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身份
    ,!

    骷髅之上,还有少许残留的组织,而大部分筋肉已沦为妖兽的盘中餐。虽然面目全非,但孙长空还是能依稀瞧出二者濒死之时表现出的惊恐神态。他们不是死于外伤,而是死于内心的恐惧。

    见到这般血腥的场面,孙长空已是有些不支,身体摇摇欲坠,多亏非凡在旁边扶了一把,才没有摔在地上。就在这时,非凡小声在他耳边嘟囔道:

    “撑着点,是不是咱们要找的人还不一定呢!不过如果真的是的话,咱们恐怕也要凶多吉少。所以,待会只要看出苗头不对,撒腿跑就是了。这人固然厉害,但也不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你想跑,我在后面抗他一会儿。”

    “什么?你!”

    孙长空以一种看待怪物的眼神死死望着面前的非凡,这一时间,他竟有种梦回前夕的错觉。为什么他会觉得,眼前的人越来越像志儿说话时的样子了呢?是一时误会,还是其中有什么他所不知的隐情?

    他没有继续想下去,因为非凡已经搀着他向前行去,向那两具似乎还冒着热气的尸骨接近。孙长空不但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甚至可以通过接触感应到对方的。可想而知,二者全都陷落在浓郁的紧张气氛之下。

    不到五十步的距离在他们脚下竟要远过千山万水,但结果总有浮出水面的时候,终于他们看到了那些骸骨的全貌,以及尸骨的生理特征。

    是,不是,是,不是……

    孙长空在脑海当中不断筛选着有用的信息,以求尽快找出骷髅和无欲、小德子的相同之处。而当他见到尸骸之上缺失的一断骨骼的时候,孙长空惊讶地摒住了呼吸。

    那是被从肩膀上齐刷刷斩过所留下的创伤,虽不是旧伤,但绝不是妖兽撕咬能够造成的。他想了想,无欲和小德子并没有这样的生理缺陷,于是赶紧看向另一副骨架。

    而与上具骷髅相比起来,这具尸骸的主人就要显得短小得多,再看到盆骨宽大的特征,他基本可以断言,这人生前定是一位女性。如此想来,这两人都不是自己要寻找的失踪者。孙长空大舒一口气,由于刚刚思考之时消耗太大,这时的他已经感到略微晕眩,眼前全都是气泡一样的幻影。

    “我的天,吓死我了!”

    孙长空拍拍胸脯,有惊无险道。

    “哦?确定不是他们吗?”非凡认真道。

    孙长空同样认真地点了点头,以示坚决。

    “这事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好的是,他们没有死在这里尚有一线生机;不好的,如此一来咱们又失去了目标,究竟去哪找寻他们二人,又成了一个难题。”

    经非凡这么一提醒,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的孙长空,再一次进入到愁苦的情绪当中。而非凡接着又看了看眼前的骷髅,轻声说道:

    “话说,他们虽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可看这样子,也是附近的兽人啊!看这体格,身前定是一把好手。说不定,他们也是斗兽场的人呢!要不,你再发掘一下他们身上的隐藏线索,看看难不能推断出二者的身份。”

    不知为何,孙长空突然间发现非凡的头脑好用了不少。刚才,他只顾得排除二者的身份,却没有想过去主动确定对方的出处。想到这,他第二次将视线投向两具骷髅,两个不会说谎的证人。

    果然,像非凡所说的那样,二人常年习武,骨骼较于常人要粗壮个三四分,尤其是那具体型硕大的男性,双手掌骨以及肩周部分的骨骼都生成了大量的骨质增生,这是常年练功所致。

    不过,线索也只有这些了。

    因为死者的外貌已经被完全摧毁,一些外露的体征,比如角,牙,翼,尾,全都不可见,肤色发型更不用说。如此想来,调查似乎只能止步于此。可就在孙长空将要放弃但还未完全放弃的时候,他又将注意力放到了那支断臂之上,确切说是那道伤口。因为他在看到断面切口的时候,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怎么回事,这种伤口好像在哪里见过。”

    一边说着,孙长空用手摸向那道断茬,一股沁人心脾的寒意立刻涌上心头。

    “是冰魄,居然是冰魄的刀气,这人的胳膊是我砍下来的。”

    寒意虽寒,却抵不过心中的惊骇。他怎么也没没有想到,眼前的死者居然与自己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无数的人名飞速闪过脑中,最终真正的答案出现在他的口中:

    “是关春雷,这人是九刀兽人关春雷!”

