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黑鲤鱼
    ,!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烟水吞天蟒如此凶悍的一只妖兽,即便身受致命重伤,仍未断气。它在动,在拼命地挣扎,他要将孙长空生吃活剥,就算拼尽最后一丝气力也在所不惜。

    困兽之斗,是短暂的,却又是可怕的。因为你不知道它还有多少余力没有使出。敌暗我明,敌虚我实,这自是对自己大大不利的。

    可孙长空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对方吃下了他的兄弟志儿。失踪的无欲和小德子还不知身在何处,志儿又惨遭此劫,换谁都是忍不住的。就在烟水吞天蟒向他逼近的时候,孙长空与他的冰魄刀蒙上一层红色,血一样的红色。

    他在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激动。好久了,就算与关春雷以及他的雷龙九刀一对一的时候,他也没有感受到这种气氛。那是一种癫狂的血腥之气。只要拔刀就要见血,不然绝不入鞘。而眼下,只有烟水吞天蟒才是他怕唯一的目标,仅有的猎物。

    近日来,他的无二真经图已初见觉醒之势,只是因为某种不能言表的原因才令这股力量迟迟不能重见天日。自打学了这门神奇的功法之后,孙长空八成的力量都源于它。如果能在这个时候将其成功开启,那简单就是如虎添翼,为龙植牙。

    而现在的红色血气,便是无二真经图的雏形。

    他的势已满,力已蓄,麒麟刀诀加持在冰魄之上,更是威风凛凛,威严莫名。

    “遇上我就是你最大的错误!”

    孙长空手中刀影翩飞,转眼间化为无尽刀势,排山倒海般扑向烟水吞天蟒。就在飞掠的同时,这些无实体无意识的刀式竟幻化为一只嗜血魔兽,混身上下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借着冰魄天生的慑人寒意,更为自己平添了一分凶狠。仅仅一个简单的照面,烟水吞天蟒已是血洒当场,蛇身更是逼近崩溃,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但不得不承认,这条大蛇的底蕴实在雄厚,即便到了这般地步,仍能坚挺不倒。不过,他的嘴边已淌下淡绿色的汁液。

    那是用来消化胃中食物的消化液,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之后,他的身体已吃不下这么多东西,只得暂停消化功能,从而换来一时的力量。

    这股力量不可小看,此时的烟水吞天蟒,身上忆已不下百道伤口。但就是这些看着触目惊心的缺口当中,竟在同时散发出异样的光芒,不一会便将整个身体全部包裹其中。

    “强弩之末!”

    孙长空并不想知道烟水吞天蟒到底在搞什么鬼,他只想尽快救出志儿的性命。霎时间,罡风阵阵,刀气盈天。冰魄周围异象丛生,纤薄的身竟是衍化成一只硕大的兽形冰雕。冰雕麟首人身,高大伟岸,虎目怒张,神采奕奕。手中抱有一支擎天大刀,银光闪闪,冰冷刺骨。大剑聚有一道斩天划地的巨型刀气,即便与那烟水吞天蟒庞大的身躯相比也要盛它三分。此时孙长空掌控的已不单单是一把刀,而是一只杀戮无数的混世魔头。这便是麒麟刀诀的克敌强招,瑞兽破煞。

    烟水吞天蟒似是意料到自己将会迎来有始以来的首次大劫,颀长的身体立时盘成一团,摆出一副随时出动的姿势。而与此同时,那些散发着奇异光芒的缺口竟是骤然一合,而后再次张开。若干条体型稍小的蛇首从中急射而出,伴着烟水吞天蟒发动最后、但也是最强一击。

    “给我断!”

    孙长空挥刀同时,麟首冰雕手中大刀轰然殃降,直奔大蛇之首。

    烟水吞天蟒心知此招非同小可,所以立即调用混身的小型蛇身与之抗衡。可它没有想到,孙长空的瑞兽破煞力量如此之强,势头更是骁勇难当,只是一个回合,那些新生的蛇身便已纷纷溃败,有的将头一歪当场死亡,有的侥幸活活命却已破烂不甚,虽生尤死。见到这一争,烟水吞天蟒已后悔与孙长空为敌,更不应该将之伙伴生吞入腹。然而一切都已太迟,在那一双灯笼般的惧目注视之下,它的头,连同其后长达数十丈的身体,被刀气一削两片,登时断气,烟色的血污汇成一条富有活力的小溪,源源不竭地流向丛林的低沆处。

    孙长空根本来不及迎接胜利的喜悦,他要寻找最后的一点希望。愿上天保佑,让志儿平安无事。可没等他动身前去蟒身当中找寻,一道裹着墨汁般黏稠液体的影子倏尔竖起,如梦惊醒似的四下看了一圈,最后才将视线落在孙的身上。

    “大……大哥!”

