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祸端
    ,!

    在稍稍推理之后,孙长空将这件事情的幕后烟手锁定在高峻山身上,这个珍兽堂的一堂之主。

    要说能让落入兽腹内的人起死回生,能做到这样事情的人只有他。而且他也亲眼见识高峻山的实力,尤其是他的义子银雪狼,一个经过移花接木奇功被重新改造过的兽人。听无欲的描述,三无兄弟不正是被人改头换面重现人间的吗?

    在听完孙长空的推测之后,小德子与无欲不禁倒吸口冷气,一股阴谋的气息充斥在房间之中,使得几个陷入吓人的寂静当中。

    当然,志儿是不会为其影响的,他根本无需考虑那个老鸨家伙究竟是在策划着什么,他只知道珍惜当下,及时行乐。

    “你们怎么这么消沉,那三个人不也是爹生妈养的吗?只要是人,肯定就有弱点。到了赛场上,只要瞄准痛点给予致命一击,一切妖魔鬼怪都是纸老虎。”

    孙长空看了眼志儿,不禁想起前两天发生的灵异事件。这小子要是知道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肯定会受不了吧!如此想来,他那沉重的心情竟好转了些,显然志儿要比他更悲惨一些。

    “希望高峻山永远也发现不到你的异样,永远。”孙长空默念道。

    就这样,无欲与小德子略微停留了一会儿之后便打道回府,志儿将他们送出房门,便开始着手晚饭了、

    回去的路上,小德子悠闲地走在前面,似乎已经把三无兄弟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而无欲却略有所思地缓步慢行,跟在后面,越落越远,最后都快掉队了。

    “不是吧你,那点小伤就把你无欲给难住了?嘿嘿,看来无情双煞虚有其名啊!”

    就在小德子回身遥望对方之际,他居然发现无欲竟倒在地上,痛苦地打起滚来,脸上青筋遍布,好像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小德子快步来到无欲身边,察看缘由。谁知,对方一把抓在他的肩膀上,当即死下一块布料。这让他那只刚刚续个的琵琶骨又一次隐隐作痛,差点悲剧重蹈。

    “靠,你这家伙怎么这样,翻脸比翻书还快,柱我还这么关心你,真是瞎了眼了。”

    小德子刚要转身自行离去的时候,他突然在对方的身上发现了惊人的变化。

    无欲的头发在褪色,飞速地褪色,快到无法想象,眨眼就变。而他那张原本略带邪气的脸庞也起了突变,五官肤色也在潜移默化地修整。额头变圆了,下巴变短了,眼睛狭长了,鼻梁高挺了。短短几息的时间,无欲便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身体外围还萦绕着一股淡淡的烟气。

    “你……你是!”

    小德子哆嗦着要说话,却突然语顿,怎么也说不出来。谁知,对方竟先开口道:

    “无欲有危险,快去西面聚恶岭寻他。”

    直到这时,小德子才终于看清,眼前之人居然是无求,而并非无欲。联想起之前比赛时的情形,他也才总算弄清,为何一向万夫莫敌的战神无欲竟会大失水准,甚至性命垂危,要靠别人接济才能活命。这一切的一切,如今都有了合理的解释:那只是因为无欲已不是无欲,而是由无求乔装打扮的。就因为无欲不在,所以无求无欲这对兄弟搭档才会破例单飞。不过话又说回来,好端端的无欲,为什么要去聚恶岭那种凶险之地呢?

    聚恶岭距离百兽城不过三四十里路,但地势险要,肠路无数,一般人进去多半要迷路。但迷路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栖息于其中数不胜数、形态各异的妖兽。它们才是真正的恶,它们才是聚恶岭被称为禁地的罪魁祸首。

    聚恶岭有一处名为埋骨地的阴森场所,是众多妖兽捕猎、进食的“大食堂”。数以亿计的白骨被高高撂起,形成一座座雪花花的山丘,场面令人难以置信。这里面,也有不少好手因为粗心大意折在这里。一来二往,聚恶岭的名号睵来越响,弄得附近人心惶惶,鸡犬不宁。因为这件事,宗主曾经还亲自下达剿灭群兽的命令,但后来在高峻山的暗中操作之下不了了知。从那时起,无妄修罗界的各地管事统一下发律令,禁止群众接近、进入聚恶岭,否则后果自负。因为有了这项规定,聚恶岭袭击兽人的情况越来越少,最后再也没有发生。人们也天真的以为从那之后恶岭不恶了。

    谁成想,就在今时今日,小德子又听到了那个恐怖如幽冥的人间地狱。听无求话语的意思,无欲似乎深陷其中,不幸遇险了。

    简单的十几个字好似耗尽了无求的所有气力,在一声轻哼之后,他终于脑袋耷拉下来,昏死过去。

    是将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另做打算,还是孤身前往,一探究竟。这是小德子眼下面临的问题。

    前者,或许能够有备无患,自保无忧。但很有可能因此延误了营救的最佳时机,白去一趟。

    后者,虽然能以最快时间采取措施,但因为自己一人势单力薄,一旦遭遇险情甚至连自救的可能都没有。

    两个选择各有利弊,小德子稍做思考,终于一拍大腿,豁然道:

    “大不小就是一死,这么多次劫难都过来,难道还差这一回,说去就去!”

