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三招之约
    ,!

    孙长空自知能力有限,与面前的王相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妄自动手只会自寻死路。略作深思他开口道:

    “你的实力远盛于我,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你要动手,我没办法。”

    王看了他一眼,随即轻笑道:

    “那照你所说,我该怎么办?”

    孙长空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开口道:

    “三招,如果三招之内你杀不了我,那就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兄弟二人。”

    听了孙长空的建议之后,王的脸上显出一丝狡黠,然后道: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杀了你们俩,然后自己吃掉,一切的事情只有我们三者知道,就算你们的人要寻仇也找不到我的身上。”

    “那可不一定。”

    孙长空胸有成竹地笑了笑,继续道:

    “我们二人本就是来寻人的,出来的时候已经知会了斗兽场的高管。你以为我们是好惹的吗?”

    “果然不出所料,你们真的来自那里……”

    说着,王的神情竟有些凝滞,沉吟了一会儿这才说道:

    “也好,就当我卖你们场主一个面子。三招就三招,如果三招之后你仍活着,我就破例饿一回肚子,放了你和你的同伴。”

    孙长空暗暗舒了口气,就怕对方不吃这套,强行出手。那样的话,就凭现在的他和非凡,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是杀是吃,都得听任于对方。

    然而,一个问题刚刚解决,另一个难题又出现在孙长空的面前:他该如何逃过王的三招。

    要说平常交手的时候,他也未必不能接下三招。只是因为现在有约在先,为了不使自己输掉约定,王一定会拿出十成十的实力与之一战。面前饱满状态下的王,他真的能够幸免吗?

    不管事情如何发展,孙长空已经夸下海口,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是宗主亲临,他也只能勉强一战。

    微风抚过,为中午炎热的天气平添了一分凉意。然而孙长空已经汗流浃背,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轻松。

    再看对面的王,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甚至还不合时宜地打了几次哈欠。确实平常时候的话,他已经回去午睡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开口问道:“准备好了吗?”

    孙长空望着对方,艰难地点了点头。他不想因为说话而分散注意力。他必须绷紧第一根神经,打起第一分精神,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活命。

    说话间,王的身形倏尔一闪。劲风来袭,孙长空不得不连忙后退。可不等他的视焦对准,王的样子已经在面前渐渐清晰起来。这是孙长空第一次见识到,一个人可以先于自己的气势抢先攻到敌人的跟前。他的反应已经十分之快,但在王的面前却仍显不足。刹那间,他只觉得眼前锋芒攒动,一根根的就像田里的稻穗一样。

    是指,居然是指法!

    大大出乎孙长空的意料,他本以为对方会使用掌法或尾刃发动攻击。但王的底蕴着实深厚,深厚到即使让他看上一整年都瞧不透。他只以为王的掌法绵长浑厚,却不知道指法竟也登峰造极。

    迎面而来的指影,快如电,疾如风,虽未触及到孙的身体,却仍能感应到一股骇人的杀意。孙长空已无从选择,他只得拔刀,借由冰魄的刀身抵挡住眼前的指劲。一时间,空间当中寒光婆娑,犹如秋天落叶。但下一刻,这些看似毫无生气的玩意儿居然全都活了起来,化为满天流光,悉数掠向对侧的指影。

    顿时间,天空当中被无数刀光指影所充斥,进而编织成一张光与影的巨网。二者相互融合,而后抵消,乍一看去平分秋色。可后一秒,孙长空便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对方。

    为何打在刀光之上只有指影,却没有指劲呢?

    就在孙长空为此感到迷惑之际,身上几大要穴上方传来的剧痛给予了他答案。

    指劲竟然打在了他的身上!

    原来,王所施展的指法,指形和指劲是完全分开的。虽然挡下指影,但由此产生的破坏力并没有消失,而是以一种不可见的方式直接戳在了孙的身上,并造成巨大的伤害。此刻的孙长空,只觉得混身上下的骨头都好似粉碎了一样,其间不时发出的几声脆响更是分外刺耳。旁边的非凡脸色无比阴沉,比那连阴的天空还要过分。

    “你可要撑住啊!”非凡握紧了拳头,心中暗自说道。

    最终,孙长空倒飞也十余丈远之后,才在一颗灌木旁边停了下来。而他嘴上的鲜血已经洒了一路,并把此时所在地面染红。葬兽场四周的土质异于常态,见了血腥便会像猛兽一样民以食快速吞食,所以没等多久,孙的血液便消失不见,泥土恢复了之前的颜色。

    孙长空苦笑一声,随即道:

    “晚辈不才,侥幸挨过一招,您继续吧!”

