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杀杀
    ,!

    孙长空伸手便抄住了一剑封侯的衣领,像丢石子一样将其扔出老远,一剑封侯挣扎了了下,而后落在地上,摔得异常狼狈。

    剧烈的震动令得一剑封侯的伤口又一次迸发,血流如同溪水一样从中欢愉而出。

    对于伤势复发,一剑封侯并不在乎,他只好奇,如今的孙长空为何仍能战在这里,还能如此轻松从自己手中将无欲救下。他不是已经性命难保了吗?莫非这是回光返照不成?

    而当众从视线重新落在孙长空身上的时候,一层纤薄而又密实的烟色气流如同一袭轻纱披附在他的身体之上,唯独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庞,注视着看傻的一剑封侯。

    之前,关春雷的雷龙九刀之力侵入他的体内,唤起一股诡异的力量,使其先后两次转危为安。而刚刚无俗的烟色火焰再次袭进虚弱内腹的时候,这股力量总算醒过神来,虽然说程度未达大成地步,但足以令其从危机之中解脱出来,并且重新站在众人的面前,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要说这辈子一剑封侯怕过什么,他的答案倒是很直接,死,他极其怕死。

    不同于一般英雄剑士那般,他胆小如鼠,贪生怕死。为不保命,他想尽一切办法求活。所以当无欲出动火屠四方的时候,他选择一处相同安全的地方,趴下装死,然后伺机再动。别看他身上的伤口不少,但真正能对其安危产生威胁的只有右边断臂一处。所以现在他的力气在几人当中最为充盈,活力也是最为高涨的。

    然而,面对重生之后的孙长空,他还是颇为忌惮,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比死亡还要恐怖的气息。那是复仇的力量。

    就在二人对峙之时,欲罢还休不和时宜地出现在孙的面前,企图攻其不备,打他个措手不及。可他的手掌还没来得及触碰到对方身体,便被一股排山倒海的强横蛮力窜入体内,眨眼间便已绞绞碎他的臂膀,唯有半截裸露的肱骨连在肩上,模样相当可怕。可二人的脸色全都如石雕般木然。欲罢还休是因为无感无知,而孙长空是因为漠然,对生命的极度漠视。

    在他眼中,欲罢还休,一剑封侯甚至关春雷的性命与草芥无二,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能动,而草芥不能。

    “妈的,拼了!”

    眼见自己的同伴遭此重创,一剑封侯目光凌厉,一道眼神剑势飞射而出,疾射孙长空的咽喉死穴。谁知,孙长空动都没动,身边气势立即提升十余倍,直接将那道无形眼剑充散消泯,使其化为乌有。

    一招失利,一剑封侯挥手成势,身边金光闪烁,威风阵阵,虽看不见,但能觉察到一股原本只属神兵利器的锋刃。尤其是他的手指指尖,甚至还放射出金属般银色光芒,令得四下暗风肆流,袖袂飘扬。

    “看招,生死一剑牵!”

    语出之时,一剑封侯周身的气势到达前所未有的巅峰,他的身未动,但指上剑势,剑光,剑气,剑影还剑力,已然随着他的意念一齐掠向孙长空,并顺利没入烟气披纱当中,融入四肢百骸。

    转过来看向此时的孙长空,他仍然一副信心百倍的模样,脸上的戏谑表情好似是在向别人宣告自己在观看一场滑稽的表演而已。随之嘴唇微微蠕动了一下之后,一道极像一剑封侯的眼神势剑、但又要比起强盛不知多少分的恐怖罡气破空而出,不偏不倚正好投在一剑封侯的眉心之上。一时间,一剑封侯目光涣散,气若游丝,周身气场立时萎靡,一柄人形利剑随即轰然倒下。

    这是此次混战当中第一个淘汰出局的斗兽者,但随之而来的并没有欢呼雀跃,而是被一阵死一样的气氛所笼罩。

    “那……那是什么?”

    “是魔鬼,还是恶灵?太吓人了。”

    “妈妈,我要回家~”

    看台之中首次出现了如此消极的情绪,这让不少看守人员不禁全力戒备,以防待会可能暴动的骚动。这里面,还有一个人能处之泰然,他就是高远山。

    他早就知道孙长空不同凡人,只是一直以来没有机会去验证这个猜想。而通过眼前的一战,他终于可以确信,此子身负异世奇能,将来定可以成就大业,铸就不朽传说。

    只是他唯一担心的是珍兽堂,也就是自己的弟弟高峻山。他本就对孙长空十分有兴趣,多次想要将其招揽到自己的麾下,然而这样的要求都被高远山代替孙一一拒绝。不因为别的,就凭高峻山身负移花接木奇术,他也不能如愿。不然,孙长空多半要成为他提升自身实力的基石了。

    再看赛场之中,小德子与无欲相依而靠。经过多番鏖战,二人都已到达极限,别说战斗,就连站立的力气都没了。对于孙长空来讲,他们就是拖油瓶,稍一分神,便会成为对方瓦解三人小组的突破口。所以为了防止那样的事情发生,他俩这对难兄难弟只得抱团,挨过这最后的时间。

    为了缓解紧张的情绪,小德子开口揶揄道:“无欲,你什么变得这么怂了啊!之前你不还打得挺带劲嘛!”

