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小强大强十分之强
    ,!

    错愕之间,孙长空无意中道出了玄机,也就是面前这条似蛇非蛇,似龙又绝对不是龙的妖兽。

    恐惧。

    这就是它的名字。

    一个可以“恐惧”二字命名的妖兽,它将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喂,你刚才说的是什么玩意,这玩意又这么厉害吗?”非凡似怕又不怕眺望着远处的妖兽,脸上阴晴不定,说不上是什么表情。只是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他还没见过对方这般慌张过,莫非这东西真的那么恐怖?

    “你……你没听说过这个家伙吗?”孙长空哆嗦着说了一句,稳了稳激动的心然后继续道:“这家伙可是伤过高峻山的绝强妖兽,葬身在他腹中的高后不计其数。”

    “什么!高峻山也干不过它?这玩意……”

    说着,只见那被称作“恐惧”的妖兽转而将视线投放在妖虎的尸体之上。这回,他并像对付镇山兽那样钻入它的体内,而是张开那个布满獠牙、圆形的大嘴,直接将对方吞了进去,连骨头都没吐,“咯噔”一下咽了进去。只见妖虎的身形在对方的体内没进行几息时间便开始迅速消化分解,等真正到达胃部的时候已经融成一滩血水,随之吸收了。

    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

    非凡算是一个新生的兽人,他同样天不怕地不怕。但当见识了恐惧将妖虎硕大身躯囫囵吞下的时候,他还是不禁咽了咽口水,掂量了下自己的分量。如果换作自己的话,恐怕连给这煞星塞牙缝的都不够吧!

    “这个就是所谓的王吗?有点意思……”非凡故作镇定道。

    然而,当他看向孙长空的时候却发现对方一个劲儿地摇头:

    “这厮虽然可怕,他至少还有名号。既然有名号,它就不是传说中的葬兽场之王。”

    “什么!”

    非凡惊讶地吼了一声,竟然不小心引起了恐惧的注意,但因为孙长空与他的身形和对方比起来实在太小,所以才没有被发现。

    “你小点声,你怕招不来它吗?”

    “可这么下去的话,要是那个王不能进食怎么办?他不吃饭还会午睡吗?”

    孙长空略有所思道:

    “这个我也没有把握。但现在又有一个难题摆在面前,就算那个王没有戒备,光凭咱们俩,能避过恐惧去寻人吗?”

    “这……”

    非凡想了想,不知该如何回答。说实话,对付这个名叫恐惧的家伙,就算他这个真正的煞星也没有把握。而一旦因为交战引动了不知身在何方的王,那就真的会必死无疑了。

    “那现在怎么办?”非凡看着孙长空道。

    “等,等待时机。”

    孙长空说完,便抽出腰间的冰魄,准备时刻战斗。而无意间扫了一眼的他,发现冰魄的锋刃之上竟不知何时出现了数道细小的缺口,虽不会影响兵器的威力,但足以令这件稀世神兵蒙上一层缺憾之美。

    “冰魄啊冰魄,你我并肩战斗这么多年,不知今天能不能撑过这一劫啊!”

    一边轻叹着,孙长空的心中竟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以免影响气势,他才没有和非凡说出自己的顾虑。

    恐惧洒足饭饱地爬在一旁自在地休息,全然不怕第三者趁机暗算。因为在它眼中,它就是这里的主宰,他就是葬兽场的霸主。当然,这是在王不在情况之下。

    可就在它惬意准备入定之际,一团光华引起了它的注意。

    要知道,除了猎物之物能引起它注意的事物属实不多,更何况这是在进食之后,事情变得更加离奇了。随着光斑地上下跳动,他的眼线也跟着一同活动,忽左忽右,时起时落,好不活泼。而就在它年得出神之际,那团光晕竟胆大地停在它人的脸上。

    实事上,恐惧并没有脸这个确切的器官,因为他的头已被一张长满獠牙的圆形巨口完全占据;周围四枚利刀形状的细长兽角均匀分布在关部之上,任何一个方向都不族过一丝戒备。

    而就在此等严密的防御之下,光斑还是来到了他的头上,并且将自己落在其中一枚兽角之上。然而,还未等对方反应过来事情真相的时候,它那蜿蜒如溪流的身躯竟是轰然亮起,数道火光破开嵌满鳞片的坚硬表皮,本来不可一世的恐惧立即陷入死亡的“恐惧”当中。

    它不会鸣叫,只能用强大的身体来宣泄自己的悲愤。时而伸展如尺,如而蜷曲如蝇。一会身体软柔如鞭,一会却又坚硬如石。恐惧就在这种极端的状态下不住变幻,似是要将体内还未来得及释放的能量全部耗尽。孙长空与非凡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已发现恐惧的身躯已经燃烧得只剩下一堆骨架,时不时地还能动弹几下。

    “这……就死了?”非凡难以置信道。

    “呃,好像是这么回事!”孙长空轻轻点头道。他只能应和说,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团光华到底是何方妖孽。而孙长空唯一清楚的是,恐惧的惨死必定和那突来的光斑有关联。甚至,他就是杀兽的原凶。

    非凡沉吟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什么道:

    “喂,你见多识广,知不知道这刚才那团发光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会袭击我们俩个吧!”