    小德子就不醒人事的无求倚在小路旁边的树干上,又在地上草草写下几行字,这才安心离去。此时,天色已暗,夜幕将至,树林深处发出几声凄厉的惨吼,而后才归于平常。

    人们发现无求求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距离小德子离去已经过去整整一夜。

    发现无求的第一时间,情报人员便联系到了高远山,斗兽场的管事,再做处理。而得知了无求出事、小德子失踪的消息之后,他已在床上躺不住。比赛是小,人命是大。小德子生死未卜,无欲不知去向,修为同一支战队里的成员,他怎能佯装不知?

    出门前他先是洗是个凉水澡,一是激发再舟的修复能力治疗伤势;二是为了让自己凌乱的头脑冷静下来,理清头绪,再做决定。

    在这之后,他又换了身新行头,一身暗红色的劲装。再配以冰魄护身,不怒自威。

    志儿吵着也要跟去,可为防意外发生,孙长空只得让他放弃这个历练的机会。

    看着孙长空愈渐模糊的身影,志儿脸上笑意横生,着实诡异。

    “你不去,我就偏要去。我已不是孩子,从前你管不了我,现在更是休想。”

    志儿的事情先不讲,再说孙长空起程踏上寻找无欲、小德子的旅途。

    怪就只能怪无求没有恢复神志,不然定能从他口中打听到一些有用的线索。那样,最起码不用像现在这样无头苍蝇般到处乱撞,毫无目的。

    聚恶岭方圆数十里,想在这里找出两个生死不知的人,那便等同******里捞针一样,困难之大,不可想象。

    好在,孙长空并不傻。他先来到了寻得无求的地方。在那里,他看到了小德子的留言:此去聚恶岭,九死一生,如若身患意外,勿念。

    孙长空看着那几个字体潦草,但笔画之间荡漾着的凛然大义,他的情绪不禁为之亢奋,颤抖的身体,带动着颤抖的手,想要去够腰上那柄颤抖的冰魄。

    “你们等着,我马上到!”

    事到如今,孙长空还不如道从始至终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是无求,不是无欲。所以,他对无欲失踪的很是关切,对无求的错迷却置之不理。如果无求此时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一定会气得从床上跳起来吧!

    进入聚恶岭的道路之有一条,孙长空尝试从没途的花花草草当中寻找到二人的蛛丝马迹。不过很可惜,别说是标记,就算是脚印都没有寻得半个。这里就好像与世险绝了一般,根本瞧不出外人进入的迹象。

    “难道……他们根本没有来过这里?可地上的字是怎么回事?”

    就在孙长空举步不定的时候,前言一个景象令他坚定了信念。

    “血,新鲜的血。”

    虽然只有一丁点,但足以让他在群芳环翠的地面上与众不同。

    孙长空摸了摸那滴血迹,而后又闻了闻。随即他的脸上显现出一丝不解,而后又被无来由的焦躁所代替。

    “这不是人血,它来自谁?它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是他们留给我的讯息不成?”

    就在孙长空尝试揣测血滴含义的时候,荒草从中忽而传来一通嘈杂。不等他定睛细看,烟影已然跃入他的眼帘,直奔他的下怀。

    情急之际,孙长空运气直击一掌,谁知,掌力还没落在烟影身上的时候,他竟猛地撤力,随即道:

    “志儿,你怎么来了?”

    来人不是别的,正是一直尾随至此的志儿。

    之前,他与孙长空全都保持着五十步的距离。这样,对方不容易发现自己,而他又他能观察到对方的行动,不至于中途掉队。可自从进了聚恶岭之后,由于视线受限,志儿越来越跟不上孙的脚步,最后被其完全抛下。

    对于首次一人独入聚恶岭的志儿来讲,这简直是要命的体验。他能做的,便是闷头往回走。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经过几番努力之后的自己,竟是越走越深,越走越接近聚恶岭深处,成功迷失了方向。要不是误打误装又遇到了孙长空,恐怕就是走到死,他他妹到出口吧。

    “哥……”志儿理亏回应道。

    “你怎么跟来了。让你别来,你非不听,现在好了,嗅俩全都落难了。”

    原来不只是志儿,就连孙长空也失去了方向感,这是作为一个感知灵敏的人,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附近有什么奇怪的存在,正影响着他,影响着他对事物的正确判断。看看头上的烈日,孙长空不禁觉得目眩耳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