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打死你
    ,!

    至此,孙长空与非凡已经几乎可以确定,面前的煞星就是“王”本人。

    不慌是假的,但事以至此,他们已经无路可退。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腥风血雨,也只能硬是头皮往上冲。

    王的脸上扬着一股相当诡异的笑容,他伸手指了指长空,又看了看非凡道:

    “你们两个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的动手。我的肚子已经饿了,不要学浪费时间。”

    谁知,立于树梢上的非凡豁然上前,直接来到了距离对方不到一丈远的地方,威风冷言凛凛道:“我倒是想单独尝试一下。”

    王听了他的话之后,显然有些出乎意料,凝固的表情当中忽然闪出一抹赞许的神色,拍手叫好道:“好,果然是后生可畏啊!不过,我不手下留情的。因为这里是葬兽场,是我以及众多妖兽吃饭的地方。不杀你,我就没有饭吃。”

    非凡面露轻松道:“随意,我不在乎。”

    身随心动,他已率先出手,一双铁爪隔空逼落,分取咽喉、心门两大死穴。他知道,面对这样的对手,必须速战速决。不然,夜长梦长,吃亏的必是自己。

    可那王的动作相当敏捷,不等非凡的招式抵达,他已经凭借匪夷所思的身法闪身来到对方的身后。与此同时,仍留在原地的蛇尾竟在末端弹出一道森然的寒光,非凡定睛一瞧,居然是一枚半尺来长的短刃。短刃后来居上,先于两记爪攻射向他的胸门,以至于还未接触到兵刃,非凡已然感受到了阵阵杀气。背后的王已经摆也出招的架势,他将一只手掌缩万锥形,朝着对方的脊椎飞刺过去。孙长空呆站在一旁,他甚至听到了非凡衣衫被掌风撕开的声音。

    前后夹击,非凡形势大大不妙。然而,就在这个生死关头,他居然还悠然地闭上双眼,似是在等候死亡的降临。然而,就在两种攻击即将击中之际,非凡的身体竟然轰然崩溃了。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所以在孙长空看来非凡是瞬间解体了。而实际上,他是化作了一团橙黄色的气体躲过了一锥一刃的合攻。如此一来,便改成了王用自己的尾刃直搠向自个的心口。而且势头异常凶猛,已然来到了不可阻止的地步。

    孙长空还没反应过来事情的发展,忽而看到王的“自残”行为,不禁喜形于色,差点没叫出声来。

    可面前的****混种毕竟是葬兽场的王,如果这点雕虫小技他都应付不过来的话,那还如何让数以万计的妖兽臣服?这个时候,他只做了一件事情,便化解了自己的危险境地。

    他直接用血肉之躯,也就是那只手锥打向尾刃,本来应该血见三尺的画面并没有发生,只有一道火光,一道因为铁器相撞产生的大片火星,便换来自己的全身而退。不过,他虽躲过了自戕的结果,但非凡那如同鬼魅的身形却已来到他的死角,拔腿便是一记凌厉****,杀得空气当中赫然出现一枚空洞,大量的气流顺势涌入。这样一来,非凡的脚上便带上一前一后、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道。气枪在前,****在后,虽没有真枪在手,但却使得一手令人拍案叫绝的好枪。就连作为对手的王都忍不住心中叫好起来。

    不过,招是好招,但可惜的是非凡的身体并不是无坚不摧的利器。他要面对的是****混种,不是寻常的妖兽。王的身体坚硬无比,和磐石坚盾相当,非凡的气枪来势虽猛,招意乖离,却仍是突不破对方的防御。只近“砰”的一声,枪劲打在王的身上,竟也只是擦出些许白印,连点血迹都没见到。看到这时,孙长空的心中不禁咯噔一下,好像被人在胸口上打了一拳。

    但是,非凡并未因此而感到沮丧。相反,他的神情变得极其夸张,满脸都是难以言表的奸诈。

    他还有一击,一杆由劲腿代替的血肉之枪,****。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所以才会令矾如此自信。就在枪头,也就是脚尖点击在王的右侧胸膛之时,空间之中立时发出一道爆炸似的的炫丽火蛇。

    此招威力之强,就算身为王的人,也无法安于原地。那里只剩下刚刚发动攻击还未来得及落地的非凡,而另一个则被巨大的力道轰飞出去,细长的身体在空中拧成麻花的形状,再多转动半圈,恐怕就要身首异处了。

    但令孙长空失落的是,对方还活着,甚至身上的气势比之前还要强盛几分。现在,他所在位置处,方圆一丈之内已经寸草不生,地面上的植被竟被他体内所渗露出来的灵气焚为飞灰,并且留下一块块丑陋的癍痕。

    王脸上的笑意更浓,这让非凡感到有些摸不到头脑。莫非是刚才****的缘故,把这一方之霸打成了痴呆?但是,他分明感觉到对方的气场因为刚才交手变得强大了不少,难道这一切只是自己多虑造成的?那地上的烧伤又该如何解释?

