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兄弟齐心 其力能否断金
    ,!

    自打非凡存在于志儿身体当中的时候,他便不断被其负面的情绪所影响。打他还没有完整意识的时候,他便已经养成了舍生忘死的拼命三郞式劲头。别人要和他斗,他便要与之斗个不死不休。独自面对三无兄弟全体时候的他,亦然如此。

    他明知这么一来,对方将会有机会挣脱枷锁,发动攻势。但他实在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只是他一时间想不通,自己为何会随孙一起回到这个是非之地呢?四处漂泊,云作棉被地为床的日子不也挺好的吗?

    或许,他的内心深处对孙长空还是有一丝执念的吧!非凡虽不法确定,但这一切已无重要。因为他的生命马上就要结束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血河荆棘果真插入到了怪物的脖子当中。伸奇怪的是,伤口非但没有鲜血涌出,反而漏出一股莫名的吸力。渐渐地,组成血河的煞气被其逐一蚕食,甚至开始大片大片的脱落。而怪物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甚至将嘴角咧到了腮根处。

    “果然,胜利还是我们的!”

    在一声巨大的轰鸣之后,血泉荆棘被一分为二,重新获得自己的臂膀第一时间没有调整,而是以一副不要命的架势砸向非凡的天灵穴。没了煞气护体,如果真的直面挨下这招,恐怕连头都找不到了吧!

    可非凡显然命不该绝,就在众人都以为他必死无误的时候,孙长空那条犀利、灵活的蝎尾再次出现,拳头大小的尾针直搠敌方心口。等那怪物想要出手拦截的时候,却已被其占得先机,中了招不说,还让身陷绝境的非凡捡了条命,顺利逃脱出来。

    “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我有点困!”

    因为之前的消耗太过巨大,非凡的体力早已透支,要不是有信念支撑,他早就晕死过去。如今,见到孙长空与无求二人再次生龙活虎地站在自己眼前,他已杳无遗憾,放心地睡死过去。

    “哈哈,雕虫小技!你以为区区一根小小的毒刺就能把我怎么样吗?天真!”

    群群之首的口气确实嚣张至极,但孙长空却没有一丁点的恼怒。他反而饶有兴致地望着对方,就像在看一只精雕细琢的石像一样,嘴边残酷的笑容渐渐绽开。

    “你……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群群之首意识到自己已无法控制、甚至不能移动怪物躯体半分的时候,一切都为时已晚。孙长空的尾针虽不致命,但其中却隐含着一股药力强劲的麻醉成分。别说是人,就算是一般妖兽挨着下也要倒头睡上个三天三夜。而像面前怪物这样仍有气力开口叫骂的,已经实属不易。

    “嘿嘿,这就叫百密一疏。”

    孙长空说完,将手里的非凡递给无求。而无求又将他置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手从他的身前抽离出来,生怕吵到自己。

    “没想到啊没想到,活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要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来救命。也罢也罢,今天就让见识一下我们无欲无求兄弟的厉害!”

    话音刚落,无求的体表骤然浮现出一道诡异的图腾。那副图腾着实古怪,就算隔着衣服也能看到。好像,他们根本没有刺入皮下,而是绘制在外衣上面似的。

    然而,这只是前面,无求的背后还有一朵冉冉升起、犹如旭日一般灿烂光耀的雪莲。雪莲缓缓绽放,竟散发出一股沁人的异香。不等众人回过神来,却已发现世间的一切活动都已停止,就连思绪也慢慢……

    全场唯一还有思考能力的除了无求本人便是孙长空了。即使他早有防备,事先摒气。但显然无求这回使用的时间静止,要远超于之前的所使用的水平,甚至根本不在同一层面上。原来,闭气还能行动。现在闭气只能勉强保住自己的神识不散。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他还是要和别人一样,一同成为众多雕像中的一个。

    “好了,这里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会自己处理。”

    说远,无求向孙长空点了下头,后者莞尔一笑,终于将胸中那口浊气吐出,随后也归于静止。

    当众人再次回过神来,看向擂台中央的时候,由三无兄弟组成的****混种,已被斫成上中下三段,分别放置在擂台的三个角上。而无求则坐在场地中央,神态疲倦地昏睡了过去,状似几天几夜没合眼的样子。

    事实上,他确实已经好几天都没合眼了。为了将这个怪物分尸而不被别人发现自己使用了奇术时间静止,他一点点将对方肢解,分离。在他的世界当中,时间的流速非常之快,外面看似只过去了几秒,但在他看来却已经过了几个昼夜。一方面是极大的消耗,一方面是精神上的疲倦,两者交叠在一起,便让无求成了这个样子。

    但无论怎样,他们还是有惊无险地夺得胜利了。

    这时,看台上的绯刀流虹竟发出几声怪笑,而后心中道:

    “时间停止么?看来有人不守规矩啊!”

