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只手遮天
    ,!

    掌力摧发,当即便将孙长空震出数丈之外。然而只手遮天仍不肯罢休,一路跟上,又接连使出四十三记碎心掌,掌掌碎心,动人心弦,听得在场众人不禁摒住呼吸,生怕自己的气息把孙的身体吹开个洞。

    然而,悲剧并没有停止,即便相隔数很远的距离,仍然能够分辨出场内发出的骨碎声。无求刚要上前帮助,却被非凡一手拦下。接着他向对面后方的两人抬了抬下巴,然后摇摇头,意思是说,咱们动,他们也会加入战局。

    非凡这么做,也有自己的考虑成分。一对一的话,他们还有希望;一旦陷入混战当中,三才兄弟的力量必定会因常年的默契而成几何倍数递增,到时非但救不了人,甚至还有可能将自己搭进去。

    所以现在不动手,就是对孙长空最大的帮助。

    这段时间,只手遮天已经将孙一连击退了三百四十多步,后者只能凭借灵活的身法与之周旋,虽然同样身受重创,但不至于瞬间出局。又是一记翻天掌,孙长空稍一失神,已被打飞出去。一口鲜血喷出,刚好落在只手遮天的脸上。

    “嘿嘿,好硬的骨头,这样还没断气,你是我见过续寻那个绯刀流虹之后,第二个这般禁打的人。”

    面对敌人的赞赏,孙长空伸手用力抹下嘴边的血渍,沉声道:

    “那只能说你见识太短浅了。”

    孙长空的冷言让只手遮天有些恼怒。但作为掌握局势的优势者,他不愿打破自己高大的姿态,便已一种似笑非笑的语气回道:

    “可惜,你的骨头再硬,都比不过你的嘴。看来,要想彻底击倒你,得先把你的嘴给打烂。”

    孙长空瞳孔猛然收缩,却仍然慢了半怕,只见只手遮天的杀掌已然蒙到了他在头上。强大到玩法的恐怖怪力顿时袭入全身,并将之生生怕在擂台之上,镭射纹成规矩形状从轰炸中心向外扩展,一直漫延到非凡与无求的脚下才算完事。这下,所有人都看傻了。

    孙长空还能在巨掌之下活命吗?

    就在洋洋得意的只手遮天准备补上最后一击的时候,倒扣在地上的巨手竟有了一丝反应。他先是一愣,接着便尝试用力去镇压其中的骚动。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股异动越来越来越剧烈,最后几乎要将他整个掀飞开来。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孙长空还活着。

    孙长空不仅意识清楚,而且状态极其饱满。在第十次撞击手掌之后,只手遮天已经被他强行震开。在看掌心之中,竟是升成一团烟烟,这显然是巨大碰撞才能造成的自燃现象。

    “找死!”

    原本,只手遮天还想留孙一条小命,只将他击晕为止。可他没有料到,对方的生命力居然如此旺盛,接连挨了这么多掌依旧无恙。他心知,留着对方,将来一定会成为祸患。以免多生事端,他必须要在此时此刻将对方从这个世上抹杀掉。

    “刚才是你好运,接下来可不会了。”

    话音刚落,只手遮天身形虚闪数次,当大家再次看清他的时候,竟是以一种十分畸形的动作出现在孙的身后。这回,他用的双掌,几乎强于刚刚两倍的力量,直击对方背后死穴。

    但孙长空又岂是泛泛之辈,才刚吃了苦头自己,怎么会对这样敏捷的身手毫无防备。他的身后就像长眼睛似的,就在两掌将到未到之时,冰魄豁然出击,并从一个刁钻的角度搠向双掌掌根,成断腕之势。

    只手遮天的铁掌虽强,但仍不能与利器直面。这么下去,他的双掌必被斫断。因此,他只得撒掌。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冰魄断腕只是虚晃一招,真正的意图竟在他的胸门之上。

    刀尖倏尔掉转方向,呈侧切的姿势,直挺挺地扎向对方。

    只手遮天本没有将孙长空放在眼中,所以即便全力以赴的他,仍然轻敌了。如此一来,他已错失最佳的防守时机,双手架空的他,只得靠身体后仰躲过致命的一刀。但孙长空早知如此,便将刀身切入的位置特意向下移了两寸。所以,即使对方能避过锋芒最盛的刀尖,仍然难逃刀身的利刃。只听一声割草似的一声脆响之后,只手遮天的胸口已经绽开大半,白森森的胸骨立时露出体外。

    “混账!”

    虽然遭受神兵破体,但底气十足的只手遮天仍在摔倒的刹那间,隔空拍出一掌。这一掌威力非同小可,威劲未到竟已将他鼻血逼出体外。而因为无刀傍身,他已无力接下这一强招。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橙色气流飞射而来,不等孙长空回神,气流当中已现出一人,刚好对上那道骇然掌力。

    “砰!”

    巨响之后,非凡向后缓退两步,而后站稳身体,拍拍被涉及到的衣衫,若无其事道:

    “不外如是!”

