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鲨鱼兽人
    ,!

    孙长空惊魂一骤,上空之中立时射来数道疾快气劲,“噗噗噗”接连透入池水当中,周围水域当中顿时白花花一片,闪得人眼都睁不开。多亏孙长空感知能力优于常人,晃身的工夫已先后避过一十三次攻击。但对方的身手着实太快迅猛,就在第十四次攻击来临之时,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孙长空的肩膀立刻鲜血四溢,融入水域当中,染红四面。

    刺骨剧痛痛彻心扉,孙长空只觉得自己肩膀患处存有异物,便不禁用手去扣,谁知挖出一凑近一看,他竟有些迷茫:

    那居然是一枚张约一寸的锋利牙齿。牙齿成倒锥形,直嵌琵琶骨,要不是凭借着兽人过硬的身体素质,恐怕这一击已经射入内脏当中了。

    天下之大,究竟有谁会用牙齿作为自己的伤敌兵器呢?

    孙长空很是纳闷,他急于浮上水面,一是好奇敌方身份,二,也是更重要的,志儿还在大鱼的身上。如果让其暴露在对方狂风暴雨的考试势之下,别说是小命,就连尸体也会保全不得吧?

    说时迟那时快,孙长空鳄鱼打挺般以一个优美的姿势跃出水面,打眼一扫,外面是一处地下溶洞。洞内漆烟无光,只能依稀看见数个身影立于岸边,一个个高大威猛,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与的主儿。

    眼下,故暗我明,敌众我寡,孙长空自知这么下去只有死路一条。腾空之际,他急提丹田灵气,使出一招天火燎原。实际上就是以体内灵气为引,生成熊熊烈火,进而照亮整个溶洞。不过,这下子可不要紧,孙长空看清面前局势,不禁倒吸口冷气,差点将点燃的灵气吸入肺中,自伤身体。

    那竟是一个个顶着鲨鱼头颅,却长着兽人身躯的半兽异类。

    他们介于兽人与妖兽这间,体型庞大,但却拥有人类的高等智慧,打起战来能依靠自己先天优势,打得对手无力招架,直致死亡。不过话说回来,向这种兽人与妖兽的混种,无妄修罗界之中实属罕见。以前或许有那么两三只存世,但最后都随着历史的更替消失在人们的记忆当中。如今,****混种再次出世,这是否又在预示着什么不可想象的大事即将发生?

    ****混种固然强大,可孙长空也不是轻言放弃的懦夫。看清眼前景象的孙长空,翻身再次掠入空中,只不过这回他不再吐火,而是挥舞冰魄,使出断浪刀法当中以范围伤害见长的一招“患水三千”,只取那些鲨鱼兽人的身体要害,有的劈头,有的斩胸,有的搠心,有的断臂。虽然只是一式刀法,但断浪刀法微妙莫测,一化十,十化百,百化无数,以千种方式,万种模样纷纷攻向敌方一众,当即便让洞内森然难当,凄冷横生。

    可不得不说,这些****混种实在彪悍,面临如此大不利的情况,仍能泰然自若,面不改色。按照平均来讲,每只鲨鱼兽人都要直面上百记刀式,这是几乎不可能挡下的。可它们却是创造了孙长空入世以来见识到的首个记录:毫发无伤。

    不小于二十头鲨鱼兽人在患水三千的洗劫之下,竟没有一个战死,没有一个伤亡,甚至连个流血流汗的都没有。在他们眼中,孙长空的招式仿佛只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而已,对他们造成不了丝毫影响。其中一个带头的,也是身材最为高大的****混种,居然还在那里自顾自地剔牙,一点也不把面前的敌人放在眼里。

    “怎么会!”

    孙长空好不容易落在岸上,但满脸的惊愕已经不能掩盖其心中的忌惮和恐惧。难道自己真的要栽在这里了吗?

    同一时间,孙长空发现志儿也不见了,唯独那头巨型的鲤鱼还留在岸边,等待候命。但从那个大家伙的眼中,他似乎读取到一点点危机感,这帮异类来者不善啊!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带头的鲨鱼兽人似是完成了他视作神圣的剔牙工作,悠悠看向孙长空,然后打开那张足有半拉水缸那么大的嘴巴,发出一道振聋发聩的嗓音:

    “来者何人!”

    孙长空心知眼前情况已不是自己所能控制,只得细言讨好道:

    “呵呵,这位大哥,初入贵地,如有得罪,请多包涵,小弟孙长空。”

    “孙长空?什么破名字,压根没听过。你来这里做甚?”

