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孙关一战
    ,!

    欲罢还休本不是常人,他有一副令人望尘莫及的身体。除了与一般兽人那样强大的防御与适应能力,身躯之中还蕴含着一种超乎想象的自愈功能。

    这种能力不同于孙长空的再舟,它不只是能修复由于外力造成的损伤,还能治疗一些来自内部的隐患。这里的内部隐患,便包括毒物一类。

    所以像丹玉这样的双刃剑对欲罢还休来讲就是强大的助力。

    一方面他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斩时的不败;另一方面他又不用担负随之而来的要命副作用。这样的买卖在欲罢还休看来实在太划算了。

    不过,孙长空深知这种不死的弱点。

    那就是头。

    作为支配个休大部分行为的中枢核心,大脑是所有生物的关键所在。一旦切断大脑与躯干之间的联系,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幸免。而孙长空便是依靠攻击颈椎,从而赢得胜利的。

    欲罢还休脖颈处的鲜血仍在喷溅,不过势头已经衰落了不少。

    他用双手死死攥住自己的咽喉,以求换来多一点的生存时间。

    他的眼极力地向外突出,似是要将其中的眼球拱出眼窝过肯罢休。然而,这次他真的要罢休了,从前的辉煌一去不返。

    孙长空盯着他看了数息,当确定不再具备威胁之后这才将眼神看向场中仅存的一名敌人,九刀兽人关春雷。

    可甫一抬头的他却发现,人不见了。

    而后,天空之上再一次便来阵阵闷雷。随之聚来的乌云,遮蔽了整片天空,加之刚刚的雷呜,仿佛其中藏着一只恐怖的巨兽,等待祸害人间,血屠赛场。

    孙长空仍然平静。

    即便先后击败了一剑封侯和欲罢还休两名对手,他仍是风雨不惊。

    现在更是雷打不动。

    他对胜利的信念很是执着。他的眼神,他的动作,他的兵器,无一不是在向外面宣示着这一事实。

    此时,就在他的头顶上方,烟云当中忽然冒出的一条蜿蜒玄龙,滞于半空之中,藐视着下方的一切。

    玄龙上方立有一人,紫衣烟服,怒发冲冠。两条刀眉愈加凌厉,似是要发作一般,迎风抖擞。他的眼睛更是可怕,可怕到令人不敢与之对视。即便相距数十丈,亦能清晰辨别出眼瞳当中投射出的慑人光彩。

    当然,与这些比较想来,更加令人畏惧的是他那九柄雷龙刀。

    此时九刀分散在龙身各处,与之相辅相成,为其增长了不知多少威势。九刀当中携带的骇然剑意,更是将玄龙武装成一枚通天彻地的可怕兵器,为他的主人。关春雷所用。

    这便是他的最强绝技,雷龙浮世。

    有生以来,关春雷前后施展过三次雷龙浮世。每一次的对手无不是声名显赫的一方巨擘,虽及不上高远山、高峻山这种巅峰人物,但与之也相距不远。如今,关春雷能将之运用在眼下这场对决当中,可见他对孙长空这个对手相当重视。

    甚至,他感应到了一分危险。只要自己稍一泄力,败的必是自己。

    所以,关春雷丝毫不敢懈怠,一出手便已使出雷龙九刀当中的最强之式,当即艳惊全场,剑气横空。

    再看孙长空,仍旧一副淡然,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发生的一切,生怕自己的眼睛错过每一个细节。

    他不用做任何准备。

    他的刀就在手中。

    而他自己本就是一柄不屈的钢刀。

    他凭着自己这柄算不上锋利但极其倔强的钝刀,打倒一个又一个人,翻过一个又一个槛儿,最终来到了今天。

    关春雷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他锋芒毕露,一可一世。他的目标不在眼前,而是在更远的地方。无论是孙长空,还是绯刀流虹,都无法成为阻碍他的前进。他要顺利成为宗主的护卫,去触碰那看似遥不可及的力量。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成为高远山、高峻山之类的存在,甚至超越。

    可孙长空的眼中并没有目标,也没有别的想法。他的眼中没有胜负之分,因为他自己本就是胜利的化身,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一个眼中无胜败,一个眼中满是胜败,孙长空鼎立于地,右手持刀,刀风飒飒。关春雷驾龙御空,众刀环身,刀光熠熠。

    地对天。

    刀拼刀。

    一对九。

    湛蓝的刀影与赤红的剑罡,最终汇聚到一点之上,爆炸成十字形状向外逐渐扩展,顷刻之间便已将整个赛场全部吞噬,更是将众多看客的视线一同吞并。

    此刻,无妄修罗界中只剩下了孙长空与关春雷两个人。双方人,刀全部碰在一起,进而产生出第二波恐怖的冲击。

    这一次的爆炸声势极大,不但将场内的气氛推上另一个巅峰,甚至还威胁到四周的防护设施。尤其是双方发生冲突的地方,垂直场地的平面之上惊起一道高达数十丈高的气波,当即便将头顶上的灵气屏障撕开一个巨大的缺口,火,光,气,一同涌出场外,将整个斗兽场隐蔽其中,似要将其慢慢蚕食。

