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每一百五十四章 一肩承担
    ,!

    孙长空胸骨粉碎,无求腰椎被毁,两招击破了两名斗兽者,这在整个斗兽场的历史当中都是极其罕见的。孙长空看着不远处的“怪物”,不禁心中好奇:高峻山究竟他们加入了什么猛料?如果这种东西可以量产的话,那么世界末日是不是就要来临了?

    说到这里,孙长空赶紧打消了这个可怕的念头。这种事情,不会,更不能发生。

    “该……该死的畜生!”

    无求虽然身遭重创,但他那坚强的意志力仍然支持着他,令其没有立即晕死过去。但伤处的剧痛依然健在,而且越来越让他难以承受。不是说女人生孩子的时候,承受的痛苦是最强烈的吗?现在他的感觉就好像十几个大汉将一个七八岁的儿童硬生生地塞入到他怕腹腔之中,肿胀感,刺痛,牵涉痛混成一片,他的眼泪,口水,还有不知名的体液流了一地。与自己的性命相比起来,现在他便关心的是自己的仪表。当着这么多人如此失态,无求有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感觉。他一直以为自己无可索求,现在他终于找到了。

    原来在某些情况之下,死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哈哈哈,倒了两个,还有一个!”

    三人合体看向仅存的非凡,这时对方正从地上挣扎起来,一边嘴里骂着脏话,一边重新聚起大片的煞气。因为浓度过高,以至于一眼看去他们都好像浸泡在夕阳下的江河之中,而倒映在河水当中的红色,正是红得发亮。

    就好像刚刚从血管之中剖出的血浆一样,粘稠,触目,惊心。

    “唉?这是什么招式,怎么没见小德子用过?”

    这时前排看台上,有几个有小德子的旧识,一眼看出此招并非出自其手,于是面露疑惑地议论道。

    “我也是。而且,那小子平时话那么多,不让他说都不行。今天竟是格外安静。从刚刚上场到现在,说的整话都没三句,这也太反常了吧!”

    几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又不知该如何应证,只得再互相观望几眼之后,重归沉寂。

    虽然还不知对方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但从刚刚的情况来看,这厮已经对煞气有了初步的抵御能力。自己要想继续杀伤对方,只能加强煞气的浓度,令他没有机会发动免疫机制。而对方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来到“血河”的边缘便不再前进,而是在那里踱来踱去,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快动手,不然让这家伙回过味来一切都晚了。”

    孙长空一边驱散着体内的掌力,一边向非凡提醒道。而后者似乎并没有听进去,而是显出一副王者的姿态,神态轻佻地看着面前的怪兽。

    “你这个不人不鬼的家伙,也该歇歇了吧!”

    对方似乎还能听懂人语,随即朝非凡瞅了一眼有。可这一看不要紧,一柄由“血河之水”炼化而成的血光飞刀迫空来至,毫不留情,径直扎在那人的右眼之上。一时间,血流如注,腥气扑鼻,就算相隔数丈之远,也能清晰嗅到。而非凡仍然一动不动,只是呵呵地怪笑,好像正是欣赏一出精彩的大戏一样。

    “嘿嘿,你可要坚持住啊!”

    非凡已经进入到了亢奋的状态之中,每说一字眼睛就要忍不住睁大一些。到了后面,他已不是在说话,而是在高声的咆哮。而那湾血河似是受到了召唤,从中又是闪现出几刀刃样式的物品。只是可能因为时间太过仓促,兵器的周围并没有来得及被打磨平整,以至于锋丸并不规则,凸一块,凹一块的,模样着实诡异。

    样子虽不好看,但这并不影响它们无坚不摧的破坏力。一个照面,怪物的身上又一次出现数道泉涌般的血注,看那触目惊心的出血量,要不了多久对方便会一命呜呼。

    然而,不知怎的,因为先后两次所受的沉重伤害,怪物眼前的狂色竟渐渐褪去,一道沙哑的声音随即响起:

    “大哥,我受伤了。”虽然不太清晰,但隐约当中能够分辨出此人是三无兄弟的踏破无岳。他的语气极悲,好像下一刻就要放声大哭似的。可就在这时,另一道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尖锐男声突然传出:

    “老三,你还算好的,我废了一只眼才真太娘的悔气。老大,你得为我们报仇啊!”

    原来,刚才非凡虽用血刀扎伤了怪物,但伤害大多都集中在了只手遮天和踏破无岳的身上,而剩下的群群之首几乎毫发无损。从这个方面考虑,这个家伙的心机还真是重得很啊!

    “怎么?被我的刀给扎醒了?我以为你们要像刚才那样一直浑浑恶恶地活下去呢!”

    “你想得美,合体只能持续半个时辰,到了时候自然会分离,不用你操心!”

