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万蝠王
    ,!

    那只怪脸目不转睛地看着孙长空,这让他感到十分忌惮。不仅仅是对方出场的方式,还有一身几乎可以看得见的危险气息。

    终于,怪人用双手撕开两边的蛋壳,一个几乎嫩到流油的烟色身影降临在孙长空的面前。

    此人拥有兽人的特征,但同时也具备妖兽的凶悍,尤其是那对即便在烟夜当中仍能放射出光芒的兽瞳,更是表明自己的特殊身份。

    他也是一名****混种。

    从前世间罕有的畸形物种怎么会频繁在此出现?

    这是一介值得思考的问题。

    孙长空已经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只是因为还没有看到事情后面的全貌,所以不能妄下定论。但无论如何,眼前这个麻烦是怎么也逃不掉的了。

    他有着人类一样的身材,背后却生着一双蝠翼。惨白的脸颊之上一对狭长的血红嘴唇着实醒目。

    然而,他还有一条尾巴,一条末端分成三岔的鱼叉形箭尾,高傲地翘在身后,好似一面胜利的旗帜,不断向孙长空招手。

    不知为何,孙长空猛然觉得彼此的相貌特征有些相似,尤其是那对翅膀以及带有攻击性的尾巴。难道这里面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吗?

    “你是谁?”孙长空直言道。

    那个怪人颇为嚣张,对于孙长空质问,根本没有回答;反而他来到堆成小山的众多蝙蝠尸体旁边,双手捧起其中一只,凑到面前,温柔道:

    “小乖乖,刚才是不是很痛啊?放心,我马上给你们报仇。”

    听完这席话,孙长空才明白,眼前的人不但怪,而且性别似乎也不怎么清楚。因为他从刚才对方说话的口气当中,分明听到了一男一女两种截然不同的腔调。男的声音嘶哑,深厚。女的尖锐,高亮。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是个****混种,不同物种都能跨界,雌雄同体又怎么了?

    “喂,你个娘娘腔,到底要装神弄鬼到什么时候。要打快打,我还有事在身!”

    话音未落,孙长空只觉得整个天色全都暗沉下来,一道急风迎面而来,直掠胸口,似是要将他一击击破。

    刚好,冰魄还未归鞘,借着这个时间,孙长空已经举刀攻上,不为别的,只求能够化解这出奇之招。

    “啪!”

    一道脆响闪过,冰魄之上溅起大片冰霜。反观对面,却是扬起火光阵阵。如此一红一白,甚是看好。

    对手力量巨大,孙长空完全没有招架的余地,一个回合已被荡出数丈开外,又先后踏碎三块岩石才算勉强停下。抬头再次看向那人的时候,他已看愣了神,只见那条原本纤柔的尾巴竟悬在对方的面前,绷得如同钢铁一般坚硬,顶上的三条分支此刻已变为一柄攻无不克的三叉载,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孙长空。

    将自己打出这么老远的,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居然只是一条血肉所作的尾巴。直到现在,孙长空还能感觉到右手虎口传来的阵阵酥麻,这要换作原来的凡人身体,岂不是要被当场废一臂?不过好在,那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孙长空不禁感到一丝庆幸,好在他还是一个容易轻敌的人。

    他尊重每一个对手,从不因为对方的身材、性别、武器、甚至穿着而小看了敌人。这是他在斗兽场中每个对手的幸事,也是不幸。幸运是因为他们得到了应对的尊重。不幸的是他们也将承受全力以赴的攻击。

    但在今天这件事上,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小瞧了对方。

    孙长空本以为对方充其量能和鲨鱼首领打个平手。可现在看来,后者连给此人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同是****混种,两者的实力有着天壤之别。究竟他们的差距为何如此之大,一时间他也弄不清楚。

    就在孙长空思索的时候,对方终于开口说话了:

    “能接我万蝠王全力一招的,你是第三个。不错不错~”

    孙长空咧嘴一笑,开心道:

    “听你这么说,我岂不是很厉害。话说,前面两个人是谁,他们的实力比起我来又如何。”

    “呵呵,第一个人就是我现在的主人,至于第二个嘛,已经成为了这里的阶下囚,不提也罢。”

    “哦?那你看,我和他们二人之中哪一个实力更接近呢?”孙长空故意找茬道。

    谁知,那个自称万蝠王的怪人仰天长啸一声,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飞掠到孙长空的面前,尾上的三叉戟放射出慑人的锋芒。

    “我看你就是个杂碎!”

    这一次的万蝠王,身手远没有之前那般迅猛。但刚一出招,他的尾戟已分为不下十道力劲,分别是朝向孙的身上数处大穴刺去。

    一戟能挡,两戟能抗,三戟四戟兴许也能侥幸避让。可这么多的攻击一同逼来,孙长空只恨自己不长他个十臂十手的,也好应一时之急。眼前可好,他的手中只有冰魄,两算上自己的双爪和蝎尾,至多能同时接下对方四次攻击,其实的七八处又该如何应对呢?

