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惨绝人寰
    ,!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消失不见的关春雷。环视一圈之后,孙长空发现声音居然来自九霄之上。难道他是突然间飞升了不成?

    先不说他是怎么上去,如果真像孙长空想像那样,关春雷具有飞升成仙的动天之能,恐怕就连无间道宗主也要臣服在他脚下了。

    然而,事实一定不会是那样的,对方也没有真的羽化成仙。他不过是借着方才落下的雷电,暂时攀上云端,从而方便操控其上隐藏着的众多雷电神力,这才是他的真正意图。而那所谓的雷动九杀,便是关春雷的绝招,号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荡平同辈,折服先人的无上神技。一生当中,关春雷统共者用过三次雷动九杀,战绩更是赫赫惊人。他曾凭借这一招式一口气挫败一十三名名门大家,对方无一不是体如焦炭,身状惨烈。从那之后,他便发誓,非到万不得已,绝无施展此招。可眼下的形势已不容他再作犹豫,不然输的一方定是自己。

    随着那道高亢的呼喊,云巅之上立时炸成一片金黄,一束擎天巨闪纵身而落,当即搠向孙长空等人。

    霹雳闪电孙长空见多了,可孕有刀式刀意的雷光这还是众人首次见识到。眼瞧那道如同屠刀的光影径直掠来,孙长空、无欲、小德子一分三,并朝三个完全不同的方位飞奔而去,以求躲过天雷之劫。

    其中,孙长空与无欲倚仗着御空之能,身体飞窜极其迅猛,虽然比不起光速,但比较起来也相差不远。

    小德子就要若命许多,即便他连续施展数个腾空翻身,但自己与天上降下的霹雳仍是拉汪开距离,甚至被它越追越近,眼看就要身中雷劫。就在这个关键时候,一道赤色魅影从小德子的脚底跃然而起,将之整个身躯全部包裹其中。一时间,他的身法不知加快了多少倍,只是眨眼的工夫已经远远抛开雷动九杀的追击。

    “轰!”

    一声刺耳巨响,天降惊雷将赛场劈出一个半人来深、一丈多宽的深坑。其中蕴含着的高温能量瞬间便将泥土烧烟烤焦,冒起阵阵浓烟。

    你以为雷电的攻势到这就算完结了吗?

    当然不是。

    就在巨型闪电落地的刹那,电躯一分为三,分别追向孙长空、无欲和小德子。一柄伟岸的雷刀同样分散成三把体积小巧的飞刀,追星踏矢般攻向三人要害。

    孙长空本以为通过之前的消耗之后,雷刀的力量能够大幅度衰减。因此他扭转身体,挥刀便朝迫来的雷光飞劈一记。冰魄之上立即火光四射,热气腾腾。一股能以匹敌的恐怖力量随之袭入持刀的右臂之中,立时便教孙长空苦不堪言。他甚至听到了自己手臂当中肌肉撕裂的声音。他只觉得半边身子好像被巨石生生碾过似的,酥麻难当,几乎失去知觉。孙长空心中大叫:完了!

    就在孙长空的身体即将支离破碎之际,一股隐藏在他体内的神秘力量忽然微微颤动,将那进入体内大肆破坏的外力抵挡消泯,险险地化解了一场危机。而那道飞刀雷影也在此刻越来越弱,终于归入虚空。

    孙长空侥幸逃过一难,但其余两人仍在逃命的途中,情况危急。不一会,无欲便顿觉厌恶,所幸停下步子,反手便是一记暴雨梨花。而那炸力也并未让他失望,繁多的细小烟花立即绽开在那枚刀光之上,企图将之吞没吸收。

    可眼下关春雷的雷动九刀显然不是之前攻击所能相提并论的,只见那些烟花只过了短短一息的时间,便又被其后出现的金色电光消磨殆尽,化为乌有。这也是无欲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神奇“炸”力失势失效。

    刀形雷光穿过他的身体,随即没入躯干,然后像对付孙长空那样,对其四肢百骸发动连续的侵袭。这些细小却双可怜的雷电之力,一点一点蚕食着无欲的生命,没一会便令他怕七孔之中喷射出紫烟色的血污。剧痛下的无欲不断哀嚎着,躺在地上来回翻滚,想要借此平覆体内暴虐的骇然电力。可当他的身体刚一躺下的时候,身下的石板便已出现大片焦烟,这是雷电外泄之后所致。由于电力快速消耗,导致无欲的体表产生大量难以散去的执能,正是这股热将石板烧烟的。如此一来,无欲的身体变得更加痛苦,这般下去,要不了多久他便会化为灰烬。

    看到大名鼎鼎的无欲都无法幸免,小德子自是不敢有丝毫懈怠,只能一无反顾地继续逃命。可他周身的红色魅影越来越弱,眼看就要不支消失了。他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里。

    而修为场中唯一例外的两人,一剑封侯与欲罢还休不禁庆幸自己能与关春雷分到一队。不然,现在“享受”那雷电入体的就是自己了吧?

