死了吗?”

    小德子看向那里的女子,心中不禁想起对方之前给自己送饭递酒时的情形,一时之间难免会生恻隐之心。如果紧紧是为了逃出这里而断送一条鲜活的生命,这样的代价也太大了些吧!

    就在这个过程中,活死人已经探身到了女子的旁边,伸手就往对方的身上摸去。看到这里,小德子有些愤慨:怎么人都这样了,你还想着做苟且之事,真是枉我这么相信你,却没想到自己救了一个卑鄙下流之辈。

    “前辈,请自重。”

    那活死人猛然抬头,怪笑了声道:

    “自重什么?”

    小德子已按捺不住,义正言辞道:

    “你好歹大人家那么多,而且还趁人之危,算什么好汉。如果再这么执迷不悟,那我只能冒犯了。”

    之前的昏迷虽然令他几乎失忆,但身上的功夫他可一点都没忘却。好在,他不喜欢使用武器,这样也不会武器被收而战力大减。拳头就是他最忠实的伙伴。

    “怎么?你想对我动手?”

    说着,活死人从那女子的身上拿出一把巨大的石钥,然后打开自己身上的锁链。不知自己历经了多少年头,今天他终于重获自由了。

    “原来……原来前辈是要找锁链上的钥匙啊!”小德子傻傻道。

    “你以为呢?”

    虽然只是一具骸骨,但从那双空洞的眼窝之中,小德子发现一股莫名的暖意。看来,这个怪人并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魔头。但还是那句话,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何会沦为这副鬼相呢?

    沉默了许久,小德子才试探道:“前辈,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前往外面啊?我怕咱们继续耽搁下去,会引来她的救兵啊!”

    说罢,他又看了看被放置在石床上的女子,脸上浮起一丝难得的温柔。

    她还活着,那个怪人并没有因为多年的积怨而滥杀无辜。或许,他也知道,真正的罪魁祸首并不是她,她也没有义务去承担别人犯下的过错。于是,那名女子便被扶了起来,放到了石床,而小德子还不忘将自己的外衣披盖在对方身上。

    而此刻的活死人,还在活动着身上大大小小的关节。每次的按摩,都会引起相应部分的怪响。一来二住,小德子就感觉身边好像潜伏着一个吃人妖怪似的。

    “这样的我还能出去,不然见到阳光只有死路一条。”活死人沉吟道。

    “那该怎么办,总不能坐在这里等他们找上来吧!”小德子已经心生怯意,能将他和眼前的活死人困在这里的,绝不是一般人物能够做到的。如果让他得知自己越狱的事情,恐怕少不了吃皮肉苦头。

    “你不用担心,他们的主人不会轻易现身的。这么多年来,我也只见过他两面。上次,还是在二十年前呢。”

    “什么二十年前?您老到底在这待了多久了?”小德子不禁惊声问道。

    怪人爽朗地笑了笑,然后思索了一下,继续道:

    “五十年?不不,应该是一百年,可能还要更长时间……”说到这里,那人似乎是触到自己的痛点,于是不再往下说去。

    “什么?那你是怎么变成这副模样的?”

    “呵呵,说来你也许不信。”

    、那人忽然站立起来。原来,他的身材异常高大,比之寻常的兽人要高上一两倍,要不是身上没有一点筋肉,恐怕小德子和他比起来,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要不是他故意断了我的能量补及,害怕有一天我从这里逃脱升天,我也不会成为现在的样子……”

    小德子吞了口唾沫,这才道:

    “你是说,自打进入这里,你就没吃过一顿饭。”

    怪人重重地点点头,接着道:“连滴水都没沾过。”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你?”小德子不解道。

    “这……”活死人迟疑了一下,过了许久才说道:“可能他与我一样,都还顾念旧情吧!”

    小德子有点听出对方的意思了,于是试探道:

    “这么说,就算见到你的仇人,你也不会立即动手?”

    这回,活死人并没有说话。其实他也在考虑,当自己见到对方的时候,应该做何选择。杀,变或不杀,可能都会让自己后悔不已。

    杀了他,也许就会错过真相;而不杀他,又对不起这么多年来自己所受的牢狱之灾。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什么,可能,他的存在就是一种错误吧!

    “好了,我现在身体极其虚弱,能够撑到现在,全都凭着一颗内丹镇住三魂七魄。我不想对你动手,而你肯定也不会让我吸食这名姑娘。所以,必须等第三个人的出现。有了他身上的精元,我可以借此恢复三成功力。”

    “啊?什么内丹,什么精元,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小德子听得云雾里。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因为对方所讲,全都是一些闻所未闻,见更未见的陌生事物。他甚至有些怀疑,对方真的生在这方天地之中吗?

    看到小德子一副迷惑的样子,活死人无奈道:“说多了你也不知道,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那你……”小德子欲言又止。

    又过了一会儿,活死人才终于道:“我并不是这里的人,我来自人间。”

    不等小德子显出更加惊诧的表情,对方用手捂住他的嘴巴,单靠喉节上下浮动,嘴唇丝毫不动地提醒道:“别说话,有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幽幽的火光渐渐接近,沉稳有力的步伐不断敲打着小德子的心门。他总感觉,对方不在路上行走,而是在自己心头的漫步。

    “芳芷姐,你在吗?老大让你过去一下。”

    就在那人四处寻找,刚好路过二人所在石室的时候,小德子知道,是时候动手了。

    “唰唰”两道烟影闪过,手举火把之人被吓了一大跳,害得他手里的东西都掉在了地上。他伸手抄刀,却远不及小德子抬手的速度。更何况,他是王有德,他的拳头绝不是一般鼠辈能够相提并论的。然而,就在这时,那人做了一个果断的决定。

    他不拔刀,而是将带着鞘的整个刀身一通搠向对方。按照常理来讲,这样的动作只是单纯了应付眼前的紧急情况。可在小德子看来,这一鲁莽的举动,甚至比拔出刀来还要让人心惊胆颤。

    “你是……杀人收刀者,李勇?”

    不会错,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就从对方刚刚出手的动作,他就能大致判断出此人身份。而当那人听到对方所说名字的时候,他也是相当震惊,于是冷冷道:

    “你是?”

    小德子伸手将对方鞘里的刀身抽出,映着地上的火光开口道:“王有德。”

    “你!”

    李勇一言未完,却已发现自己的肩上竟蹲着一道人影。说他是人影,只因对方的体对外形极其不符合。在火焰的照射下,对方的影子被拉长了数倍,好像一个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

    “果然,你还是出来了!”

    此话说出的时候,活死人已经趴在他的后脊上,拼命地吸食着其中的精华。接着,他的身上开始出现一些奇怪的东西,一根根,好像才从土里挖出来的蚯蚓一样。

    “这……这些是什么东西?”小德子根本来不及沉浸在旧识死亡的痛苦之中,因为那道鬼影的身体已经炸了开来。

    数不尽的细小触手出现在森森白骨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