    孙长空连忙来到对方身边,脱下外衣使劲擦擦了他的脸庞,确定是志儿之后,他才大舒口气,略带嗔怪语气道:

    “你啊你,这么大的人了,做事怎么还这么鲁莽。这要是我学艺不精,又或者没有及时将其绞杀,那你岂不是要化作一滩血水。”

    志儿吐了几口嘴里的汁液,这才艰难道:

    “我以为这家伙中看不中用,是个外强内干的假把式呢。谁想到这条大虫玩真的。多亏我反应及时,不等它用毒牙蜇我,我便已经滑入到他的肠胃当中,暂时保住了性命。你看,我还在他的肚子里面乱刺了一通呢!”

    说完,志儿晃晃手中早已不居样子的短匕首,得意洋洋道。

    孙长空满脸无奈,不管怎么样,人无恙就是最大的幸事。二人走了段路,好不容易找到一处水源,志儿也不管水里安不安全,脱光衣服,唰地跳入其中,悠闲地浮在水面上,闭目养神。

    “话说,你第一次成为别人腹中食物的时候,是什么感受啊?”孙长空坐在岸上,打趣地问道。

    “感受?别提了,有一种掉入茅厕里的错觉。哈哈!”

    孙长空听罢,忍不住跟着志儿一同大笑起来。就在这时,不知从哪吹来一阵凉风,激得志儿打起哆嗦来。

    “小心!”

    呼吸之间,池水当中遽地升起一团烟水,将志儿团团围住。孙长空想要出手相助,却是为时已晚。呆滞的志儿突然跃起一丈来高,一张巨大的怪脸出现在孙长空的眼前。

    “这是……什么玩意?”

    这个时候,二人已经看傻眼,只有那突现的第三者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眼神空空洞无神,简直就是一对死鱼眼。

    事实上,这就是一条鱼,一条烟色的大鲤鱼。

    和正常鲤鱼不同的是,眼前这厮的个头大得实在超乎想象。见到对方的第一眼,孙长空先想到的是“这得够多少人吃一顿”的荒唐念头。

    这鱼恐怕已经成精了吧!

    志儿攀在鱼怪的前额之上,尽量不让自己滑落下去。他害怕对方借此机会吃了自己,所以极力想要避免那样的事情发生。然而,大鲤鱼的表面附有一层黏膜,正是它的存在,才保证了本体游水时候的顺畅无堵,游刃有余。没想到,这竟成了志儿的噩梦。

    才刚甩掉一身污秽的志儿,这么一挣扎之后,又沾了一身腥气冲天的粘膜,这让他当即头脑发晕,欲呕不止

    “天啊,你还是杀了我吧!”

    看到志儿铁青色的面庞,孙长空竟有种忍俊不禁的感觉。可毕竟眼下情况危急,他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幸灾乐祸,只得强忍着。

    “别着急,等我来!”

    孙长空背后再现双翼,轻身一跃便已来到大鲤鱼的头上,距离志儿不到一尺来远。就在准备伸手去够对方的时候,鱼头竟再次向下坠去,吸附着上面的志儿,一起潜入水底。

    眼看鱼影渐渐消失,孙长空立刻入水,四肢急捣,直逼前方的大鱼。

    可那只鱼怪毕竟是水里之物,甫一入水,马上显露出人类莫及的高超水性。厚实的鱼尾轻晃几下之后,便已掠出数十丈远,将对方远远抛在后面。孙长空虽然水性不错,但与大鲤鱼比起来还是弱了许多。他只恨自己为何不多生几对鱼鳍,多长一对鱼腮。连番追击之下,孙长空的内息已初显不足,用了一时半刻便要活活憋死在这里了。

    可孙长空的毅力是常人当中少见的,越是困难的挑战,他便越有心力与之周旋。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怪异的暖流豁然袭上脖颈,之前的胸闷感立刻缓解,再也不会因为内息问题而焦虑。孙长空伸手一摸自己的脖子,立即大惊失色,两道狭长的裂口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得出现在颈部的皮肤之上,一开一合,如同鱼腮一样规律起浮呼吸,相当意外。

    “兽人一族到底是怎样的血脉,竟然可以根据外界环境随时随刻改变自己的生理特征,以适应各式各样的自然条件。如果真让他们进入人界当中的话,天下百姓还能有立足之地?唉~”

    孙长空轻叹一声,然后接着快速游动。有了充足的气息作为后备,他在水中的速度有了质的提升,原本落下的一段距离被孙长空追到只有两丈之远,这个时候稍有外物凭借,他便能迎头赶上。可就在这个胜利在望的节骨眼上,大鱼又一次突变方向,转而向上方浮去。孙长空自知机会难得,立时抽刀砍出数击,不求杀生,只求救人。

    可天不遂人愿,孙长空的刀还没挥满,一道高昂的声音便已破水入耳。

    “小子,休要放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