    非凡的思绪未完,对面的王便给了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是一堵由无数掌影汇聚而成的气墙,将非凡身的所有出路全部封杀。如今他便如同那瓫中之鳖一般,宰杀任由别人。

    可非凡绝不是坐以待毙的庸人,他手脚健全,体力充沛,百足之虫尚且死而不僵,难道他还不如一只马陆吗?

    他的体内同样有气,而且还是一股至凶至恶的煞气。于是乎,非凡的四周升起一只有形无实的金钟,将那数之不尽的掌影掌劲悉数拒于一臂之外。

    王久攻不下,甚至感知到自己的力量正被那团不知名的气罩一点点地蚕食,用不了多长时间招式便会自行溃散,败相毕现。

    自知不能继续这样的他,连忙撤回双掌,横扫一尾,用顶上的刀刃将非凡强行逼退这才停下手来。再看他的两只手臂,竟是泛起大片的红晕,其中一些地方已经变得发青发紫,与那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虽然见多识广,沉稳老练,但在一个后辈后上吃了大亏,还是经不住要勃然大怒,脖子上的青筋纷纷涨起,好像一只尚未编好的箩筐。

    “小子,你找死!”

    此时的王已经动了杀机,于是身体向空中一跃,腾起三五丈来高。非凡仰起头来,想要看清对方下一步的动作。谁知,就在这时,天上竟突然下起巴掌大小的冰片。势头之猛,迅速之快实属罕见。万里无云的苍穹,怎么会说闹天气就闹天气,这里当然有王的手段掺杂。心知形势不利的非凡立即向后翻出七八个跟头,一直来到数十丈开外,也就是乐镇山兽的尸体旁边,这才肯停下。在看他所之前所处的地面,以被纤若鸿毛,但快比利器的片状物体削得寸寸碎裂。冰片挨到大地,竟不融化,而是将周围的半匝大小的土地冻起一层薄霜。呼吸之间,地上已经蒸起小片雾气,如同深秋的初晨时分一样。

    见到这一诡异的场景,非凡心有余悸地抚了抚胸口,这才令狂乱的心跳稍稍疏缓了些。不过,这么好的时机王怎么会轻易错过?非凡喘息之时,他已再次扭动蛇躯,上面镶嵌着的若干鳞片竟是大量脱落,刚一摆脱主体,便如同利箭疾矢一般,飞射向远处的猎物。

    非凡赶紧应战,可不曾想到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玩意竟是如此迅猛,在他反应的同时,鳞片已然命中他的一臂一腿,虽说他已将上半身仰俯下去,却仍是被一枚角度犀利的蛇鳞贴着衣物飞驰而过,划出一道细细的刀口。这枚刀口很是奇怪,不动还好,一动便立即血流如注,看的人惊心动魄,好像自己的性命已经落到了对方的手中掌控。

    见此情形,非凡立即用手捂住腹部的伤口,并用身体当中储存的精纯煞气不断作用其上,希望借此加速自愈的速度。

    “哼哼,不用再白废力气了。你中的是我的独门杀器破血鉴,今天你死定了!”

    王如同判官一样宣读了非凡的“死刑”,后者面色乌青一片,一看便是毒气入体的征兆。原来,那些蛇鳞当中暗藏剧毒,怪不得伤口怎么都不愈合。而且随着时间推移,非凡发现伤口周围的切口竟有向外扩散的迹象,这么下去,他就要活活流血致死了。

    好不容易调整好呼吸,非凡这才说道:

    “你就这么确定自己稳操胜券了?”

    “那是自然!”

    王高傲地半头昂了昂,在阳光的照耀下,身上的鳞片反射出七彩斑斓的光芒。在他的嘴边可以隐约见到一丝口水,他是真的饿了,他需要新鲜的食物。而非凡,以及远处的孙长空,便是他今日的美味大餐。

    就在王准备出手向非凡发难之时,一道寒光迫空掠来,不早不晚,刚好挡在王与非凡的中间,并同时接下前者那只不知残杀过多少生灵的杀戮血爪。

    “哦?你也想试试?”王看了眼侧边的孙长空,略带玩味道。

    再看孙长空伸手接住飞回的冰魄,一脸不动声色的表情,显得很是沉着。

    “不,我是要打死你!”

    孙长空说完,不仅仅是王,就连身负重伤的非凡都已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投向对面的孙长空。

    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非凡默念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