    鲨鱼头领面色凶恶,惊咤之时血盆大口极其狰狞,两排细长密集的利牙嵌于鲨嘴当中,如同一对钢锯一样,好似能将世间一切切碎咀嚼。

    看到对方已经几近动怒,孙长空只得老实道:

    “在下有一胞弟,生性顽皮,误被这条大鱼带入池水当中。如果大哥您见到的话,还劳烦将其送还,小弟一定感激不尽。”

    听了孙长空的说辞之后,那个头领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神态举止当中都充斥着轻佻与蔑视,如同造物者下凡视察人间百态一样。孙长空想发作,却又怕连累不知所踪的志儿,所以只得将这口闷气生生咽下。

    “天堂有路你不走,越狱无门偏来投。不妨告诉你,这里本是一处秘密聚点,外人无从得知。今日你误打误撞来到这里,也是命该如此。这里的事情绝不能被他人知道,包括你!”

    鲨鱼首领伸出那只长满鱼鳞的手掌,摇空一指对面的孙长空。身边的众多随从们立即蜂拥而上,转眼间便已将其围在其中,封死所有逃生路径。现在的孙长空成了名副其实的瓮中之鳖。

    见到这种阵势,孙长空强颜欢笑道:

    “这位大哥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我和舍弟本没有恶意,只是外出游玩罢了。我们二人也绝不会把这里的事情透露出半句,不然天诛地灭,肝脑涂地……”

    接着,孙长空又发好几长一串的毒誓,可在对方看琰都是无稽之谈,所以只是附和着笑了笑,然后道:

    “出现游玩?你不我傻吗?这是什么地方?大名鼎鼎的聚恶岭,别说是常人,就算是只飞禽野兽也不愿在这停留半刻,你说你和你的兄弟来这玩,你们是不要命了吗?”

    孙长空心叫不妙,刚要拔腿逃命,谁知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不知从哪掉落的几枚火种突进众鲨鱼兽人当中,立刻打乱了对方的阵形。这些****混种对些火焰十分忌惮,火种还没挨上他们,他们便已四散开来,阵脚大乱,逃命之时不少人撞在一起,磁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

    趁着这个绝佳的时机,孙长空赶紧躲入一旁的岩石后面,然后再做打算。可没等他蹲下身子,一只手臂已拍打在他的肩膀之上。

    而且还是受伤的一侧,孙长空当时痛得脸面扭曲,险些叫出声来。多亏那人伸手及时捂住他怕嘴巴,这才没有暴露行踪。

    “志儿!”

    看着对方笑脸盈盈的面庞,孙长空是又气又笑,恨不得打对方向个巴掌。好在,志儿安然无恙。

    “你们跑这里来了?”

    志儿耸耸肩,一脸无辜道:

    “详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那只大鱼将我用力顶上岸边,然后你就从水里浮了上来。然后他们对你拼命的吐出嘴里的獠牙,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之后,你被他们包围,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我用灵气制造出一些火种,将它们丢入人群。之后,我便见你从包围圈里溜了出来,我便一路尾随,跟着过来了。”

    孙长空听得一愣一愣,怎么险象环生的经历在对方口中描述起来就这么轻松呢?难道是自己实力不济,还是说志儿另有绝技傍身?

    思量的工夫,孙长空上下看了眼志儿的身体,突然他在对方脚底的位置发现一处异样:那的双脚看起来极其模糊,好像不存在一样。为了印证自己所见,他又用手摸了摸对方的身体,却发现眼前的志儿无比真实,根本不存在幻象残影之类的事物。他揉揉眼睛,再次看向志儿的下身,却惊觉之前的异象全部消失,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是自己太过疲劳导致的视觉误差,还是真有其事,只是转瞬即逝而已。一切尚且未知,他只知道,志儿的身上有古怪,不然****混种不可能觉察不到他。

    但为了避免志儿产生恐慌,他只得强壮镇定,然后轻声道:

    “你先躲在这里,我去外……”

    话没说完,那些鲨鱼兽人已恢复平静,猛然发现孙长空不见其踪,不禁恼羞成怒,当即开始对洞内所有事物发动无差别攻击。

    什么叫无差别?

    无论你是人是鬼,是活的还是死的,是有生命的还是没生命的,全都一视同仁,当作攻击的目标,发动狂轰滥炸般的攻势。而他们的武器便是他们的牙齿,锋利,而且致命。

    池水被无数鲨牙打得沸腾般来回翻滚;洞顶更是不堪受挫,落下大片碎屑之后,留下若干密集的孔洞,乍一看去,如同一片复眼似的,景象着实恶心。

    而当他们将攻击目标转向岸上岩石的时候,孙长空知道是时候出动了。可没成想,一道熟悉的声音倏尔从更深的溶洞当中呼啸而出。

    “是谁打扰老子午睡?”

    “无欲!”孙长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里碰到自己的旧识。事情似乎变得更加复杂扑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