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黑蝠遮天 煞浪倒海
    ,!

    巨手拂落,惊起层层气浪。面对这样的局面,孙长空已无能为力,凭他现在负伤的状态,能够自保就算不错,想要抗衡简直是痴心妄想。

    再看立于前方的志儿,反倒是显现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周身煞气随其呼吸时沉时浮,听起来就好像一只正在酣睡的巨兽,随时都有苏醒的可能。

    “你们死定了,我要把你俩搓成麻绳!”

    藏身于众多蝙蝠当中的万蝠王忽然开口说话了。只是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时他的声音着实沙哑,失去了以往的活力。他的气息十分短促,好像下一秒就要停歇似的。

    “这家伙,有古怪!”

    虽然不知万蝠王究竟使用了怎样的秘术才将这些死去的蝠尸重新唤醒,但孙长空总觉得其中透有一股淡淡的诡异。说不定,掌握了其中的秘密之后,也就得知了万蝠王的死穴,这样以来就算肉搏血拼,他也有些底气。

    可现在,他只得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志儿,一个不到弱冠之年的孩子身上。

    “你可要挺住啊!”

    孙长空心中祈祷着,然后看向前方。这时,只见志儿容光涣发,神采奕奕,嘴上带笑,显出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面对那只铺天盖地的巨大手掌,他缓缓摊开双臂,轻闭双眼,头颅向上微微仰起。与之同时,一直萦绕于四周的浓郁煞气豁然变得躁动起来,睡美人成了嗜血的魔头,时刻准备发动攻击。

    但它不急,应该说志儿仍沉得住气。他看着那只巨掌,就好像是在观赏林中一只罕见的天牛虫,脸上竟是泛起一丝童贞。

    然而,他的眼睛出卖了他的本意。

    那是一对浸没着血红的魔瞳。瞳孔中心已被无尽的杀意完全吞没,唯独剩下的便只有空虚与冷陌。

    他陌视一切,人,妖,兽,魔,甚至是仙。任何杀招在他眼中,都不过是孩提嬉戏一般幼稚。

    志儿终于出手了。

    不知为何,孙长空竟比上方的万蝠王更加期待志儿的出手。他明明可以置身事外,做一个旁观者。但眼下,孙长空宁愿上阵迎战的是自己,他很是好奇,现在的自己与此等状态下的志儿还有多少差距。

    志儿出招的同时,那只由无数煞气凝结而成的幻兽便以一种惊涛骇浪之势,跃然出击。在这种强大的气势之下,就连自信满满的万蝠王都不禁为之错愕。这哪里还是什么兽人,他分明主是一只万了精的魔。

    “轰!”

    巨大的力量宣泄在那只蝠手之上,直接将后者炸出一个几乎等大的口子来。死亡的蝙蝠纷纷陨落,没等到着地,就已被侵入体内的蓬勃煞气焚为灰烬。而那只豁口,也因为煞气的影响,迟迟不能复原,可怜的蝙蝠只能以自杀的方式不停填补缺口,才能延缓煞气的外泄。

    就这样,双方僵持了有半柱香的时间,万蝠王已损失了不下千只的精英,最后只得选择壮士断腕,保留大部分实力。

    掉下的手臂骤然崩溃,残余的蝙蝠大军选择重返主体,以供万蝠王差遣。

    可这些头脑简单的小家伙们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万为厄运的载体,它们走到哪里,便会将体内未曾发动但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煞气一同带到哪里。为了防止引火上身,万蝠王只得驱动着那具巨大的身体,不断屠杀着前来的蝙蝠,一直杀到它们不敢再来为止。

    “该死!该死!今天就算拼了命,我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万蝠王已经彻底疯狂,完全失去理智。他的头脑当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复仇。不为自己,也要为这么多死去的蝠子蝠孙讨回一个公道。

    在他的意念控制之下,断臂从体内再次生出。可不同之前的是,如今手臂前端长着的不是手,而是一截斧钺形状的兵器。不等志儿将空中的煞气收回身边,万蝠王已然持兵来至,并以狂风乱斩之法,向对方发起狂风暴雨般的功势。

    万蝠王的攻击是冷酷无情的,每一招每一式都使得毫无余力,旨在击毙敌人。可与志儿相比起来,他的冷完全可以忽视。

    志儿用的是手,血肉之躯,哪怕用根绣花针也能轻易扎破。可如果换作是刀枪剑戟,换成由无数蝙蝠汇聚而出的妖兽之兵呢?

    “唰!”

    “唰!”

