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凶煞
    ,!

    万蝠王虽然痛失一目,但并未损失多少战力,存在于他周围的气势反而强盛了不少。一时间,洞穴之中阴风飒飒,让人不寒而栗。

    “敢把我伤成这个样子,你这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我要把你生吃活剥!”

    说话之际,万蝠王两排细密的牙齿猛然开口,一道烟色旋风随即破空而出,真奔对面的志儿。

    见此情形,孙长空想要上前阻拦。可刚一走动,腹间的伤口又一次迸裂,痛得他当时便弯下腰杆,活脱脱地像根刚成熟的稻穗。

    仍不死心的孙长空伸手搠入烟风当中,用力一抓,地上立时出现一滩鲜血。将手收回到近处一看,他发现自己的手中竟有一只蝙蝠的尸体。

    原来,那道烟色旋风不是别的,正是由无数蝙蝠组成的万蝠大军。一只蝙蝠的力量或许十分渺小,但成千上百只这样的个体便形成了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移山填海犹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常人别说是抵御,哪怕是全尸都剩不下。那今天的志儿能幸免于难吗?

    豁然看去的孙长空,愕然发现志儿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倒是一头怒发无风自逸,宛如一根根银针,驻足在他的身旁。眼前烟压压的蝙蝠大军殃然降临,他做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

    他学万蝠王的模样,同样将嘴张开。不同的是,他不是向外吐气,而是往内吸劲。如此一来,在吸力的带动之下,数之不尽的烟色蝙蝠涌入到的口腔之中,立即便将他那张小俊俏的脸撑得一只包子相,面色相录狰狞。看志儿这股凶狠的劲头,孙长空甚至怀疑一会对方腾出手来是不是也要让自己生吃了。

    不过,那只是他的胡思乱想而已。

    见到自己的子孙成为了对方的美味大餐,万蝠王惊怒参半。但是他并不慌张,因为他已经可以预见敌人的结局。

    死,死路一条。

    那些蝙蝠到底有什么本事,他是最为清楚的。不说别的,光是其体内含有的各类毒素就足以杀死一名成年人。志儿整只吞下,而且是几只几只的一起吃,身体当中沉积的毒物数量将会更加庞大,他似乎已经可以想象到对方一会肠穿肚烂时的惨样。于是,万蝠王的脸上又出现了一抹欣慰的表情,最起码那些牺牲的蝙蝠没有白死,它们实现了自己应有的价值。

    可令孙长空乃至万蝠王万万没想到的,志儿的口中竟出现了一道血光。与烟色旋风相对,一场真正的腥风血雨。

    空气中的湿度一下子增高了不少,孙长空只觉得自己身上流出的汗都好似血浆一般黏稠。不过,他的注意力没有停留在这里。志儿口中所射出的异象势头愈发猛烈,眨眼间便已涉及到他的身边,并且溅湿了他的鞋子。

    那是多少鲜血才能汇聚形成的血雨呢?

    由蝙蝠组成的烟色旋风已被血光渐渐吞没,并大有反噬万蝠王的势头。见到这一幕,万蝠王已不能淡定,忍着眼中的剧痛,位于身后的双翼全力一震,呼吸之间已将他送到数个身长之外。可由于用力过猛,眼部的创口处随着渗出丝丝血迹,虽然不多,但看起来相当落魄,毕满身污秽的乞丐还要令人厌恶。

    为了缓解伤情,万蝠王抓起地上的一只蝙蝠尸体,然后直接塞入到眼窝当中,在一番痛苦的挣扎之后,伤口终于止血,他的气势也在缓慢回升。

    万蝠王的过人自愈能力让孙长空惊叹,但令他更为关注的,是如今的志儿,一个让他感到十分陌生的少年。

    他不敢相信,从前那个心地善良、活泼阳光的孩子竟会沦为这般堕相。在孙长空看来,立在他面前的已不是志儿,而一个与他长着相同模样,却生着一副魔鬼心肠的煞魔。

    这不只是孙长空一人的感受,就连向来自诩冷血无情的万蝠王也有类似触动。只不过,他的感觉来得要比孙的深沉,因为他已经亲历过对方的手段,一击便毁了他一只眼的恐怖战力。

    有生以来,万蝠王第一次知道了怕的滋味。他对待自己的主人只是敬重,要说怕还完全谈不上。这便不是说对方实力不够,因为他便是他人恐惧的原因,噩梦的化身,他要别人只有怕他的份儿,而自己却不曾怕过一分一秒。所以他不怕自己的主人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如今,他居然真的怕了,怂了,不敢与之对立了。

