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杀手锏
    ,!

    打入孙长空体内的并不是简单的光点,而是一道道暗藏杀机的罡劲。罡劲入体之后,立即作用在相关的穴道之上,轻则使其混身抽搐,嘴歪跟斜;重则灵气逆行,冲毁五脏,七窍流血而亡。所以跳舞并不是他的本意,只是那道得逞的罡劲作祟。

    看着孙长空拙劣的“舞姿”,以及令人作呕的媚眼,台上观众已经承受不住,很多已经离席退场,不愿再将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趣的比赛当中。好端端的最强斗者大赛,什么时候成了舞林大会了呢?

    “哈哈哈,跳吧跳吧,趁着你还有力气。不然等你一会体力不支的时候,就只能躺在地上蠕动了。”

    说完,群群之首不再管孙长空这边,而是将目标投向昏睡一旁的非凡与无求。现在他们二人毫无逢救的能力,如果让对方有机可趁,后果不堪设想。可孙长空挣扎了几步,只在地上走出一个圆圈,便又一次咽到了起始的地方。他的头脑已经开始模糊,过不了多久就会陷入休克之中。那样的话,他们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危难之间,孙长空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头悬梁,椎刺股的典故。他自为自己在私塾的时候并不是个好学生,但这股狠劲他还是有的。手边没有合适的家伙,他干脆将冰魄抽出一小部分,然后在自己的腿上狠狠地划了一刀。因为有寒气冰封,所以伤口外并没有鲜血流出。但痛楚他还是能感觉到的,而且和一般兵器所伤啊有极大的不同。平常的刀刃砍在身上,疼也只是尖锐形的痛感。但冰魄因为有寒气加持,在破坏人体组织的时候,还会用低温害死周围的鲜活细胞,使得伤口四周出现冻伤的情况,清一块紫一块,就好像遭人虐待了似的。

    不过这样也好,层次不同的痛觉让孙长空难免保持一丝难得的理智。还有,他四肢不由自主地的跳舞情况竟也神奇地得到了缓解,只有个别末梢位置还会出现轻微的抖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呵呵,还挺有骨气,知道用这种放血的土办法来减缓失控的症状。但如果说,我再多加一倍的罡劲,你又该如何抉择呢?”

    说着,群群之首隔空轻弹数指,由指劲激发衍生出来的罡气化为若干纤细的气流,再次进入到孙的体内。孙长空的脸色兀地凝滞,就好像吃饭时候捡到了一条鲜活的毛毛虫一样,彻底看傻了眼。

    当然,孙长空也不想这样。但因为外界的罡气入体,导致他的大脑也受到了涉及,除了一些最基本的生理活动之外,他几乎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哎呦,不错嘛!竟然能强行停住身体,不让自己进入到失控之中。不过,你以为自己能坚持多久。时间长了,你的身体会因为长相间缺少灵气滋养成干枯坏死的。不过对你来讲,无论怎么做结果都不会有变化,你死定了!”

    群群之首抬手便是一拳,直接将孙长空揍飞出去。挨了这反结实的一拳,孙长空已经意识尽失,紧靠着一丝未灭的点单支撑着最后的信念。

    “快点放弃吧!不然你和你的同伴都会死!”

    群群之首软硬兼施,希望能让对方放弃抵抗。可孙长空的嘴就好像被封住了似的,不但不说话在,就连挨打时候连声“唉呀”都不说。他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叫自己打傻了呢?

    思量间,他又飞腿一踢,直奔对方下腹。这下要是中了,恐怕孙长空下半生都不能行人事了。千钧一发之际,孙长空振翅一跃,跳入到天空当中,惊险地躲过了群群之首的断子绝孙腿。现在想想都还后怕,再这么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这时,孙长空想到了无二真经图的魁虎下山。

    这张图以凶悍勇猛为主角调,随着产生的灵气也全都带有暴力蛮撞的倾向。如果能借助他的力量,也许能抵消因为罡气入体造成的失控。于是乎,孙长空口念法诀,周身立时笼罩上一层薄薄的紫色。接着,他的身后腾起一团氤氲烟云,一头凶狠的老虎竟在其中若隐若现。

    “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解释不了眼前的景象,但群群之首心知这里必有隐情,于昰当即发动强招,希望在对方蓄势完毕之前解决战斗。可没等他来得及动手,孙长空居然主动俯冲下来,一手握拳,挥出一记惊煞众人的骇然拳劲。

    群群之首经验老道,知道对方此时正在巅峰时候,所以不与之正面抗衡,而是选行闪过,再做定夺。果不其然,就在他离开原来位置的第二时间之后,浑厚如海的拳劲已经将那里轰成碎石的乱葬岗。未尽的余力袭向四面八方,差点将整个擂台从中撕裂。但由此产生的裂纹仍然波及到了远处的看台。

    这回,观众们显得淡定了许多,而绯刀流虹已经被惊得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好。一个晚于自己二十年出现的后辈,竟已经拥有这等毁天灭地的力量了吗?果真是后生可畏啊!

