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天生神力
    ,!

    从刚刚开始,孙长空便一直在打算杀手锏的事情。可想了好一阵,他仍没有什么好的主意。

    对方看似破绽百出,但实际都能依靠自身的先天条件或者后天增益来弥补这些弱点。而他的冰魄几乎崩裂,已不适合战斗。这么想来,现在的他只能依靠半生不熟且尚未觉醒的无二真经图了。

    雄鹰展翅图有飞鹰伏魔手,仍处在封印当中。

    魁虎下山图有魁虎拳意,难有成效。

    百骨鬼林图有噬腐不死身,但只能用来自保。

    唯一一张,处于半开启状态的第四张无二真经图,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从其中隐约散发出的金黄色光芒的话,就姑且称之为黄金真经,就成为了他的希望所在。

    眼看群群之首悄无声息地逼近,孙长空立即闪身数次,将二者的距离保持在十丈之外。而与他的估计差不多,对方的身手就算再快,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追上自己,这样一来他还能有时间考虑一下待会的战斗。

    “之前和铁剑长决斗的时候,他似乎对那股黄金灵气十分忌惮。虽然不知其中的原理,但一样都经过高峻山的点拔和改造,也许这件事上也是相通的。”

    想到这里,他挺身折转,直奔群群之首的身后。与此同时,他急提气息,体内蕴含着的黄金灵气被其瞬间调动,金灿灿的霞光将其身体完全笼罩,远远看去就像穿上一件黄金战甲一样,英名神武,艳压群芳。

    不等动手,群群之首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打眼望去,他的后心处竟是出现了严重的灼伤。孙长空心念一动,立即趁热打铁,紧随其后,却又刻意拉开一定距离,使其铁掌重拳构不成威胁。几个回合下来,群群之首硕大的身躯已经伤痕累累,而孙长空却是一副超然脱俗的神态,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孙长空摊开手掌,一脸无辜道:

    “呵呵,大哥,不要血口喷人好吧!我连碰都没碰你一下,怎么可能暗算你。恐怕,是你身上的力量和你有些冲突,所以才会这样吧!”

    群群之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祸根的来源就是眼前之人,听了孙长空的话,竟真的以为自己与自身的力量不服,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毕竟,他也是很少使用这股力量,就算有什么不知名的隐患,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如此一来,他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战斗呢?

    于是在大家的注视之下,他竟自行散去了功力,重新回到了当初一开始时的状态,虽然一脸的血污,但仍盖不住本身的高贵气质,眉宇之中透着一股难得一见的英气,一颦一笑都带着莫名的魅力。

    孙长空看到真的相信了自己的话,不禁在心中欢呼雀跃。没想到这么狡诈的家伙,居然还能相信如此荒唐的言论。而他趁机将自上的黄金气息暗暗减弱,这样在对方看来,不适的感觉就真的因为恢复原态而降低了。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孙长空莞尔道。

    “哼,别得意,你以为这样就能打得赢我吗?真是笑话!”

    失去了之前庞大的身躯,群群之首的速度竟然再次提升,这让孙长空着实吃了一惊。定睛一看,迎面飞来一道闪电霹雳,他连忙向侧方闪去。谁知,那东西竟好像长了眼睛,又或者有灵敏的鼻子,竟然先于自己来到所要去诠的方向。这样一来,不是孙长空躲避对方,反而是好像奔着那厮去的。这段工夫,那道急光已来到眼前,孙长空倒吸口冷气,这是个什么东西,怎么长得这么吓人。

    他见到的,乃是一条通体银光,张牙舞爪的巨型蜈蚣。孙长空不是没见过类似的东西,但在他怕印象之中,没有哪一只能像它长得这般凶狠毒辣,每块鳞片,每只触脚都暗藏杀机,令人不得不防。可这家伙身上长着不下百只足,这让他如何应对?就在孙长空沉吟之际,那蜈蚣居然解体了。

    瞬间,所有的杀式全部显露,所有生气全都因此无光。孙长空只觉得兀地烟了下来,无数罡气随即向自己身上各大要穴或切或刺去。

    情况危机,孙长空以无法躲闪,千分之一瞬当中,他做出了一个决定:牺牲肉翼。

    现在的他有了烟羽,便不再需要肉翼了。而且这东西看着单薄,但质地却是相当坚韧,一般的刀砍斧剁根本伤不了分毫。也许,接下这么多的攻击,他还能幸免……

    而当孙长空将一双蝠翼迎上那飞来的众多残骸之时,他才意识到大事不妙。

    那条蜈蚣不知是什么做的,身体竟是比精钢还要锋利几分。一个照面,他的肉翼已经是千疮百孔,血流如注。更要命的是,很多碎片击破蝠翼的时候并没有完全停下,而是继续向前运行,直至击中本体,才归于平静。如今,孙长空身上已经多了不下七八十处新伤,而且个个都是深可见骨、入体三分的割裂伤。剧痛已经令孙长空混身麻痹,鲜血更是浸湿了他的衣衫。

    “哈哈,怎么样,我的飞天蜈蚣味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和你的胃口呢?”