    万蝠王在志儿的身上看出一份包括孙长空在内的一般人看不到的气势,那是一股歇斯底里的恶,没有原因,没有尽头。他感觉自己遇到了生命的煞星,不,眼前的年青人就是煞。

    志儿的煞气外露并没有让孙长空有太多吃惊。因为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可即便心中早有防备,当他见到志儿毫无保留地将体内煞气释放而出的时候,他这个饱经风霜、看遍人间冷暖的“老人”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一个人的气势或许可以慑人,但绝不可能伤人。但志儿就做到了。

    他用自己的煞气成功将孙、万二人的战心击破了。

    孙长空不算他的敌人,但仍未能幸免。

    万蝠王作为他眼前仅有的对头,更是不用说。可以的话,他想脱掉蝠翼当一只老鼠,钻入到地下,睡它个一年半载,躲躲这个煞星。

    可志儿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才刚吃一过一桌蝙蝠宴的他,开始打起了万蝠王的主意。

    志儿的眼中充满了贪婪的目光,好像一个猥琐的市井小民看见了富贵人家的小姐一样。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用眼神将对方的衣物脱下,然后细细观赏,凌辱,发泄,最后以一种极其残忍的方式将之杀害。

    万蝠王也正像那受害者一样,露出一副忌惮的模样。他一步步向后退缩,而志儿便一步步朝他接近。他退一步,志儿就进一步。就这样,二人一路对峙,一直来到洞壁前面,再也无路退。万蝠王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

    “别小瞧人!”

    盛怒之下,万蝠王全力一吼堪比重锤一击。但他并不是只有嘴上的功夫,身后的三叉尾戟已如惊弓这雀般搠向志儿,来势之急,完全不给对方的时间。

    可此时的志儿今非昔比,能用气势伤人的他,难道连这点招架之力都没有吗?

    眼前尾戟来至,他竟挺身迎上,衣服之下结实的肌肉显露出隐约的阳刚轮廓,不知是常年的外出历练所成,还是充裕的煞气入体而致。然而,与这相比起来,他那只青筋暴现的手掌更是骇人,志儿甚至没有去看,便已单凭一只血肉之手将那柄可以与冰魄直面的尾戟握于掌中,不费吹灰之力解除了眼前的危机。

    见此情形,万蝠王眼中光芒顿射,反身一扭,刚刚还坚如磐石的尾戟竟软成棉花一样,“嗖”地滑出志儿的掌握,重获自由。

    不等志儿反应,万蝠王挺戟再上。只是这一次与上回不同,末端分叉的部位竟相互交叠,拧成一股麻花,而后才扎向对方胸间。

    志儿轻蔑地笑笑,再次用手去挡。谁知,就在他的手掌即将触及到那条扭曲的尾戟时候,交织在一起的戟头竟豁然炸开,分取左肩、右肩以及胸口要害。

    这便是万蝠王的制胜绝技爆裂击。凡是中了此招的人,无不是四分五裂,肝胆飞溅,死无全尸。面对这种情况,志儿又将如何应对?

    只见他扬起双掌,一左一右架开两叉,将之中缚于心中。可真正的杀招并在这里,而是那记直贯胸间要害的第三叉。生死存亡的刹那,他竟再次张嘴,一口便叼住了对方尾端,随之用力一咬。

    “呲~”

    “啊!”

    尖锐的噪声从那道断口中呼啸而出,随其一同出现的还有血,仿佛无穷无尽有血水。先失一眼,后断尾尖的万蝠王已痛得不能再痛,痛得不仅仅是身体,还有他那颗高傲的王者之心。想他万蝠王英名一世,居然会在一个小辈心中接连失利,这怎么不让人恼怒,怎么能让人甘心?借着身体后撤回旋的时候,他用自己的断尾在对方的身上狠狠扫了一下。这一击,就算斫不断对方的身体,也能让他好好疼上一顿。

    可当万蝠王落稳之时,他发现面前的少年非但没有受伤,脸上居然还浮现出一副讥讽的神色。活了数以百年,他还有没被人这么看不起过,大量的怒气涌上大脑、心头还有丹田,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他的身体。疯狂的心脏,带动着全身的经脉一同跃起,好像随时都要破体而出似的。但更让人吃惊的还是此刻洞内的情景:所有死于的蝙蝠竟纷纷“复活”,前赴后继地掠向万蝠王,不时便将他的身体完全掩盖,并且越聚越多,很快便形成一个巨形的球体,一眼望去还以为是块岩石。只是,到了这个节骨眼就连孙长空也不禁揪心起来,因为他在那枚球体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

    死亡的味道。

    然而,志儿完全没将它放在眼中。到了这个时候,他的脸上竟露出变异之后首次激动,显然就连他也不得不正视眼前这份不可预估的力量。

    “你们死定了,看我的万~蝠~附~体!”

    伴随着高亢的嘶吼,巨形球体遽然炸开,一只由无数蝙蝠组成的巨掌轰然而落,似是要将其覆盖的地面击成碎片,劲风十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