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火屠四方
    ,!

    无欲阴沉的脸色在见到那道身影之后立即雨过天晴,身上肆虐的电力虽未完全殆尽,但此时的他已经被眼下所发生的奇迹完全震撼,身上的痛病自是感觉不到了。

    “这小子还可以!”

    这可能是无欲有生以来第一次给外人如此之高的评价,而孙长空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依旧风采奕奕地立于赛场之中。

    他似乎已经找到了取胜的关键所在,脸上的粲然笑容已经将一身的伤痛掩盖除去。

    孙长空成功“吃”下了两道完整的雷龙刀式,且毫无异样。在他看来,那些亮晶晶,明闪闪的雷电,便如同一弘溪水,一瀑清水,洒在身上顶多让人抖擞抖擞,想伤他,简直痴心妄想。

    还有,就在刚刚,双雷击身的刹那,他再次感受到了那股隐藏许久的力量。那是一股熟悉的气息,数千个日夜之前,它们曾经并肩作战,可入了无妄修罗界之后,对方便如同蒸发一般消失隐匿了。

    那就是无二真经图。一部著称神迹的盖世宝典。无二真经图不但助他固本培元,还使他拥有数种得天独厚的神技。烟炎双翼,飞鹰伏魔手,还有逆天改命的噬腐不死身。正是因为有它们的存在,孙长空才能渡过一次次险境,从而转危为安。

    之前,孙的脑海之中沉浮着三张无二真经图,分别是飞鹰展翅,魁虎下山,以及在百骨鬼林。如今,第四幅真经图已然揭开神秘的一角,只要稍再用力,便能窥清全貌。

    可这样的机遇可望而不可求。接连的雷击已经使得孙的身体居有了顽固的抗性,想要通过这种逼迫的办法激活真经图,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能有这样的进步孙长空已经相当满意了。最起码这件事情让他意识到了就算身在无妄修罗道无二真经图依然奏效。只是因为一些内外因素才迟迟不能将体内的真经图完全唤醒。照此下去,终有一天那些原本被他领悟的真经图将会再次出现在他身体之中,为其保驾护航。

    刚刚那些霸道异常的雷电神力便是被那才刚雏形的第四张无二真经图所吸收消化的,图中那一角微弱的亮光便是它们的功劳。但是话说回来,体内的雷电余力是不见了,可之前身上遭受电击产生的伤势却依然存在。他怕伤势很重,比地上的无欲也强不到哪里去。没有水的滋养,他的身体薄弱得就像一张宣纸,随意一戳就能破个洞。既然自己的身体恢复不了,他又为何不能成人之美,先将无欲身上的雷电之力全部引入自己的体内,然后再做打算。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苦苦支撑的小德子。三人之中,就属他还算个全活人。如果能将他从死亡边缘上拽回来,说不定他们这边还有放手一搏的资本。

    想到这里,孙长空俯身又一次将手掌按压在无欲的胸口前方,不等对方拒绝,源源不绝的电光已经砰然涌入到孙的身中。一时间,他又一次变成了那个混身闪着金光的怪物,一根根毛发笔直竖起,一团团白烟自天灵散出。而与之前唯一不同的是,孙长空的脸上是一副得意的笑容。

    一剑封侯,欲罢还休以及天上的关春雷全部被这愕然的景象所吓呆。天上的乌云也消退了不少,好似真的雨过天晴。

    “这家伙身上有古怪,咱们得趁着关春雷攻击的空当赶紧将那厮解决掉。不然,后患无穷。”

    欲罢还休说完之后,一剑封侯重重地点了下头,随即二人的身体化作两道异彩流光,穿梭于赛场之上,眨眼的工夫已经翩然来到孙长空的身前,一人使着柄断剑,一人操着发残破的巨型回旋镖,一同搠向毫无准备的孙长空。

    孙长空一心救人,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两人会在这个时段出手偷袭。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的杀招已经同时夹击来到,不给他一点躲闪的时间。就在他都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两道烟火豁然出现,一左一右为孙挡下两次突击。

    一剑封侯携着断剑被扬出好远好远;而欲罢还休则是被反作用击出的回旋镖正中心门,口中鲜血飙窜,如同一枚无底没事般,硬是坚持了二十余息才算缓和。

    回族镖的“回“字中心被炸出一个不规则的缺口,大小刚好能容得下一枚拳头。而小德子的杀拳便是从这里越过回旋镖的阻挡,直透欲罢还休身体的。

    刚刚还被飞刀雷电追得四处逃命的小德子怎么会有心思偷袭欲罢还休呢?这当然还得归功于孙长空。

    在无欲将一剑封侯与欲罢还休双双击飞的瞬间,孙长空没有帮助队员斩草除根,而是选择转身来到小德子身边,为其拦下了那道来势凶凶的雷光,这样小德子本人才有时间空出手来转而攻击倒飞出去的欲罢还休。

