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鬼一般的凶煞三人
    ,!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孙长空难忍心中大惊,双手锢在对方的双肩之上,大声问道。

    这个时候,高淼淼的眼眶之中已经有了泪光,但仍是定了定神,颤抖道:

    “三天了,三天之前他和关春雷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孙长空先是一愣,而后他那讶异的表情猛地变得十分惊恐。他慢慢向后退了几步,却忘记了门限,一个跟头便栽了过去,摔得地面都随着震了一下,非凡看了眼,并没有上前去搀扶。还是高淼淼心地善良,将他从地上重新拉起。

    然而,此刻的孙长空已经完全呆滞了。他的脑海当中闪过无数的情景,他不断地设立假设,又接着将其推翻。关春雷尸骸旁边的那具白骨在他眼中变得愈发清晰,孙长空竟真切觉得那位死者和场主十分相像。

    “你……你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高淼淼在了孙的眼中当中看到一丝异样闪过,于是赶紧询问道。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他!”孙长空发疯似的低吼道。

    “什么他,你到底说的是谁呢!”

    高淼淼越听越急,双手按在孙的胸膛上,指甲更是深深地扎入皮肉当中,渗出数道血痕。

    对此,孙长空全然没有反应,仍是站在原地,嘴中反复说着“不可能不可能”。见状,非凡豁然上前,一记电掣般的手刀劈落,直接将之击晕当场,瘫倒在他的怀里。

    “你……你作什么!也许,也许他真的知道我爹的下落。”

    这时的非凡显得出奇冷静,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冷回道:

    “我和他一直在一起,我们确实没有见过场主他人家。他是太累了,要歇一歇了。”

    说完,他将孙长空往肩上一横,大步流星地消失在高淼淼的泪眸当中。

    孙长空晕死过去,但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一会儿他感到自己身处极寒之地,冷得他直打哆嗦;一会儿又仿佛来到了熔岩之上,烫得双脚都站不住。接着,他又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当他追上前去,却愕然发现竟是七也流血的高远山,还有少了半爿皮肉的关春雷。他转头想跑,却发现自己三胖和方柔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刚要上前去抱他们,脚下却是猛然一空,向下一望,竟是张望远躲在身前,凄厉地惨笑。他刚要去踢对方,却又感到头上传来一股热浪,正是火髯道人抵达。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眼前又出现了一道人影,一个风流倜傥桀骜不驯的高大身影,沈万秋。他也在笑,但只是皮笑肉不笑的微笑。而他的手中握着剑,剑光冰冷刺骨,慑人心神。

    “不!”

    一声尖啸,孙长空终于从恶梦中惊醒。他潢身大汗,手脚无力,之前战斗当中所受的伤势却奇迹似的恢复了**成,只有外面的创口处还能隐约可见,活动起来毫无影响。再看看周围的环境,他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霎时落脚的那间旅店当中,志儿,不应该是说是非凡,趴在桌子上,呼呼地熟睡着。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孙长空自言自语地说着,却忽然听见房门一响。

    “谁!”

    可能是因为连续的刺激所致,现在孙长空的神经极其敏感,稍有风吹草动便会引得他剧烈的反应。而那当抬头那向过道的时候,无求已经来到眼前了。

    “还有没休息好吗?小德子还未回来,今天的第二场复赛该怎么办!”

    原来,不知不觉间,孙长空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从上次比赛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天,复赛第场即将开始。

    小德子生死未卜,更别说参加什么比赛了。如果单凭他们二人的话,能否击败半个时辰拿下上场比赛胜利的对手三人呢?

    可能是因为起床太仓促,以至于孙长空的眼前浮现出若干星光。他赶紧瞑上双眼,闭目养神,顺带着考虑对策。

    “要不咱们找个人代替一下,你看怎么样?”无求试探道。

    “找谁?”孙长空平淡地回道。

    “一个和小德子长相十分类似,类似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孙长空摇头道:“斗兽场的规矩你也清楚,要是被人发现擅自启用他人冒名顶替,失去比赛资格不说,你我,甚至未到场的小德子恐怕都将再也无法进入斗兽场。况且,这么短的时间,上哪去找一个这么合适的人选。”

    “小德子!”

    乍一听无求的话,孙长空还以为对方是在脑海当中物色人选。可仔细一想,不对啊,为什么对方说话的语气阴阳怪气的,好像大白天遇见鬼了。可这个时候上哪去找鬼,可不是鬼是什么?