    群群之首得意地从远处走来,一边冷笑着,一边从怀从掏出双烟色蟒纹手套,并且带上。

    “飞天蜈蚣?什么东西,好吃吗?”孙长空故意道。

    群群之首面部的表情瞬间凝结,接着以一种恶毒的眼神看着对方,恨不得用目光将孙长空千刀万剐。

    “哼哼,看你一会儿还怎么嘴硬,给我起来!”

    群群之首忽吐一语,孙长空身体竟真的飘入了空中,完全不受控制。起初,他还以为是身体里的罡劲还没完全散去,可仔细一看才知道,问题并不在于体内,而是来自体外。他的身体就好像被无数丝线控制了一样,被人生生地吊了起来,一动也不能动。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不死心的孙长空一边挣扎着,一边看向身体四周,可除了身上的伤口之外,便什么也没有了。

    难道,他中了邪不成?

    就在这时,群群之首再次笑道:“哈哈,不用找了。我的蜈蚣傀儡术怎么是你这等凡人能破解的了的。你就乖乖地等死吧!”

    一言说罢,孙长空只觉得对方脸上,身上,双手之上竟在同一时间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烟气。这股气息不能被肉眼察觉,但能通过精神力清楚间接感知。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双手被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向后伸展。

    不同于常人锻炼之前所做的准备活动,他的动作极其之大,而且速度极快,根本不给机体反应的时间,于是他的双掌在背后中心的位置撞到了一起,并且发出一声脆响。孙长空心里一阵,暗道:折了。

    没错,他的两只腕骨在刚刚的对冲之中双双折损,断骨刺破皮肉,露在外面,闪着诡异的光芒。孙长空慌了,这么整下去的话,他连全尸都会保不住的。

    见到这一血腥的场面,就连看惯打打杀杀的看台观众都于心不忍,纷纷唏嘘,有的甚至还说出“认输”“投降”之类的话。孙长空冷冷地看着台下的众人,好似在瞧一群可怜人一样,斗兽者如果这以轻言放弃的话,那斗兽场还会存在吗?他们看得不就是这种你死我活的架势吗?

    人啊,还是一群虚伪的动物!

    他们嘴里的话,与自己的行动往往难以保持一致。斥责乱砍乱伐的,却使用着廉价的纸张和木筷。声称要保护动物的,转天就和自己的朋友去吃山珍野味。满口仁义道德的,暗地里做着人神共愤的勾当。装作楚楚可怜的,说不定就是哪几起杀人案的要犯。

    说到底,杀死斗兽者的不是斗兽者,也不是妖兽,而是在场的观众。正是他们内心当中的圆形需求,所以才令斗兽场这个地方,应运而生。而他们现在所说的话,不过是激将自己,与对方放手一搏的假话罢了。

    “呵呵,不就是想让我再洒些血出来吗?好,我就满足你们!”

    说时迟那时快,孙长空眼神陡然一变,凌厉地得好像阳光下的冰蒺藜。突破了身体的束缚,突破了精神的枷锁,他已无所畏惧,双臂之中忽现的蛮力,令他的双掌顿时撕裂。

    “来吧!”

    由于挣脱了手上的牵制,孙长空上半身立时向下坠去。前方就是群群之首,他的唯一敌人。只要击败他,这场惨烈的比赛就能结束了。他猛然抬起那起仍在淌血的手臂,末端残留着半截被血污包裹的尺骨。孙长空的神色有些癫狂,他已豁出一切。

    “涮!”

    血液涌出外表的声音,有缓慢的咕咕声,有急促的尖鸣声。但二者之中,无论哪一个都不如眼下这次来得爽快。群群之首的脖子前方出现了一道一匝来长的切口,血液便是从这里泼洒出来的。孙长空躲闪不及,被滚烫的鲜血喷了一脸,而后重重倒地。而群群之首则挥舞着两只巨大的手掌,想要扼住自己的喉咙。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大哥,让我们来吧!”

    一道诡异的声音突然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