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光明迦楼王
    ,!

    此时,孙长空还不知外面发生的事情。现在他的心思,全部都在眼前第四幅无二真经图上。但经过长时间的参悟,他仍是一无所获,好在这里的时间比之外界要快上数以万倍,这里渡过一年,放在真实世界当中只不过是一句话的工夫而已。但那哥俩的脾气可不太好,再这么下去,就算只用一息,也能将孙的身体撕成碎片。

    “可恶啊!答案就在眼前,为什么就是明悟不了呢?”

    孙长空无计可施,只得愤懑地坐在地上,气得直捶地面。可他忘记了,这是在他精神世界当中,撞地就相当于打他自己,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他一定能感受到因此带来的痛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真经图幅上竟是荡起一片波纹。

    不同于之前用手抚过时候的模样,这里的波纹居然可以自主发光,所过之处,无不是金光熠熠,热气腾腾。接着,那片掩盖图幅的烟幕竟再次出现了一道裂纹,虽然极其微小,但足以成效。

    “这……这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仔细回想着刚才的情形,以为是自己用力击打地面导致的结果,于是又连续捶了数次。然而,这回奇迹并没有发生,真经图无动于衷。

    “哎呀,老天,你就别再玩我了啊!如果你知道答案,就痛快地告诉我吧!”

    其实,孙长空并不是真的和上天对话,他是故意说给那道声音听的。因为他觉得,对方一定知道其中的隐情,虽说求人不如求己,但在这种紧要关头还是要多听从一些别人的建议。

    “呵呵,你不用喊了,其实真相和你已经相当接近了。再把劲,答案就在眼前。”

    “眼前!”

    孙长空豁然看向图幅,只见刚刚出现的那道裂痕,竟在悄无声息地自行扩展,速度极慢,但并不是止步不前。而当他的情绪稍稍稳定之后,裂痕发展的趋势骤然停止,好像故意与他作对。

    “我知道了,是我的情绪!是我心中的负面能量才使得真经图一点点挣脱束缚。多谢前辈指点。”

    “哈哈,不用谢我,这也是你自己坚持不懈的功劳。快点完成最后的工作吧!再迟一些,外面的家伙就要把你摔成肉酱了。”

    随着爽朗的声音渐渐远去,空间之中终于恢复平静。孙长空再次闭合双眼,不断回想着之前遭遇的种种不快,想起高峻山那张丑恶的嘴脸,一股由衷的愤怒随即冲上脑海,竟将眼前的识海变成一片无际火海。

    “来吧,让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击败对手!”

    孙长空伸出拳头,并在图幅之上轻轻敲打了一下。对方似乎有所感应,竟开始剧烈摇晃起来。与之前真经图觉醒时的场景相类似,真经图上的大片烟块开始逐一瓦解,一道耀眼的金光倾洒而出,照耀在孙的身上,进而点亮了整片识海。

    火海化为八条凶恶的火龙,飞奔跃入到真经图当中,图上的光芒瞬间达到前所未有极点,在长空惊愕的目光之中,一只金色的巨型大鹏鸟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是……光明迦楼罗!”

    擂台之上,只手遮天控制着身体,将孙长空举过头顶,不断向踏破无岳的头部砸去。而倚仗着超乎凡人的身体素质,后者并没有任何损伤,而孙长空早已面如死灰,双只断臂也再流血,好似干涸一样。

    他的生命即将结束。

    “喂,玩够了没有?我想结束比赛了。”踏破无岳一脸委屈地诉苦道。

    只手遮天猛然将孙长空丢到一旁的地上,随即沉声道:

    “好好好,这样也好。咱们俩也不能一直保持这副鬼相,得尽快找他老人家把你我分离才是。”

    “对对对,那这个小子怎么办?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嘿嘿,你是不是脑袋被打傻了?让他活着找我们报仇吗?杀,全都杀掉,那两个也不能放过。”说着,只手遮天看着别外的两个人,也就是非凡和无求,森然地说道。

    踏破无岳摸摸脑袋,憨厚地笑道:

    “还是二哥考虑周全,不然又要吃大亏了。那……动手?”

    说完,一个身体上的两个头颅相望一眼,似是读出了彼此的心意,于是毫无迟疑,纵身跃入半空之中,成下坠之势,全力踏向孙长空的身体。

    这一击,恐怕要血溅三丈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流血的居然不是孙长空,而是那只要踩、还未来得及踩下的右脚。可以盾见,一缕光束般纤细的金针没入在那怪物的脚掌之中,血液顺着针不断向下滴落,很快便染红了下方的地面。

    “你!”

