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葬兽场
    ,!

    铁剑长不愧是无欲无求的一奶同胞,除了样貌相似之外,同样也具备惊人的自愈功能。这种能力,孙长空曾经在无欲的身上见识过,没想到今日居然可以在对方的身上得见。

    可孙长空不知道,现在的铁剑长是在勉强支撑着。实际上,他身上的伤势只恢复了三四成,其余的部分恐怕要消耗一个来月才能完全消退。

    在他掠出之际,手掌之中已豁然出现一柄细长铁剑。铁剑浸入雷电当中,将其精元瞬间刺破,后者哀嚎似的骤然消泯,只剩下半缕青烟。

    银雪狼很是惊愕,他没有想到破掉自己招式的居然是自己的同伴。更重要的是,他不是已经重伤不治了吗?怎么还能施展如此凌厉的剑法,这难道是所谓的回光反照吗?

    “铁剑长,你是不是活腻了,居然敢和我作对!”

    这时,孙长空和非凡已退到靠处的洞口外,铁剑长则挡在他们的身前,迎着银雪狼。这架势很明显:想伤他们,先过我这关。

    “你!”孙长空轻声道。

    “不用管我,赶快按照之前所说的去目的地。我在这里顶着,你们先走!”

    确定铁剑长是铁了心要与自己为敌,银雪狼被气得大笑起来,而后沉声道:

    “就凭你这个废物,想挡住我!”

    说时迟那时快,银雪狼兽眸当中闪出一丝毒辣,随即整个身体化为一束疾光,眨眼间便已来到与铁剑长擦肩的位置。他本以为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轻松避过对方,谁知就在这时,一簇剑光竟从正面奔射而来。

    铁剑长站在他的身旁,但剑招却从自己正面袭来。这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不过,想想对方受了那么重的伤仍有战斗之力,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银雪狼手上并没有家伙,他的贯天角就是他的兵器,更是杀器。想当年,初进珍兽堂的孙长空都差点栽在上面,险些吃了大亏。直不知面对这枚嗜血杀器面前,铁剑长又该做何应对呢?

    与此同时,非凡已向后走去,唯独孙长空仍留在原地,看着二人大战的情况。

    “喂,你还愣着干什么!”

    “可他~”

    “我看你的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他这么拼命,不就是给你我换取宝贵时间的吗?如果再耽搁时间的话,那他可就死不瞑目了。”

    非凡的话说到了点子上,刚才还在迟疑的孙长空立时想到还有两个生死未卜的友人还等着他去营救,怎能因为这么点小事而绊住脚步。想到这里,孙长空向前面吼了一声:

    “我们有缘再见!”

    铁剑长背着身,没有说话,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银雪狼攻去。

    伴随着铿锵有力的兵器声,孙长空与非凡渐渐消失在溶洞的尽头,而后在两道噗通声,终于没有了音信。

    “你的同党似乎弃你而去了呢!”

    银雪狼的实力本来就在铁剑长之上,加之后者重伤未愈,所以现在的他显得游刃有余,虽然一时之间难以取胜,但想完全压制对方还是相当容易的。

    反见铁剑长,额头已见汗水,握剑的右手甚至在微微颤抖,这是气虚力乏所致。但凭着胸口一股不肯服输的傲气,他仍是顶住了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而且还能在间隙之中反击几招,打得对方猝不及防,只得连连撤身。

    “哼哼,你这只走狗,高峻山让你咬谁就咬谁,他又给了你什么好处啊!”

    狠雪狼向来最痛恨的就是别人叫他“走狗”。他自命不凡,自诩绝不是其余十七烟煞令那般平庸无为。他得到高峻山的赏识,并被其收作义子,这在其他人看来是梦寐以求的。高峻山膝下无子,所以银雪狼自然而然便成了珍兽堂的接班人,未来的少堂主。这样的他,怎能只是一只被人呼来呵去的“走狗”?

