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杀人掌杀人刀
    ,!

    三无兄弟身材魁梧,与之相比起来,孙长空等人就像几个孩子一样,看起来甚至挨不下一招。从对方身上隐隐散发出的杀气来看,绯刀流虹等人的惨败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因为,孙长空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信号。

    “这三人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对劲,一会交手的时候千万小心。”孙长空看着前方的敌人,口中淡淡道。

    此刻易容成小德子模样的非凡还没有适应过来自己的身份,他只是单纯地兴奋,战斗未启,他已经嗅到了火药的味道,这让他那原本高涨的情绪愈演愈烈,即将到达井喷的临界点。

    无求倒是相当平静,听了孙长空的提醒,他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脸上的愁眉却仍然舒展不开,显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嘿,大哥,我好像又看见了几张熟悉的老面孔。这还是那个号称战神的无欲吗?呦呦呦,几年没见,没想到他还是这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就在孙长空等人做着最后准备的时候,三无兄弟已然走了擂台。而如今,他们以全新的身份出现在这里,预示着一场大战的来临。

    说话的人是只手遮天,也就是从前的无色。

    他的样貌虽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总得来讲依然对得起他原来的名号。无色就是无色,一眼看去,此人的长相实在没有一点可取之处。三角眼,塌鼻梁,长到可以放下一根筷子的人口,还有一张散发着恶臭的薄唇大嘴。他的脸极其之大,大到就像两块面饼摊在两旁。而似乎为了突出“大饼脸”的这个特点,脸颊上方竟然还生起了若干芝麻大小的烟斑。这么一看,只手遮天真的与烧饼有几分想像。

    然而,对于这张烧饼,孙长空一点食欲都没有。相反,经过了初步的端祥他竟有种作呕的感觉。

    与只手遮天比较起来,其他两人简直就是美男子赛潘安的典范。高大,威猛不说,白晳的面孔之上五官按照最最完美的比例安置。然而,二者却又有些许不同。

    先说踏破无岳,他的身形在三者之中最是硕大,远远看去就像一座小山一样。然而他那刀彻般的面部线条,以及奔放张扬的五官,令他不怒自威,隐约之中透着一股王者的先天霸气。可惜的是,他并并无才。

    无才的他,只能听任两个哥哥的摆步,让他打谁,他就只能打谁。从这个方面来讲,踏破无岳只是兄长的一个强力打手而已。

    与前者相比起来,最后的群群之首就要显得高深莫测得多了。

    他的个头最小,但却拥有前两个弟弟望尘莫及的头脑。与踏破无岳不一样,群群之首虽然长得中规中矩,但眉宇之间总让人觉得有种阴森的烟气窜动。这样的异象,令他的言谈举止全都带上了标签似的阴谋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群群之首说话了:

    “老二,你去试试他们的身手,也好让我们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能耐。”

    “可为什么是我去啊!按照能力强弱划分,也应该是三弟去吧!”只手遮天虽然是二弟,但从一开始加入斗兽场时,他便有心要坐大哥的位置。只是天不遂人愿,初次担任指挥的他,便遇上了当时名动一方的妖兽双头狼,结果就是他们全军覆灭,差点丢了性命。至于他们是如果起死回生的,那还是另一段曲折离奇、但更让人不堪回首的过往旧事。

    “二哥,为什么每次大哥让你去做事情的时候,你都把责任推给我。是不是看我好欺负啊!”

    说着,踏破无岳跺了跺脚,擂台四周立即接连传来数道地震波,使得周围的地面剧烈颤抖起来,惊煞了在场的众人。

    “这家伙的力气好大,一会儿得格外小心。”

    就在三无兄弟拘泥在谁打头阵事情上的时候,孙长空等人已经紧随其上,站到另一端的擂台之上,摆出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再说那站在最前面的只手遮天眄视了一眼对面的三人,随即不耐烦道:

    “也罢也罢,大爷就姑且一试,反正看他们的样子也没什么本事。弄不好,几招下来就被我打趴下了也说不定。老三,你看好喽,一会儿看我要退的时候,一定要帮我顶住他们的攻击啊!”

    听到对方要去,踏破无岳这才稍稍好转了些,声如闷钟道:

    “去吧去吧,你还不放心我么?再说,就算我不出手,大哥肯定也会保你平安的。放心吧!”

    说完,踏破无岳像个孩子一样,脸上出现了天真的笑容,好像刚吃过蜜糖似的,别提有多么高兴。而一旁的群群之首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那好,我去也!”