    当两个头颅看向脚位置的时候,孙长空竟早已不翼而飞,只有一枚人形的窟窿留在石板之间,略显幽默。但在只手遮天看来,这一点也不好笑。因为一个将死之人在临终之际居然还刺伤了他的身体,这是对他极大的侮辱。他本想一脚把对方跺烂,现在他改变主意,他要将他整个吞下,让孙长空变成自己的粪便。

    可当只手遮天抬起头来,看向天空的时候,他惊呆了。

    不仅仅是他,就连在场的其它人也全都表现出相同或相似的表情。

    这是真的吗?

    天空当中居然出了两轮娇阳。

    这幕异象究竟是谁造成的,什么时候发生的,无人知晓。只是大家突然觉得四周的气温升高了不少,所以下意识地看向天上,之后才发现眼前的这奇景。

    高峻山豁然站起身来,高淼淼这时才刚整理好衣服,木讷地睁着大眼,好似丢了魂。

    “这难道是那小子的杰作?呵呵,还真让我大吃一惊啊!你怎么看,我的乖侄女。”

    “嗯……”高淼淼机械地回答道,完全没有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上。或许,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心这种东西。

    她的心已如同死灰。

    “看来,我要想个办法把他再请回珍兽堂里好好招待一下了。阿银!”高峻山突然朝旁边的空地说了一句。

    “我在,义父!”

    惊语如雷,人影如棱,回话的同时,银雪狼修长的身形已经落在了那片空地之上,而他则显出一副十分虔诚的样子,等待着对方发号命令。

    “一会看情况,如果三无兄弟顶不住了,你就去场上把他救下,顺便把那小子给我带回来。无论,是请,还是背。”

    “请”当然是一种礼节,而“背”就不是听起来那么顺耳的事情了。高峻山不是让银雪狼真的把孙长空像背新娘一样将他抬回去,而是用武力将之击打击溃,然而再强行带走。银雪狼在高峻山手下效命已经有百年之久,对方什么心思他一清二楚。甚至有些时候,对方不做安排,他也能滴水不漏地完成任务,这就是默契。但,这也是他一生当中的最大悲哀,虽然银雪狼自己没有感觉。当旁人暗地里总用这件事来讽刺挖苦他,作走狗能到这个份儿上,恐怕也是前无古人了吧!

    天底之下只有一个太阳,这是自打后羿射日之后便永不改变的事实。但如今,多出来的这只日头,又是来自哪里呢?

    愕然间,众人发现其中一个太阳竟是越来越大,同时距离他们也是越来越近。恐怖的热量几乎带走了这片土地之上的所有水气。在场的观众更是被高温烧烤的口干舌燥,旁边卖酒水的小贩,生意好到了极点,已经供不应求,很快所有的饮品全都卖断了货。

    “二哥,那……那是什么?”踏破无岳痴痴地仰着头,结巴道。

    “我哪里知道,反正只要与咱们为敌就得死。”只手遮天咬牙切齿道。

    “对对对,二哥说得对。那还等什么,****!”

    一言说定,踏破无岳随手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手腕急抖,将之送入天空当中,直奔那轮艳阳。而只手遮天哪里肯落后,直接将地上一块完整的石板生生举起,然后奋力抛向下落光团的中心。他心里笃定,只要对方中了这招,无论你是人是鬼,全都好受不了。

    可兄弟二人还没有将气喘匀,却已发现天上忽然下起了鸽子蛋大小的石头雨,而且势头极猛,落到身上就是一个火坑,砸在地上就是一个窟窿。正所谓自作自受,只手遮天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干嘛要扔一块那么大的石头上去呢?

    “二哥,好……好疼。”

    只手遮天看向旁边的三弟,只见对方已经被下落的带火石子打得鼻青脸肿,肩膀附近还镶着块燃烧的石头,显得十分狼狈。

    “看我干什么,还不快跑!”

    说罢,兄弟二人,同时控制着一个身躯,开始在擂台之上跑了起来。可说也奇怪,那些石头好似拥有灵性,旁人一个也没挨到,九成以上的火石都打在了他们的附近。他谙熟掌法,能及时将飞来的异物挡开。可踏破无岳鲁莽惯了,无论是刀山火海,还是天雷弱水,他都照闯不误。可火毒无情,区区凡身肉胎,哪里经得住这顿暴打。不一会,只手遮天也撑不住了,于是高声求饶道:

    “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什么?投降,哥,我还顶得住,你放心。”

    只手遮天本就被气得七窍生烟,经对方这么一说,再也忍他不住,直接控制对面的手掌,在踏破无岳的脸上狠狠掴了一掌,然后气冲冲道:

    “你个呆子,难道没听过诈降一说吗?真是让你蠢死了!”

    就在只手遮天出言教训老三的时候,天空之中,那轮烈日赫然开口道:

    “死不悔改的东西,就算把你们烧成灰也不为过。看招!”

    话音刚落,那轮太阳竟伸展开来,便成一头巨大的大鹏,豁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看我光明迦楼王的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