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界限
    ,!

    踏破无岳首次正式出手,展现出来的惊人实力,令孙长空着实汗颜。但事已至此,他已没有退路,正好他当初进入到无妄修罗界中一样,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孙长空不知自己手里的冰魄还能坚持多久,从刚才开始,他便听到刀身之中不断发出微弱的悲鸣,好像一只啼哭的孩子,叫得让人心碎。现在,他已不能奢求什么,只希望冰魄能多坚持一下,等比赛结束怎么样都行。眼见踏破无岳以身为矢,疾射而来,他只得再次提刀,虽然他已不想这么做。

    好在,对方是血肉之躯,至少他还有一柄兵器做为助力,就算与对方硬碰硬也不会吃亏太多。可当冰魄刀刃落在踏破无岳身上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是何等的可笑。

    刀身再次崩裂了。

    不同于之前的断痕,这回的崩纹杂乱无章,就好像一面摔碎的镜子,又被生生拼在了一起似的,状况异常惨烈。当即使如此,对方前过的势头仍然没有衰减,反而是越战越勇。刀身两端,一边是孙长空惊愕的面孔,一边是踏破无岳的狰狞狂肆的笑脸。这一刻,所有人的心情都沉到了极点,唯有一人除外。

    无求带着一身火光飞一般地落在二人中间。踏破无岳还没来得及呼叫,便被随即一股恐怖的能量撞飞出去;而在那之前,孙长空便被无求扔到了一边的擂台之上,有惊无险地躲过一劫。

    落地的第一时间,孙长空便将冰魄收回鞘中,不让它再受任何损伤。等做完这一切的工作之后,他才望向那道烟烟的中心,踏破无岳所在位置。不久处,无求模仿着无欲的神情动作,正在那里眄视着敌方的情形。

    而另一侧的非凡看着无求一脸冷峻的模样,双手环抱,右手抚摸着下巴道:“呵呵,终于开窍了。这种比赛本就不是一对一对的单挑。既然是团队赛,就得将就配合。不然,要这么多人干嘛,助威战场子吗?”

    千算万算,没相到轻松击败绯刀流虹的三无兄弟居然陷入了被动之中,而且形势十分不容乐观。只手遮天重伤未愈,踏破无岳生死难测,唯有前者身旁的群群之首幸免。但照这个架势看来,三才兄弟一方败北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几乎没有悬念。

    “喂,你是自己认输,还是让我们亲自动手把你请下去啊?”

    说着,孙长空举步来到对方跟前。此时的群群之首虽然是半蹲在地上为只手遮天疗伤,但因为其在兽人当中高大的体形,仍然与孙长空相距不远,头部位置与后者的肩膀平行。他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孙长空,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孙长空不禁问道。

    群群之首听后,摇摇头,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将手从只手遮天的腹部缓缓拿开,任由其中的鲜血向外流淌,不一会儿便染红了脚下的地板。

    “我在你的脸上看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孙长空听后竟是忍不住一笑,心道这家伙是不是在故意转移话题啊!想到这,他刚要开口说话,却突然发现眼前多了两个人。

    身罹刀伤的只手遮天,一身破衣烂衫、嘴里还冒着阵阵烟烟的踏破无岳。

    他们居然再次站起来了!

    二人虽然外形狼狈,但神态之中竟闪着一丝得意,一眼看去好像是是酝酿着什么天大的阴谋似的,叫人不寒而栗。

    “看来要进入正戏了!”

    非凡说罢,与无求一同走到孙的旁边,双方呈分立对峙之势,场中气氛立时变得紧张起来。

    “和他们废什么话,打就是了。反正现在我的精力充沛,和他们打个几百回合不是问题。而且,我还有自己的能力尚未使用。待到关键时刻,定能收益颇多。”

    无求显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态势,但孙长空却连连摇头,出手阻止道:

    “你的身份还不能暴露,毕竟里面牵扯着的事情人物太多。如果让别人知道斗兽场里发生这么多的变故,这里一定会大乱的。别说是最强斗者大赛,到时恐怕连斗兽场都保不住。”

    听了孙长空的分析,无求觉得有些道理,便又收敛起来,周身微弱的爆呜也消失不见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群群之首终于再次发话道:

    “这么耗下去只是浪费时间,我看不如双方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一决高下,怎么样?”