    “呲呲呲”

    “唰唰唰”

    “噗嗤”

    “哗”

    孙长空使出混身解数,尽量将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起初的三招还好,只是轻微划破了点皮。可之后的三招已借此良机抢近身体,不单刺伤了皮肤,还伤到了下面的筋肉。短短的一刹那,孙长空只觉得自己左臂使不上力气,恐怕是伤到了要害。

    不过与接下来的攻击相比起来,之前的六击根本不足为惧。

    就在孙长空一手持刀抵御,一手使爪架开尾戟的时候,其中一道隐藏在前面六次攻击的第七次刺击已然来到孙长空的肋下,然后以摧枯拉朽的势头钻入到他的腹部之中,当即乱搅一通。

    俗话当中,大家都用撕心裂肺,开膛破肚来形容剧痛。眼下,孙长空便是在亲自罹受这些真切的酷刑。

    这咱可怕的痛,几乎让孙长空放弃抵抗,甚至恨不得就这样一了知罢了。

    然而这并不能怪他,只是因为这种感觉实在叫人难以承受。和这种体会比较起来,常人更希望自己用其它的方式死上千次万次。

    然而,到了这时万蝠王的攻势还没有完全退去。他不死心地将孙长空高高挑起,任由肠肚和血水淌满一地。可能是嗜血的本性所致,见到这一幕的他非但没有显出厌恶的神情,反而表现的相当兴奋,嘴上的鲜红也是愈加浓郁,好像随时都要滴出血似的。

    “我说什么来着,杂碎就是杂碎,一点意思都没有。你的反抗还不如你的内脏来得精彩。为了弥补你给带来的空虚,我决定赴着你还未死之前,当着你的面把你体内的脏器一件件掏出来,好让我乐呵乐呵!”

    伴着阴森的笑声,万蝠王将自己的罪恶之手缓缓伸向孙长空。后者的心跳急剧加速,以至于自己都能听得到有力的“噗通”声。他尝试地将刀举起,却不曾想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差到了极点,别说是反击,就算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难道这一回真的就这么完了吗?

    突然间,孙长空想起了一件事情,一股隐匿在自己体内多年的神秘力量:无二真经图。

    初露复苏之相的无二直经图已在上一回与关春雷的对决当中帮了大忙,不知在这等关键时刻,那股神秘莫测的力量是否将会再次出现。孙长空紧闭双眼,用尽仅存的一丝气力,尝试地与自己的丹田沟通,从而唤醒沉睡的力量。可一连三次,孙长空的努力都没有得到回应,身体经脉当中运行的仍是普通的灵气,并非无二真经图独一无二的上乘灵力。

    “果然人不能一直好运啊!对不起了大家,我要死在这里了。”

    就在孙长空自己都要断言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块欢悦的石子越过孙长空,径直打在万蝠王的身上,而且学是眼睛的部位。

    别看他脑袋小小,但两只眼睛却是格外的大。一张脸盘上几乎一半的空间都耗费在了这两颗大招子上。所以当石子击中眼睛的时候,万蝠王是相当痛苦的。他疼得忘了自己了原本的风度,忘记了身边的敌人。孙长空不知从哪挤出的力气,一脚踢在对方的胸膛上,将自己弹出老远。腾空之际,他将耷拉在外面的肠肚兜回到体内,然后扯下身后的竹筒,将其中的清水泼撒在伤口之上。再舟运转,破口飞速修复,不一时已止住了血。借着这个空当,他看向身后,看向在关键时刻救下自己一命的救命之人。

    “志儿!”

    在经历了生死考验之后,孙长空终于见到了失踪的志儿,一时间,他只觉得身上所受的伤也没有那么痛了,满满的绝望感也被一扫而空。因为他不仅要为自己而活,更要为别人而活。

    但不知怎么了,从刚刚到现在,志儿一直低沉着头,身体四周还有一股挥之不去的烟气上下萦绕,如同一条条无形的锁链,将他禁锢其中。

    “志儿!”

    孙长空想通过呼喊来唤醒志儿。可出乎他的意料以及反应的是,对方竟然砰然来至,撞开他的身体,直接飞向仍在哀嚎的万蝠万。

    “我要你命!”

    万蝠王骤然起身,当他将手掌从眼睛位置移开的时候,孙长空惊呆了。

    石子嵌在眼窝当中,取代了限珠。

    一颗小小的石子,居然打废了实力如此超绝的万蝠王,而出手之人居然还是志儿。这一刻,孙长空只感觉自己的认知被完全颠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