    面对铁剑长的“诬赖”,银雪狼的攻势又一次加强,而且其中还加入了爪攻。

    他的手与寻常兽人不同,他的指尖生有一根根细长的硬甲,顶端锋如利刃,刮在身上就是一个口子。这是最近高峻山在他身上移植的一双新的武器,擎天爪。

    擎天爪来自珍兽堂的另一种奇珍,擎天兽。

    擎天兽和寻常妖兽不太一样,仅靠两只后腿支撑,空出的两只前爪便成了他们的得力杀招。这对前爪无坚不摧,攻无不克,与他们为敌的对手大多都被开膛破腹贯体为亡,所以大多数妖兽不愿与其交恶。然而,就是这样被妖兽都视作煞星的家伙还是没能逃过高峻山的毒手,身体被分解了逐个研究不说,最强的双爪竟然还被放到了银雪狼的身上,为其所用。

    铁剑长这边愈发觉得吃力,虎口竟被对方一双利爪震得微微发麻,过不了多久他的剑就要挣出手了。就在这时,他的目光一厉,右手顿时粗壮了丙三倍,刚刚还处于弱势的他立即转客为主,擎天爪的锋芒又一次变得暗淡下来。

    “你这小子,自寻死路!”银雪狼气急败坏道。

    铁剑长苦苦一笑,然后道:

    “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做了那么多孽,、死也是应该的。只是,我死了,你也休想好过!”

    说罢,铁剑一晃,剑尖一分为三,若隐若现,时有时无。

    三枚剑影,虚实不定,要想用一双兽爪与之对抗,根本不能兼顾。此时,铁剑长的脸上已露出笑意,他已笃定了自己的胜利。

    然而,铁剑长还是忘记算了一点,角,银雪狼的贯天角。

    贯天角夺天之能,拥有不可匹敌的神般力量。连天都能穿破,更不用说是一柄凡兵欲铁。当他用两爪钳住其余两道剑光的时候,贯天角已然迎上第三枚剑尖,只听“咔嚓”一声,铁剑长的佩剑应声折断。而独角在击溃对方攻势之际,并未停止步伐,而是继续搠向铁剑长的心门,随着一声皮肉的撕裂声,贯天角通体而出,赫然出现在他的后心之上。

    “哈哈,让你嚣……”

    “张”字未能吐出,银雪狼语声一顿,嘴角随即溢出一道血浆,然后血流通的势头越来越大,最后汇成一股小溪,不停向外流淌。

    “你!”

    银雪狼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目光死死盯着对方惨笑的面庞,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想明白,一柄断剑,在没有接触到自己身体的情况下,如何能伤他伤到这种地步呢?

    铁剑长身上的血在刚才的战斗当中已经流得差不多,现在胸口的伤口并没有多少血液淌出来,而是像心脏那样一张一合,好似是在极力地呼吸。

    “谁说断剑就不能伤人了?”

    说着,铁剑长将自己的断剑慢慢抬起,只见在缺失的部分之上,竟浮现着一抹淡淡的蓝色光芒,那是剑气。

    剑气可以伤人,那是理所应当的。但能让银雪狼改造过身体出现如此沉重的伤势,这是大出意料的。

    于此,铁剑长终于可以放心地笑了,二人相识十多年,这是银雪狼第一次看到对方如此灿烂的笑脸。

    他的笑中带泪,泪中有喜,喜悦当中又透着些许苦涩,似是有话没能说出,便轰然倒了下去。

    再说孙长空和非凡,连游带滚,在一柱香后终于重见天日,好不容易爬上岸边。没有工夫休息,孙长空便再次站起身来,摊开铁剑长的地图,仔细端详其中的标记。可因为游泳的时候被水渍浸湿,地图的一部分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只有左上角处隐约可以看见两个半字:葬兽场。

    “从这地图看来,那个地方似乎是在这的西北方向,只不过其间的道路被弄花了,所以不大能确定到底该走哪条路。要不,咱们走走看?”

    孙长空无辜地看了看非凡,毫无底气道。

    “看我干嘛,还有别的选择吗?”

    不等孙长空回过神来,非凡已经走在前面,全然不顾他这个主事人的存在。

    聚恶岭虽然凶险万分,但也不尽是必死之地。只要找好时机,按照正确的路径,还是能有惊无险通过的。二人走了半个时辰,虽也遇见了几只体型较小的野兽,但都相望一眼便走开了。现在不开战自是最好的,不然引动了附近的大家伙那就大大不妙了。

    “哎,你有没有发现,四周怎么这么消停啊!”孙长空轻声对非凡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或许,今天这里放假,大家都去外面郊游了。”

    救人本来就不是非凡自愿的,经过这么一通翻山越岭,他早已是怒不可遏。要不是自己的身份所限,他一定要把眼前的孙长空痛打一顿。所以,他的话言当中全都带着刺,透着火,稍有刺激,便要发作。

    走了没几步,孙长空突然嗅到一股奇怪的血腥味。这种味道十分刺鼻,但不知为何竟引得他蛔虫一通活跃。至此,他才想直起来,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吃东西了。

    “等等!”

    非凡突然做了个止步的手势,然后一本正经说道:

    “好像到食堂了。”

    孙长空咽了下口水,不知该说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