    说时迟那时快,只手遮天的向形顿时高大了不知多少倍,乍一看去发现对方的头已经来到了面前,而双脚却仍留在原来的地步。更要命的是,比头更先达到的,是一双蒲扇大小的铁掌。孙长空看着它们,感觉自己的世界仿佛真的被这双弥天巨掌给完全覆盖了。

    “彻!”

    “走!”

    无求与非凡几乎同时大声提醒着,而后各自向两旁闪去,唯独孙长空还待在原地,一只手掌已按在了刀柄之上。

    “好,让我见识一下能让上届冠军一败涂地的人物到底有几把刷子。”

    说话间,空中刀光四溢,一条冰色巨龙凭空跃起,张牙舞爪地冲向对方。而就在二者即将接触的前一刻,冰龙竟发生了惊人的异变,修长的龙身忽而瓦解,从中跳出一头鲜活的雪麒麟。

    这是麒麟刀诀的破字诀,而且是破字诀中的最强一式,破龙见麟。

    只手遮天陡然一愣,却已发现那只巨大的麒麟竟已绕过自己的双掌,直接来到了自己的向前。抬头看去,只见一只泛着冰芒的利爪轰然降落,只奔他的天灵大穴。中了这一招,想不死都难,而且一定是死无全尸的惨状。

    “二哥莫慌!”

    就在众人以为只手遮天必死无疑之际,一道山似的的烟影猛然闪到他的身前,与其相比起来,就连那头雪麒麟都要逊色数分。而就在兽爪即将捕至之时,他竟以血肉之躯硬是抗下了这次犀利的攻势,并急挥一拳,将之轰出数丈开出,后者当即形神涣散,碎成无数冰晶。

    孙长空,非凡,以及无求,看到这惊人的一幕,因为讶异、张开的嘴巴险些脱臼。尤其是孙长空,握刀的右手更是不由得颤抖起来,好像感受到什么可怕的邪物一样。

    “这……这家伙的力量未免太过霸道了吧!”

    说着,孙长空看向自己的冰魄,愕然发现刀身七寸的位置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横向的裂痕,虽然不会导致刀身解体,但已足够令其威力大打折扣,锋芒锐减。

    自从进入无妄修罗界之后,能够与孙长空自始至终并肩战斗的只有这柄冰魄宝刀。如今见它受此重创,心中不禁升起一份悲意,这反倒是激励了他的斗志,使之全身好似燃起了熊熊的烈火,杀气腾腾。

    “好险好险,差点就要去见阎王了!”

    与此同时,刚刚从鬼门关捡回条命的只手遮天,仍然心有余悸,要不是踏破无岳及时出手相助,恐怕他的脑袋已经开花了。而认识到对方强悍战力的事情之后,他同样提起了十二分的斗志,决定先拿眼前的孙长空开刀。

    前方的踏破无岳活动着自己的手腕,随时准备迎战。谁知只手遮天这个时候却从后面探了出来,挡在他的身前端然说道:

    “好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让我来!”

    踏破无岳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对方,直到从那双坚定的眼神当中读出所要的讯息之后,他才大舒口气道:

    “二哥认真起来,那自然也用不到我了。看来,这次又要轻松获胜了。”

    远处的孙长空虽没有听到对话的全部内容,但从“用不到”“获胜”等字眼中可以猜测到,对方三人对取得比赛的胜利相当有自信。这令他不禁为之一震,难道,他们还有很大部分力量没有展露出来?如果事实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就真的太过恐怖了。

    只手遮天阴笑着走到孙长空面前,双手相互揉搓着看向对方道:

    “小心了。”

    孙长空目不转睛只说了一字:“嗯!”

    下一秒,他已不得不出招,因为对方的快掌再次袭来,而且速度力道完全不是之前那招可以相提并论的。掌力未至,孙长空只觉得五脏六腹都要炸开了似的,混身上下的毫毛全部贴在身上,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力。

    只手遮天的掌风委实太过凶悍了。为求生机,孙长空只得以冰魄开路,为自己争求一条“生路”。

    之前,冰魄虽然遭遇重挫,但威力仍不可小觑。一招之后,已将浑厚的掌风一分为二,余下的部分顺势向两侧荡去。所过之处,不无飞沙走石,狂风怒嚎。

    可是,这些只是序奏。只手遮天的杀招还在后面,就在孙长空自以为暂时安全的时候,那双无情铁掌如同阴云一样殃然来至,逼得他大脸如死灰,神光全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