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指点
    ,!

    高峻山改造三无兄弟的中心思想,就是顽强。

    强壮的体格是前提,敏捷的射手是武器,聪明的大脑则是在凶险之中做出正确判断的必要保证。现在,这颗控制正个身体的神经中枢失去了生气,按理说一切都应该归于消亡。

    但群群之首的两边肩上竟然长出两个瘤子。

    它们生成速度极快,且似有准备并不是盲目增殖。渐渐地,二者的轮廓变得愈发清晰,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那居然是两颗头颅。他们是只手遮天和踏破无岳。

    虽然没有了毛发,但他们的五官特别依旧被保留了下来。一个是奇陋无比,令人作呕的狭长面孔;一个是面容冷峻,线如刀割的四方大脸。孙长空一眼便已认出二者的身份。只是他已是强弩之末,有心杀敌,却无力回天。

    “不愧是高峻山的杰作,没想到生命力这么旺盛。看来,我要难逃一死了。”

    孙长空没有站起身来,而是将身体仰卧过来,面部朝上,看着上方灰蒙蒙的天空。

    自打进入无妄修罗界之后,他极少能见到看见晴空万里的时候。这回也不例外,只是唯一令他略感意外的是,空中的云彩很是平静。这在多风的百兽城是不会发生的。难道,就连它们也想为自己伫足,亲眼见证自己灭亡的时刻?如此想来,委实有些讽刺。

    这个时候,重生的头颅已经基本定型,个别位置仍做着细微的调试,以至于面部的肌肉不时地跳动一下,好像一只活跃的青蛙,悄然藏于其中。

    “二哥,大哥的头怎么办,很妨碍咱俩面对面地交流啊!”

    只手遮天那边奸诈地笑了笑:“当然是将他连根拔除喽!”

    说罢,一只手掌猛然钳住群群之首的头部,然后用力一扯,整颗头颅连同下方大片的筋肉被一起撕裂下来,被随意地丢在一边。这时,人们才发现,可怜的群群之首似乎还有一丝意识,只是因为气息太过微弱,所以才一直没有动静。

    “大哥,你也不要怪我们俩。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压在我们上面,同样都是为他老人家效力,凭什么你做大,让我们做小呢?不过这样也好,你这就算提前告老还乡了吧!下去的时候记得还爹娘说一声,我们兄弟两个没给他们丢人,就这样吧!”

    群群之首目光涣散的刹那,那具原本属于自己,现在却被别人所拥有的身体,突然踏出一脚。这是踏破无岳的意思,他十分清楚。接着,那颗头颅就像夏天落熟的西瓜一样轰然炸开,溅出像西瓜瓤一样的碎块,汁液。

    “好了,最大的麻烦解决了。二哥,咱们把这几个也了结了吧!”

    “嘿嘿,弟弟就是弟弟,思想总是那么单纯。你看他们半死不活的样子,就算咱们不动手,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你和大哥都喜欢捕猎时候的成果,而我,则享受其中的过程!”

    巨人飞出一踢,直接将地上的孙长空踢入空中。接着,他舞动十指,做出一系列诡异的手势。而随着每一次的变化,孙长空的身体都会做出相应的动作。时而腾跃,时而匍匐,一会四脚朝天,一会首足倒置。对此,只手掌天似乎还不满足,干脆将对方的手脚全部绑住,然后像打桩一样让孙的头朝地面不停砸去,不一会,孙长空已经面目全非,就连血流也不如之前那般欢腾。他真的已经到达极限了。

    “哎,想我孙长空英名一世,临了却受到此等凌辱。老天啊老天,你怎么不长眼呢?”

    “怎么,这就放弃了?”

    就在孙长空装备迎接最后的死亡之时,一道苍老的嗓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你是谁,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可能是因为过渡缺血所致,他的头脑已经运转不起来了。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此人的身份。只是他聊聊觉得,说话的人一定是个自己的熟识。

    “呵呵,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外貌,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事已至此,孙长空也不再希望奇迹发生,于是便坦然地和对方聊了起来:

    “没变?我的变化是你看不到的。”

    “是吗?我怎么发现你的内心还是那么空空如也,什么事情也没装下。你活得还是太过滋润了啊!”

    “呵呵,那是你没在这里生活过。如果也让你在这里生活个五六年,想必你也无力去考虑太多身外事吧!在这里,活着就是唯一的目的。”

    “那你现在岂不是连唯一的目的都丧失了?”对方继续道。

    “呵呵,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这样。只怪对方太强大,我们三个还不是对手。”

    “那是你的想法?”

