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黑马
    ,!

    幸事中的大幸是,这次混战当中无人身亡,只是欲罢还休的伤势较为严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其它几个,包括孙长空在内,都是表面上看起来吓人,实则并没有触及到要害死穴,就算断了的手臂,依仗斗兽场内的独门秘药续肢散也能快速自生,无需担忧之后的生活问题。

    孙长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床前还是那个熟悉的人,只是身材高大了许多,志儿正在那里低着头玩东西。孙长空好奇地起身看了眼,却不小心抻到了患处,疼得他不禁大叫一声。

    “大哥,你醒啦!”

    志儿赶紧将手中的东西藏到背后,生怕对方发现。孙长空看了看他那张尴尬的脸庞,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啊你,还是那么幼稚,我都看见了,你还藏什么?快,让我瞧瞧是什么好玩意。”

    “呃~”志儿支吾着,孙长空用力看了他一眼,对方这才将手里的“亮”出来。

    “那是……护身符?”

    原来,志儿在见识了昨天的那场大战之后,明白了斗兽场的险恶至极,稍不留神便要性命不保。对于现在的他来讲,自己能够做的,只有去附近的庙会上买个保平安的护身符,以求心理上的安慰。

    孙长空从对方手中接过来,近处端瞧,只见那支护身符由两部分组成。上面是一块环形的碧玉,碧玉正反两面分别记刻着去厄解难和顿事顺意。环玉下方吊着个红线编织的祥云结,做工十分精细。

    看着对方一直把玩着那支护身符的志儿,脸上的晕红越来越浓。想自己堂堂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儿,居然会主动送给同性友人这种饰品玩意儿,想来想去,他是万般的不自在,恨不得马上把那东西索要回来。

    然而,不等他开口,孙长空却先说话了:

    “哎,这东西好看是好看。可我一个男人家戴着也太娘气了些……”

    “正好,那你还给我吧!”

    说罢,志儿竟玉动上前去抢对方手里的护身符,孙长空故意使坏不给,俩人当即扭打在一起。

    “呦,你恢复得不错啊,都能动手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道声音洪亮的呼喊,是小德子带着无欲探望孙长空来了。二人看见孙和志儿侧躺在床上的样子,一时间觉得自己来得是不是多余了,假装没看见似的转身就要往回走。

    “别走啊,刚来不坐坐?”孙长空连忙叫道。

    “不……不了,怕打扰你俩的好事……”无欲吞吐回道。

    “啊呸,我才没有什么断袖之癖呢!来了就别走了,晚上和我好好喝上一喝。昨天受的伤,今天还疼,不整些酒水杀杀看来是不行的了。”

    小德子将手中的罐子放到一旁,这才转身道:

    “你是不是嫌命长,想死得快些。你喝一两酒,得用二两的药才能抵得回来。”

    “嘿,你难道不知道我在斗兽场里的外号吗?不死小强就是我!这点伤想要我命,开玩笑!”

    孙长空伸手一拍胸膛,结果忘记了上面的伤势,不小心打在上面的他立即显出一副扭曲的表情,差点晕死过去。

    “你看,让你逞强。来,这是我家的祖传秘方,对于跌打外伤有奇效。平时我自己都舍不得用,这才都给你拿来了。”

    听着小德子的自吹自擂,孙长空探身抄起那只罐子,拔开塞子,一边摇晃,一边用力向里瞅去。

    “这也没多少啊!不是祖传秘方吗?多弄些来也不难为吧?”孙长空仍是一口揶揄的口气,这把小德子的嘴都气歪了。

    “这玩意要是能量产,我家早就靠它发家致富了。配这药光材料就不下几百种,其中好多都已经灭绝了,只能从别人手中高价回收。说白了,这宝贝用一点少一点。你小子运气好,赶上了好时候,不然,就算求也求不到这么好的疗伤圣物。”

    说完话的小德子不忘傲骄地昂了昂下巴,摆出一副高人的样子。

    “哈哈,多谢我的好兄弟!小弟在这给你行礼了。”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放声大笑,气氛着实欢愉。

    “呵,你们也就能笑这两天了。回头比赛的时候,我保证你们得哭。”

    无欲一盆凉水泼在两人身上,孙长空还好,小德子却真的笑不出来了。

    “怎么,干嘛弄出一副死了亲爹的模样。”

    “哎,这句话无欲说的没错。后天的仗不好打啊!”

    “怎么个不好打法?那几个人难道比关春雷他们更难对付?”

