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隐情
    ,!

    无二真经图并未完全恢复,最起码雄鹰展翅和魅虎下山他还动用不了。百骨鬼林毫无反应,现在唯一奏效的只有第四图,一张孙长长空从没见识过的真经图。

    现在的他十分期待,他想见证第四张真经图的全貌,就好像一个孩子正兴致勃勃地准备打开爸妈的生日礼物一样。

    可令他不解的是,画面上并没有任何图案,甚至连轮廓都没有。

    金黄,整张无二真经图全都浸没在统一的金黄色的光芒之中,连同他的身体,四肢百骸都被染成了一样的颜色。这股光芒之中隐藏着一种莫名力量,竟能让妖邪避让,魍魉闪离。而受此影响最大的,不是变异当中的铁剑长,而是安于一旁观战的非凡。

    他的身体当中充斥着数之不尽的煞气,正是它们使非凡成为了邪恶至极的化身。甫一见到那些金光,非凡立即头疼欲裂,手脚乏力,就连神魂魄都仿如要逃离躯干,飞升了去,简直是噩梦一般的体验。

    然而,铁剑长虽没有非凡反应那样剧烈,但身上仍是看出一些异样。

    原本凝实的巨型兽体,竟开始散发出一缕缕烟气,原本凸出于皮肤表面的经脉血管居然也萎靡地收敛不少,留下一些松弛的皱纹。但如此一来,铁剑长的身形倒是显得匀称了不少,比起之前大块头的形像要养眼得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铁剑长率先动手了。

    他出的是掌中之剑,一柄真的从手掌当中生长出来的细剑。

    他的体型虽然看起来臃肿笨拙,但身手却是相当矫健。一息的空当,他已连续攻出十余招,招招快如闪电,力道更胜从前十余倍。孙长空不能硬拼,只得退避。

    孙长空身上的光仍在,而且愈演愈烈,不单是地面上,就连洞顶的岩石都被炽得发烫。呼吸间,他轻振双翅,一跃来到半空当中,施展凌辱身法,接连闪过数次剑击。

    招虽躲过,但因之所起的剑气却没有那么好对付的了。在堪称飓风般的凛冽气流之下,孙的身体被冲得东倒西歪,竟有些摇摇欲坠。现在的他就好像怒涛当中的一叶扁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被浪头打翻,葬身水底。

    情况紧急,他猛然探出一手,随即凭空一握,一柄庞大到无法想象的巨刀豁然出现,就在剑招即将戮中自己时候,电光火石地闪到身前,“嘡”地一声,险险地架开要命的一击。

    “这就是第四幅无二真经图的力量吗?让我好好见识一下!”

    孙长空望着眼前的巨型光刀,立即胸有成竹,刚刚好猛如鬼的对手,居然也不过如此。

    化身为铁剑长对于自己的失利,显然有些接受不了。不信邪的他竟另一只手也摊了出来,左右开弓,双掌同使利剑,一齐刺向空中的孙长空。

    再看孙长空面不改色,利用自己的身形的优势,在双翼的帮助之下,巧妙地闪过对方的夹击,使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向下俯冲的状态,进而转变成向上反搠的架势,并将自己手中光刀顺势递上,以一招断浪分波劈中铁剑长的魁梧身躯,后者应声倒地。

    刀式虽猛,但铁剑长显然也不是好对付的主儿。不时,他已重新掠起,除了胸前一道泛着烟色氤氲的裂口之外,便再也看不出共它外伤。

    铁剑长的愤怒已经不能用语言来表达,他保用手轻轻一抚,胸前的伤口便已重新愈合。就在此时,他的后脊之上竟再次出现数道粗壮的铁刺,并且迎然而上,直击孙长空胸前。

    这一次,铁剑长是以身体为剑,以形为招,身上的刺便是他的剑,他的一举一动,全都蕴含着无尽的剑意。

    这样以来,孙长空根本无法采取寻常的手段来防御。因为才刚躲开前面的一剑,后面的剑招已毫无间隔地接踵而至。你能防得一剑,但能同时防得住十剑吗?更何况不止十剑,而是几十剑,上百剑。照这个架势下去,只要他想,就算让自己成为名副其实的刺猬也不是不可能。但就在这看似不可能挡下的“剑簇”之下,他居然做到了。

    他以一人之力,接下了所有的剑招,而且只用了一柄并无实体的光刀来迎战。

    孙长空将刀置于身前,然后忽然大吼一声,那光刀似是受了激发,刀刃竟一化十,十化百地这么分裂下去,眨眼间已化作一片刀海,将那竖起的铁刺纷纷削落。

    不过,铁剑长的能力是不可小觑的,即使他身处下风,但仍然潜力无限。铁刺斩断的下一刻,缺失的部分竟飞速修复成原来的样子,而且表面的光泽更回锐利,颜色也更加深沉,仿佛永无止境一般。

