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激战
    ,!

    何为人,何为兽,这在相对而言和平的人界看来,是十分明显的。人是灵掌类的高等动物,与寻常的禽兽有些极大的区别,无论是外形,还是行为方式。但在无妄修罗道,这样的经验就难以奏效了。

    因为当妖兽达到一定程度的修为之后,会进化出通识人语的功能,甚至可以幻化成兽人的形态,与常人一样生活。但说到底,人和兽还是有本质差异的,这样的差距是后者无论如何也学来的。

    那就是人性。

    一只化形的妖兽,就算学人学得再怎么想像,但并不能培养出像人类那样的丰富感情。他们只知道,生存,捕食,杀戳,还有繁衍,其它的一概不管。与它们相比起来,人类的人性就要多彩得多。除了一些常见的情绪之外,还有含泪的笑容,悲愤交加的面容,口是心非的举止,这些在妖兽看来都是难以理解的。而它们,只是众多人性中的九牛一毛,根本不值一提。

    比起妖兽人类最大的优势应该就是懂得如何伪装自己。而妖兽如何学会这项“技能”,将会变得十分可怕。

    然而,几个拥有着妖兽实力的兽人,悄然将自己伪装成平常人样子,只等关键时刻给予敌人致命一击,这样的人物才是真的可怕。眼下的三无兄弟便是。

    他们并没有消失,而是通过一项秘术,将三人合而为一,并且变化成****混种,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人形妖兽的形态。妖兽是不懂战斗技巧的,而一旦了解了一些基本的套路,捕杀它们便成了一件相当难办的事情。而现在的这只人形妖兽,是集合了兽人的聪慧大脑,以及妖兽的恐怖身体素质,实力登时有了飞跃似的的攀升,就算高远山亲自出手也未必能轻易摆平。想出这个点子,将二者互不干扰地结合起来的人,一定不是一个一般的人,而是一个疯狂的天才。

    不用想也知道,始作俑者一定是高峻山。

    孙长空苦涩地笑笑,现在他感觉高峻山就像一只冤灵一样,阴魂不散地尾随着自己,不管到了哪里都能寻得他的痕迹。初次进入百兽城是这样,来到斗兽场里还是这样,就算跑到凶险万分的聚恶岭中都能无意撞破对方的秘密基地,不知到底是他运气太背,还是自己天生就是对方的克星呢?

    当看到三无兄弟以合体面貌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的时候,位于看台上的绯刀流虹也不禁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衣帽反应不及,差点从头上滑落。但即便这样,仍能看到其脸上包裹着的层层沙布。

    他做梦都忘不掉对方的样子,就是面前的****混种将他打成了一般人鬼不分的惨象。他只恨自己不能入场,不能就算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与之同归于尽。

    但仔细想想,他又坐了下来。除了场上的孙长空等人之外,最了解那只怪物实力的只有自己。他十分明白对方的恐怖之处,绝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闭上双眼,他甚至还能看到那厮无懈可击的攻势,以及超越人类常识的力量。如果说让自己与之再打一次,他宁愿去聚恶岭待上三天三夜。要不是对方手下留情,他早就随两个队友一起升天了。

    眼下,孙长空重伤在身,只能依靠非凡与无求先做掩护,让前者尽快疗伤,方能有机会击败对方。不然从那名****混种的气场来看,想要战胜他绝对是异常艰难。

    由于伤在体内,所以再舟体质难以发挥功效了。多亏前几天他的噬骨不死身又有了活动的迹象,这才令他稍稍感到一丝心安。但情况依然不容乐观,只要对方保持着这种形态,便是对他们的巨大威胁。他甚至可以想象到一会对方冲杀入阵,血屠四方的情景。这么大的家伙狂暴起来,任谁也休想在一时产刻内将其稳住。而趁着这段时间,对方完全有机会将他们全部诱使,甚至就地杀死。

    想到这里,孙长空赶紧调动体内隐藏的无二真经图的力量。可刚要运力的他,却突感四肢无力,头晕目眩。双耳剧烫无比,伸手一摸竟有两道血痕。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击中他的掌力袭入体内之后,并未消散,而是暗中破坏着他的奇经八脉,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已然来到识海之中,并对大造成了重创。孙长空不敢继续耽搁,立即原地打坐,散去身上未尽的掌力。

    不时,孙长空身下的地板便纷纷碎裂,先成块状,后成面状,最后甚至经不住一口气的力道,稍有动荡就会飞灰湮灭。然而,这只是他从体内排出掌力的十分之一。可想而知,当时击中他的铁掌究竟有何等凶悍。

    好在,孙长空已先将头部的隐患除去。这时,他才高声提醒道:

    “你们两个小心,他的掌风与他的掌力一样,都是沾到要命的东西。离他们远点,最好能远距离狙击他们。”

    这时,他才想起火器的优势。如果让雷惊蛰遇上这样的情形,一定会容易处理得多吧!

