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王者与王者间的对峙
    ,!

    王的第三招威力非同小可,恐怖的杀气直接令方圆数十丈内的鸟兽尽皆散去。要不是作为对手,孙长空也随着它们一同去逃命了。

    然而为了活下去,他必须留在这里,也必须接下这一击。但就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孙长空的身体顿时一萎,差点跌在地上。不知怎的,他的意识变得愈发模糊,要不是大敌当前强撑着一口气,恐怕早就晕死过去。

    “到达极限了吗?看来是时候轮到我出手了!”

    非凡有伤在身,而且伤势极重,只要稍有行动便会绷裂流血。但为了不让二人,最起码是孙长空死在当场,他只得铤而走险,最后搏上一把。他已暗暗聚起周身的浓郁煞气,只等时机成熟便会立即出手。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诡异的现象发生了。

    孙长空的身体又在发光。

    这种情况非凡不是没见过,在之前与铁剑长对战的时候,孙长空同样出现了类似的异变。但这一次并不完全相同,因为此刻出现的光彩并不只是单纯的金黄,而是由青、紫、烟、黄四种颜色交替出现,并且带动周围的空气,产生同样的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变化越来越剧烈,最后闪得人眼生疼,好似火燎一般。

    与此同时,孙长空的意识已经游离在失魂的边缘。他只觉得头脑发胀,四肢无力,眼皮几乎合到一起,险些睁不开。但即便这种情况之下,他仍保留着一丝清晰,因为他感觉到了另一个人的气息。

    他是谁呢?

    孙长空对这股气并不完全陌生,相反更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产自无妄修罗界,而是来自遥远的人间。这是孙长空进入这里的五年以来,首次感受到来自外界的讯号。他本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与外界联系,没想到阴差阳错间他竟然成功了。

    “你……你是谁?”

    孙长空不知道对方听不听得见,只、自顾自地大声询问道。然而,周围除了肆意的风声以及树叶的唦唦声之外,没有任何回答出现。他看着天空,却愕然发现自己的双手竟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并在胸前结了一个未曾见过的手印。同一时间光彩定在了烟色之上,受伤的患处随即开始疾速修复,眨眼间便已完成工作。可是,孙长空的意识仍是浑浊的。

    此时的他,便如同一个看客,只能亲眼见证着所有事情的发生,却无力左右事态的发展,只能听之任之。要不是想看完整个过程,他早就睡过去了。

    “就……就是它,就是这股神秘的力量让我如此不安。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这时的非凡已经忍不住向后方退出了十来步,一直来到他所认为安全的地方才停下脚步。但他的身体是颤抖的,正如那颗不安的心,好像随时都会崩溃。这一切的缘由都来自孙长空,就算和王对打的时候他也没有这种强烈的骇意。面对这样的力量,他只想逃跑,一点也不想见到对方的锋芒。

    有这种的想法的不只是非凡,王的神态同样难堪。就算当年和高峻山那个魔鬼动手,他也没有忌惮过半分。然而,这种不屈的傲意,竟在今日溃败了。

    “开什么玩笑!区区一介凡人,居然也想战胜我,果真是自不量力。”

    王的眼神陡然变冷,数以千计的鳞片飞射而出,直逼孙长空所在位置。而就在这个时候,孙长空猛然掠起,身后双翼疾闪,瞬间来到数十丈高的空中。

    非凡本以为如此一来,便能轻松化解王的第三招。可姜还是老的辣,更何况他还是人们所说的王。他的套路,怎么可能让人这么容易摸清。就在那些鳞片即将坠入地面之际,一股反作用力突然施加在它们身上,使之下落的速度瞬间发生逆转,并且纷纷向上飞搠而去。孙长空身在空中,根本不能做出及时的反应,在先后躲过四五次攻击之后,露在外面的双翼仍是被鳞片戳出了数个血洞。翼膜受损,再也承受不起掠过的气流,于是身体便飞速向地上栽倒而去。

    身中受招的孙长空并未感觉到太多痛楚,只是之前的那股疲惫感又加深了数分。就在他以为自己难逃此劫的时候,身上的光彩又一次改变,这一次是青色加持。于是乎,一对青色火焰构成的翅膀出现在他的身后,只是轻轻一扬,便已将他带入到比之前更高的天空当中,直逼王的所在位置。

    孙长空一眼便认出了,身后所化的双翅,正是原先烟羽的变异版本。除了外观颜色不同,这一回的“青羽”发招更快,力量更猛,比之烟羽不知要强上多少倍。孙长空想笑,却发现自己已经无力可笑。

    “不跑还敢迎上来,好小子,我佩服你的勇气。然而,至此为止吧!”

