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巨大黑幕的一角
    ,!

    孙长空与非凡一路飞奔,当天下午便已到了百兽城。此去一无所获不说,还差点丢了性命,这让二人变得相当抑郁。

    但事情也不全是坏的,至少他找到了无欲的另一个兄长,铁剑长。回去后的第一时间,他便找到了仍在疗养的无求,寻找佐证此事的信息。而事情的进展并没有令他失望,无求道清了事件的原委。

    先是无欲失踪的内幕。

    原来,自打一开始的时候,无欲便没有报名最强斗者大赛,孙长空见到的只是无求。但为什么无求会使用无欲的绝招炸技呢?这就是归结于二人同胞兄弟的事实了。

    无求无欲两人体质相同,只是肩负的能力各不相同,一个掌握时间,一个掌握力量。而这两种力量可以利用只有二人方可使用的秘术相互传导。因此,无求才可以像无欲那样放出爆炸。

    但好端端的,无欲为何要撇下好好的比赛不参加,而去凶险万分的聚岭呢?

    答案正是铁剑长。

    半个月前,无欲无求两兄弟得到讯息,说在聚恶岭内发现了一名与二人长相十分相象的兽人。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哥哥,失联多年的三兄弟之首,无争。

    当年,三兄弟因为家族被人迫害,以致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恰逢高峻山外出狩猎,遇到了三人,便将他们带了回去。

    高峻山的想法很能简单,就是将他们培养成听命于自己的死士,一生一世为他效劳。兄弟三个从那时起便陷入没日没夜的训练当中,风雨无阻,就算生了病也只能忍着。和他们一起参加特训的还有上百号人,但最终剩下的只有二十几个。其它的,不是意外死去,便是被高峻山杀手抹杀。在他眼中,病倒的人就是废物,而珍兽堂不需要废物。所以,就算病得再怎么严重,无求他们也只能咬牙坚持。

    一晃三年过去了,就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宿舍当中传出了数阵剧烈的咳嗽。一夜之间,无争,无求,无欲全都害了重病,病情之厉,已经到了意识模糊的地步。

    这样的事情并不罕见。毕竟他们是一奶同胞的三胞胎。双生子或者三生子,甚至更多的同生子,经常会出现这种一个病倒,其他几个根着一起遭殃的情况。所以,只要有一个生病,那么无求三人就有可能一块生病。眼看训练即将开始,如果被高峻山发现了他们的病情,不用说也会重蹈之前那些被害死“先烈”的旧路。

    然而,就在他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出现在他们精神世界当中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三人的身上。

    高远山,来到了珍兽堂。

    一切可能就是命中注定,许久不去高峻山府上的高远山,第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弟弟执行极刑。

    三个瘦弱的孩子被绑缚在木架之上,周围堆满了干枯的蒿草。这时,只需一点小小的火光,就能要了他们的小命。

    高峻山以惧怕三人身上携带瘟疫霍乱为理由,为了不让府上其他人受此牵连,要当众将他们焚烧,以绝后患。

    高远山宅心仁厚,说要将无求他们带回自己那里悉心照料。因为是自己的兄长,所以高峻山并没有完全反驳对方的意思。但他提出,毕竟他们都是自己的部下,要杀要剐,也应该是自己决定。但为了不伤兄弟二人的感情,他只能让高远山带走两个,剩下的那个必须自己处置。

    高远山知道自己的弟弟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但让三个孩子从此阴阳相隔,委实有些太过残忍。更何况,同样都是如此可爱的鲜活生命,留谁不留谁又该如何抉择呢?

    就在他准备向高峻山继续争取的时候,无争突然开口说话了。

    不同于无欲无求二人软弱无力的状态,无争竟然神奇般地复活过来。第一时间,他便向高远山要求,让他将两个弟弟带走,自己则可以留下来,相安无事。

    如此一来,皆大欢喜,高远山可以心安理得地救下二人,又能不损高峻山的严威,两全齐美。高峻山也没有反对,便让人将他们松绑,无欲无求由高远山带离,而无争则独自留在了珍兽堂,很快便从病魔的手中挣脱了出来。

    这之后的不久,高峻山一方便传来了无争生病去世的消息。至此,高远山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初无争根本就没有恢复,他只不过强撑着一口气,以便让自己的两个弟弟获救。回想起来,高远山后悔莫及,他早就是应该想到这一点。一个人患了那么重的病,怎么可能说好就好呢?然而,一切都已太迟,无欲无求听后根本不能、更可愿相信。按无求所说,他们兄弟三人心意相通,如果无争不幸离世的话,那他与无欲也不可能安然无痒,这一定又是高峻山的阴谋。