    一个照面之后,志儿已然闪身到敌人身后。他的掌上环绕着一层淡淡的气膜,看似普通,但却能放射出本应只有冷兵器才能拥有的锋芒。再看万蝠王的右臂,末端的斧形兵器已被生生削去一片,只有半落锋刃残留。

    以点击面,以己之强,攻彼之弱,这就是志儿的理念。如此看来,万蝠王已毫无胜算,再战下去只会一败涂地。

    然而,作为众蝠之王,他还存有原先的王者气概,如此尊贵的自己,怎能向一只蝼蚁臣服?凭着仅有一段兵刃,他又连续挥出三招,招招致命,招招毒辣。

    可是,志儿已经手握这场战斗的致胜秘诀,只要他的手刀不停,万蝠王就休想伤他半分。

    “嗖嗖嗖”三刀过后,万蝠王的右臂只剩手肘向上的部分,端上的武器已被尽数消灭,就连上的蝙蝠个体也未能幸免。

    就在孙长空都以为对方即将放弃的时候,万蝠王断臂的切口处猛然胀起老高,一大波蝠潮井喷似的破体而出,瞬间便将之前的空缺修补完毕,还在手腕处重建出一枚闪着烟光的圆柱形锤头。既然斩击行不能,那就干脆用绝对的力量优势来压倒敌人。这便是此刻万蝠王的想法。

    不得不承认,万蝠王确实异于常人,单是这份不屈的战间便足以叫孙长空这种后辈由衷钦佩敬仰。

    但尊敬归尊敬,实力面前,任何虚名都是徒劳。

    这回志儿并没有选择正面应战,而是与之周旋,像一只麻雀,一只蚂蚱,跳跃腾飞于各个能够躲避的地方。

    似乎是看到了难得的转机,这时的万蝠王显得着实卖力,攻击频率也是越来越快,暴雨梨花般密集无隙。渐渐地,他的锤头已化身成为一只邪恶的烟镰,生路在哪,它便向哪掠去。而志儿便在这密密麻麻的“烟网”之中夹缝求生,看得孙长空心情跌宕起伏,一颗心都要跳出体外。

    他虽没有迎战,但却比志儿还要来得紧张,好像现在的他已与志儿命系一线,牵一发而动全身。

    终于,在一次落地的过程当中,志儿因为没有看清地势所以不小心脚滑倒地。万蝠王口中发出一声怪笑,臂上的兵器已变了不知多少种类,如今更是以一种似锤非锤、似枪非枪的四不像状态,袭向地上的志儿。他几乎可以想象到等会对方肝脑涂地、血流血溪的景象。

    对于即将而来的危机,志儿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两只通红的招子当中居然还浮现出一丝无辜,如梦惊醒。

    “不好,小心!”

    孙长空想要出手阻止已来不及。就在刚刚的弹指一瞬之间。他分明看到志儿又恢复了以往的神色,还有没那张天真烂漫的脸庞。可这样镜头只有一个,下一秒对方便又回到了之前嗜杀成性的状态,掌中煞气、更是稠如粥浆。

    “砰!”

    在万蝠王几乎使出全部力气的同时,那枚奇怪的武器轰然坠地。但令人意外的是,恐怖的力量并没有换来可观的破坏力,甚至就连地面也没有因为外力作用而发生改变。反倒是他的手臂前端,那枚锤头的中心,出现一个足有一人粗细的空洞。

    空洞里面到底是有什么,志儿到底究竟是死是活,一切都尚未可知。在这种情况之下,万蝠王本可以先行撤退,然后看情况再做定夺。

    可人的好奇心是强大的,他能驱使一个人去做一些常人一辈子都不会尝试的事情。比如,杀人,嗑药,甚至是吃榴莲,放鞭炮。万蝠王也不倒外,甚至他的好奇心还要比别人要强上那么两三分。越是未知越是危险的事情,他便越要去体会一番。在好奇鬼的唆使之下,他将头慢慢探向空洞,然后打眼向里面观瞧。

    志儿好像早就猜到了这一刻,所以他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便已从洞内飞射而出,如同子弹一样正中巨大蝠身的头部,万蝠王惨然尖叫,大片的蝙蝠应声掠起,不时便将溶洞内壁全部覆盖。

    看到万蝠王本体的那一刻,孙长空长知道什么叫可敬的生命。

    失去了众多部下的扶持,此时的万蝠王形同骷髅,混身上下已无一块皮肉,只剩下一堆白骨,还有其中维持生命体征的重要脏器。

    他的头还有,但还不如不在。顶上的天灵盖不翼而飞也就罢了,里面的脑髓还被扯了出来,染红了半边面容。

    为了使出这一招万蝠附体,他以自己的身体作为祭品,只为让洞内所有蝙蝠听从差遣。可就在刚刚,志儿用破天之势,直接毁了他的中枢神经,导致万蝠体失败崩溃,最终功败垂成。

    孙长空看着对方,眼前不知为何竟是模糊了,眼泪簌簌落下,毫无掩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