    王的神色突然间变得恐怖起来,那些仍在空中、未来得及发动攻势的犀利鳞片,顿时炸裂开来,分为无数细小的碎片,以更密集,更无懈可击的招式袭向上方的孙长空。

    生死之间,孙长空的心境居然格外平静。仿佛要死的不是他、是别人一样。其实他清楚的很,目前的战局已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与其为此事着急上火,不如就像现在这样,作一个安分的旁观者,见证奇迹的发生。

    光彩骤变,无二真经图忽而运行到了魁虎下山这一张图上。呼吸之间,孙长空已经被通体的紫色所包围,就连喘息当中都夹杂着相似的颜色,只是稍微淡了一些。而他怕眼眸也被染上一抹看不透的紫霞,自行运转,好像一团星云。

    “看我的魁虎食空!”

    这回,孙长空终于听清了那个人的声音。他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说话的人,无论语气还是声色,都与自己无二。这分明是自他口中所说。但他也知道,自己绝没张嘴,说话的另有其人。对方只不过是借用了一下他的躯壳,使之成为暂时的武器,为其所用。想到这里,孙长空不禁后怕,对方要是想通过此法残害自己,那他岂不是早就一命呜呼了?

    “嘿嘿,看你能不能吞下我所有的冰雨。”

    战到这个程度,王已经将对决的初衷忘记了。眼见孙长空三落三起,三不言败,就算作为对手的他,也不禁为对方的坚毅战意所动容。既然到了最后一招,他更没有手下留情的道理。只有这样,他才是真正的尊敬对手,尊敬孙长空的血汗。

    就在那道声音响起之际,孙长空猛然挥拳,一道宛若下山猛虎的光影赫然奔出他的拳头,毅然决然地轰向那片即将到来的冰雨。

    “轰!”

    爆炸虽然起于空中,但巨大的气浪竟是波及到周围的丛林。狂风肆起,飞沙走石不说,临近的灌木更是被连根拔起抛入空中。疾速膨胀的空气挤压在大地之上,竟是产生一枚坑洞,而且范围越来越大,如同一只贪婪的巨口,不断吞噬着地上的一切。

    “糟糕!”

    非凡只顾得看天上的战况,却忘记了自己还处在凶险之中。不多时的工夫,深坑已经扩散到他的面前,只差一点就要将他吸入进去。管不了许多的他,任由血液四溅,一直向后暴退差不多半里的距离,这才稍稍安稳了一些。而当他再次看向上空的时候,二者的对决已经落下了帷幕。

    孙长空衣衫褴褛地停滞在天空当中,伸出的右拳被无数血丝遍布。他的双眼已经合上,神态自若,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然而,他就是睡着了。当他的身体挥出最后一拳的时候,他的大脑就已经断电停止运转了。这一时间,之前的异彩流光也全都不见,只有那对青色的羽翼依旧保留,但已被鳞片碎片削的七零八落,只得苦苦支撑。

    再看王的方向,人早已不见,只剩下一道未完的话音说着:

    “说到做到,你们可以走了。”

    随着那段最后的话语渐渐消失,非凡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身体随后瘫倒。鳞片千万的伤势固然不好处理,但凭借其特殊的体质,一个时辰之内他就可以让伤口止血。接下来等待他怕将是一段漫长的疗伤过程。

    青羽越来越小,势头越来越弱,孙长空被慢慢放倒在地,然后完成使命的它们化为若干星光,终于消失在夕阳之中。

    王再次露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经过昨日一战的他,虽没有出现什么伤势,但大量的消耗已经令他的力量大打折扣。于是,他和平常那样觅食,就像一只豹子等待猎物的时候一样,十分耐心。

    可没过多久,远处的树林当中忽然惊起一片鸟雀。不等他抬头去看,却听闻旁边的草丛当中传来一道森然的嗓音:好久不见,葬兽场的王者。

    “是谁!”

    二话不说,王连忙向草从疾射三发蛇鳞。以他的身手,加上这种让人猝不及防的时机,对方死亡的概率至少有八成。可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做得完美无暇的时候,一道短小的身影遽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是你?高峻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