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初见端倪
    ,!

    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孙长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苦苦寻找的二人之一无欲,居然会和自己一样出现在这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可当准备出声呼叫对方的时候,他又突然停下了。

    因为他发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无欲变了。

    他变得不再像从前那样阳光活泼,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难以形容的阴暗冷酷。借着还没燃尽的火种,他看到那一头漆烟如墨的瀑发之上,竟还透着一丝淡淡的紫红色。狭长的眼眸之中寒光闪烁,犹如两枚淬毒的暗器运行其中,令人着实惊诧。

    还有他的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带鞘的兵器,虽看不清全貌,但大概能判断出那是一把剑,而且是一把惊风快剑。这是因为剑鞘细长如竿,粗不及人的拇指。从这些方面来看便能轻易推断出剑的重量极轻,所以施展起来就迅速许多了。

    在孙长空的印象中,无欲从没有会使用过武器,甚至连护具都很少佩戴。

    可能是高傲养成的惯性,无欲认为真正的强者是无需借用外力加强自身的。他的拳头就是最好的兵器,他的皮肉就是最强的铠甲。试问一个如此遵守原则的人,怎么会突然破例而为呢?答案只有一个,无欲不是无欲,眼前的只不过是一个冒牌货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所谓的“无欲”终于两次开口道:

    “大中午的连个觉都睡不踏实,你们几个在这鼓捣什么呢?”

    别看那些鲨鱼兽人平时蛮横无比,但见了面前之人后立刻变成一只只温顺的猫咪,安静地听着对方的教诲。

    似乎是怕牵怒“无欲”,那鲨鱼首领故作镇定道:

    “没……没什么,刚才兄弟在水池过上捉鱼,一不小心又给放跑了,所以才会这么热闹。铁剑长不用担心,我们马上回去。”

    孙长空不知这些出于什么苦衷,竟将他与志儿潜入之事隐瞒不报,这倒让他那颗悬起的小心脏终于安稳下来,重新恢复以往的状态。不过对方所说的铁剑长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同属一个正规的组织不成?

    铁剑长上下打量了下鲨鱼首领,略带狐疑的眉头轻轻皱了皱,显出一副艰难的神情。好在,这个表情转瞬即逝,马上又恢复正常。

    “下次再让我听到你们瞎折腾的声音,我的剑可就没这么安分了。”

    “是是是,小的明白!”

    鲨鱼首领不敢抬头,只能用头顶看着对方,生怕让对方看到自己恐惧的眼神。而在那之后,铁剑长终于转身离去,,留下一群****混种,以及孙长空二人。

    “快,留下几个兄弟把那小子给我找出来一。看到这介架势没有,如果让这个鬼见愁知道咱们玩忽职守,放了外面的蝇营狗苟进来,别说你们,就连我也要玩完。趁那家伙还没有发现,必须要除掉隐患。”

    上来的几个鲨鱼兽人连忙点头,就像之前首领对铁剑长的态度一般,相当虔诚,不敢有丝毫不敬。稍候交待了几句之后,鲨鱼首领和其余的混种这才依次离开,只剩四个驻留看守。

    “真他娘的点背,居然又是咱们哥几个给他们擦屁股。让我说啊,这活没法干了。”

    确认“头儿”们都走了之后,其中一个鲨鱼兽人唾骂了两句,然后就地坐下,显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头顶之上居然还升起大量白气,那是因为愤怒导致头部血流量过足而引起的局部过热而已。

    不过这在志儿看来,却是极其有趣。为了更清晰地观察鲨鱼兽人生气的模样,他竟不由自主地走出掩体,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见此景,孙长空赶紧出手阻拦,谁知就在他的手掌将动未动的时候,奇异的一幕再次发生。

    志儿的身形居然又一次模糊了。不同于刚才的局部,这回就连他的整个身体都变成一团幻影,如蜃似幻,叫人一眼望去拿不定他是个什么东西。而在光线条件如此恶劣的情况之下,数丈开外的鲨鱼兽人一众想要发现志儿就更是天方夜谭了。

    孙长空的下巴几乎都要脱落,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见到隐身这种神奇的技能。在他的印象当中,只有像四角蛇,变色龙那样才能做到粗浅的伪装,暂时达到隐藏形踪的目的。没想到,此时此地他居然可以亲眼见证这一特殊景象。有了这项神技,想要从敌军当中任意穿行简直易如反掌。只可惜,他未能领悟其中的真谛。不然,自己也可以同志儿那样堂而皇之地大摇大摆走出去了。

    好在,那群鲨鱼兽人并不团结,留下的几人正在埋怨上头偏心不公,哪坦还有心思管他们二人。如此天赐良机,孙长空怎能放过,他连忙拉了下志儿隐约的衣袖,使了个眼色,往溶洞深处看去。

    志儿心领神会,立即跟上。可整个过程当中,他居然一点也没有觉察出自己身上的异样,更没有注意到消失的手脚。难道,他是睁眼瞎不成?

