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雷动九杀
    ,!

    伴随着快剑断裂,一剑封侯战意大减。更要命的是无欲的漆色烟芒仍未停止,正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气势攻向他的身体。此时的他已彻底傻眼,除了等死之后再无其它办法。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记快绝迅急的回旋镖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当即拦下了那道危险的死光。

    “轰!”

    巨大的冲击之下,回旋镖上瞬间炸起数道烟花,零碎的部件从上接连落下,差点没有当场解体。可那柄巨型回旋镖材质也是相当惊人,受到如此强大的攻势之后仍能顽强抵御,将那身后人的性命愣是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

    与此同时,关春雷驱刀再上。这一次他祭出了雷龙九刀之中的第二刀,睚眦。此刀以悍猛著称,一旦出鞘,将会引发山崩海啸一般的宏大攻势。而且一波接着一波,似是永远休止一般。正因为此,关春雷一般情况下不会使用睚眦,因为它对自身气力的消耗着实太大,一不小心便会作茧自缚。

    可眼下的形势对自己一方大大不利,他必须要采取一些手段从而扭转当今的势态,所以他出手了。一出手便是三百六十五招睚眦杀势。一明间,不仅仅是无欲,就连孙长空与小德子的身边都出现了如同猛兽一般骇然刀式,范围之大,力量之强,实属此界最强斗者大赛之罕见。小德子还好,他有杀拳拳势护体,那些刀式一时之间还攻他不破。可孙长空仍处在疗伤的关键时候,稍不留神便有可能走火入神,这是其余二人的担心所在。

    好在孙长空自己挣气,在“再舟”体质的辅助之下,胸前与手中的伤势已恢复了九成之多,内脏受到的震荡也缓解了不少,至少不会影响他的内息运行。这样的情况对孙长空来讲,已经是相当不易了,毕竟最近这段时间,“再舟”的能力一直下滑。

    不过,即使这样他仍没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关春雷的攻击。此时,他已被十三招凌厉刀式锁定了混身上下十三大穴——每一个都是与自身安危息息相关的关键所在,只要稍一受制,便会立即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好在,他还有一双薄如蚕翼,轻若鸿毛,可一举一动之间可激起惊涛骇浪的双翅。有了它们,孙长空便犹如猛虎添羽,壮士佩剑,干柴着上烈火,旱土遇到甘霖。危急之间,只见一对遮天肉翼砰然伸展,而后奋力一抖,一堵看不见却能清晰感应到的高大气墙凭空出现,刚好挡在众多刀式之前,将之气力纷纷消耗殆尽。

    再看三百六十五睚眦杀势的大部分招式,全者聚中在无欲一人身上。此刻他所站立的位置,方圆一丈半内已被密集的刀式围得水泄不通。谁要不幸吃下全部的睚眦杀势,别说是活活,恐怕连块完整的骨头都寻不到了吧?

    可无欲就是无欲,他是斗兽场中青年一代的标志人物,他的招式,杀伤力之强,已远远超过常人的意识范畴。更何况,他到现在所施展的套路不过三两成,要想凭这点招式让他束手就擒,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就在小德子为无欲安危屏息的刹那,后者身的纹身立即光芒大作,散发出淡淡紫色的氤氲雾气。当那些多如牛毛但却恐怖至极的刀式达到近身的时候,雾气随化为无穷无尽的连环轰炸,当即将关春雷的睚眦杀势全部吞没。

    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别人见过,可这吞噬别人招式的能耐却是相当少见。乍一看去,那些刀光刀影似是被内部泛出的出光吸收了一样,方才还气势如虹的阵势转眼崩塌泯灭,连挣扎周旋的余地也没有。而被破了强招的关春雷不知是因为急火攻心,还是因为招意反噬,身体不自觉地晃了晃,一道血箭夺口而出。

    看到这番地面,小德子知道一鼓作气拿下比赛的时候到了,于是隔空连挥三拳,目标分别是一剑封侯、欲罢还休和关春雷。

    这是小德子的三德拳,是他引以为傲的得力杀招。

    先说一剑封侯,此时的他手中只捏着半段残剑,别说战意大损,就算巅峰姿态遇上那人德拳势,也要全力以赴。可现在他的器不利,势已衰,哪晨还是小德子的对手。于是,他转身就跑,往关春雷的方向奔去。他跑动的样子很是搞笑,就好像一个黄花大姑娘一样。

    而手中回旋镖遭受所未有重创的欲罢还休更是狼狈。他先是用手中的兵器尝试性地抗衡了一下。但随后而来的强悍拳劲已大大超乎他的承受能力,直接将其逼出三五丈开外,要不是他身手敏捷,恐怕已经着了对方的道。于是,他学着一剑封侯也朝关春雷遁去。在他们看来,这位九刀兽人便是自己的最后希望。

    可关春雷真的能通通挡得下包括、人德、武德、酒德的三德拳力吗?