    于是乎,孙长空一边退一边砍,而铁剑长一边进一边修。二人你让我敢,不一会便殃及到非凡的位置。

    他仍是抱头呻吟,全然没有将二人的战斗放在眼里。能让他所忌惮的,只有那道说不清,道不明的光,其余的都不是问题。

    就在孙长空即将退到他面前的时候。非凡终于到了。他的目标不是铁剑长,而是孙长空。

    一个让他吃了这么多苦的罪人,他自是不会放过。

    一拳,单单一拳,他便将对方轰到了石壁里面,约有半尺来深。即便有金光护体,但他仍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要碎裂崩溃了。

    “你小子果然是个反骨仔!”孙长空用尽身上最后一丝力气切齿道。

    失支了攻击的对象,铁剑长立刻将目标转向眼下的非凡。

    然而,他打错了对象,更选错了时机,他不该把矛头对准非凡,更不应在他怒气更盛的时候找上他。

    虽然铁剑长用了双手的掌剑,以及胸前的铁刺一共四剑,一齐攻向对方。但在非凡面前,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他只用了一拳,一记平淡无奇,却又蕴藏着无数奥义玄机的惊世之拳,对上从上向下降来的四剑。

    “轰~”

    一时间,碎片,皮肉四下翻飞,铁剑长的身体犹如残叶一样,被恐怖的拳风吹飞出去,不知打了多少转才终于落地。他的身体没有流血,而是淌出墨汁一样的液体,不只是把自己,还将周围的一大块地面全都染烟,死活不知。

    而在另一处地方,也是二人才刚交手的位置,非凡喘着粗气,嘴里不知在念道着些什么。只是,他对铁剑长的下场一点都不意外,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这是对自己实力的肯定,也是对自己斤两的准确判断。

    过了好久,孙长空才将自己从墙壁里“拔”出来。多亏对方刚才滑使出迎战铁剑长时候的力道,不然现在的他也许已经尸骨无存了。

    “你这家伙,到底吃了什么药……”

    不等孙长空抱怨完毕,非凡挥手制止道:

    “以后不许在我面前使用那股力量,不然我会弄死你!”

    非凡没有抬头,但孙长空能感觉到对方说话的语气绝不是在开玩笑。他甚至能想象到对方的眼神,一种冰封万里也毫不动容的冷漠。

    “嗯……我尽量。”

    气氛尤为尴尬,孙长空不知说什么好,只得应下对方的要求,亦或称作要挟也不错。

    等孙长空再见铁剑长的时候,对方已经赤身luoti地躺在地上,胸前一只拳头大小的血洞正在缓缓淌血,虽然势头不强,但仍是相当危机,说不定就会要了对方的性命。

    当然,可怕的不只是那枚血洞,还有刚才无以伦比的力量。拳头破入身体之后,倾泄而出的拳劲,更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毁灭力量,孙长空尝试着动了动铁剑长的手臂,发现其中的骨骼已悉数震碎,唯有一条肉筋首尾相连。

    “喂,死了没?”孙长空轻声道。

    对方似乎听到了他的呼唤,而后从昏迷当中醒了过来,嗓音沙哑道:

    “我还活着吗?”

    “你说呢?”

    孙长空原本蹲在地上,可能是因为连续作战太达劳累,因此干脆坐了下来,继续道:

    “你和无欲无求到底是什么关系,又为何会和无欲长得那般相像?”

    铁剑长满满吸了几口空气,却不曾想多余的气体竟从胸前的缺口中渗了起来,结果是白忙了一场。

    “你认识他们?”

    “嗯,算是认识吧!实话实说,这次来他也是我的寻找对象之一。”

    “呵呵,就算知道这里凶险万分,也在所不惜,前来一探吗?果然,你们都是一类人。咳咳~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不然你一会儿死了我找谁问去!”

    说着,孙长空将手掌按压在对方的心口附近,并输之以精纯的灵气。这回,对方的面色终于好转了些,于是才说道:

    “还用说吗?我们是一奶同胞!”

    确实,孙长空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差多惊色,反而是十分镇定,冷静得像一尊铜像。

    “那为何你会在这里,而他们却在斗兽场里谋生?”

    “原来如此,看来你也是从那个不幸的地方走出来的可怜人啊!”铁剑长略带深意地说道。

    孙长空眼神一冷,呵斥道:

    “可怜?你才是可怜人吧!虽然整天打打杀杀,但至少我们有朋友有伙伴,哪里像你们,整天活在这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只要是头脑正常的家伙,都不会选择和你们为伍的吧!”

    铁剑长苦涩地笑了笑,竟是同意地点点头,然后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会牺牲自己,代替他们俩来到这个不见天日的人间地狱当中。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吧!”

    孙长空的表情顿时僵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