    不过事态紧急,孙长空顾不了这么多,只得先逃出这里再作询问。可不知老天有意为难,还是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忽大意,一向小心谨慎的孙长空竟然踢到一枚小石子。小石子欢悦地飞出好远,而后撞在石壁之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啪!”

    “谁?给我站住!”

    不等二人回过神来,四名鲨鱼兽人已经围上前来,将逃生之路完全堵死。看着眼前的四座烟塔,志儿不禁眼前一晕,自己真的要殒命于此了吗?

    “嘿嘿,首领早就知道你会中计,所以叫我们哥几个露出破绽,假装放松警惕。实际上,我一直在观察暗处的动向。怎么样,这回你该死得明目了吧?”

    见此状况,孙长空先是一怔,而后才意识敌方仍没有意识到志儿的存在。只要有这个暗中的帮手在,他就不愁逃不出去。

    “你们还真是天真,既然敢来这里,你以为我没有准备吗?实话告诉你,这里已经被我的友军包围了。不信你看!”

    孙长空朝旁边的“空地”看了一眼,向志儿示意。直到现在,志儿才发现敌人竟然看不到自己的事实。不过,他已领会孙的意思,所以不缓不慢地走到其中一人的身前,抬腿便是一脚,直接踢在对方混身上下最为薄弱的地方。那名高大魁梧的鲨鱼兽人当即跪倒在地,捂着下体,痛苦呻吟起来。

    “哎呦,哎呦,老子要绝后了。”

    看到自己的同伴无故倒地,其余三人当即脸色大变,不禁对孙长空升起一丝忌惮之色。不过,好歹他们也是半兽混种,身体素质要比一般兽人强上数倍,即使奥体死穴遭受重创,只要不是特别严重,都能在眨眼之间恢复完全。那个中招的鲨鱼兽人在同伴的搀扶前好不容易站起身来,自以为危机已经解除。谁成想,志儿连位置都没换,接连又送出三记撩裆脚。只听“咔嚓”一声,在场几人似乎听到一股“蛋碎”的声响。这下,那名可怜的鲨鱼兽人再也没能站起来,随后晕死过去。

    孙长空嘴角一扬,显出一副轻蔑的模样,随即道:

    “怎么样,你们也想成为他这般样子吗?”

    仅存的三名半兽混种,互相看了一眼,却从对方眼神之中读出了与自己同样的惊愕之色。他们只看到自己同伴的身体抖了几下,之后便晕迷不醒了。而四下除孙之外再无他人,难道真有鬼神之力与他相助?

    三人渐渐朝一个方向聚拢,并把自己的背后对向无人的地方。可他们哪里想到,此时的志儿早已绕到自己的身后,又是逐个赏了一腿。尝了苦头的他们,犹如受惊的麻省一样,跳动着飞似的向洞内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道“有鬼啊有鬼啊”。看到三人落慌而逃的狼狈样,孙长空不禁嗤笑出来,一边用手捂着因笑起浮的肚皮,一边用另一手的手指指着空地上的志儿,差点将眼泪笑出来。

    “你个混小子,身上的功夫不咋地,偷袭倒是一把好手。快说,你这隐身的能力从哪得来的,我原先怎么不知情。”

    再看志儿,一脸茫然,欲言欲止,想了许久这才道:

    “大哥,你的话是啥意思啊?什么隐身的能力,我怎么不知道?我分明看得见自己,只是你们不把我放在眼里……”

    志儿说话之时,孙长空终于再次见到他的身形。但从对方的神情当中他确信了,志儿对于自己的身世确实一无所知。

    “志儿,你究竟是谁?”

    孙长空脸色突变,一本正经地质问道。

    志儿看着自己的手掌,痴痴道:

    “我就是我,我就是志儿啊!”

    “那你可知道最近发生的灵异事件,矛头全都指向你,还有你那一身数量极大的煞气。这些事情,你都一无所知吗?”

    志儿想了想,又吱唔道:

    “我……我最近是看到了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但我以为那只是意外。而他们来找我,也只是机缘巧合罢了。至于什么煞气,我真的一概不知……”

    孙长空注视着那张青涩的脸庞,继续道:

    “你不知道,你娘亲也不知道吗?他是生你养你的人,对人的来历自是最为清楚。”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当志儿听到“娘亲”二字的时候,脸上的呆滞竟转化为可怕的癫狂,他的身体摇晃不支,嘴中不停念道着什么东西。孙长空看出对方的异样,想要上前搀扶。谁知就在这时,一股滔天煞气破空而出,直接将他击出数丈开外,重重摔在一旁的岩石上。

    挣扎爬起之时,孙长空发现志儿的双眼当中充斥着血一样的腥红,而后一边咆哮着,一边向溶洞深处奔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