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地牢
    ,!

    “我……我这是在哪里?”

    扶着要裂开的头,眼看向四周。只见这里漆烟一片,一丝光亮都没有。空气当中到处充斥着潮湿的气味,基中还夹杂着少数**的恶臭。

    “对了,我是谁?”

    面对这样无厘头的自问,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思索了好久,他才想起之前进入聚恶岭的事情,以及之后所发生的一切。

    “我是王有德!”

    小德子竟然出现了,而且是在这个不见天日,四面高墙的巨大石室当中。他仔细回想了一番,神志才稍微清醒了一点。

    “原来,是这么回事。”

    小德子的嘴上忽然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但之后又赶紧掩饰了过去。接着,他从石床之上坐起身上,鼓足气自息大叫道:

    “有人没?犯人都快被饿死了,怎么连个送饭的都没有。来人啊!”

    小德子摸索着来到铁门之前,使劲晃动了几下。但这扇铁门质地极其特殊,能够自行吸收外来的能量。所以无论他怎样用力,也难将其击毁。

    “你醒了?”

    突然间,烟暗之中闪出一道不太相称的白影,听声音还是个女人。小德子知道有戏,便换上张笑脸,张口讨好道:

    “好姐姐,你行行好,给我拿点吃的过来吧!”

    那名女子十分和善,听了他的话之后并没有故意刁难,而转身离开。不时,便拿来一个精美的雕花托盘,从门下面的缝隙之中塞了进去。

    “吃吧,不够还有。”

    小德子是个聪明人,看到对方如此好心,自然不会冷了人家,连忙作揖道谢,然后风卷残云一般,将盘中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

    这个时候,女子又递进来个盛液体的容器,小德子双手接过,打开上面的瓶盖,用力闻了闻,竟是上好的酒水。恰好昏迷的这段时间滴水未尽,又加上刚才的食物略显油腻,刚好可以用这美酒调和一下。闷气几口咽下,他只觉得混身上下所有细胞都好似复活了似的,毛孔之中蒸腾出大量的浊气,四肢上的无力感也一扫而光。不得不说,这酒还是真是好东西。

    “姐姐这么好心,就不怕我有了力气从这里逃出去吗?”

    那女人轻笑了声,然后道:

    “当然不怕,你不会,也不能从这里出去。”

    “哦?”小德子惊讶地叫了声,然后陪笑道:

    “莫非,姐姐知道一些事情的内幕?”

    “能够待在这里,照顾你们的饮食起居,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你们?你是说这里关着别人?”

    “当然!”女人得意道。

    “不知道和我一样的狱友,还有几个啊?”

    “这个……不能告诉你。”女子为难道。

    “那我想问一下,这里有没有我的熟人?”

    女子想了一会儿,才说道:

    “原本没有,但刚才送来了两个,我想你至少认识其中一个。”

    “哈哈,那就好办了。”

    小德子的脸上逃过一丝狡诈,随即高声道:

    “我是王有德,有没有人认识我?有没有人!”

    对方前后的极大反差,让那女子有些错愕。她先是被那道吼叫吓了一跳,然后又让一脸的怒意全部淹没。她不是悍妇,但同样也不是省油的灯。

    “给我安静点!”

    女人的声音似乎含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魔力,听到耳朵之中,身体立时不吃使唤,别说讲话,就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瞬间,小德子便觉得之前吃的东西都白废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小德子艰难地说着,却仍不忘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灿烂笑容,他可不想让一个女人看扁。

    “呵呵,没什么,只不过是在刚刚的饭菜里面做了些手脚而已。别人没事,只要一听到我的尖啸,就会立刻四肢酥软,混身无力。对了,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这里的空间极大,且做了极好的隔音设计,就算隔壁有人,也不会听到你的一点声音。所以,为了保持体力,你就安心待在这里吧!”

    小德子苦笑着摇摇头,心里想着:怪不得这女子对待自己这么热情,原来一切都是套路啊!想他小德子有名的一张铁嘴,竟就这样失效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他只得再次坐回到石床上,思量着接下来的对策。

    现在自己十分被动,如果不能与外界取得联系,找到盟友,想逃出这里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可问题是,他连自己身在何方都不知道,又该如何制定计划呢?

    “奶奶的,好歹我也是个七尺男儿,还能被活活困死在这里不成?作以待毙肯定不成,我得再找找线索。”

    接着,他又朝石室的其它未曾到这的区域探去。刚走没几步,他的脚下突然被绊了一腿,差点摔在地上。借着弯腰的机会,他顺手摸了一把,发现地上竟有条胳膊粗细的锁链。

    “这么粗的家伙,是为了束缚谁的?”

