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变革
    ,!

    虽然是禽鸟的模样,但声音分明是孙长空的无误。只是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成为大鹏鸟。难道,他也被高峻山改造,成了一个不人不鬼的****混种?

    然而,当那个光芒万丈的身影落地之时,众人这才看清他的模样。

    那居然是一个人面鸟身,双翼带爪的新奇生物。而那张冷峻的面庞,正是孙长空本人。

    “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只手遮天一失平常傲慢的态度,显得唯唯诺诺,生怕惊扰了面前的这只凶煞。而当孙长空睁开双眼的时候,两束极强的金光直接投射在他的身上,直教他心神难宁,魂飞魄散,差点性命不保。

    “哼,你问我?”

    变幻成大鹏形态的孙长空,说话的方式不同以往,好像故意将嗓音拉长了许多,以至于乍一听去好像有好几个人在说话一样,其中大部分的话语都有回音,显得格外离奇。而他身上青一色的金色羽毛更是耀眼,要不是忌惮于他的力量,恐怕一些心怀不轨的小人早就上前去捕杀他了。

    “原来,这就是光明迦楼罗的力量,当真不同凡响。”

    说话之间,孙长空的眼神陡然一厉,一道金光破目而出,刚好落在二人所在的位置处,恰好避过对方射在一旁的面前上。也不知道那速光芒到底什么来历,只是单纯的一击,便已将擂台轰出一个大洞。洞口大小,甚至难免装得上一个成年人。当然,对于只手掌天和踏破无岳这样的重量级选手看来,这还远远不够埋葬他们。谁知,就在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的刹那,共生体所站的地面立时崩塌,二人躲闪不及,加之思想不能完全同步,所以一晃之下,竟没来得及避开,刚好坠入洞入,好像一只巨大的地鼠一般,无辜地看着四周。

    “这……这是怎么回事!”

    只手遮天还没回过味来,孙长空闪身已然来到了他们身边。有了鹏翼加持,他的身手已经来到了一全新的层次之中,与之前相比简直判如两人。在外人看来,孙长空只是单单在原地消失了一下,同一时间另一个地方已经出现了他的身影。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完全超乎常识的范畴。

    “你们刚才是怎么虐待我的,是这样吗?”

    孙长空急鹏爪,直接踩在共生体的中间部分,也就是之前群群之首头颅所在位置处。那里的伤口才刚愈合不久,被孙长空这一闪电般的踩踏又逼得鲜血四流。隐约之中,只见伤口里面有一团烟乎乎的东西好像在慢慢运动,看的让人胃腑难安。孙长空不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他只知道,只要将其击溃,一切就都结束了。

    而现在的只手遮天和踏破无岳就像一只蟑螂一样,生命力极其顽强,前前后后受到了这么多的伤害,却仍不见颓败的迹象。为了速战速决,孙长空决定给自己吃点猛料。

    “起来!”

    孙长空的话相当管用,一句“起来”,对方那只庞大的身躯竟真的从地上跳了起来。这并不是只手遮天或者踏破无岳的意思。因为,对方鹏爪形状的脚掌,已经将他轻松地从洞里提了出来,就好像拎一只鸡仔一样,不废吹灰之力。只手遮天刚要控制身体,却愕然发现一股从未见过的能量侵入到了体内,进面遏制了自身的力量,使其动弹不得。现在他们哥俩就像一块砧板上的鱼肉,只能听从别人的宰割,就好像之前他们手中的孙长空一样。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只不过这眼前的局势变化也太快了些吧!

    擒住共生体不是目的,孙长空还要以一种华丽的方式解决掉二人。沉吟间,他猛然将对方投向空中,而自己则留在地面之上。

    “难道,对方大发慈悲要放过自己了?”

    刚一离开孙的“魔掌”,只手遮天便觉得混身上下枯竭的力量如同冰释般迅速回复,萎靡的精神也得到了充分的缓解。一时间,他又有了信心,他感觉自己还有一战之力。

    只手遮天再次发出狂妄的笑声,但就在时候,孙长空也应和着陪笑了两下。紧接着,天空当中便多了无数光斑似的物体,并且自下向上,朝共生体倒飞而去。

    这回,只手遮天看清楚了,那是无数的金色羽毛。

    他虽然也见识类似的禽鸟,甚至看到了比他还要凶猛的三足乌。但与那相比起来,眼前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东西竟成了他与踏破无岳的克星。打心底里,他便十分抵触这些金晃晃的玩意儿。而正如他预感中的那样,这些羽毛只要触及到自己的身体,便会随之留下一枚血坑。真的是坑,因为里面一点肉都没有,只有一泡血水浮于其中,不时向往倾出一些,看上去着实残忍。但是大家又十分清楚,他们这是罪有应得。谁让他们之前那般凌辱孙长空呢?这就是报应。