    但就在大家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擂台之上的时候,一队人马突然出现在斗兽场中,丝毫没有惊动这里的守卫。如果孙长空看到他们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带头的正是珍兽堂的银雪狼和高远山的女儿同淼淼。这个时候,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群群之首虽然因为刚才的一拳大失方寸,但多年的战斗经验令他很快便找回了状态。眼看自己就要压不住对方的气焰,恼怒的他伸手扯下脖子上的项圈,气场顿时提升了不知多少倍。

    “这……这股力量,绝不是人类能够拥有的。你……你居然还有底牌没有使用?”

    群群之出几声近乎咆哮的怪叫,面色阴沉道:

    “别以为只有我们三兄弟同时在才能变幻成巨兽人。就算只有我一个,照样可以发动神技。”

    话音刚落,群群之首的身体迅速膨胀,坚实的胸肌坠得他身体不禁向后倾覆,背上的脊椎,刺出若干尖锐的骨刺,好像一只发怒的骏马背上竖起的马鬃一样,英明神武,气势滂沱。

    孙长空赶紧出招,希望将其扼杀在变异之前。谁知,当他的魁虎拳发出的时候,竟被对方一只手掌轻松接住。这时,他才看清,对方的两条臂腕竟有一颗上百年的槐树主干那般粗壮结实,就算用刀砍,用锯扯,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伤到它们。群群之首看似平常的一掌,其中却蕴含着无敌的力量,只是一击便将成功孙长空逼退。他的双眼在放光,好像一双兵刃,正在物色心仪的猎物。

    “你这家伙,为了力量居然把自己的灵魂都出卖了。你看看自己,还有一点人的模样吗?”

    “哈哈,只有像你这样的无能鼠辈才会这么说。当拥有压倒性力量的时候,你就不会再顾及那么多了。”

    孙长空不禁冷笑道:

    “给高峻山当牛作马的感觉就这么好吗?”

    听了对方的话,群群之首显然十分惊讶。他不知对方是如何知晓自己力量来源的。只是,他隐约觉得,眼前的家伙定然知道一些连他也不曾涉足过的地方。

    “小子,劝你不要说些没用的话。这样,只会加速你的死亡。”

    然而,孙长空对此不以为然,仍旧坚持道:

    “怎么,自己做了人家的走狗,还不让别人说了吗?不得不承认,你的内心真是太过软弱了。”

    “住口!”

    说话之时,群群之首已经飞离了地面,而他身前所站的地面立即变成了一片废墟,石板,基础,还有泥土,所有的事物都因为他这一踏变得面目全非。擂台乃至整个斗兽场全都因此好似倾斜了似的,大地传来凄惨的悲鸣。

    “好家伙!”

    孙长空身形疾闪,快到犹如火光迸现,眨眼一瞬便已来到数十丈外,尽量保持二者间的距离。

    可群群之首经过变化之后体形直逼踏破无岳,甚至在举止上带有那么一点后者的味道。所施展的招式,无不是大开大合,极其奔放的至强武功,就算没有击中,也能令孙长空心惊肉跳,力有不继。

    “给我过来!”

    突然间,群群之首怒吼一声,一股莫名其妙的神秘力量不知从哪发出,竟然击在孙的后心之上。这下,他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身体不自主地向下坠落,眼看就要撞在地面上。就在这时,一道烟焰不知从哪冒出救下了他,并化作另一对可靠的羽翼,加持在他的背后。

    有了四翼的助力,孙长空只觉得身体轻如鸿毛,轻轻一吹便能来到千里之外。现在的他,虽然没有到达那个水平,但想在空中坚持个一天半天还是不成问题的。只要他不下去,别人休想把他请到地面上。

    “怎么?没有逮到我是不是感到很沮丧。没事,你慢慢来,我就在这里等你。”

    说着,孙长空挑衅地在空中做出一个盘腿坐立的姿势,面色淡然地望着下方,就好像造物者察看人间的情况一样,露出一副轻蔑的样子。

    然而,不等他看清对方的行动,群群之首已经来到了他怕面前,并且停住脚步,稳稳地落在孙的近身处、

    “不要以为只有你懂得御空飞行。”

    铁掌与冷嘲一同来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