    这时,无求还待在远地,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对方是何时逃过他的视线到达那里的。难道,天下真的有瞬移闪身的奇术吗?

    “喂,你还是说不出手吗?”无求高声怒道。

    非凡只是单纯地撇撇嘴,无辜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之前他们有三个人,我还没有摸清他们的底细。如今好了,那个丑八怪残了,我可以肆无忌惮了。”

    看了看地上血流成河的只手遮天,非凡奸诈地笑了笑,继续道:“况且,我又没让你一定要听我的话。我所说的,都是讲给这帮蠢驴们听的。”

    这句话听的三无兄弟差点口吐鲜血,这人的口舌也太过歹毒了吧!要不是只手遮天有伤在身,需要及时处理,群群之首与踏破无岳说什么也要联合强行将之击杀,以泄胸中怒火。

    “不用再白费力气了,那枘刀鬼得很,留下的刀口很难愈合。有那个时间,你们还不如考虑一下怎么应对接下来的战斗。”

    群群之首用手试了试只手遮天胸上的伤口,发现果真像对方说的那样,切面向外翻出,不曾对齐。而且,他从中感受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并让伤口周围结起一层纤薄的冰壳。伤口不能顺利闭合,与它也有莫大的关系。这么看来,他们兄弟三人只剩两个了。

    但除了稍稍的伤感之外,群群之首与踏破无岳并没有显出绝望的神情。相反,在他们的眼中居然还烧起一股不息的战意,让人看了心神难宁。

    “老三,你先去会会他们,我替你二哥再看看,也许还有一些办法。”

    这次,踏破无岳不再像开始那样犹犹豫豫,呼吸间他豁然昂起巍峨的身躯,毫无迟疑地冲向孙长空等人,口中发出牲畜一样的嘶鸣。

    “不好!”

    非凡嘴里的尾音还没吐完,竟已被对方的刚臂直接撞飞,多亏有煞气护体,才没有出现过重的伤势。但即使这样,被正面击中的头部仍有一段时间端正不了,这让他着实羞恼。

    不过,踏破无岳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靠后的孙长空。他的想法很简单,谁伤他兄弟,他就要谁的命。

    短短三步的时间,他已连继更换了数次攻击的套路。

    先是爪。

    他的爪是碎山爪。顾名思议,踏破无岳的爪攻是可以开山碎石的。但不同于一般的开碑手,被他击中的目标,将从内部瓦解。这是因为手上的劲力过大,以至于不能在第一时间全部释放,而要先以能量波的形式传入到目标的内部,当数量积攒到一定程度之时,才会完全暴发。所以,受了碎山爪的人,多半都会死无全尸。上场与绯刀流虹组成一队的骨枪猎手范一鸣就是这样。

    可踏破无岳并没有使出碎山爪,他不想对方死得这么快。从小他就知道,好吃的东西要好好品尝。在他看来,孙长空就是一份相当不错的甜品。

    于是他又换了掌。但之后,他又立即换了回去。

    踏破无岳虽然“无才”,但并不是无脑。他自认为在掌法的造诣之上远不及兄长只手遮天。连对方都险些折在孙的手上,他能幸免吗?

    所以,变掌为拳,拳头之上登时神采弈弈,金光四射。

    踏破无岳所使的是金刚拳,就是像金刚石一样的拳头。铁拳就已经相当可怕,而比铁要坚硬数倍的金刚拳又是何等厉害?速度加入无坚不摧的质地,恐怕就算是火炮也要相形见绌吧!

    然而他的拳还未大成,仍有缺陷。金刚拳威力极大,但招式套路一般,速度再快,仍然有迹可寻,所以可以有机会避过。能避过的拳头就不是好拳头,踏破无岳宁愿不用这样的拳头,尤其是面对孙长空这样的对手。

    再然后,他又换了肘,却感觉略显笨拙。思量之间,踏破无岳送出一腿,以一种脱缰良驹的势头掠向对方。但如此一来,他的下盘便成了他的弱点。如果在进攻的同时不能做到攻守兼备,那么自己的安全便有隐患。还是因为与孙长空这等高手交代战,踏破无岳不敢有任何失误,所以他猛提膝盖,又摆出虎跃的样子,直逼孙的面门。

    眼看就要到了敌方的近区,踏破无岳又想到一件事情,折回一截小腿的他,能否在对方击中自己之前,率先打倒对方呢?

    欲话说,一寸长,寸强。他虽已避免了之前的种种不利条件,但如果蓄势一击被人拦腰拦下,那将是多么有损士气的事情。但在他看来,孙长空身材短小,个头不足自己三分之一,按理来讲不会先于自己来到跟前。可他往对方的身侧看了眼,却发现孙长着一副细长的猿臂,顶端的指甲足有三寸来长。前后两者相加起来,对方不是没有可能先击中自己。时间紧迫,他已没有机会再做更改,慌乱之间,踏破无岳居然繃直身体,大头朝前,如同一枚巨型箭羽直刺孙长空。

    这下,终于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