    这个时候高远山已经做不住了,轻盈的身体微微一提,便已跃上场顶。与此同时,他猛然张口,吐出一道青色的灵气,瞬间便将之前出现的缺口重新缝合,恢复完整。等他忙完之后看向四周的时候,却已拦不下众多四溢的气浪,波及到方圆百丈之内的所有建筑物。只见那些原本就已相当陈旧的房屋遭遇有史以来第二次劫难,建筑物表面硬是被活活脱去一层“老皮”,露出其中斑驳的丑陋面目。

    而一些运气不好的路人,被那从来而降的**揭飞出去,伤势轻重不一。

    “加油啊!”

    高远山说话之时,目光随即投向光幕之中,一副惊诧的景象正在同步发生。

    孙长空缓步向前,手中的刀速度极慢,几乎已经停滞不前。反观关春雷,情况竟是更加糟糕。虽说他有雷龙九刀加身,但全都像被冻结了一般,悬于半空当中,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其实,这并不是孙关两人的问题,而是因为高远山的眼睛过于敏锐,再快的动作在他看来都如同慢放,所以才能见到这副场景。就在这不到千分之一秒的瞬间,他看到了战斗的优劣之势。

    孙长空形势大为不妙。

    他的修为本就不如关春雷,更何况对方九刀傍身,更是所向披靡。此时,他的囚牛、睚眦、嘲风、蒲牢四柄雷龙刀已封锁了冰魄的所有路数;其余的狻猊、霸下、狴犴、负屃以及最短的螭吻刀,都在关春雷的操控之下一同搠向对方。

    孙长空没有办法,他的刀被制,更没有第二把刀供他使用,反击。他的双目漠然,甚至就连死活都不放在眼里。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嘴上却是显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随后,高远山只觉得眼睛吹进一颗沙粒。别看这么小的事物,但足以令一个修为登峰造极的高手眨巴下眼。当他再次聚焦看向那里的时候,现场居然只剩下关春雷,还有一袭烟色的轻纱。

    那只是一层纤薄的雾霭,而春中的人居然不见了。

    孙长空不见了。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呢?

    当高远山再次看向赛场另一侧的时候,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不知什么时候孙长空已然跑到了关春雷的身后,冰魄归于鞘中,剑气全无。

    而关春雷则是依然呆立在那里,与他怕九柄雷龙刀,等待着敌人的最强攻势。当高远山看向关春雷手掌的时候,螭吻刀竟已被他握在手中,神不知鬼不觉,完全逃过了那双洞察万物的慧眼。

    如此看来,二人在高远山闭眼的刹那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对决。可结果怎么样?他与看台上的观众一样,一无所知。

    “谁赢了?”

    “快看!”

    当耀眼的光芒闪过之后,众人见到关春雷对着无形的雾气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而孙长空独自站在一旁,不顾对方的动向。

    孙长空闭着的双眼,猛然间睁开,两束神光缓缓掠出,再也不见从前的凌厉。

    “噗通~”

    “哗啦,哗啦~”

    随着一声重物跌落以及兵器坠地的嘈杂声之后,关春雷与他的雷龙九刀一同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看台之上传来一阵唏嘘声,而后又被无数欢呼所覆盖,场中气氛顿时升到了极点。

    孙长空够快,快到早已藏好杀招的关春雷都来不及反应,快到连高远山的双眼都无法捕捉他的运动轨迹。他施展的是麒麟刀诀的破字诀。对于像关春雷如此快捷的招式,麒麟刀诀反应而出并不是以慢打快,而是以快打快。你快,我更快;你快到追风踏矢,我便快到光芒莫及,时间倒流。所以从始至终,关春雷一直都没有看到孙长空是如何出招的。面对这种强大的武学刀法,除了输还能有其它的结果吗?

    当然没有。

    意识到己方胜利的小德子雀跃般跑到孙长空身边,恨不得把他从地上抛起来。可当近距离看清孙长空身上伤势的时候,他决定不那么做了。

    他的伤太重了,重到已经危及生命。无欲还没来得及走到孙长空的身边,对方已经被工作人员七手八脚地抬下赛场,与对方的三人一同接受紧急治疗。

    “这家伙,身体到底是什么做的,战成这般模样还能扭转局势。”小德子的脑海之中依旧浮现着孙长空的伤口,他忍不住倒吸口冷气,这要是挨在自己,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

    “他与我们一样,不过是常人而已。只不过……”无欲突然道。

    “只不过什么?”小德子紧接道。

    “只不过他早把胜利看作自己的囊中之物,所以才能创造这样的奇迹。”

    “哦?照你这么说,、无论今天遇上什么样的对手,他都能赢了。”

    无欲看着孙长空消失的方向,而后重重点了点头:“也许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