    孙长空十分确定,面前的断臂的骷髅,就是他口中所说之人。因为在他的印象当中,他就没有再把别人的臂膀砍过来的经历。而正是前不久的最强斗者大赛,才让二人有机会放手一搏,进而拼得孙长空重伤,关春雷痛失一臂的下场。

    堂堂一代高人辣手,为何会无故惨死在葬兽场附近,这是一个相当值得考虑的问题。更让他在意的是,雷龙九刀居然不翼而飞了,他连个刀鞘都没见着。莫非,那群妖兽穷凶极恶,消化能力异于常类,竟能将铁器生生吸收。还是说,在他不幸殒落之后,随身的武器被人拾了去?可这样的话,收刀的人是谁呢?

    想到这,孙长空不禁将目光投向身后的怪人,那人仍然呆站在原地,丝毫不怕孙长空与非凡计划策略,好像所有的变数都已在他的掌控之下。

    看了一会儿,孙长空手指两具骸骨大声问道:“嘿,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来到这个鬼地方?”

    那人听了之后,先是一愣,意识到双方可能相识,于是问道:

    “你们认识?”

    孙长空不作声,只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我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我看到他们的时候就尸体已经被吃得只剩一点点了。怎么,他们真的是你们所要找寻的人?”

    孙长空摇摇头道:“不,他们不是。但我们从前确实熟悉,熟悉得很!”

    想起当天的战斗,孙长空的身上好几处地方不由得吃痛了下,扯得他呲牙咧嘴很是纠结。

    “认识就好,那你们就把他们的残骸运出这里吧!葬兽场里已经没有地方给他们安葬了。更何况,这里是葬兽场,又不是埋人的地方,怎么说他们也不应该被留在这里。”

    这个时候,那人竟迈步向二人走来,孙长空与非凡不禁为之一震,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好几步,一直来到尸骨的跟前才算停下。

    “有用没用,我都已经提供自己所知道的消息了。现在……该你们了!”

    简单的一个“了”字,想将他喊响都相当费劲,可在那人的运用之下,竟如同两把尖刀,分别插在二人的身上。尤其是孙长空,身上的血更是凉了半截,他甚至不怀疑,下一刻他和非凡便会成为身后二人的模样。

    “你……你想我们怎么样?”孙长空结巴道。

    “今儿个中午我还没有吃饭,而那只恐惧却又被火儿纳为己有。现在四下空无一物,如此说来,我得拿你们开刀了。”

    孙长空强装镇定,冷笑道:

    “你说开刀就开刀,你是谁?葬兽场之王吗?”

    那人听了之后,沉默了许久,不知是在思考着问题,还是不知如何回答,等了好大晌,他才终于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要进食!”

    话语尾音已变得相当扭曲,一如他那畸形的身体。原本那高大挺拔的身躯,竟忽地变细变长,那个烟洞猛然增大数倍,在一番貌似呕吐的过程之后,一道健壮的上身倏尔出现在孙长空与非凡的面前,长发,三眼,鹰鼻,猩唇,在将衣物遗留在地上之后,一个半人半蛇的异样妖物赫然出现在孙长空的视线当中。

    “这家伙,居然也是一名****混种!”非凡惊声道。

    那人听到对方的话语之后,竟变得十分愤怒,于是道:

    “你们所说的那些只不过是后天嫁接的二手货,我才是应运而生的****共体!”

    说话之间,那人猛然挥动蛇尾,一道超乎想象的气浪随即夺面而来。孙长空已看傻了眼,全然忘记了躲避,多亏非凡及时出手,以一记大浪淘沙的犀利腿法,刚好迎上那条杀器。只见“咣”的一声闷响,蛇尾已经回掠了去。而非凡的身体则倒飞了好几丈,最终停在半空当中的一根枝桠上。

    “好小子,没想到你还深藏不露。”那人赞许地点点头,以示对非凡实力的肯定。而对方却一脸淡然,一点都没把这个所谓的“王”放在眼中。但他已经几乎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半人蛇的****混种绝对就是人们所说的王。

    他已经清晰感应到对方体内隐藏着的庞大力量。这股力量不可估测,但至少都要达到高远山。高峻山的那个层次,更有甚之。面对这样强劲的敌人,自己一方真的幸免于难吗?他不知道。

    看了非凡的脸色,孙长空便已知道对方的实力,属实已经达到了惊天动地、杀神嗜佛的地步。要不是周围空间有限施展不开,恐怕就算再多十分自己也绝不是对手。他在盘算,自己和非凡怎样才能脱身,哪怕受些损失也是能够接受的。毕竟,要在这等高人的手中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的。

    突然之间,孙长空感到胸口当中传出一阵燥热,无二真经图居然自行启动了。

    这可是自他习得此法以来,首次出现的神奇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