    “那你怎么看?”

    “要我看,你们还有一大部分潜力仍没有发掘出来。只要有高人指点那么两下,击败这个怪物只是分分钟的事。”

    “哦?不知您是不是那个高人呢?”

    听了孙长空问话,那人突然朗声笑道:

    “哈哈,终于意识到我了,是吧!”

    “那不知前辈可否赐教几招,也让我救下自己和那两位兄弟。”

    “你身上的力量很是奇特,凭我的所见所知并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你自己应该拥有一套自创的套路,只要按照以往的经验再加上一些感悟,想要突破瓶颈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这就是所谓的悟道吗?”

    “差不多吧!只不过,你现在所处的位置太低,还称不上道,顶多就是醒悟。”

    “醒悟,醒悟……”

    孙长空嘴中反复念道着,一边是生命力飞速流逝,一边是头脑飞速运转。他只觉得身体炽热,四肢发凉,口中不断有浊气吐出,带出阵阵烟烟。

    “这便是第幅无二真经图迟迟不肯开启的原因吗?我本以为只要像以往那样静静等待时机成熟就能收获成功。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需要自己的参悟。看来,我的修行还是远远不够啊!”

    孙长空闭上双眼,全心全意去感受体内的无二真经图。由其意识所化的虚拟人形,站立在三张已经开启的无二真经图前,背后便是那幅金色的真经图。

    “之前,我曾无意中借用过其中的力量,收效颇多。今日,我又凭它灼伤了气焰嚣张的群群之首。能够战胜他们这种邪门外道,说明这股力量是正义的,是崇高的。可它究竟是什么呢?”

    孙长空来到真经图前,用手轻轻抚过那张高大娄丈的巨型图面。真经图十分玄妙,手掌所过之处,竟惊起一道涟漪。波纹向四周扩散,一直到达画幅的边缘才终于消泯。虽然没有过多细节,但孙长空还是注意到了一点。

    光,是光,波纹所过之处有光出现,但稍纵即逝,寿命极短。孙长空在那些光芒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浩然正气,正是它们,才让之前的铁剑长和三无兄弟忌惮害怕。

    “可怜,数量太少了些。如果能将整幅无二真经图全部释放,那所制造的能量将是何等壮观!”

    当眼下,第四幅无二真经图只有三分之一部分能够自主发光,其余部分被墨汁一类的物质所覆盖,所以才阻碍了里面光芒的释放。

    渐渐地,孙长安有了些方向,只要将这些遮盖物消除,那真经图就应该觉醒了吧?可如今面对的问题是,如何祛除这些不知名的烟色。

    “开动代的大脑,想想当时是怎么发现这股力量的,只要循序渐近,答案自现。”

    那人的话将孙长空又一次带到数天之前与铁剑长无争激斗的时候。可当时的他,一心只想挫败对方,心中并没有想什么啊!可这又算作什么,充其量就是求生的本能而已。难道,这还不是第四幅图出现的原因吗?

    接着,他又将思绪向更久远的时间推去,谁知脚下的地面忽然一震,头顶上方烟暗之中竟是掉落下无数碎石,差点砸中他。

    “你的时间不多了,过不了多久,你就要死在那个家伙的手里。”

    此时,真实的世界当中,只手遮天与踏破无岳的共同体正在对孙长空做着惨无人道的蹂躏。一个好端端的大活人,被他们玩弄在股掌之中,一会摔在起上,一会又抛入空中,然后用头部去接。孙长空身上骨头多半已经粉碎,头骨也因为刚才的一击飞踢大面积崩溃。刚刚孙长空所看到的落石就是因此产生的。

    看台的一角,高峻山与高淼淼正在那里端坐着,前者神态平和,不动声色。而淼淼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怎么样,你二叔的实验品还不错吧!”

    “二叔,我爹到底怎么样了?”

    高峻山微微一笑,摇摇头道:

    “现在是你有求于我,不是我来求你。现在只有我说话的份,所以只能我提问问题,而你只能选择回答。不然,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这浪费时间了。”

    高淼淼欲言又止,想了一会,才用纤细的手掌将脸上的泪水抹干,坚强道:

    “好!”

    “呵呵,这才是我的好侄女嘛!”

    说罢,高峻山将手放到高淼淼的腰间,并向前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