    孙长空如释重负地倒在地上,刚才他虽然将自己与无求身上的伤势成功修复大半,但过渡的灵气消耗已经令他几乎崩溃。为了不让对方看出破绽,他只得硬提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在那里站场助威,而且还发动了足以改变战局的一记毒针。现在他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但凡事都有意料之外,就在孙长空准备躺到地上,静静等待裁判宣告胜利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他的身后传出。

    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他竟从地上迅速站起。这时,一记鞭腿迎面袭来,躲闪不及的他,被正好踢中右臂。接着,他发现自己的肱骨发生了剧烈的形变,手肘位置反转对着自己的肋间。他的胳膊居然骨折了。

    孙长空一个利落的回身,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混身浴血、面相凶恶的“鬼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说他是鬼人,那是因为他的七孔之中全都向外渗着墨汁样子的液体。乍一看去,就像恐怖片里的恶鬼一样,所以才这么称呼他。但从五官长相身长来看,此人居然是群群之首。

    无求不是将三人的合体分尸处置了吗?他又是如何摆脱死亡命运的?

    看着孙长空一脸迷茫的神情,群群之首终于开口笑道:

    “嘿嘿,你以为把巨兽人肢解之后,我就会一同死去吗?他们会,但我不会。”

    “为什么?为什么同样是那怪物的一部分,他们死了,你却没事。”

    群群之首似乎看出了孙长空百思不得其解的心理,于是故意憋着不说。并且采取打太极的形式,让对方看不到自己的底牌。

    “不用想了,反正你和你的同伴会下去陪我的两个弟弟。到时,让他们好好给你们说道说道里面的玄机。话说……”

    一言不合,群群之首反手便是一掌,事情变化的太快,孙长空想到没想,直接向一旁扑去,惊险地避过要命的一掌。但掌风经过身边的时候,他的耳中还是被巨大的气压震得轰鸣了好久,直到他再次站起的时候才有所缓解。

    “我弟弟掌法也不怎么厉害嘛,这样都没把你拍死。”

    听了这话,孙长空心里的血都凉了半截。不出他所料,对方果然得到了只手遮天的力量。只是他不知道,踏破无岳的能力他学会了没?

    “呵呵,你也太过小看你的弟弟了吧!要不是我之前吃过大亏,恐怕刚才那掌已经将我击成烂泥了。”

    对于孙长空的反驳,群群之首并没有心思去听。他只是注视着自己的双掌,那双足有半个石桌大小的铁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笑意又浓了起来。

    “也对,对付你们这样的杂鱼,这种程度的掌力就已经足够了。再来!”

    看似只有一掌,实际上群群之首已经在瞬间击出不下十记、且招招排山倒海的掌力。擂台上嵌置的石板纷纷掠起,而后像失魂的大雁一样重新坠在地上。

    而就在这众多的石板之间,一道单薄的身影不断跳跃其中,一只胳膊随着上下起伏的节奏一同运动,另一只却不合拍地任意甩打,略微搞笑。

    “哎呦,没想到你个大男人家,居然还会跳舞。既然这样,我就让你跳个够!”

    说罢,群群之首的脸上闪过一丝毒辣,从开始到现在,他还有施展过自己的本领,一直都是两个弟弟出面迎战。这回,终于轮到他亮相了。

    做为兄长的他,甫一出手便显露出不凡的身手。几个腾飞之后,他竟冲入到了孙的近身当中,双掌当中星光闪烁,好追无数萤火虫在向他打招呼。

    然而,孙长空知道,这绝不是萤火虫那般可爱单纯的东西。那是杀机,数之不尽的杀机。

    在他做出反应之前,那些星光已然脱离对方的掌握,射入到自己的奇经八脉之中。顿时,体内灵气乱窜,肌肉筋骨不听使唤。这个时候,他的身体不和时宜的摆出一个摇臀的动作,直到现在,孙长空才领悟到对方所谓的跳舞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