    是小德子。

    孙长空猛然睁眼,赫然发现失踪多日的小德子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在对方的身上,他看不出任何异常,除了那股略带深意的笑容。

    他刚要开口询问对方事情的经过,却突然发现,对方的身形竟有些相识,渐渐地分散在空气四周的橙黄色雾气散去,另一张面孔再次显露。

    “怎么是你,非凡!”

    无求依稀记得对方明明叫“志儿”,怎么几天不见,孙长空居然改口了。不过,现在事态紧急,情况变化突然,他已来不及去思考其中的原委。

    “就是就是,刚刚不是小德子吗?怎么眨眼的工夫就成了你!”无求附和道。

    非凡神秘地笑笑,然后才摆出一副说教的姿态说道:

    “这不过是种障眼法而已,要想瞒住大人物还不容易,但对付一般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嘿,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种技巧?”说到这里,孙长空突然发觉自己好像说错了话,于是连忙改口继续道:“那什么的大能算得上是大人物呢?”

    “宗主,高远山,高峻山,那个王应该也算得上一个。”说完,非凡显得十分自豪,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没了?”孙长空接着问道。

    “没了。”

    怪不得非凡会这般得意,原来,整个无妄修罗界,能看穿他的障眼法的,只有区区四人。一项技巧,只对四个人不起作用,这样的壮举还还不够令人骄傲吗?

    “那感情再好不过了。”

    说罢,孙长空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落在二人面前,伸出手掌道:

    “其它事情先放在一旁,就祝今天咱们三个首次联手,合作愉快。”

    无求看了看孙长空,又揉了揉好似还未清醒的双眼,再次看向非凡,才将自己手放到了孙的手背上。

    最后,非凡笑了笑,同样探出掌心,按在前者的手。

    “好,合作愉快!”

    虽然斗兽场中乱象丛生,暗流涌动;但至少从表面上看,这里仍是井然有序,一片祥和。看台之上熙熙攘攘,丝毫不知这里已经杀机四伏,稍有吹风草动,便会迎来一场腥风血雨。

    然而,今天斗兽场的主角只有六个人,孙长空,非凡,无求,还有只手遮天、踏破无岳以及群群之首。后面三个,当然就是原先的无才,无德,无色三兄弟。但辘辘了与无求区分,就用现在名字称呼了。

    说实话,孙长空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能将上界冠军揍得体无完肤的敌人,究竟长得什么样子。但同时,他又不禁为己方才刚形成的队伍而感到一丝不安。无求大病初愈,实力恢复多少,尚不可知;自己同样身体欠佳,能否重现雄风,还要待会再看。剩下的小德子,也就是非凡,实力最为高深,但也是最不可估测的变量,能否技压群雄,摘得桂冠,只能随机应变。

    虽说局势依旧不明朗,但至少还有一件事情还能让他感到安慰:情谊。最起码他知道,此时此刻,如与他并肩作战的同伴,是可靠的。这已经令他十分满足。就算输了比赛,孙长空也没有丝毫怨言。

    因为他和他的同伴已经尽力了。

    上场之前,孙长空已经看过四周,之前参加比赛的众多选手,包括一剑封侯,欲罢还休都已到场,唯独关春雷不见踪影。如此一来,这更加坚定了他的推测,之前死于葬兽场中的,确实是关春雷本人。但第二具尸骨,真的属于高远山吗?

    想到此处,孙长空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再次看向观众席,只见靠后一排座位的边缘地带,有一身着烟色长袍、穿戴相当严实的怪人坐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如果所猜没错的话,这个应该就是之前败北的绯刀流虹,上一届的最强斗者。看着对方畏首畏尾的模样,孙长空不禁觉得好笑。既然来了,还怕别人认出来吗?人就是这么一种矛盾的动物,一方面害怕这个害怕那个,一方面却又忍不住自己那颗好奇的心。最后,就在这种徘徊当中,给自己给别人带来厄运,甚至杀身之祸。

    不过,孙长空心思并没有在看台上面,他真正所观注的是即将上场的对手。遥空望去,只见三道挺拔的身影伫立在连接后场与擂台的走廊当中,暗影当中,他竟看到三双猩红的兽瞳不停闪烁,好像一个个吃人的小恶魔,期待着战斗的来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