    看到对方摇摇欲坠,却仍然死命坚持的样子,王的脸上初显动容,但过程极短,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

    “牙尖嘴硬的东西,要不是我刚刚收住五成功力,现在的你已经被刺成马蜂窝了。”

    孙长空移开抚着胸口的手掌,抱拳恭敬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多谢前辈手下留情了。”

    “哼哼,不用多谢,反正一会你也得死。早死晚死都一样,只不会多出次手脚而已。”

    王的攻击总是那么让人无暇防备,他只是吐了口肺里浊气,这第二招便已经发动了。

    那是一道细若蚕丝的线。恐怕还不及毫毛的一半重要,但却在空中疾速飞行,已然到了超乎想象的程度。

    孙长空的状态虽然因为刚才的攻击面颇受影响,但手上的功夫却一点也没有打折扣。还有对危险的感知,这一个优点曾令他多次从生死边缘之上转危为安。他的刀已经架起,位置正好在细线即将降落的地方。他的双肩已经沉下,他坚信,即便自己承受不了其中的力道,但也只会因此再次倒飞出去,绝不会出现太重的伤势。

    然而,他错了。就在他的冰魄挨到那根细线的时候,他发觉自己太过天真。攻击并没有让他后退半步,却已民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洞穿了冰魄的刀身,然后刺破他的身体,并从另一端冒出。整个过程当中,孙长空只听到了两声轻微的“噗噗”声,要不是亲眼看见,根本引起不了注意。而那根丝线似乎被施了魔法,孙体内的体力,灵气,还有不可估测的生命力,全都沿着线体的迅速向外流失。针眼大小的创口处并没有鲜血溢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赤红色的气体。孙长空的脸色煞白,手中的冰魄不禁战栗,它和他都已负了重伤。

    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孙长空瞬发手刀,只听“叮”的一声,丝线被一截两断,外面的部分顺势消泯,而留于体内的仍如同钢针一样直挺挺地竖在里面,继续着它的使命。

    这回,孙长空显然没有上次那般轻松,而是一种相当疲倦的口气出声道:

    “请出第三招……”

    孙长空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他分明知道对方有意手下留情。不然刚才的丝线如果正中要害的话,那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具死尸了。可天生的倔强脾气给了他不肯服输的精神。事先,他或许有那么些许怕过。但到了现在,他已无所畏惧,男儿骨子当时的血气立即易燃易现。

    在王看来,赌约本应该就此结束了。他不认为对方还有实力能接他第三招。或许,他就这么等下去,就能挨到孙长空不支暴毙的时候。可他突然间又被孙长空的斗志所感染,以至于分神的工夫他甚至在琢磨是不是该继续下去,是不是应该放他一条生路。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好久没看见这种硬骨头了。他想瞧瞧,这家伙以后会有怎样一番惊天动地的作为。所以他停下了。

    “你已经到达极限,认输吧!”王开口淡淡道。

    “认输?你会放了我们两个吗?”孙长空勉强笑道。

    “两个?哦,不,我还不想饿肚子、”

    孙长空的眼睛瞧了瞧不远处的非凡,对方这个时候也在看他。非凡的脸上同样有些无奈,但他仍是点了点头,表示可以接受。毕竟,一个人死总好过两个人吧!可孙长空却不识时务地摇摇头,随后开口道:

    “那你继续吧!”

    看着孙长空坚定的眼神,王当即大怒道:

    “你要给他陪葬?”

    孙长空伸出手指,晃了两下道:

    “你理解错了,我们都会出去,活着!”

    “好!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能耐!”

    一言说罢,王纵身跃入天空当中,巨大的体型刚好遮蔽正当中天的日头。天色一下子暗淡下来,阴风随即四起,吹得眼睛都睁不开。这一招看起来似曾相识,却又有不同,这不正是之前伤非凡的那招吗?

    孙长空昂起头来,将病殃殃的身体猛然直了起来。同时,他猛然击出一掌,拍在自己肋间的患处,一道光芒飞过,身后的树木之上立时出现了一个不被察觉的细孔,这才使得自己的状态稍稍回复了一些。

    “赐给力量吧,无二真经图!”

    孙长空的心中呐喊,似是千里传音一样,不单能穿越空间的阻隔,甚至跨过了界限的禁制,传入到了人界的某个地方,一个断了双退的老者耳中。

    “失踪了好久的你,终于又出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