    无欲满身血污,从前柔顺烟瀑此时已经紊如乱麻。上面还插着些不知从哪沾到的灰尘,俊朗的面庞毫无血色,只有一副怒不可遏的横相。

    “******,这帮孙子们居然把老子逼到这个份儿上。要不是……唉,不提也罢!”

    无欲跺了跺脚,似乎是要心中的愤懑倾泄到大地之中才这样做。可因为用力过大,他不小心将身上其它地方的病患又牵扯出来,疼得他呲牙咧嘴,好像要咬人一样。

    小德子这人向来喜欢打听别人的私事,因为这个原因不少人还给他取了个外号,好事德。听了无欲的说法,这家伙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抱着试试的态度,小德子再次开口道:

    “唉,要不是什么啊?难道你还没有施展出所有实力吗?快得了吧,你也就能炸炸人而已。”

    “你放屁!眼下的我只有原先的四分之一力量。”

    “哦?那四分之三呢?”

    “那四分之三……你别管!”无欲没好气地呵斥道。

    “呵呵,好好好,我不管。可今天的事情还是有些不同寻常。你和无求向来都是成双入对,形影不离。怎么偏偏在你参加最强斗者的这天出了变化,改成一人单飞了。难道,你们闹矛盾了?”

    “我们兄弟的事,不用你来指指点点。”无欲态度依然冷漠,但小德子脸上的笑意却是愈加浓郁。

    “莫非,无求出事了?”

    此话一出,小德子只觉得一股令人窒息的力量涌上全身,无欲带着血光的双瞳顺势投向小德子,慑得后者连挪步后撤的勇气都没有。

    “再乱讲,要你命!”

    不知为何,说话的这一刻小德子感觉此时的无欲竟与无求极其相似,无论神情,还是语气,甚至连那瞪眼的动作,全都学得惟妙惟肖。一时间,他甚至觉得对方就是无求本人。可这么说的话,真正的无欲又去哪里了呢?

    不过转神想想,两个人朝夕相处,而且还是亲生兄弟,说话行为方式相近相同也是应该的。如此考虑,刚才的那一瞬错觉不足为奇。小德子尴尬的笑笑,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再次将目光投向前方:

    “狠话待会再说吧!看孙长空那小子怎么应对那两个人。”

    沿着小德子的视线,二人再次看向孙长空,那个刚获重生,气势磅礴的斗兽者。

    在见识了孙长空一招了结一剑封侯的压倒性实力之后,欲罢还休与关春雷的脸色全都垂丧下来。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大家似乎忘记了。

    欲罢还休居然还活着。

    他不但活着,而且活得生龙活虎,身上接连受到的伤害对他来讲,就好像不存在一样。更加令人不解的是,他的伤口在不停自愈,速度不快,但足以将伤情稳定下来,为其提供基本的作战保证。在与关春雷低语几声之后,他猛然向前踏出一步,伸手从怀中掏出另一枚奇怪的药丸,然后放入口中。

    紧接着,他的脸色慢慢舒缓了许多,由于吞食丹玉造成的血脉曲张此刻也恢复平常,并以一种健康的姿态出现在孙长空的面前。

    “嘿嘿,不要惊讶。别以为只有你才会死而复生。说起续命的手段,我要比你精通得多。”

    “你的意思是说,就算我出手打死你,你也照样能再次起身?”孙长空应和着问道,语气委实诚挚。

    “当然,不信你试试!”

    说罢,欲罢还休张开双臂,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姿势,正对孙长空。

    “好!”

    话与手是同时来到欲罢还休身边的。孙长空的刀划过他的身体,并从另一侧飞掠而出未带出一滴血液。再看对方,脸上的笑容依旧,嘴角处似乎还包含着一丝嘲讽。

    “看到了没?我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所以这就是你名字的来历?欲罢还休?”

    “哈哈,被你发现了。不过也无妨,反正你早晚都会死在我的手中。”

    “那可不一定!”孙长空态度即转直下,冰冷道。

    “哦?那我……”

    欲罢还休刚要开口,却忽觉咽喉之内吹入一股清凉幽风,直入他的五脏六腹,每寸肌肤。他听到一股急促但又极其有力的尖鸣,声音之锐,扎得他双耳欲聋。

    然而,出问题的不是他的耳朵,而是他的咽喉。一道贯穿脖颈的锋利刀口豁然出现,立时将其带入死亡的深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