    就在众人与场中几人的置疑之中,关春雷拔出了那把许久不用的刀刃,囚牛刀。可当刀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萍牢刀的刀鞘最长,可刀锷之上竟没有刀身,只有一个孤伶伶的刀柄。关春雷就那么富有搞笑意味地手握囚牛,眼中丝毫看不到戏谑的意思。

    他是不是被打傻了?还是说他已经放弃比赛,但仍宁死不屈?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此时关春雷的举动都难以理解。直到下一刻,他双手置于身前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

    无论是天色,还是局势,甚至众人的脸色,全都因为他一个简单的动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剧变。

    先说天气。本来的晴空万里眨眼之间风起云涌。风过之处,响起如同丝竹一样的乐器声音,动听美妙,好似天籁。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刀锷之上竟升起一物,一柄冒着蒸蒸白气的刀刃。那三道从不同方向,但目标一致的拳影,才一触及到关春雷的身体,便如同寒冰遇上烈火一样,立即化为无数白烟,消弥散尽,劲力化为无形。这让信誓旦旦的小德子委实吃惊。而奇怪的事情到这还没有完全停下,甚至愈演僡烈。

    先不说这刀刃究竟从何而来,单是这副场面就足以令现场观众瞠目结舌。这些人多是经常光顾的常客,各式各样的战斗套路他们也见过不少。可在这些人的印象当中,从未有一种功法能让断刀重生,而且是以如此之快一种速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一剑封侯的残剑岂不是也有机会再回原样?

    显然关春雷不会这么做,最起码现在的他不会。眼下正在生死存亡的时候,保命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别人的事情?而就在刀身恢复到三尺三寸的时候,囚牛刀彻底苏醒了。

    激活状态下的囚牛威风凛凛,实力不凡。伴随着一道贯穿天地的乳白色光柱现在场地之中,关春雷身后其余八柄刀刃立时升入天空,没入云端,隐匿了踪迹。这下,终于轮到无欲脸色大变了。

    眼下正是日头活跃的时候,阳光毒辣,与之稍有对视,便会立即睁不开眼。这种情况之下,教孙长空等人如何应对?

    可令他们更加苦恼的是,囚牛刀实力到底怎样,谁也不知道。而自己应该采取怎样,多少对策,这也是未知数。所以,当下的三人只能拿出全部的实力,方能有机会与较高下。可战术还没来得及拟定完,天上的云彩便又有了异变。

    抬头看去,那些雪白如棉的云雾正以肉眼可见的势头迅速烟化,无数雷声电光随机出现,蜿蜒的金色巨龙出没在众多云层之内,看得人惊心动魄同,不知道还以为末日将要来临了呢。

    “怪不得叫雷龙九刀,原来追本溯源,这九把样式各异的刀刃,能力都是以雷电为主啊!这么想来,我们的形势大不妙啊!”

    小德子点睛之笔的话言让其余二人如梦方醒。随即,二人拿出十二分精神,准备迎接随时到来的大招杀招。

    孙长空将抚在冰魄在刀柄之上,眼神之中泛起腊九寒冬一般的骇人冷意。而无欲更是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之下,无无翼而起,跃入半空之中,周身上下不停升起一**细微的爆鸣。虽不知其中的原理,但此时他的表情显得格外沉重,心里更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他已将身上的气提到了斩时的顶点,只要稍有刺激,便立刻如溃堤一般倾泄而出,将眼下一切全部吞没,甚至不分敌我。

    与这两个人相比起来,小德子就要淡定许多了。不是别的原因,只是他的套路决定了他参与不了这等规模的大招对抗。此刻他只得将注意力集中在一剑封侯的身上,以防二人趁机偷袭。

    天空雷势愈发活跃,最终一道惊世霹雳从天而降,正好击中囚牛,同样劈中身为凡人的关春雷。当尘埃散去的刹那,在场所有人发现当事者居然消失不见了。

    就在一剑封侯与欲罢还休好奇队友所在位置的时候,天空之上突然传来一道犹如天兆般的威严声音:“雷动九杀,起!”

    一时间天地悲鸣,风云尽哭。空中下起蒙蒙细雨,将孙长空,无欲,小德子全部打湿。一股难以言表的危机感袭上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