    “听你的话,我就知道你没听说昨天下午的第二场比赛。”

    “怎么了?你给我讲讲,我倒要听听那几个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

    小德子不待见地瞥了下孙长空,这才爱搭不理道:

    “昨天下午的团队赛,只用了一柱香的时间便分出了胜负。”

    “哦?这么快?不过这只能说明双方实力悬殊罢了。说到底,就是一方太弱了。”

    “你说弱?输得可是绯刀流虹一方。”

    孙长空当即一惊,紧接道:

    “就是那个上届的冠军?绯刀流虹败了?”

    “不只是败了,而且是大败,败得彻头彻尾,一塌糊涂。”

    孙长空倒吸口冷气,沉吟了一半晌。

    原本在他心心中,绯刀流虹晋级是板上钉钉的事。可谁成想,这次最强斗者大赛居然爆出首个冷门。绯刀流虹非但没有干脆漂亮地拿下比赛,反而被对手“凌辱”了一番,毫无招架之力。

    “他们的对手是?”

    这会换无欲开口抢答道:

    “只手遮天,踏破无岳,以及群群之首。”

    “这三人什么来头,我怎么没听过。”孙长空不解道。

    “别说是你,我也不知道。”小德子摊手道。

    而无欲却一脸凝重,旋即道:

    “你们不认识不稀奇,毕竟你们参加的比赛有限。”

    “呦,说得你好像待了多少时间似的,别忘了,我比你们兄弟俩还要早两年进入斗兽场,见过的同僚自是比你多。”

    无欲立即回击道:

    “话不能那么说,一年才上几次场,我和我的兄弟打一年的,够你干半辈子的。”

    孙长空看这情形,两人恨不得撕巴起来,于是赶紧插口道:“好了好了,你俩别争谁经历的比赛更多了。无欲,听你的意思,你认识他们?”

    “嗯,他们三个也是亲兄弟。而且,还是孪生兄弟”

    “哦?够罕见的。”孙长空低声道。

    听完无欲的话,小德子接着道:

    “你快拉倒吧!那三个体型相差那么多,样子也是各不相同,哪里会是什么孪生兄弟。长空,你别听他瞎说。”

    “我没瞎说,我还知道他们原来的名号。”

    “什么名号?”孙长空连忙问道。

    “无才,无德,无色,合称三无兄弟。”

    “哈哈,无欲,小德子说得没错,你果然在撒谎。哪里会有起这么奇怪的名字。”

    “不!这个真的有!”

    这回是小德子在说话,不过他的脸上又出现了一抹迷惑的神情。

    “可他们三个不是已经死了吗?我记得当初还见过他们的尸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是死在一场斗兽大赛之中。”

    “嗯,没错,就是他们。”无欲点头道。

    “可那个时候的他们不长这样儿啊!再说,你是怎么确定那三个人就是三无兄弟的。”

    “就凭他们亲密无间的配合。”

    无欲稍微停了下,然后继续道:

    “一个人的武功套路可能会变,但与队友之间配合把握进攻的时机却是不会变的,这就是所谓的默契。这就像我与我的兄弟一样,只要我一动,他便知道要接什么招。”

    小德子略微点点头,孙长空却听得云里雾里,一知半解。

    “就算你说的对,可谁能解释一下死人是怎么复生的?”

    无欲摇头道:“这我就是不知情了。反正,当初他们兄弟三个名躁一时,也会好手。怎料一场平淡无奇的斗兽表演赛,竟成了他们的谢幕之作。”

    突然间,孙长空想到了什么,于是道:

    “那你记得那场比赛当中的妖兽是哪只吗?”

    “这个……好像是一只双头狼吧!反正在我的印象之中是个不干起眼的对手。”

    “那比赛当中又有什么的异常情况发生吗?”

    无欲想了想,欲言又止,最后终于道:

    “应该没有吧!不过,我还记得战局扭转时候的情形。”

    “快说说看,我也好奇。”小德子急道。

    “他们三兄弟依靠着几无缝隙的配合将两头狼击毙当场。就在他们转身要走下台的时候,那只头上呼呼流着热血的妖兽竟又一次跳了起来,一口便将他们三个吞入口中,咀嚼了两下之后才算咽气。”

    “那他们三人的尸体呢?没拿出来吗?”

    “哎,你自己也是一名斗兽者,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我们就是别人眼中的玩物罢了。死了就等于失去了价值,谁还会对一些失去价值的东西有所留恋。”

    “那就是没见他们的尸身喽?”

    “没看见~”无欲点头道。

    “那我知道事情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孙长空眼神之中一下子显露出少有的智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