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吞噬
    ,!

    话起之间,方圆十丈之内除了孙与小德子二人所在位置处之外,都在此刻燃起熊熊大火。火光高达一丈来高,单是远远看去便足以令人心惊胆颤,更何况是置身其的一剑封侯与欲罢还休。

    如果只是火势的话,他们二人也许还不会太过慌乱。可眼前的无情烈火只不过强招来袭之时的前奏而已。就在体表灵气几乎被火焰融合消弥的时候,毁天灭地的恐怖爆炸猛然跃起,瞬间便将两位的身影完全吞没,不知死活。

    无欲这招火屠四方果真霸道非常,实属人力难为。赤色的火光将三人的面庞印得通红如血,尤其是孙长空的眼神之中,似是将要暴发出血水一样。

    “小心!”

    孙长空惊出一语,小德子顿觉面前突生怪风,定睛一看,一道携着满身余焰的人影飞速向其奔来,迎头一掌轰向他的面门。

    形势危急,小德子只好出手应战。只见他口念法诀,手中蓄力,前胸之上立时升起一层气甲,将那之前断裂的琵琶骨暂时续在一起,断肌坏肉重复活力。而后,一股强悍的劲力随即喷射而出,杀拳招意一览无余。

    他只攻出一拳,但威力却要远胜三德拳的总和。这是杀拳之中最为霸道的一式,名为破殇。此招一出,周围空间之中立时传来鬼哭狼嚎的怪叫,阴风四起,暗流涌动,虽用肉眼探查不出,但通过感知分明能觉出空间之中存在着一股无形的戮力。

    那是杀过多少生灵才能激发出的可怕力量?小德子的拳头连两只破殇一出,那道火影的身形立即萎靡了数分,竟不到之前的三分之二。去了“火焰外衣”,三人这才看清,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服下丹玉此时正处于“不死”状态下的欲罢还休。

    现在的他就好似鬼魅一般,挥之不去,攻他不破,就算杀也杀不死。他的掌力狠辣超绝,再加上一股不怕死的劲头,竟是与施展了破殇的小德子平分秋色,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于半空之中僵持不下,一时之间分不出胜负强弱。

    眼见队友身处险境,孙长空将自身安危抛于脑后,一记断浪刀法分开眼前的无边火海,飞身窜向对方的位置,欲要助其一臂之力。然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风啸鹤唳般的尖鸣迫空而来,孙长空打眼一看,竟是一柄锋利快刀。

    “关春雷!”

    他几乎一眼便已认出那柄刀的身份,便是雷龙九刀的其中一员——嘲风。嘲风刀以迅猛刀势著称,孙长空自是不敢掉以轻心。凝气之时,他的冰魄宝刀残影婆娑,寒光阵阵。原本被无数火焰包围的空间立时被晶莹的冰片一一占据,眨眼之间便已形成一道扇形的冰帐,将那嘲风拦截在一丈开外。

    嘲风虽然刀势极快,但刀锋威力有限,即使成功洞穿了冰帐,但仍被其后顽强的后继之力阻拦下来,停于孙长空的身前。

    自己的攻势被接二连三的阻止,这让关春雷的战意极大折损。就算有神技傍身也一样无济于事。趁此良机,孙长空驱刀直上,一记分波刀式,直搠欲罢还休的前身。他的目的并不是想一击毙命,只求能够暂时将之逼退。毕竟,对方的生命一共也没剩下多久,只要挨过这最后的时刻,接下来他便会自动瓦解。

    可此时的欲罢还休早已将自身安危置之度外,别说是面对冰魄这样的神兵利器,就算再来上百支箭羽飞矢也休想令他却步半分。于是,在大家的注视之中,刀身先是刺进欲罢不休的胸膛之中,之后从咽喉下方约莫一寸的地方破体而出,随其一同出现的还有若干冰晶一样的物体,不知是来自什么器官残骸的。

    孙长空本以为这样便能控制对方的攻势。谁成想,欲罢还休胸前的刀口之中忽而出现数道剔透的丝线,将两侧开裂的皮肉再次缝合在一起,使其身体得以保持完整。不过,这也不是说孙的攻击没有取得成效。最起码,对方的行动减缓了下来。想想,应该是之前修复刀伤大量消耗灵气所致吧!