    以孙长空现在的身手,想要将全部的金羽打在对方的身上并不是件难事。但他偏偏没有这么做,而是故意露出破绽,让其中一部分射向二人周围的空间之中。这下,只手遮天和踏破无岳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因为刚才发生的情形竟对这些小玩意变得极其恐惧。尤其是后者,别看他原先高高大大、英名神武的模样,如今却也变得缩头缩脑,颜面尽失。当然,孙长空可以理解,毕竟这是自己的杀招,漫天黄羽。

    这些金色的羽毛,饱含浩然正气,加之本身强大的杀伤力,能对歪门邪道产生较于往常数倍的伤害,而且身体一经破坏,便不能自行愈合,只能通过外界条件,加上闭关休养才有可能恢复。所以这段时间当中,共生体上的伤势一点也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厉害,应该是射入其中的金羽余力所致。

    只手遮天的心都跌到底谷,他有些后悔之前那般欺负对方,甚至扬言要赶尽杀绝。这么看来,这种恶毒的预言要报应到自己的身上了。

    “二哥,现在该怎么办,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啊!”踏破无岳空有一身的力气,却无的放矢。面对孙长空这种棘手的敌人,打不是,不打也不是。无论怎么考虑,都只有死路一条。现在,他只得将希望寄托在兄长的身上。

    “三弟,其实我有一个想法,倒是能解开眼前的僵局。但是……”

    “但是什么……”

    因为内心的激动,所以踏破无岳不禁向对方那边靠拢了几下,尽量让两个脑袋挨得更近一些。谁知就在这时,位于踏破无岳那边的手掌猛然伸来,一把扼住后者的脖颈,用力一扯,便丢了出去。

    “两人共享一个躯体,这个时候只会成为一种累赘。为了让我们兄弟三人能保留一支血脉,所以只能牺牲一个了。”

    话说到后面,踏破无岳已经听不到了,因为他的生命已经逝去,与他的大哥群群之首一样,血流了一地,却仍不肯闭上眼睛,好像还有很多的遗愿没有完全。

    不过,对于他来讲,一切都已经至此为止了。现在,三无兄弟,就只有只手遮天苟活了下来。

    但这样的代价是巨大的,群群之首不值得他可怜,但痛失踏破无岳纯属无奈。最起码,对方是自己踏实的信徒,有了他,他便等于多了一副手臂。然而,如今这双手臂竟然就像壁虎的尾巴一样轻易断掉了。

    不各为何,只手遮天的眼中竟是浮起一片泪光。

    “呵呵,果真心狠手辣,杀都杀了,居然还能流泪,不得不说,你的演技真是好!”

    “住口!”

    只手遮天的话音就像有毒一样,竟让孙长空猛然间无法行动。而就在这时,前者用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穿过空间的阻隔,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双铁掌已恢复到正常大小,但上面激荡的力量,却较之前强了三五倍。

    “哼,执迷不悟!”

    虽然身体暂时不能动,但目光仍可以聚集。就在那枚铁掌即将击中自己身体的时候,他的视线再次聚集到对方的胸前。然后,一道火光猛然出现,直接烧穿了个手指精细的缺口,将里面的血水放了出来。

    而那些体液就好像一头被封禁许久的野兽一样,好不容易看到了生机,便立即向外飞窜。很快,他身形便萎了下去,如同蔫了的黄瓜。

    “还有遗言吗?”孙长空冷冷道。

    “我……我……”

    话音未完,另一道弦外音突然冲入场中,宛如一道霹雳闪电般,着落在二人之间,并伸手掏住只手遮天的身体。

    “银雪狼!你怎么在这!”

    面对孙长空的质问,银雪狼不以为然,好像根本不屑与对方交谈一样。

    “铁剑长怎么样了?你们两个谁胜了?”

    银雪狼原来还想继续不理睬下去,可当听到铁剑长三个字的时候,脸上还是显出一丝异样。沉闷了许久,他终于挤出几个字:

    “他死了。”

    孙长空的脑袋翁得响了一声,好像被人从背后抡了一闷棍。而事实上,确实有人这么做了,而他自始至终,都没看清对方的相貌。

    接着,斗兽场中传来一阵可怕的骚动。

    “从今天开始,斗兽场暂停营业,开启时间另行通知。”

    他听出了说话人的身份,正是那个令他恨得牙根痒痒、混身难受的高峻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