    然而,事已至此,他们根本没有后悔的余地。而且,非凡与无求并不是毫无胜算。

    前者有天生煞气护体,可进可退,即便不接触对手也能在远处给予精确打击;而无求就更不用说了。他本身虽不擅长远程作战,但无欲临走之前传给他的四分之一炸力,却是长距离作战中的利器。曾经,无欲通过自己的力量,让远在百丈之外的敌人粉身碎骨,就连钻入到地下的目标也能像探囊取物一般索其性命。无求虽不像自己的弟弟那样有那般高深的操控能力,但照猫画虎的本事他还是有的。而且,他本就是一个天才,一个与生俱来的战斗天才。虽然对炸力还是很熟悉,但经过这几天的磨合,他已经可以初步掌握这股强大的力量。

    孙长空的言语犹如救命稻草,让二人在第一时间逃出了对方的攻击范围。这时,那头人不人,兽不兽的家伙已经开始躁动起来,满眼全是瘆人的血丝。看来,高峻山的移花接木仍有缺陷,被移植了部分妖兽力量的他们,还是不能很好的控制重生后的自己。

    “杀,杀,杀!”

    三无兄弟的共体已经基本丧失了人性,取而代之的是野兽一般的嗜血兽性。两爪挥过,擂台之上立即狼藉一片,石砖连同下方的泥土被一同翻起,撒在场中各处。可他仍不能自制,于是转而攻向远处静心疗伤的孙长空。

    此刻,非凡与无求早已看好事态,对方刚要动手,一橙一紫两道飞影砰然轰至。可他家伙早已鬼魂理智,除非有危及生命的情况发生,不然决不会后退一步。

    但无欲的炸力显然不是吃素的。这东西一经发动,多半是要不见血,不罢体。这回自然也不会例外,炸力汇聚而成的光鞭重重抽打在对方的身上,每击中一次,那人的皮肤上便会浮现出一条冒着火光伤痕。血液来不及流到外面便已被高温烤成血痂,这么一来便是帮他省了不少疗伤的步骤。

    可非凡的煞气就没有这么好心了。

    煞气这东西没有实体,乃是一种存在于三界六道之外的特异物质。他浸入人体,不需要经过皮肤脏器的阻隔,而是直接作用在所要攻击的目标位置之处,杀伤力十足。但唯一令人遗憾的是,煞气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如果对手是一个凶人如麻、嗜血成性的魔头,因为常年的杀戮他的体内便会自行衍生出煞这种东西,久而久之便会对其产生抗性、非凡能够和这些煞气和平相处的原因就在于此。

    但想要对煞气产生抗性,那还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多半的人还没有成功,便已被其腐蚀,死无全尸。而由无数煞气凝结而生的气锥更是可怕,速度极快,对方愣神的刹那便已瞧准时机躲入到对方的胸腔之中,一通捣毁。三无兄弟的合体就算再怎么刚强,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几个回合下来已露出疲态。无求与非凡,一外一内,一刚一柔,打得对方无力招架,眼看就要举旗投降了。谁知就在这时,因为剧痛跌倒在地的三人合体竟突然大笑起来。

    “喂,是不是你打坏了他的脑子,他才会这么乱叫的?”无求责怪道。

    非凡一脸茫然,接着道:

    “煞气对脑子的伤害有限,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我并没有对他的神经中枢发动攻击啊!他这般狂笑,完全是自发的。”

    说罢,包括孙长空在内的三人一同愕然看向前方,只见那里除了一团还未燃尽的火光之外,居然空空如也。

    那只大家伙居然不见了。

    下一秒,孙长空听到了两声骨骼断裂的声音。声源不是自己,而是身旁的非凡与无求。

    再次看向他们的时候,二人已经从半空当中跌落,非凡有煞气护体情况不算太过糟糕。而无求就没有寻幸运了。远远看去,只见他的身体扭成了一个难以想象的角度,脸朝上,屁股也朝上,他的腰椎竟是被一招截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