    刀形雷电径直没入孙的手掌,却如同春风拂面一般,丝毫造不成伤害。反倒是他体内的灵气因为有这道纯厚的雷电之力加入之后便得愈加充盈,几乎到了爆体的地步。孙长空混身上下的肌肉全部绷紧,如同一块块镔铁疙瘩,捏都捏不动。

    对于目前自己的状态,他是相当满意。如今面对之前雷龙九刀的第一刀,他可以纹丝不动地轻松接下,不费一点力气。不过从刚才关春雷的攻击力度判断,接下来的招式将会一次强过一次,直到敌人无法承受为止。

    再说小德子一拳直贯欲罢还休的胸口,后者立时像瘪了气的皮球一样,鲜血在内息的带动之下发出噗噗的怪响。而他本人伸手竭力想堵住身前的空缺,乱抹了两把之后,只拦住一滩散发着腥臭的血水,这样的刺鼻气味教人想死的心都有。好在,不幸中的万幸是,他真的快死了,事实上他的口中还憋着最后一口气。这口气散了,他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

    就在自己弥留之际,欲罢还休做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向自己的口中投放了一枚赤色的药丸。药丸晶莹剔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玉石打磨而成。它他因此得到了丹玉的美名。

    可他名字虽妙,可功效委实算不上妙,只能勉强够得上馊。

    能想到吃丹玉的方法都不是妙主意,都是馊主意,因为吃了它的人无一例外,都难逃一死。可之所以还有人吃它,那是因为吃了丹玉的人不会立即死去,而是会获得短暂的一柱香时间。

    一柱香内,食丹玉者内息绵长不断,身体刀剑不入,水火不侵。就算吞下再厉害的毒物也不会使他立即致死。所以,这个时候的欲罢还休便是一只暂时的不死人。

    不死不灭的对手,这是哪个高手名家都不想遇上的。更何况,小德子还跻身不到那个行列当中。所以,对于“不死化”的欲罢还休他已放弃了直面的想法,随即改成周旋耗时的战术。只要时间一到,就算他不动手对方的小命也会被阎王亲自收了去。既然这样,自己又何苦自找没趣呢?

    可欲罢还休并不这样想。他在上场之前早已和关春雷送成共识,只要自己命将不保的时候,便吞下丹玉以获得暂时的生路。这样一来,死者的价值才能被最大限度地开采挖掘,从而为自己的队伍创胜利的契机。

    他本不想走这条路,可小德子下手实在凶狠,一拳便将他的五脏六腹轰成碎片,要不是他体重较轻、耗费的气力较少,那他根本等不到吃丹玉的时间便已经一命乌呼了。好在,他抓住了转瞬即逝的那一刻。现在,他就是敌人的噩梦。

    进入到不死阶段的欲罢还休早早得便将手里的累赘丢在一旁,转而以一双赤luo手掌迎战小德子的杀拳两枚。

    小德子本不想恋战,可架不住对方一直逼迫追打。走投无路的他,所幸一咬牙,一跺脚,不回身,单是将两只重拳从头顶上送出,一并轰在对方的身上。

    可他千算万算,却忘记了对方的胸口已无旁物。所以他这两拳相等于打在空气之上,没有使得欲罢还休出现任何伤情。反倒是他自己因为贸然出手暴露了自己的弱点所在,欲罢还休欣铲般的双掌齐刷刷地贴附在他的左右琵琶骨上,只听两声清脆的断裂声,小德子的一双膀子再也使不上力气,软耷耷地垂在身体两侧。在看他的脸色,竟犹如羊脂一样苍白无光,眼中的神采萎了不知多少分,此时就像安了一双死眼。

    这是他进入斗兽场后受到的最重一次伤情,而且是在自己巨大优势的情况之下,这样的结局实在令他接受不了。没有双臂,他没无法施展拳法。不能施展拳法的小德子只是一只无牙的猎狗,连老虎都算不上。

    就在他万念俱灰之际,才刚轰飞了一剑封侯和欲罢还休的无欲倏尔迎天长啸一声,周围一里之内的所有灵气竟似有生命地向其身体之中不断聚拢。那些由于雷电神力造成的伤势借此契机迅速修复,呼吸之间已恢复了少半。对于别人来讲,这可能还远远不够。但对于素有战神称号的无欲来讲,这就足够了。

    “你们两个都待着,别妨碍我!接下来,看我的!”

    说罢,无欲双手猛然上扬,一股滔天杀意立即艳慑四座,天上乌云辗转翻滚,形势相当紊乱。再等人们将视线齐聚于赛场之中的时候,只见无数细小如尘的颗粒悬浮在半空之中,将整个内场全部充斥。

    “让无情狱火结束这一切吧!看我的火屠四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