    虽说自己一方稳操胜券,但以防引火上身,二人仍不敢冒进半步,只得隔岸观火。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倒是省下了不少气力。这样在接下来对决之中,他们才有更大机会取得胜利。

    这个时候,孙长空刚从之前的遭遇之中缓过神来,看到无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模样,他不禁心生同情。可他自己力量有限,能够化解自身体内的电力就已相当不易,如果现在贸然相助,自己会不会引火****呢?

    略作沉吟,孙长空伸手猛击自己的侧脸,心声道:

    “死就死,不然没了队友的帮助,光我自己也能逃厄运。无欲啊无欲,你就祈祷奇迹降临吧!”

    想到这里,孙长空身影如棱,转眼便来到了无欲的身边,伸手往对方的身上一按。其中狂暴的嚣张电力立时窜入到孙的体内。再股令人万分厌恶的痛觉再次袭上心头。

    不知怎的,无欲身上所携带的雷电之力比之孙长空之前所遭遇的还要强上数分。不多时,孙的口鼻之中冒起阵阵白烟,好像烧开的水壶一样,样子略是搞笑。

    可现在孙长空哪里会顾得上这些,他只想之前的那股隐藏的力量能够再次觉醒,只有这样他才能救下自己和无欲的命。

    但天不遂人愿,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使用过量使之元气受到了损耗,这一次,那股神秘的力量迟迟没有出现。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身上由于雷电所造成的伤害不断累加,个别位置已经被高温烧穿,出现一个个漆烟、但不流一滴血水的空洞。如此看来,两人的生命似乎走到了尽头。

    弥留之际,无欲竟张口嘴巴,微弱道:

    “为什么要救我?”

    孙长空虽已无力,但说话的气力还是有的,在一番调整这后,他才艰难苦笑道:

    “谁让你我是伙伴呢!”

    无欲直愣愣地看了一会孙长空的脸庞,而后略有感悟道:

    “伙伴,呵呵,伙伴!好一个伙伴,看来黄泉路上不会孤单了!”

    谁知,到了这个地步的孙长空仍没有完全放弃,忍受着来自身体上下不知多少处的雷电侵袭,他再次站起身来,而后手指天空道:

    “关春雷,你的招式打不倒我,有本事你就接着来!”

    孙长空话音刚落,天空这上便随即传来一串肆意的狂笑。

    关春雷为孙长空的找死行径感到无比的遗憾,他本想等到三人放弃投降之后就停下攻势。可眼下看来,这个硬骨头并不这么打算啊!什么斗兽场里的不败神话,今天他就要打破这一滑稽的称号。

    “这只是雷动九刀的第一刀而已,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感受到完整雷电神力的滋味。”

    说罢,乌云当中又一次闪出奔雷,而且是两道。

    雷动九刀一共分为九式,每出一式,都会比前一式多一道闪电。但这并不代表招式的力量成倍叠加。因为在不同雷电的相互影响之下,其中的力量将会发生剧变,进而引起几何倍数的攀升。所以这第二刀的力量要比之前的那一招强悍三五倍,杀伤力已然超乎常人想象。

    孙长空这是想不开一心寻死吗?

    当然不是。

    刚才他从无欲身上渡过一部分的雷电之力,却未能像这之前那样成功激**内的神秘力量使得两者相消相殒。他认为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是身体对雷电之力已经产生了抗性,所以相同相近的能量密度是无法达到目的的。所以想要再次唤醒体内的奇迹力量,他必须接受更加强烈的电力作为药引,方能有机会扭转局势。

    听着天空之中不时传来的隐隐轰鸣,孙长空的嘴角上扬起一抹诡笑,他对着无欲,又好似自语道:

    “放心吧,我不会放弃!”

    说话之间,那两道奔雷已一左右成犄角之势,一同向孙长空的位置飞射而来。灿烂而又残酷的光芒照亮他那张丑陋的兽人面庞。就在无欲抬头看向对方面容之际,他竟在那副皮囊之下看到一副别样的面孔。

    “你究竟是谁?”

    无欲开口之际,巨大的爆炸声已经完全淹没了他的话语,孙长空正中两道闪电。一时间不知是衣料还是血肉的残烬四处飞扬。在场众人无不掩面嘌声,一些胆小的干脆扭过头去,不想亲眼看到这一幕残绝人寰的悲剧。而就在无欲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那道熟悉的身影竟再出现在他的眼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