    高远山听后也觉得有理,便和无欲无求再次去了珍兽堂,一探究竟。

    但是,到了那里,他们几乎寻遍了整个府上,并没有找到无争的踪影。询问一起训练的人员,也都一个个摇头表示惋惜。找寻未果,高远山无奈之下,只得带着二人返回。但无欲无求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兄弟二人的性格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开朗活泼的无求,从那之后就变得少言寡语,孤僻独行。而无欲则喜怒无常,时而暴戾乘张,时而情绪低落,甚至暗自啼哭。高远山看在眼里,于心不忍,所以就尽自己所能,满足二人的需求,就算是传授功夫的时候,也都捡着最上乘最玄妙的功法武学。很快,兄弟二人的名号便在斗兽场中打响了,进而成为年轻一代之中的翘楚。而无争就像所说那样,再也没有再这个世上出现过。

    再然后,就有了前面所说的事情。得知了无争可能尚在人间的消息,无欲不顾自身安危,执意要去聚恶岭。无求则已先请示场主之名,借故拖住对方。可无欲是什么人,从小横冲直撞的性子,让他根本没有等下去的耐性,多耽搁一时,便少一分寻得无争的可能。况且,这么些年来,他们已经为场主高远山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如今二人已经成年,再怎么说也不该为他老人家平添事端了。

    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遗憾,当天夜里他悄悄打晕了无求,并用秘术将身上四分之一的炸力留给对方,而自己则孤身前往了聚恶岭。

    说到这里,无求的脸上还满是悔恨的神情。早知会有今天的结果,当初他就应该连夜追赶对方,就算找不到人,也不会坐在这里干着急。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天之多,而孙长空与非凡又一无所获,想必无欲不知在哪遭了害,成了人家的食物了。、

    孙长空怕对方太过伤心,便张口开解道:

    “你也别太绝望,你不是说了吗?你们兄弟三人心意相通,如果无欲真的遇险了的话,你怎么也应该有点反应吧?既然现在的你还活着,那就说明……”

    “活着,你说无欲还活着?”不等孙长空把话说完,无求连忙接茬道。

    孙长空笔画了下手指,然后摇摇头道:

    “不,不是无欲,而是无欲和无争二人,他们都可能存活于世。”

    于是孙长空又将他与非凡的际遇从头到尾地说了一遍。但对于非凡身上发生的异变只字未提,也算给他的**做了次保密。

    “什么?无争真的还在世!天啊,高峻山那个混蛋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孙长空摸了下鼻子,继续道:

    “放心,从他出场时候的样子来看,他这些年过得一定相当得意。其它人大多对他毕恭毕敬,显然他在那里的地位相当之高。”

    当然,孙长空并未将自己重伤无争的事情吐露出来;至于对方为了让他们二人逃身而独自迎战银雪狼的事情,更是闭口不说。他不敢保证,听了这些事情之后对方会不会像无欲那样冲入聚恶岭中,与那些****混种决一生死。如果那样的话,他就真的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罪人。

    而且,他之前所说也不是胡编乱造。既然他们兄弟有这种共生的特性,那一个无痒,其它的按理来讲也不会出现太大的变故。与其让他去送命,不如选休整一下,看看事态的发展再做定夺。

    除了这件事情之外,另一件大事同样让孙长空如鲠在喉,心塞难当。

    关春雷和另一个人居然惨死在葬兽场的附近。究竟是什么原因驱使着他们进入了那个人间地狱,孤身犯险,连性命都不顾?

    在安慰了几句无求之后,他便起身告辞,与非凡出了门之后,直接去往高远山的府上。

    他想不到,这个世上除了对方之外,还有谁能授意关春雷的行动。

    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高远山居然不在。

    按照常理来讲,这个时候的高远山应该正在家中吃着晚饭。可王哥却告知他,场主并未在家,甚至连自己都好久没见他老人家了。

    就在孙长空失意、准备出门折返的时候,高淼淼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现身在他的眼前。不知为何,她的脸色极差,就好像刚刚生过一场大病一样。

    “我爹失踪了……”

    刹那间,孙长空有种五雷轰顶的错觉,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