    孙长空转而一想,对方做出这样的决断并不是没有道理。只手遮天和踏破无岳伤势不轻,不适于长期作战,为了保证最强的战力,必须要速战速绝。而眼下,他便是这个想法。不过,孙长空也不怕他,毕竟有非凡无求两大战力相助,自己如虎添翼,就算再来个关春雷也不再话下。于是他痛快回道:

    “我无所谓,只要你们高兴就行。”

    紧随其后,群群之首淡淡一笑,向旁边的兄弟二人说道:

    “来,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三兄弟的厉害了。”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而后竟然牵起手掌,围成一个圆圈。这样的动作放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之下,显得着实搞笑。但他们浑然不觉,丝毫不为之所动。

    “将你们的力量交予吾手吧!”

    说话之间,天空之中居然不知从哪里生成一大片乌云,瞬间便占据了斗兽场的上方。三无兄弟所施展的招式强大至极,竟是引动了天兆降临,刚刚还一脸自信的孙长空,脸色顿时大变。

    “不好,这些人不太对劲,拆招!”

    因为冰魄受损,所以孙长空只得近身搏斗。但即便这样,他手刀依然犀利非常,身未至,刀光已轰然斫到。一时间,大地裂变,风魂怒嚎,空间之中平添一股诡异的气息。

    然而,当那道锋利的刀光逼到三无兄弟的时候,事情竟然发生了大变。孙长空的手刀斩不下了。

    在之前遇到的数以百计的敌人当中,孙长空还未有一次遇到这样的怪事。按理说,就算是铜墙铁壁在他的手刀之下,也不该安然无恙。可眼下,别说是斩杀,就连触碰对方都成为了奢求。三无兄弟身上的光芒愈发耀眼,不时已遍布大半擂台。

    “无欲!”

    为了不暴露无求的身份,所以孙长空故意以其胞弟的名号呼喊他。无求心领神会,掌中立时火蛇窜动,炸声不断。三次飞跃之后,他已来到三人跟前,挥手向那三心地带急出一掌。剧烈的爆炸顷刻间吞噬了所有光芒,并将三无兄弟笼罩其中。可没等孙长空看清形势,烟洞般的高大身形突然从那可怕的炸力之中挣扎而出。而他的身体似乎真的有引力似的,之前数量极大的爆炸能量竟被他吸收的片甲不留,连烟雾都没剩下。这下,孙长空彻底傻眼了。

    不是三个人吗?怎么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其余两个呢?眼前的又是三人中哪一个?

    无数疑问浮于心中,孙长空急于知道真相,索性直接凑了上去,一探究竟。而对方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意,竟是迎合着来到距离他不到一丈的位置处,双手背负,微微向下探身,故意将头靠近对方。

    “这……”

    这下,孙长空看清了对方的真实面目。可如此一来,他便是摸不头头脑,因为站在他面前的,不是群群之首,不是踏破无岳,更不是丑陋的只手遮天,而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

    无求同样讶然,他揉揉模糊的眼睛,呆呆道:

    “这是在变戏法不成?怎么三个人变成了这么个东西?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到孙长空等人一头雾水的木讷相,那人猛然哈哈大笑起来,声浪之大,几乎可以将人吹飞出去。即便这样,迎在正面在孙长空佣人需要扎好步伐才能稳住身形。

    “你到底是谁?还是说他们兄弟三人已经趁我等不备,弃赛逃跑了?”

    孙长空故意用语言相激,可对方的脾气显然不是很好。一言不合的他,竟飞掠到他的面前,超乎想象地击出一掌,就在这时,包括孙长空在内三人立即发现,那硕大的手掌,与只手遮天的极其相似。但骨骼经脉却又有踏破无岳的样子,比之常人不知粗壮多少倍。

    奇袭当前,孙长空翻身向后,欲要躲避。谁成想,对方掌力属实惊人,就算没有与之接触,但仍被其中所蕴含的强大劲力所伤,孙长空的胸口随即塌陷下去。只凭一掌之力,神秘人已经将孙的胸骨完全击碎。

    “如此强大的身体力量,这还是人类的范畴吗?”孙长空捂着胸口剧烈咳嗽着,每咳一声,便有一滩烟血应和着从口鼻当中喷射而出,场面相当血腥。

    “你……你没事吧!”

    无求不敢将视线从对方的身上移开,只得背对着孙长空,大声问道。

    “放心,还死不了。”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孙长空十分清楚,自己已经身负重伤,除非有噬腐不死身护体,不然没有半个月他的伤势是恢复不了的。

    但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非凡,突然冷笑了声,嘲讽道:

    “为了获取力量,没想到你居然会接受改造,成为人不人,兽不兽的混种。呵呵,真是悲哀。”

    非凡一语道破玄机,孙长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真相:原来他们是经过改造的****混种。怪不得拥有人力难以匹敌的强悍实力。情况似乎变得棘手了一些。不知为何,这时的他竟想吃一碗家乡的清汤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