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谁与争锋
    ,!

    “啊!”

    “大哥!”

    “长空!”

    “你!”

    孙长空身中无欲致命杀招的同时,高淼淼吓得大声呼叫;志儿目眦欲裂;高远山焦急得将手掌攥成一只铁拳,小德子伸手一指那始作俑者关春雷,随后由于用力过猛好不容易才接上的琵琶又一次出现断裂的迹象。

    为孙长空的安危所担忧的不仅仅他的亲近之人,还有众多的看客。

    他们从未见识过如此精彩的比赛,任何一人的性命都足以牵动全场的心。更何况,受害的是孙长空,一个流传斗兽场里的不败神话。如此今天这个珍贵的记录就被打破,那也未免太过遗憾了一些。

    就在大家以为孙长空凶多吉少之时,一道人影豁然窜上前来,伸手没入烟色光芒当中,可怕的爆炸威力立时削减,位于其中的孙长空随即显现而出。

    他居然还能战立,犹如一尊铜钟般稳居场中。他双眼紧闭,气定神闲,从外表看来就好像下在熟睡一样,看不出丝毫异样。

    但剧烈的爆炸很是无情,几乎到人令人发指的地步。只见孙长空身上已不见任何完整的地方,全被或大或小的烟色烟花侵袭肆虐,表面皮肤大量脱落不说,就连不少地方的筋肉也缺失了许多。

    更加恐怖是他胸前的景象:由于爆炸距离心脏部位很近,以至于保护心脏的骨骼肌肉全都不翼而飞,透过裸露在外的胸腔,甚至可以隐约看见其中跳动的脏器。

    “你可要挺住啊!”

    无欲默念一声,然后将孙长空身后的竹筒解下,并把其中的“神药”倾洒在对方的身上。

    说来也奇怪,向来无往不利的神药,这一次竟也失了奇效。除了让孙长空身上的伤口更加醒目了一些之外,便再无其它作用。这回,无欲彻底傻眼了。

    他怎么也没有相到,杀死队友的祸端居然是自己。无欲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愧疚的滋味,失落,哀伤,冷漠,无言,现场充斥着死气沉沉的气氛,就连关春雷等人都受到了波及。

    小德子怒不可遏地死盯着关春雷,这让后者顿感不适:

    “你看我干嘛,是无欲先攻击我的,我只过是将攻击的目标转移了一下。如果说要怪的话,那就只能怪他命不好,遇上了……”

    关春雷话没说完,无欲放下怀中的孙长空,“唰”的一下闪到对方跟前,抬手便是一掌。关春雷架刀要挡,谁知对方速度极快,竟先穿过他的守势,掌力连同无限炸力一同倾泄在那道原本挺拔的身躯之上。

    一掌,仅仅只用了一掌,关春雷的身体便崩溃了。内脏,血污,碎骨,还有一些说不清的物质从他背后的豁口之中疾射而出,将身后一丈来长的地面染得触目惊心。而关春雷手中的囚牛刀仍未停止,“噗”地没入无欲的体内,带出一道炫丽的血箭。

    两败俱伤,命悬一线,无欲,关春雷,孙长空,欲罢还休,生死未卜的一剑封侯,在此战当中都付出了前所未有惨重代价。情况最为乐观的只有小德子,他的双臂虽废,但好歹还能自如活动,不会坐以待毙。然而,就在这时,一直俯身倒地的一剑封侯倏尔起身,迎头刺向准备给予关春雷最后一击的无欲。

    没错,他是刺向无欲的。他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此时他自己便是一柄剑,一柄顶天立地,浩气长存的宝剑。这便是一剑封侯的杀手锏,也是他的师父快剑神侯的得意剑法,剑身。

    剑身一出,场上气氛立即大变,观众惊呼,参赛者颜色大变。无欲的惯用手没入关春雷的胸口当中,还没来得及抽回,便立即迎上剑身一剑封侯。刹那间,他如走马观花般看遍过往云烟,扬起的手掌已化为旖旎景象,却而那突如其来的剑气逼成出原形,进而一败涂地。

    一剑封侯昂首挺胸,右手食、中两指点在无欲的掌心之中,一切看来不动声色,如春风拂面,委实静谧。

    但在看无欲的脸色,却是一片灰暗,脸角处溢出的红晕已不被重视,随意淌在地上。

    无欲受了极重的内伤,重到五脏俱裂,经脉尽断,掌骨碎成粉末,甚至还从掌背上顶出几枚细小的骨渣,不经意地地一瞧,还以为是嵌着什么珍珠宝石。

    当然,无欲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人,别人“敬”他一尺,他一定要还人家一尺。他张嘴射出一道殷红血箭。血箭迅猛之极,已全然超出凡人的想象。不等一剑封侯撤身,他以觉得右肩下端顿生一股骇然凉意。而后,他便再也感觉不到那只蓄起剑势的手臂了。