    小德子用力握了一把链子,发现这玩意的材质和墙上的铁门类似,都能吸收外力,带上它,除非有钥匙,不然锁到死都未必能挣开。

    “哎?话说,他们怎么不用它来限制我呢?难道,是我不值得这么做?”

    想到这里,小德子摇摇头,打消了这个观点。顺着锁链的方向,他又向前摸去,希望能发现些蛛丝马迹。可没过多久,他便后悔了。

    “妈的,是具骷髅,真晦气!”

    出乎意料,锁链上的人已经身亡许久,从刚刚触摸时候的感觉判断,这家伙恐怕已经死了一两年了。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自从摸到了那具**的尸身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手上有股怪味。但要他形容,却又说不出。所以这之后的很长时间,他都不用那只手去吃饭。

    不然,他有种生吃死人的错觉。

    但话又说回来,此人又是谁呢?能用得上这般结实的锁具,想必此人也是一名相当有能耐的大人物。可经他回想,最近几年之中也没什么这种级别的人物消失啊?难道,对方是更久之前就已经在外面蒸发、然后被困在这里?

    这么想来,事情有些说得通了,但因为目标太泛泛,小德子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

    “你啊你,也算一个苦命人。死在这里都没有替你收尸。不知你的家人是不是还在寻找你的下落。你我能在这里相遇,也算缘分一场。要不你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我一下,如果我能出去的话,肯定给你带个话。”

    其实小德子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忆,根本没让对方回话。况且,死人怎么说话?但就在这个时候,奇迹发生了。

    “呵呵,你还挺善良的嘛!”

    突来的赞扬声,让小德子混身的汗毛全在此刻炸立起来,一股强烈的窒息感令他差点昏死过去。

    “你……你你是人是鬼!”

    起先,他还不能确信说话的人究竟是谁。但通过仔细辨认,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声音就是从不远处的尸骸当中发出的。

    骷髅居然可以说话,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当中见到的最离奇、最惊悚的事件、

    “这有什么关系,反正都被困在这里,生是这里的人,死是这里的魂。”

    显然,对方说话的语气十分悲情,这让一旁的小德子不禁心生怜悯之情。可以的话,他真的想要帮助他,拯救他。

    “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还有,你究竟是谁?”

    接着,小德子听到那条锁链微微动弹了一声,然后那道破烂鼓风箱似的嗓音再次发生声响:“我是谁不重要,但我记得,是谁把我送进来的。”

    “是谁?”

    “我的兄弟!”那人悲伤道。

    “哦?那你兄弟又有哪方高人,能把这困在这里,恐怕也不是一般的鼠辈吧?”

    小德子说完,却听到另一边传来一阵幽怨的笑声,然后道:

    “兄弟就是兄弟,我也管他是叫什么名字,一日为兄弟,终生是兄弟。可惜……”

    “可惜你的兄弟却出卖了你。”小德子接茬道。

    “他没有出卖我,一定还有我不知道我的隐情。我要出去,我要找他问个清楚。”

    突然间,空间中的气氛骤然变得肃杀难挨。那条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的铁链随即舞动起来,好似一条凶悍的赤练银蟒,不断撞击着四周的墙面。每次撞击,都会因此产生大片的火花,剧烈的铿锵声响彻整个房间。

    “你这老家伙,又找不痛快是吗?”

    就在这个时候,铁门那边传来之前那名女子的声音,紧接着一道流光掠过,正好击中那具骷髅身体。后者身形登时萎靡,好像一只枯瘪的桃子,摔倒在地。

    “哇,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好的身手。”

    面对小德子的夸奖,女人丝毫不为之所动。接着他丢下几句“别和他说话,对你没好处”“想活命就少打听事情”之类的话语。说到底,对方就是不想他和对方交谈。但既然如此,这娘们又为何将他与这活死人囚在一起呢?

    “前辈,你没事吧?”

    小德子好心好意,想要上前察看一番。谁知就在这时,一声急响突然飞过耳边,一股蛮力连给他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立时将他拉扯了过去,然后,重重跌在那人的身前。

    然后,他便见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恐惧的一幕。

    活死人张着幽绿色的嘴巴,向他俯身过来。

    “他这是要占我便宜吗?想我王有德有世英名,没想到临死之前居然翻了船。”

    小德子的心情坠到了底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