    不过,只要对手一时不倒,孙长空便一时不能放松警惕。更何况,他怕头上还有一个狠角色,一柄嘲风刀就已经令他手忙脚乱,大失方寸。如果让其余八柄雷龙刀一同出招,真不知自己能挺得过几息。

    或许关春雷听到孙长空的心声,就在后者刚刚想起九刀合击的时候,天空之上果真出现数道耀眼的锋芒。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不多不少八柄雷龙刀从天而降,一同射向地上的孙长空。孙长空燕身回旋,魅影盈天,使得半场之中都是他的残象。那八柄雷龙刀,加上之前扎在冰帐当中的嘲风刀重整旗鼓,转头再次掠向孙长空,以及他的队友。小德子才受了重创,又先后耗费大量灵气,此时已是内息不足,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根本没有逃命的精力。而无欲仍控制着全场的火势,令那天上的关春雷不敢贸然下来。所以总体说来,能够有机会,有可能迎战九柄雷龙刀的人,只有孙长空。

    自知身上任务艰巨的他孙长空,不敢有丝毫怠慢。他先是以一记患水三千将九柄雷刀强行冲散。而后转身又是一招麒麟刀诀的破字诀真击其中令头的囚牛刀。

    要说九刀之强,要远远高于冰魄一枝。可如果单打独半的话,孙长空不怕其中的任何一柄,囚牛也不能例外。

    囚牛作为此次攻势的核心,刀势,刀劲,刀气全是九者之中最胜的。所以,只要能够成功将之击溃,那就相当于除去了雷龙九刀的四爪两臂,招式威力自然大减。所以此刻的孙长空鼓足勇气,手中冰魄之上寒气大作,凉结出数层结实的冰壳,将那纤悉无纤薄的刀身包裹其中,不露一丝威势。囚牛刀见此情形,行动反而更加敏捷,竟先于嘲风来来到冰魄之前,欲要与它一较长短。

    见此情景,孙长空嘴角上投出一股神秘的微笑,只要他手腕疾辅转,冰魄外侧的冰壳外衣轰然解体,露出其中本体。可令众人未曾想到的是,短短数息之中,冰魄的刀气提升了足足八倍有余,刀身表面竟是因此出现了一串散发着古老气息的纹理,纹理形状如同妖兽的皮肤一般,隐忍之中透着一股莫名的力量,使得冰魄本身得以重生,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借着冰壳开裂之时混乱场面,冰魄掠过对方的刀尖,直接戳在刀身的七寸之处。一时间,囚牛全身一震,刀芒瞬间衰弱了不知多少,如同风中残烛,日近西山,凌厉刀气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森然的骇意。

    “呔!”

    见到自己的心爱之物遭此劫难,一直浮于天空之上的关春雷再也忍耐不住,随即化为一道绚丽光束,落于两刀跟前。当他的手掌再次握于囚牛之上的时候,后者的气势再显以往雄风,柄冷兵器竟在这一刻变得滚烫如浆,若不是有灵气抗体,恐怕血肉之躯就要被它生生烤熟了。

    重现赛场的关春雷眼眶几乎崩裂,他看着面对的死敌,恨不得将之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要不他先后接下全部的雷动九刀的招式,恐怕到现在比赛已经结束了吧!

    如此想来,关春雷越来越气,最终气中的怒火化为复仇的强大力量,并以掌中利刃为载体,全力攻向一脸蓦然的孙长空。

    “杀他?先过我这关!”

    成功引下关春雷之后,无欲随之收回四下的烈焰,并将之融入两臂之中。一时间修长的臂膀之上竟闪出火焰一般的光彩,它们的映照之下,外人甚至能够看清其中遍布的经脉与血管,一道道灵气平稳地运行其间,有条不紊。而就在不远的位置处,一道漆烟的身体趴倒在地,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无欲插入的刹那,扬手便是一击,烟色曼陀罗随即绽开在囚牛之上。花朵越来越大,最后几乎将那刀身全部吞没共中,只留刀柄露在外面。

    看到这一幕的关春雷不退反进,手中的刀刃竟好似穿越了时间的阻隔,不如何时居然来到了孙的面前。这一招借刀杀人,让关春雷使得委实巧妙,就连无欲也没有想到这种情况。此时伫步在囚牛之上的烟色烟花,是他平时施展的整整三倍,一般人挨上立即尸骨无存。即便身兼异能,也休想从中逃命。可因为能量太过强大,导致引爆时间顺延了一些,这让原本无懈可击的招式竟出现了唯一的死穴。关春雷便是借着这个弱点将原本属于自己的危险输转嫁在孙长空身上的。

    孙长空当然知道无欲招式的奥妙所在。可如此之近的距离,令他有心还击,却无力回天。眼看预示着恐怖死亡的烟色烟花置于面前,他竟来不及伸手架开。呼吸间,他只觉得面前被无尽的烟色所占据,一点光亮也没有。

    震撼的爆炸不但吞没了孙长空,甚至还将周围的光线以及一切全都收于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