    然而,到此无欲的招意仍未停下。在成功切下对方臂膀的瞬间,血箭由红变烟,小巧的身材随之不断扩大,扭曲,一会变成骷髅模样,一会变成起舞佳人,让人若即若离,当真是欲罢还能。可不等一剑封侯回过神来,所有的幻象便化为无数死亡的气息,瞬间将炸开,直接废了那只断臂,以及肩上的部分。

    一剑封侯翻滚着倒飞出去,鲜血扬扬洒洒溅了一地,有的还落在人的身上,散发出凶戾的气息。

    但他并未死,未死便代表仍没败。

    他坚信自己还有机会,所以他只在自己的肩上轻点几下穴道,便又一次攻上前去。

    这个时候,无欲发现一剑封侯的断臂之上,居然出现了一道凌厉的剑气。剑气之强,招式之烈,直接将一路过来的地板撕成碎片。无欲已不敢轻敌,尤其是在见识到了对方如此顽强的战意之后,更不敢有丝毫怠慢。他像拔剑一样撤回自己的手掌,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向来者,一时间无数烟色的细小颗粒围上前来,前二人,以及当中的空间全部堵死。

    “砰~砰~砰,轰~!”

    在极短时间的数次交手之后,一记猛烈的爆炸再次响起。烟雾弥漫,尘埃将散未散,一道身影从事发中心突然窜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逃到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处。

    当众人将目光投向那人的时候,他他几乎不敢相信。

    居然是一剑封侯。

    能过最后的那声爆炸,他们本以为最后的赢家应该是无欲。可出人意料的是,一剑封侯竟然先于对方,诡异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似是在宣告自己的胜利。

    “哼,不败战神不过如此!”

    说罢,他的脸上突然浮起一抹急促的扭曲,细细看去,他的腹部两侧竟有鲜血流出,看血流的速度伤势还不轻。可奇怪的是,血洞的外缘很规整,好像是被什么利器割过一样。这样的创口与无欲的攻击方式大相径庭,绝不是出自一人之手。而当爆炸中心的烟霾渐渐消去之后,大家这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无欲用手捂着自己的脖颈,身体颤抖着,待在原地。嘴里的血水持续不断地向外喷出,大量消耗着体内的生命力。

    无欲居然要死了,而且是以一种极其惨烈的模样死去,这实在大大超出了观众的想象国。更令人吃惊的是,无欲的身上致少插着不下十根,骨头样子的利器。正是它们限制了无欲的行动,令他连走路的气力都没有。而他的脖子侧面更是被其中一枚径直没入,只留下半段在外面,险些洞穿而出。小德子定睛一看,差点没叫出声来:

    “肋骨,居然是肋骨!一剑封侯那小子疯了,他居然用自己的肋骨作剑来杀伤别人。天啊,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们会碰到这么一群不要命的对手!”

    从之前吞下丹玉的欲罢还休,到如今以骨伤人的一剑封侯,不计成本,不计代价的自杀性招式,已经令小德子战意大损。若不是有多年的战斗经验作为支撑,恐怕他就投降不打了。

    可事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绝没有撤手的理由。就算拼到最后的一兵一卒,他也要咬牙坚持。

    看到仍然健在的无欲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剑封侯的脸上露出一股狂妄的笑容。那是造物者面对自己所创造的众多生灵之时才有可能展露的欣然,但此时居然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他对无欲身上的伤势很是满意,因为只有他才能对其造成如此沉重的打击。他逼出体内的肋骨左右各六根,并以无上御剑神法控制它们的一举一动。在近距离作战当中,无欲本不怕什么,但一下子对付这么多的骨剑,对他来讲实在有些强人所难。在前后挡下六发剑招之后,他还是被一记快剑洞穿了肩胛骨,守势随后崩溃。他又先后勉强接了几招,但终于被最后的骨剑搠入命脉所在的脖颈,当时便丧失了全部的战力,命若游丝,脸色灰烟一片。

    “无欲,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一剑封侯得意道。

    “呵呵,只怪我技不如人,不然就算拼了命我也要将你炸成碎片!”

    无欲惨然一笑,嘴中的鲜血流得更是欢快,丝毫不管本体的死活。

    “炸成碎片?呵呵,那我先把你削成碎片!”

    一剑封侯眼中凶光毕露,一股澎湃的灵气随即涌入到无欲的体内,并副于众多骨剑当中,使之平静的剑身再次出现苏醒的迹象。

    “糟糕!”

    小德子一眼便看出一剑封侯的意图,他要通过嵌没在无欲体的肋骨,从内部将之完全瓦解,使其死不全尸。可眼下自身难保的他有,有心相助,却无力回天,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惨死在敌人的戮剑之下。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歇着,看我的!”

    孙长空重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