    “老三!”

    踏破无岳思想单纯,无意间竟将合体的隐情透露给了非凡。后者的脸上立时显现出奸诈的表情,没想到,这般人看起来孔武有力,没想到头脑这么简单啊!

    “老三,你个呆子,咱们的秘密都让人给听到了!”

    只听声音,非凡便已经可以想到只手遮天在怪物体内暴跳如雷的样子。他只是遗憾不能亲眼见到,不然一定要好好嘲笑一番。

    “老二,你也不要在意。反正这小子今天是一定要死在这里的了。不然,我去哪里给你找这么好的一只眼睛。”

    说完,怪物的身体沉默了一会,紧接着一道尖啸喷涌而出:

    “哈哈,大哥,你还真是细心啊!这么点工夫,就已经给我寻找到了合适的假体了。那我们还在等什么,赶紧把这小子抽筋拔皮吧!”

    即便怪物的身体发生异端,但可怕的实力依然不可否认。一个快到不能反应的踏步,他竟已挺身逼到非凡的头顶上方,口中法诀急念,自己的一只手臂立即变成铁青色,里面的血管都好像要炸开一样。

    有了之前的经验,非凡已经大概了解了而前这厮的实力,就算对方再怎么强大,也无法抵御自己的血光飞刀。说时迟那时快,血河之中立时波涛汹涌,一道滔天巨浪突然跃起,直接将对方笼罩其中。怪物想要挣扎,却发现这股血泉竟是异常坚韧,任他怎么扯都扯不动。情急之下,他的双眼又一次蒙上了之前那股不祥的血晕,身体四肢上的力道顿时增强数倍,刚刚还令他束手无策的血泉绳索,登时被他抻得绷直起来,各别地方竟还有肌肉撕裂般的动静。

    “困兽之斗!”

    眼见自己的招式将破,非凡暗运掌劲,并向半空当中的血泉推去。一时间,气势萎靡的血泉绳索再次重焕生机,浪尖部分眨眼间向上延伸了一尺有余,直接将整条膀子连同半个肩膀收于其中。接着,非凡将自己停在空中的手掌向右侧轻轻旋转了九十度,血泉浪头之上立时生成不知多少的细小刀刃,瞬间便将对方的臂膀切得皮开肉绽,鲜血肆流。

    眼见非凡占尽上风,孙长空好不容易将体内的掌力全部排空,顾不上身上的伤势,便跌撞地来到奄奄一息的无求旁边,将他从地上抚起使之坐在地上。然后,自己用手从背后将其托住,使其不至于瘫在地上。

    “无求啊无求,咱们哥们二人可是命悬一线,能不能成,就只得看老天的意思了!”

    说完,孙长空又虔诚地向上苍祈祷,希望奇迹降临。

    “按照噬蚀不死身的记载所说,这门奇术不但可以为自己生死肌,肉白骨,还能兼并为同伴疗伤。而且伤势越重,回复速度越快。当时的我虽然不相信它有这么邪乎,但事已至此,再无选择。如果您老人家认为我俩命不该绝的话,那就请帮帮我们吧!”

    说完,孙长空拈指念诀,口中念的净是些生死之类的话,因为声音太小,口齿含糊,所以听不清楚。但随着吟唱的继续,二人的身体竟是浮现出一道压抑的烟气,犹如一只狡猾的魔鬼,将二人围抱在自己的怀中。

    这个时候,孙长空已经无力再去管这些支末小事,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与无求尽快从死亡线上脱身,重新加入到战局当中。因为在他看来,非凡的形势并不乐观。

    非凡的血河荆棘虽然奏效,并且成功毁了对方的一只臂膀。但这家伙已失去对痛觉的感知,这段时间,他已把自己受制手臂上的皮肉生生拉开了一首巨大的口子,以便让自己能与对方更贴近些。这样,他的攻势才能有用。而非凡丝毫不敢分神,生怕分出力气去牵制怪物其它部位的时候,被其挣脱了束缚,进面重获自由。那样的话,他将一点胜算都没有,只能沦为和孙长空与无求一样的下场。所以就算明知对方终会扯断手臂之自己放手一搏,但他仍不能分神。

    因为,分神就代表着死亡。

    “哈哈,乖乖受死吧!”

    非凡苦涩地笑笑,接茬道:

    “反正都是死,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这么如意呢!留下点什么吧!”

    说话之间,非凡猛然咬破舌尖,一道精血射入到血河当中。霎时间,整条血河都好似沸腾了似的,开始“咕嘟咕嘟”地泛起气泡。受此影响,缠绕在怪物手臂之上的血河荆棘又一次竖立起来,并朝对方脖颈发起残杀一搏的最后一击。

    非凡这是要同归于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