    孙长空摇摇头道:“我自认为在斗兽场的这几年已经识遍了这里的七八成妖兽,尤其是千奇百怪的个体,更是博览群种。可眼下看来,我还是太嫩了些啊!”

    就在二人拿这眼下事物束手无策之际,忽然一道人影缓缓走来,站到他们身后悠悠道:

    “这小家伙叫火虫子,是妖兽界中体型极小的一类,对平常物种毫无威胁,但偏偏就是这恐惧的克星。所以,你们不用害怕。”

    孙、非两者对那人所说的放倒是不太在意,他们只是好奇,身后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自己一点感应都没有?

    对方说话之间,孙长空的额前已经满下几滴冷汗,他并不怀疑刚刚对方动手能轻取二人的性命。能有这样的身法接近他们而不被发现,同样他也有杀掉他们而不被闪避的本领。

    “你是谁?”

    就在孙长空低声问向对方的时候,那人已经穿过二人中间的空当,来到他们的面前,并用一个高大伟岸、颀长健壮的身影面对着他们。

    “回来吧,火儿!”

    那人说着,用手朝空中一招,那隐身于熊熊烈火当中的火虫子豁然跃起,而后飞掠到他的手掌之中。见到这一幕,孙长空以为对方会像恐惧一样必死无疑,于是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谁知,几息过后,他竟没有听到任何的呼叫声,睁眼一看,那人居然还好端端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手托着那个令人生畏的小家伙,一手用指头挑逗着对方不过黄豆大小的身体。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见证了事情的完整过程,孙长空的世界观已经崩塌了,而非凡只是站在一边,一动不动起盯着对方,一句话也说,却也一个动作也不做。

    他不敢,他害怕自己任何的一个举动都会因此给自己招致杀身之祸。面前的这个人,神秘的就像一团看不透的迷雾,你不知道他到底是能给人带来不致,还是只是一种寻常的自然现象。

    那人手掌一抓,名唤火虫子的小东西立即消失在视野之中,孙长空左右瞅了瞅,生怕对方冷不丁地给自己一个偷袭,那样的话他不也得变成一堆灰烬?

    “不用看了,它已经不在了。你们来这做什么?”

    就在那人说话之际,他忽而转过头来,孙长空当即吸了口冷气,差点没叫出声来。

    “你的脸!”

    孙长空吃惊地望着对方的面孔,非凡也忍不住看向对方,同时,他的脸上同样浮现出与前者类似的表情。

    他们不敢相信,对方的脸居然是一个窟窿。

    没错,上面没有五官,更没有表情,有的只是一个不知有多深、烟漆漆的缺口。

    孙长空捏了自己一把,知道这不是在做梦。而非凡倒是机灵得多,他不掐自己却掐了下孙的肩膀,后者没忍住轻呵了一声,他这也才知道,眼前所见全都是真相。

    “你就是那个王?”孙长空颤抖地问道。

    那人看了看四周,然后又将目标指向二人,豪放地笑了笑,这才道:

    “什么王不王的,我一概不知。不过,我对你们的身份倒是相当感兴趣。在我失去耐性之前,你们最好表露自己来此的目的。不然,恐惧如今的样子就是你们接下来的下场。”

    孙长空不知对方是通过什么机理让自己发声的,但是他知道,自己绝不能直视那只烟洞。因为才瞧上几眼,他已觉得天旋地转,头重脚轻。如果再执意下去的话,恐怕他就要失去知觉昏厥过去了。

    就在孙长空为难的时候,非凡突然开口说道:

    “我们是来找人的,如同方便的话,请前辈给我们指条明路。”

    非凡抱起双拳,显得十分尊敬。而那怪人听罢之后先是一愣,然后慢慢品读道“前辈前辈”,好像听不懂似的。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原来还有人拿我当做兽人中的一员,哈哈哈,说吧,你们要找谁?”

    怪人爽快让孙长空着实一惊。心知机会难得,他插嘴道:

    “两个和我们一样,年轻的兽人。”

    “哦?两个年轻的兽人,你们说的是他们吗?”

    顺着怪人的手指方向,孙长空与非凡随即望向远方,一棵橡树之上,倒挂着的两具……骷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